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26章 全军覆没

第226章 全军覆没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无忌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问道。

    “主人,是我大意了。”林飞唾了口唾沫,眼神凶狠。“我看到一头小白猿,长得可爱,便想抓住给小紫月当宠物。没想到这头小白猿是个诱饵,把我诱进了埋伏圈。一不小心,中了一箭。”

    无忌看了一眼林飞脖子旁的伤口,想象着那惊险的一幕,不禁责怪道:“你和柳白猿交过手,怎么不留点神?”

    “我留神了。”林飞眉头微皱,摸了摸伤口。“他伤我的不是长剑,是弓射出的小箭。”

    无忌一愣,再次打量了一下那个伤口。柳白猿用箭伤了林飞这个箭师巅峰的羽民箭手?听着怎么这么讽刺啊。怪不得他这么郁闷,在自己最擅长的项目上被人伤了,心情没法好。

    “他是怎么伤你的?”无忌四处张望,没看到哪头白猿手里有弓,不禁大为惊奇。

    “不知道。”林飞咬牙咬得脸都快抽筋了。

    “呃……”无忌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下去。林飞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再问他就暴走了。“大家小心,来者不善,这些猴子都是见不得光的刺客,别中了他们的暗箭。”

    “喏!”石头等人闷闷的应了一声,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小心戒备。

    就在无忌查看周围地形的时候,一头白猿在树上站了起来,双手击打着胸口。发出一声声尖叫。尖叫声中,无数的白猿四周的树上跳了过来,再一次发起了攻击。

    白猿很多。无忌等人虽然全力反击,却还是有些应接不暇。没几下功夫,只有一条手臂的景三虎就被一只白猿抓中面门,痛得大叫。

    景小阳冲了过去,却被两头白猿拦住,前进不得。眼看着景三虎倒在地上,惨叫着。用力抓挠着自己的脸,抓得血肉模糊。慢慢的没有了声音。

    “爹——”景小阳嘶声大叫,拼了命的向前冲。拦着她的两头白猿尖叫一声,让开了道路,跳到旁边的树上。抓耳挠腮,吱吱直叫,看起来非常开心。

    无忌也冲了过去,一看景三虎被抓烂的脸,暗绿色的皮肉,心头一凛,连忙拽住了要扑上去的景小阳。

    “你放开我,放开我!”景小阳尖叫着,拼命挣扎。

    “阳阳。你爹中了毒,你一碰他,就会和他一样。”无忌大声喝道。心头冒过一阵阵寒意。他现在明白为什么那两头白猿不攻击景小阳了。他们就要是让景小阳看着景三虎惨死,却无法相救。

    这是猫戏老鼠啊,柳白猿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在杀死他们之前,还要好好的戏耍一番。

    这老猴子够狠啊。就为了品玉轩的那一箭,居然设这么大一个局?

    “敌明我暗。不可恋战。撤出树林再说!”

    林飞等人也醒悟过来,拖着痛哭流涕的景小阳。互相掩护,一步步的后退,准备撤出森林,回到华清池旁。那里人多眼杂,相信柳白猿不敢这么放肆。

    “想走?”树上有一头老白猿站了起来,化作人形,口吐人言,正是柳白猿。他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手提长剑,居高临下的看着无忌,嘴角挑着轻蔑的笑容。“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我还能放你走吗?”

    无忌冷笑一声:“就算你能暗箭杀人,你就能如愿吗?你伤我试试。老猴子,我告诉你,你今天犯了一个大错……”

    “无知小儿。”柳白猿冷笑一声:“你以为你体内有神骨,刀枪不入,我就拿你没办法?我告诉你,今天谁也别想走,景三虎就是你们的榜样,一个个等死吧。”

    “是吗?”无忌额头沁出了冷汗。他不怕有毒的利爪,可是别人未必。林飞能被人撕掉涂有劫灰的皮甲,石头、木头等人也可能被人夺去涂有劫灰的盾牌。景小阳更是一点防备的能力也没有,很可能步景三虎后尘,成为白猿们的下一个目标。

    “阳阳,快变形,冲出去搬救兵!”无忌在景小阳耳朵低语道:“要不然,我们今天一个也跑不掉,你爹的仇也没人报。”

    听到报仇二字,景小阳泪水涟涟的点了点头。无忌又低声喝道:“石头,木头,砍两棵树做武器,不管三七二十一,扫他娘的。”

    石头、木头连连点头。白猿太多,用盾牌和铁斧、铁锤应付不过来,用树做武器更方便。他们手起斧落,砍了两棵碗口粗的树抓在手里,左右横扫。树冠连枝带叶,打击范围大了许多,几头白猿躲避不及,被树枝扫中,吱吱的惨叫着,逃到了树上,再也不敢轻易下扑。

    “快走!”无忌趁隙一推景小阳。景小阳化作一只壁虎,钻进草丛,消失得无影无踪。

    石头、木头二人挥舞大树,挡住了不少人的视线,可是柳白猿居高临下,目力又好,立刻发现少了一个人,顿时脸一沉,厉声喝道:“那个小女贼跑了,给我搜……”

    无忌哪里会让他这么如意,一声令下,率领着林飞等人向柳白猿冲了过去。林飞一边奔跑,一边拉弓放箭,箭如流星,向柳白猿射去。柳白猿不敢大意,翻身跃起,挥舞长剑,连蹦带跳,躲过林飞的箭。

    “撤!”无忌大喝一声,抽退而退。

    “想跑?”柳白猿藏到一棵大树后,冷笑一声:“投药包!”

    刹那间,四周的白猿纷纷作作人形,从身上掏出一个个荷包样的东西,向无忌等人投了过来。那些东西一落地,就化作一道白烟,有的甚至在空中就炸开了,一团团白色的粉末四处分散。

    无忌吃了一惊。这些粉末不是石灰就是迷药,不管是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大叫一声:“小心!”连忙用手捂住口鼻,向前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向树林外冲去。

    “想走……”柳白猿飞身跃下,挡在无忌面前,一脸狞笑的刺出了手中的长剑。

    “去你妈的!”无忌怒吼一声,双手疾伸,抓住了柳白猿的长剑。柳白猿一怔,这才想起无忌身有神骨,无惧刀剑,可是已经迟了,长剑被无忌紧紧的抓住,被无忌推得连连后退。

    柳白猿大怒,嘴一张,一只小箭从他口中射出,直奔无忌的眼睛。

    无忌看到寒光一点,来不及多想,紧紧的闭上眼睛,同时突然松开了长剑,和身撞向柳白猿。

    小箭“叮”的一声,正在无忌面门,却没能伤着无忌,被弹了开去,落入草丛。

    柳白猿也趁着无忌闭眼睛的功夫,横移两步,让开了撞过来的无忌,跳到了旁边的树上。

    无忌一击不中,不敢恋战,屏住呼吸,夺路而逃。

    柳白猿带着十几个手下,紧追不舍,掷出一个接一个的药包,一团团粉末在无忌身边炸开,却始终没能拦住无忌,眼睁睁的看着他逃出了树林。

    看着远处渐渐亮起来的篝火,柳白猿停住了脚步,脸色阴沉。

    一阵掌声响起,李泽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无忌越来越小的背影,轻笑一声:“柳老先生,恭喜恭喜,杀了一个,抓了三个,也算是让这个贱民知道咸阳藏龙卧虎,不是他能肆意横行的地方。”

    柳白猿看了李泽一眼:“老夫力尽于此,却还是功亏一篑,让他逃了出去。一旦他找上门来,我怕是应付不来,还要请殷国师鼎力相助啊。”

    李泽他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石头等人,轻松的说道:“柳老先生,你就放心吧。那贱民若是知道厉害,从此服软,那便罢了。如果还要与柳老先生兵戎相见,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柳白猿松了一口气:“如此,我也能放心了。”

    ……

    无忌逃出树林,听到身后悄无声息,知道林飞等人凶多吉少,十有*是被人杀了或擒了。不过,他现在冲进去也无济于事,只会正中柳白猿下怀。保住他的性命,柳白猿有所忌惮,林飞等人活命的机会也许会大一些。

    他不敢怠慢,向自己的帐篷走去。远远的看到帐篷,他心里一沉。帐篷里静悄悄的,既没有听到小紫月的声音,也没有看到小辟邪出来迎接。门前的篝火烧得正旺,火上的铜壶啪啪作响,却没有一个人。

    无忌停住了脚步,隐身在黑暗之中,绕了一个圈,悄悄的摸了过去。

    帐篷里乱糟糟的,东西扔了一地,却没有一个人影。

    无忌走出帐篷,景小阳领着令狐敏之和杜鱼迎面走来,一看到无忌,景小阳便哭了起来。

    “主人,小紫月姑娘和我娘被人掳走了。”

    “无忌,这是怎么回事?”令狐敏之急急的问道:“景姑娘说是柳白猿下的手?”

    无忌点点头,揽着景小阳的肩膀,将她拉到篝火旁坐下,拍着她的肩膀说道:“阳阳,你别急。我们先吃点东西,再想想怎么救他们,给你爹报仇。”

    令狐敏之听了,看看四周,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林飞他们……”

    无忌皱了皱眉:“你别光站着行不行,先给我弄点吃的。吃饱了肚子,我才有力气报仇。”

    令狐敏之无奈的笑了一声,示意杜鱼赶紧去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