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39章 又见道境

第239章 又见道境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

    天策院,殷从周站在天策塔上,看着天塔的方向,沉吟良久,叹了一口气。彩虹网,一路有你!复制址访问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时不我待啊。”

    李泽面带谦卑的微笑,问道:“先生,奈何?”

    殷从周没有回答,侧过身子,看了李泽一眼,随即又问道:“叔贤,你听说过蟒是无角龙吗?”

    李泽微微颌首,眼中却露出几分疑惑。“先生,这句俗语人所共知,有何可疑之处?”

    “这不是俗语,而是个传说。”殷从周转过身,背着手,慢慢的进了屋,在主座上坐了下来,手轻轻的拍着桌面,沉吟了片刻,才抬起头,略带遗憾的看着李泽。“有时候,传说也可能变成事实。”

    李泽的脸色微笑,过了一会儿,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殷从周。“那么……先生的意思是说我不该将那个小姑娘让给秦济世?”

    “不然。”殷从周摇摇头,抚着胡须,慢条斯理的说道:“虽说有些遗憾,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下,让秦济世先破境是最稳妥的。如果他能破境,我们都能得利。如果他不能破境,那也不会让我们和无忌面对面,失去回旋之地。”

    他顿了顿,又道:“叔贤,你有大局观,是个可造之材。”

    李泽拱手致谢,不动声色地连称不敢。

    “取一只鹰来。”殷从周摆了摆手。“我要给鹰扬将军写信。”

    李泽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天策塔,去鹰院,取了一只鹞鹰。等他回来的时候,殷从周刚刚将一张卷好的纸条放进铜管,用蜡封好。

    李泽眼神缩了缩,什么也没说,接过铜管,就在殷从周的面前绑在鹰腿上,然后将鹞鹰抛了出去。

    鹞鹰振翅而起。飞出天策塔,向东北方向飞去。

    ……

    无忌送走了皇后,下了天塔,来到一楼,吓了一跳。

    百余名师兄弟围成一圈,正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神情兴奋。甚至有些亢奋。嬴自清和令狐敏之也在,不过他们看起来比较平静。不像那些人那么激动。

    听到无忌的脚步声,所有人都把目光转了过来,眼神中带着几分敬畏,几分亲近。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无忌虽然是天院的二师兄,但是他很少和这些师兄弟来往,谈不上亲密。

    令狐敏之迎了上来,递上了定秦剑。“无忌,你来看看哪些是你遗失的宝物。”

    无忌接过定秦剑。跟着令狐敏之,走到桌前,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珠宝,再看看一脸兴奋的围在一旁的师弟们,吃了一惊。这帮人是去找东西还是去打劫的,看这架势,大概连整个柳家都给搬空了吧。

    他正准备说话。令狐敏之在背后捅了他一下,轻笑了一声。

    无忌不明其意,不过还是闭上了嘴巴。他扫了一眼,从财宝堆里拿出属于自己的雪鲛珠、木针。这两件东西原本都被他藏在发鬐里,在他被盖无双砸进瓦砾堆时,头发散乱了。这两件东西也掉了。

    他让嬴自清安排人帮他找宝物,就是这两件东西。可他没想到,天院这帮混蛋将整个柳家给劫了。

    “还有吗?”

    “没有了。”无忌笑笑,转身重新上楼,将定秦剑放回剑匣。

    天院的弟子们笑了起来,用热烈的目光送无忌离开。

    令狐敏之和嬴自清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道:“二师兄的宝物拿回去了。这些东西都没用了,你们拿去还了吧。”

    这些人虽然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却还是很规矩的一个个排队上前。

    无忌放好定秦剑,重新下楼的时候,分赃已经结束,桌上不剩一件东西,就连灰尘都被抹得干干净净。令狐敏之坐在柱下,正在看。见无忌下来,便放好,走了过来,递过一个包裹。

    “这是大师兄留给你的,拿回去赏人吧。”

    无忌捏了捏,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不过,按照常理推测,他这份肯定不薄。“这……合适吗?”

    “合适。”令狐敏之似乎早就料到无忌会有这样的担忧,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这是柳家得罪了天院,应该付出的代价。如果不是你心善,柳家上下百口都没有活路,更何况是这些浮财。”

    “死了那么多人,陛下不追究?”

    “放心吧,大师兄已经向陛下通报过了。”令狐敏之微微一笑:“向天院挑衅,就应该有受罚的自觉性。柳白猿不自量力,自寻死路,不让他倾家荡产,如何震慑其他人。如果谁都像他一样,动不动就想给天院找点麻烦,天院还怎么护佑帝国。”

    无忌没有再说什么。天院的师兄弟都分了肥,他也不能做圣人,要不就成了另类了。再说了,不管当时装得有多像,纸是包不住火的,他与柳家的仇反正解不开了,不捞白不捞。

    “敏之,我那小妹妹失踪了,可曾查到什么线索?”

    “我和杜鱼将附近查了个遍,对方很谨慎,没给我们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你放心,不管是什么人劫走了小紫月,也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既然你没死,他就不敢乱来。”

    “那他们会不会狗急跳墙,杀人灭口?”

    “我估计他们舍不得。”令狐敏之笑了。“天生道体,是跨入传说中那个境界的最佳捷径,谁有这么大的魄力,会毁掉这个稀世珍宝?”

    无忌眨了眨眼睛,看起来有些茫然。令狐敏之哈哈大笑,揽着无忌向前走去,将他送出了天院。

    “好啦,这件事交给我,你还是想想怎么提升整个天院的实力,总靠你一个人单打独斗,终究不是办法。无忌,这次是你和师兄弟们改善关系的好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无忌点了点头,叫过在一旁等候的景小阳,出了天院。

    回到家,他将银牌给了林飞。林飞已经收拾停当,乔装一番,在夜色降临之后,悄悄的离开。他的动作很快,轻松的甩掉了盯梢的人,消失在夜色之中。

    无忌站在露台上,看着墙角那两个手足无措的“闲人”,微微一笑。

    “阳阳,收拾一下,我们搬到天院去住。”

    ……

    李泽面色阴沉,一动不动。

    两个细作站在他的面前,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林飞失踪了,不知道去了哪儿。对李泽来说,这等于在头上悬了一口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

    箭师也罢,箭宗也罢,对大秦人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神箭手,射程在千步左右,超出了绝大多灵数人的视力范围。也就是说,你可能还没看见他,就成了他的目标。七百步以内,几乎是百发百中。

    谁会愿意惹这样的人?

    盖无双当时犯什么浑,不一剑杀了这样的神箭手,居然还让他跑了?

    一想起这件事,李泽就觉得很郁闷。堂堂的天剑院国师,居然没能杀掉一个天院的登堂级弟子,果然是个没脑子的粗人。

    如果我有那样的武力……

    这个念头一起,李泽更加郁闷了。蟒是无角龙,传说也可能变成现实,先生,你就不能早点说么?我把那个小姑娘送给了秦济世,你才告诉我这件事,这不是故意耍我玩吗?

    “继续监视。”李泽摆了摆手。“瞪大眼睛,不仅要注意林飞,还要注意所有能飞的东西。”

    ……

    咸阳东北千里。

    明月西沉,夜鸟归林。太行山像一条蜿蜒千里的巨龙,将巨大的身影投射在大地上。

    一队骑士勒住了战马,停住了脚步。走在最前面的子鹰抬起手,轻喝一声:“就地休息,两个时辰。”

    “喏。”骑士们齐然应喏,井然有序的下马,松开战马的肚带,饮水,喂料,自己也拿出干粮,就着壶里的淡酒吃起来。数百人,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即使是百步之外,也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子鹰一声不吭,只是抬了抬眼皮。

    队伍的中央,玄鹰也抬起了手臂。

    一声鹰唳,一只鹞鹰划破夜空,疾飞而至,准确地落在玄鹰的手臂上。

    玄鹰取下鹞鹰脚上的铜管,检查了一遍,打开铜管,取出里面的纸条,递给了马车中的殷郊,然后一挥手,隔着车厢,点燃了手中的火燧。

    一点亮光,照亮了殷郊的脸。殷郊举起纸条,看了一眼,眼神不禁一缩。

    纸条上只有四个字,却不是大秦帝国常用的文字,看起来像是符文。

    车厢外的玄鹰感应到了殷郊的心境,轻声问道:“咸阳的事不顺利?”

    殷郊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平静,只是眼神有些不安。他迟疑了片刻,将纸条塞到玄鹰的手中。玄鹰愣了一下,将举着火燧的手缩了回去,照着纸条,瞥了一眼,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又见道境?这……怎么可能?”

    “有一必有二,万事皆有可能。”殷郊轻叹一声,向后靠在车厢上。“此子路数诡异,不循常理,切不可养虎为患,反受其制。玄鹰,你去一趟紫月森林,把玄之带回来。”

    “喏。”玄鹰应了一声,将纸条放在燧上点燃。纸条烧了起来,照亮了玄鹰眼中掩饰不住的忧虑。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