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51章 同仇敌忾

第251章 同仇敌忾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梁上一声轻响,一只壁虎飞身跃下,半空中化作人形,轻巧的落在无忌面前。⊙

    “主人。”

    “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殷从周去了南山的秦川山庄,明天辰时,他们会来天书院,向主人挑战。他们提到了殷郊,还提到了道境,秦济世好象是要用小紫月为药,炼什么道丹。主人,道境是什么?”

    “道境?”无忌若有所思。看来这就是那两个传说中的境界之一了。找了这么久的资料,都没找到一点线索,殷从周等人却早就知道了。这其中必有内幕。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应该是玄境以上的那个境界,应该和羽民国的箭圣境差不多。”

    “这么厉害?”景小阳担心起来:“主人,那你能对付得了吗?”

    “不知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呗。”无忌耸耸肩膀。“反正咸阳也呆不久了,正好回紫月森林,找七公主去,免得她被人抢走了。”

    “嘻嘻。”景小阳笑了一声,有些急不可耐。“什么时候走?我也想去紫月森林看看呢。”

    “快了。”无忌想了想,又问道:“看到小紫月了吗?”

    “看到了。还看到了我娘,目前她们还不错,好象还胖了些。”

    无忌笑了一声,沉吟了片刻:“你休息一下,去一趟施家,跟他们说,我要预支三个月的分红。然后再去秦川山庄守着,也许明天有机会把你娘救出来。”

    “好的。”景小阳兴奋的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无忌找来令狐敏之,让他集结参加剑阵的人员。然后一个人在屋里坐了一会,直到亥时将尽,才起身离开小院,向天书塔走去。

    天书塔内,数名弟子散落在四周。专心研读典籍。嬴自清坐在柱下,正和令狐敏之说话,眉宇间有淡淡的忧虑。见无忌进来,他皱了皱眉,打了个招呼。

    “师兄,敏之。”无忌拱拱手,笑道:“还没休息?”

    嬴自清示意无忌坐下。“怎么突然要连夜演练阵法?他们辛苦了几天,都想回家放松一下呢。”

    “突然有所悟,想把这个契机抓住,免得错过。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早上,他们就可以回家。”

    嬴自清点了点头。对阵法的事,他不怎么懂,无忌怎么说,他就怎么听,总之对天书院没什么坏处。他问一声,也只是找个话题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无忌,你为天书院如此尽心尽力。我们都看在眼里。不过,天书院衰落已久,要想重振雄风,仅靠你一个人的努力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陛下的支持。七公主下嫁殷玄之事已成定论,你就不要和陛下争执了吧?我以天书院的名义写了一份贺表,你看……”

    无忌低下头,看了一眼嬴自清推过来的贺表。却没有伸手去接。

    令狐敏之也劝道:“二师兄,小不忍则乱大谋,眼下……”

    无忌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大师兄,现在你是天书院的掌门人,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上楼去了,师弟师妹们等着呢。”他转过脸,看着令狐敏之。“敏之,你听说过道境吗?”

    “道境?”令狐敏之一怔,迟疑了片刻,摇摇头。“没听说过。”

    无忌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上楼去了。

    嬴自清和令狐敏之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无忌一直来到二十二层,八十名白衣剑士已经在等着了。他们这时候原本都应该回家了,因为无忌的一句话,他们又被留了下来,准备连夜演练阵法,难免有点小情绪,气氛有点压抑。

    无忌走到大阵中央,剑士们默默地各入其位,准备演练阵法。

    一连两个多月的练习,他们已经有了基本的默契。

    无忌想了想,又站了起来。“诸位,你们听说了七公主要下嫁鹰扬将军府的事了吗?”

    众人互相看看。他们当然知道这件事,刚刚还在闲谈呢。他们只是不知道无忌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七公主下嫁殷玄,对他们来说只是当成一件趣闻,根本没想到七公主和无忌之间会有什么关系。

    无忌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表露出任何情绪波动。

    事实上,真正清楚无忌和嬴亦然关系的人屈指可数,只是有小道消息说天子和皇后为了激励无忌,有意招无忌为驸马,究竟是哪一个公主,也没有后续消息传出。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件事的背后有什么影响?”无忌扫视了一周。“鹰扬将军不待诏书,便私自赶回咸阳,直到城郊才接到诏书的事,你们听说了么?”

    众人鸦雀无声,有点明白了无忌的言外之意,气氛有点异样。

    他们基本上都是朝廷重臣的子弟,有不少人就是天子身边的郎官,岂能不知道鹰扬将军与朝廷的明争暗斗。殷郊突然返回咸阳,他们也清楚。天子安排他们配合天书院演练剑阵,看似为了天书院,其实还是为了朝廷的尊严。

    “这是朝廷的耻辱,也是我们天书院的耻辱。”无忌言简意骇的下了结论,坐了下来,不再多说一句话。但是,这个结论已经足够严重,足以刺激起这些人的羞耻心,让他们领会到言外之意。

    一时间,塔内的气氛变得严肃起来,甚至有几分悲壮。

    要洗去这耻辱,必须拥有强大的实力。要想拥有强大的实力,就要刻苦修炼。

    怪不得二师兄会突然下令推迟休沐,这个时候,的确应该抓紧时间修炼,而不是一心想着回家休息玩耍。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他们将那股小小的怨气化为动力,立刻进入剑阵,开始演练。

    无忌立刻感觉到了剑阵的不同。今天众人的心境比较一致,更容易进入,他很轻松的就将意念注入了一大半人的识海,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境界。

    他笑了笑。先抑后扬的小手段发挥了大作用。这些人作为朝廷的拥护者,同仇敌忾,最容易形成相似的心境,对演练阵法有非常积极的效果。

    无忌抓紧时间,开始了他的演练。

    ……

    李泽快步走进了天剑院,和迎出来的盖紫打了个招呼。盖紫将他引入天剑塔,盖无双坐在堂上,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的看着李泽。

    李泽上前行礼,低语了几句。

    盖无双眉梢微挑,有些迟疑。“这合适吗?这些人可都是世家子弟。”

    “只要拦住他们,不让他们回到天书院组建剑阵就行。”李泽笑笑:“没说一定要伤他们。”

    盖无双没吭声。殷从周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安排天剑院的弟子去找那些参与剑阵的人,拦住他们,不让他们明天早上回到天书院。殷从周没说要他伤人,但是要想完成这个伤,难免要有冲突。

    李泽面带微笑。“明天向天书院挑战,盖国师是先锋。如果不能拦住一部分人,盖国师面对的就是完整的剑阵。盖国师,你有把握吗?”

    盖无双皱了皱眉。他知道无忌在天书院演练的剑阵是从剑舞里衍化出来的。剑舞他是练了一辈子,可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领悟就比无忌多。上次在柳湖别院,他败给了无忌,坊间已经流传他徒有虚名,如果明天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无忌的剑阵击败,他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殷从周的这个计划对他有利。

    “好吧。”盖无双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安排盖紫等人去执行。

    李泽很满意。他没有走,而是留下来陪盖无双闲聊。他要看到事情落实到位,看到有几位剑阵参与者被“请”到天剑院,确保明天无忌无法组建剑阵。

    剑阵的威力也许很大,但是弊端也不小,只要缺几个人,剑阵就不完整,就成为了废物。

    这也是殷从周一直不把剑阵当回事的原因。

    过了大半个时辰,盖紫回到了天剑院,脸色有些古怪。

    “那些人……都在天书院,不在家里。”

    李泽愣住了。按照惯例,明天是那些练剑阵的人休沐的日子,大部分人都会回家的,怎么可能一个也找不到,都在天书院。

    “知道原因吗?”

    “听天书院的弟子说,原本的确是准备休沐的,下午突然有命令说推迟休沐。现在他们都在天书塔里,据说会连夜演练剑阵。”

    李泽有些不安起来,想了想,匆匆离去。

    ……

    殷从周听完李泽的汇报,不敢怠慢,立刻带着李泽赶到了鹰扬将军府,把消息报告给殷郊。

    殷郊仔细询问了李泽,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李泽离开天剑院后,亲自去了一趟天书院,打听到的消息和盖紫听说的差不多。

    “兄长,事出蹊跷,还是等一等吧。”

    殷郊看着天书塔的方向,感受着天地元气强烈的扰动,沉吟良久,坚定地摇摇头。“的确是蹊跷。我怀疑他可能悟到了什么,这才连夜演练剑阵。”

    殷从周眉头紧蹙。“那待如何?”

    “按原计划执行。”殷郊哼了一声:“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都不等了。多等一天,就多一分危险。一旦被他悟到什么,我们很可能失尽先机,满盘皆输。”

    殷从周欲言又止。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