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28章 百变随心

第228章 百变随心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天书塔的元气扰动,惊动的不仅仅是殷从周等人。

    正在御帐中观看歌舞的天子和皇后也知道了。

    他们都没有达到大圆满境,感应不到天地元气的扰动,可是天子身边那个老宦者却是大圆满境,他感应到了元气的扰动,并且在第一时间报告给了天子。

    天子很诧异,他和皇后交换了一个眼神。与殷从周等人不同,他们知道大国师嬴若愚已经死了,根本不存在什么闭关的问题。前两次的天地元气扰动也与大国师无关,其中一次倒是与无忌有关。

    天子立刻让人去传嬴自清。使者还没出门,嬴自清就来了。不过,他来请见不是因为发觉了天地元气扰动——区区玄境三阶的境界,根本感觉不到天地元气的变化——他是来汇报无忌遇袭之事的。

    令狐敏之将无忌遇袭的事告诉了嬴自清。嬴自清也认为这件事是天书院的事,但是他不同意令狐敏之的看法。骊山是皇陵区,在骊山发生这么大的事,如是不通报给天子,未免太不把朝廷放在眼里。

    所以,他让令狐敏之安排反击,自己亲自赶来向天子汇报。

    听完嬴自清的报告,天子立刻问道:“无忌现在在哪里?”

    “回城了,可能去了天书院。”

    天子哼了一声,却什么也没说,挥手示意嬴自清出帐。嬴自清偷偷看了一眼天子的脸色。忐忑不安的走了。他从天子的神色看得出来,天子对柳白猿等人不满,也对天书院不满。

    他有心要看无忌的笑话。天书院的笑话。

    嬴自清叹了一口气,匆匆的赶了回去。

    天子继续欣赏歌舞,皇后却有些坐立不安。她与无忌接触比较多,也从嬴敢当、嬴亦然那里听了不少无忌的事,知道无忌不会善罢甘休,很可能一时冲动,去找柳白猿算帐。

    如果仅仅是柳白猿。无忌还有几分胜算。可是柳白猿身后站着一个传承千年,以刺杀术著称的家族。这就不是无忌一个人能应付得了的。林中之战,他全军覆没,险些连自己都被柳白猿抓住,并是明证。

    更何况柳白猿的背后还有殷从周等人的影子。一旦盖无双出手,无忌根本没有一点胜算。

    皇后有心求天子出手,可是他也清楚,无忌上午刚刚拒绝了天子的赐姓,天子此刻对他非常恼火,能借柳白猿的手教训他一下,天子肯定是乐见其成。

    无忌是一个天才,有无限的潜力,可是他现在还没能将潜力变成实力。贸然与柳白猿甚至盖无双交手,以命相搏,无异于自杀。自毁前程。

    不过,皇后很清楚,以无忌的性格,他不会忍气吞声。他回天书院,应该是去取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可能是闭门思过。说不定是服用了大量的百变丹,强行提升境界。准备与柳白猿拼命。

    这正是殷从周等人所希望的,却不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

    皇后心急如焚,彷徨无计。

    天子却稳如泰山,气定神闲。

    ……

    无忌站了起来,推开门,走出天书塔,扶着栏杆,俯视整个咸阳城。

    最先入眼的便是阿房宫。只是从这个角度看去,阿房宫全无威严可言,只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房子。

    天书院建在皇城的东南角,天书塔就耸立在皇城最高点阿房宫的左前方。站在天书塔上,可以俯视整个阿房宫,正如每天用自己庞大的影子笼罩阿房宫一样。

    在整个咸阳,天书塔是唯一能俯瞰阿房宫甚至整个皇城的建筑。在普通人眼里神秘莫测的皇宫,在天书院大国师的眼里,皇宫却一览无余,毫无秘密可言。

    无忌看着匍匐在脚下的阿房宫,忽然笑了。

    他想起了令狐敏之说过的一句话:一个真正的大国师,绝不是朝廷愿看到的。

    在能力出众却桀骜不驯的他和能力有限却非常听话的嬴自清之间,天子宁愿选择嬴自清。

    事实上,三百年来,历任大秦天子都是这么干的,指定大国师的人选,用皇权干涉天书院的事务。只是如今天书院过于衰落,无法帮朝廷压制其他六院,天子才重新考虑提高天书院的实力。

    尽管如此,天子还是试图将他变成嬴自清一样的顺臣。恩威并施,不过是一个前奏而已。

    可是,天书院大国师是帝国之师,一个唯命是从的大国师,又怎么可能是真正的大国师呢。当他习惯于在皇权面前卑躬屈膝的时候,他就丧失了做人的尊严,就堵死了自己追求天书秘密的机会。

    挺直了脊梁,才可能是人。

    只有敢于俯视皇权的大国师,才可能是真正的大国师。

    无忌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意念微动,一片片鳞片覆盖在他的手上,长长的指甲生了出来,勾住栏杆。指腹间数以千计的刚毛与石质栏杆之间产生的吸引力,让他足以用一只手将自己挂在墙壁上。

    替景小阳疏通经络的时候,他还深入检查了景小阳的同源框基因。虽然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对所有的基因进行深入的了解,却足以让他了解了景小阳能变形为壁虎的秘密。

    现在,他也具有了变形为壁虎的能力,而且隐约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作为一个原人,却因为练习了巴渝舞就拥有了虎系变形能力。

    变形归根到底是获取足够的能量,调整基因,命格和导引术的说法似是而非,只是一种经验,并不是最后的真相。

    “主人,我好了。”景小阳走了出来,神采奕奕,双目湛然有神。

    在无忌的帮助下,有大量天地元气的浇灌,她一下子由猛境初阶提升到了灵境三阶,跨越了整整一境,难免有点信心爆棚,横行天下的感觉。这时候不去救人,更待何时?不过,她看了一眼无忌搁在栏杆上的手,原本自信的眼神立刻出现了动摇,变成了无法掩饰的崇拜。

    “主人,你……”

    “这要感谢你。”无忌扬了扬覆满鳞片的爪子,微微一笑:“走吧,我们去找柳白猿算账。”

    ……

    无忌背起剑匣,下了天书塔。景小阳变成壁虎,悄悄的溜了出去。

    杜鱼在塔下等着,一看到无忌,便迎了上来。

    “我找到了柳白猿的藏身地点。不过,令狐大人不建议你现在去,他收到消息,盖无双不见了,很可能和柳白猿在一起。你现在去找柳白猿,会遇到盖无双。”

    无忌点点头,继续向前走。“那又如何?”

    “无忌,你眼下还不是盖无双的对手。就算你练成了*剑,你也不过和谢广隆等人差不多,运气好的话,可以和天剑院的顶尖弟子一较高下,可是遇到盖无双,你没有一点胜算。”

    “我是去救人和杀人,又不是和他比剑。”无忌不以为然。“柳白猿不过是玄境三阶的实力,不照样是第一流的刺客?”

    “你又不是柳白猿。”

    “的确,我不是柳白猿。”无忌咧了咧嘴,露出一丝坏笑。“我比他高明多了。”

    “无忌……”杜鱼很无语,他觉得无忌现在太自信了,自信到近乎自负。

    “死鱼,我们是不是好兄弟?”无忌伸手揽住杜鱼的肩膀。

    “那还用说?”杜鱼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好,借你的变形能力一用。”无忌说着,将掌心贴在了杜鱼的百会穴上,闭上了眼睛。

    杜鱼很奇怪,却没有多问,生怕干扰了无忌。他静静的站着,伸手扶着无忌,生怕他摔倒。

    过了片刻,无忌松开了手,睁开了眼睛,笑了笑,举起手,在杜鱼面前晃了晃。

    杜鱼顿时目瞪口呆。无忌的手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和他变形时的前爪一模一样。

    “这……这怎么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无忌拍拍杜鱼的肩膀:“保密,连令狐敏之都不能说。”

    杜鱼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好了,你回去吧。告诉令狐敏之,安排几个信得过的高手接应我。”

    “你等我一会儿,我带你去。”

    “不用。”无忌哈哈一笑:“自家兄弟,我就不瞒你了。刚才我不仅偷了你的变形能力,还顺便看了一眼你的意识。你知道的,我都知道。嘻嘻,没想到你看起来老实,却是个情种。放心好了,等这件事办完了,我帮你达成心愿。”

    “你说什么?”杜鱼心虚的说道,脸胀得通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无忌大笑,摆了摆手,和从天书塔背后绕出来的景小阳一起,快步走出天书院大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两个人影从墙角转了出来,看着无忌消失的方向,互相看了一眼,轻蔑的笑了笑,转身向巷子深处走去,来到一辆马车的面前。“李先生,那个贱民出发了。”

    李泽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几个人?”

    “两个人,他和他那个女贼侍从。”

    李泽顿了顿,又道:“他们带了些什么?”

    “什么也没带,只背了一个大木匣,应该是*剑的剑匣。”

    李泽轻笑一声:“这一次,盖无双赚住了。六口古剑,每一口都价值连城。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连堂堂国师也不例外。古人诚不我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