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34章 反击

第234章 反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乱推。

    触手处一片温香滑腻,伴随着一阵尖叫。

    无忌双手乱挥,将扑到自己身上的东西甩开,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面。伸手一摸,手感光滑,还带着一丝暖意,这才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床上。

    围着他的是一群女人,有老有少,有美有丑,老的六七十,小的只有几岁。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衣衫不整,大部分都穿着薄纱似的亵衣,有的披着外衣,有的裹着被子,挤在一起,神情窘迫。

    他化身为独角巨兽的时候,碾平了大半个柳家,只剩下后院稍微完整一点。看样子,这些人应该是柳白猿的家眷。她们大概没想到柳家会被人推平,在睡梦中被惊醒,所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你们谁啊?”无忌没好气的骂道:“干嘛打我?”

    “你……你是谁?”一个怯怯的声音在角落里响起。

    “我……”无忌刚准备报上自己的名字,又闭上了嘴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我是来救你们的。”无忌大言不惭的说道:“盖无双买通了你们柳家的人,刺杀了你们的主人柳白猿,还要将你们赶尽杀绝。我想拦住他,救你们,可是我不是他的对手。你们可有什么办法?”

    女人们面面相觑。她们都躲在这里,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下人说。先是有一头独角巨兽在柳家横冲直撞,毁了大半个柳湖别院,又听说柳白猿死了。是谁杀的,却不太清楚。

    不过,她们有人听柳白猿说过,今天有天剑院的国师助阵,不用担心性命。既然如此,柳白猿的死肯定和盖无双脱不了干系,至少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说法有几分可信。合乎情理。

    别的不说,这少年的武艺这么差。怎么可能是主人柳白猿的对手呢。

    也许是无忌长得面善,也许是无忌年轻,看起来人畜无害,他很容易的就获得了这群女人的信任。也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

    不过,他也没有多呆,外面不仅有盖无双,还有柳家的人,他们随时会揭破他的真面目。无忌喘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翻涌的气血,没有从正面出去,绕到另一边,变作一只壁虎。悄悄的爬了出去。

    他的巨阙剑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得先找到剑再说。

    虽然又一次被盖无双击飞,无忌的信心却有所增强。

    至少这一次受伤没有上一次那么严重。

    从理论上来说。他的策略并没有错,抢攻让他成功的压制住了盖无双的发挥,减轻了伤害。只是盖无双的实力太强,他没能完全压制住,这才又一次的被击飞了。

    仅仅是击飞而已,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受重伤。

    这就是一个进步。

    无忌伏在墙头。环顾四周。

    盖无双手持长剑,正在和柳家的人说着什么。看他那手势,似乎是要那些人进去,把他从里面拖出来。

    无忌嘿嘿一笑,悄无声息地向剑匣爬去。

    巨阙已经被盖无双捡走了,就插在他的腰带上。他可没把握夺回来,必须去剑匣中再取一口剑。让他赤手空拳和盖无双对阵,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无忌轻松的爬到了剑匣旁,取出了定秦剑。定秦剑没有巨阙粗,却比巨阙长。原本他用得不太顺手,不过现在他可以化身巨灵,用这口剑一点压力也没有。

    将定秦剑握在手中之前,他将鱼肠剑塞在了腰带里,然后才拿起定秦剑,站了起来。

    “盖无双,别盯着柳家的女人看了,杀了我,你可以将她们全部带回去。”

    盖无双惊讶的转过头,目光中透着一丝不可思议。“你还没死?”

    “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无忌冷笑一声,挽了个剑花。“想浑水摸鱼,先过了我这一关。想嫁祸于我,你们这手段可不算高明啊。”

    盖无双皱起了眉头。无忌说得很含糊,他想辩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再次举起长剑,刺向无忌。

    可是,有意无意之间,他的行动有了几分气急败坏,杀人灭口的嫌疑。

    柳家受了很大的损失,死了很多人。很多人只看到独角巨兽碾平了柳家,看到盖无双一剑将柳白猿轰成了碎片,但是谁也没看到无忌,无法将这些事和无忌联系起来。盖家父女看起来倒更像罪魁祸首。

    盖家父女对柳家不屑,这不是什么秘密。

    柳白猿和殷从周之间的协议,却是一个真正的秘密,知道的人有限。

    现在无忌又说盖无双嫁祸于他,这挑起了更多人的疑心。他们互相看看,再次将目光转向了盖无双。

    盖无双心知肚明,却不屑反驳,更不知如何反驳,只是将怒火倾泄在无忌头上,一剑刺来。

    重如山!重字剑意全面展开。

    无忌早有准备,剑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斜斜飞起,避过了盖无双的一剑,长剑一挥,如一泓秋水,刺向盖无双后背。

    盖无双有些意外,却不慌乱,横移一步,避开了无忌的一剑,长剑微斜,剑势突变,仿佛一片羽毛,迎向无忌的定秦剑。

    无忌眼神一缩,中途撤回长剑,像一块陨石,垂直下落。

    盖无双的长剑从他头顶掠过,“哗啦”一声乱响,两根柱子被他的剑意砍断,屋面倾斜,瓦片哗啦啦的往下落,砸得啪啪作响。

    无忌剑尖一抖,挑起一片瓦,向盖无双的面门砸了过去。

    盖无忌身体微侧。让开了这片瓦。他虽然不怕这片瓦,可是堂堂天剑院国师,被瓦砸中。总是没面子。

    无忌却不停手,接二连三的挑起瓦片向盖无双砸去,趁着盖无双躲避的功夫,他一面狂奔,一面大叫:“还不救人,你们这些傻猴子……”

    柳家人如梦初醒,纷纷跑向那些女眷躲藏的地方。

    无忌这么一喊。立刻化身为救柳家而奋不顾身的英雄,盖无双自然成了恶人。这种颠倒黑白的结果让盖无双郁闷异常。险些喷出一口老血。他勃然大怒,不顾柳家人如何看他,纵身跃起,向无忌追去。

    无忌一边跑。一边喊,同时躲避着盖无双的攻击。他根本不与盖无双正面对抗,而是一路狂奔,专往柳家尚算完整的宅院跑。

    他是原人,从小打架就不以正面作战为主,逃跑是家常便饭,在运动中消灭敌人是他的拿手好戏。

    盖无双却是剑客,而且是天下无双的剑客。自从完成大圆满之后,他就很少与人缠斗。卧牛之地、数息之间就能解决对手。方寸之间的步伐变化,他炉火纯青,可是这种长距离的追杀。却不是他的长项。

    他紧追不舍,却一直无法追上无忌,几次出剑,没能伤及无忌,却将沿途的柳家屋舍毁得面目全非。

    盖无双气得眦睚欲裂,却无可奈何。

    无忌可以不顾体面的逃跑。甚至为了逃脱而连滚带爬,他却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份。

    看起来。他占尽了上风,无忌很狼狈,可是他却始终无法将无忌斩于剑下。这更坐实了一个事实:无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可能在他的严密保护下刺杀柳白猿。

    那么问题来了,柳白猿究竟是死在谁的手里?

    盖无双也知道这个问题,可是他却没法解释,只能憋着一口气,一定要将无忌斩于剑下。

    大失形象的追逐,无形中慢慢积累的郁结,让盖无双的心境产生了难以察觉的动摇。连他自己都意识到气息有些紊乱,步伐也失去了从容。

    可是他不肯放弃,也不能放弃。他依然有足够的信心击杀无忌,赢得最后的胜利。

    而且必须如此。

    无忌对此心知肚明。他同样没有放弃,继续豕突狼奔,同时开启开门,疯狂的吸收着天地元气,为最后一刻的到来做好准备。

    无忌带着盖无双在柳家后院转了个遍,不敢有丝毫疏忽,一次次躲过盖无双的攻击,满头满脸都是泥,头发披散在脸上,神情极其狼狈。不过,他从盖无双的呼吸和心跳中,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东西。

    盖无双的心性正在变得浮躁,他的气息也不再沉稳,出现了那么一丝丝紊乱。数击不中,让他的信心也受到了挫伤。他不再是那个一剑在手,无懈可击的大圆满境剑客。

    无忌没有急于反击,他引导着盖无双,将儿家最后几个完整的院落变成了废墟,这才重新奔向前院。

    远远地,他看到了嬴自清和令狐敏之等天书院弟子,还有一丈红师兄妹三人。

    他突然停住了逃跑的脚步,返身面对盖无双,大义凛然的喝道:“盖国师,枉你堂堂一院国师,竟做出这等下作之事。身为天书院弟子,我虽然武艺低微,却不能见死不救。你要杀人,先过了我这一关。”

    盖无双气得眼睛都红了,二话不说,举剑就刺。

    无忌不闪不避,举剑迎了上去。

    两剑相交,盖无双的剑意如涛,一下子卷走了无忌手中的定秦剑。他非常意外,无忌与他对剑两次,虽然都被击飞,却是硬碰硬,毫不示弱,怎么这一次却弱得连剑都握不住。

    难道他已经耗尽了力气?这倒是完全有可能。连自己都觉得气息不稳,他肯定更不济了。

    就在盖无双诧异的一瞬间,无忌闪身撞入盖无双的怀中,同时借着身体的掩护,拔出了腰间的鱼肠剑。

    盖无双本能的闪身躲避,同时伸出左掌,抓向无忌。

    他抓住了无忌的手,连同无忌藏在手中的鱼肠剑。

    锋利的鱼肠剑轻而易举的洞穿了他的手掌。

    -(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啦,月票留着也没用,投给老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