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22章 黄帝十二形

第222章 黄帝十二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对儒家也没什么好印象。

    在他那个时空,就是儒家的保守导致了华夏文明由强变弱,沦为列强的鱼肉。在他印象中,儒生就是只会写八股文的伪君子,夸夸其谈,不干实事。

    令狐敏之有意无意的让他看儒家的经典,他并不感冒。不过,他也清楚,比起儒家经典,法家经典更无趣,无非是一些法律条文和案例。他想知道祭礼的由来,只能从儒家经典中去找。

    所以,他对令狐敏之的用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看完的书拿了下去,又换了一批。

    令狐敏之很奇怪,无忌看书的速度太惊人了。他问了几个问题,无忌一一回答,虽然义理尚有不通之处,记忆却准确无误,可见是认真看了的。于是,令狐敏之又选了一批书,由无忌抱上楼。

    有了三头六臂,无忌虽然练*剑还有些难度,可是看书的速度却快得惊人,记忆力也好得离谱。令狐敏之为他挑书都有些来不及。仅仅用了一天时间,天书塔一层所藏的儒家典籍就被无忌通读了一遍。

    儒家的书读完之后,无忌开始读其他的书。他本是为了适应自己的新法相,强化三头六臂的默契,却在不经意间惊动了天书院。

    二师兄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超强能力很快就成了天书院弟子茶余饭后的谈资,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将天书塔一楼的藏书通读了一遍。书简流水般的搬上去,又流水般的搬下来,在有意无意之间被神化。成了二师兄天才的有力佐证。

    读完了一楼的藏书,无忌开始横扫二楼。目前天书院在院的弟子中,只有他和嬴自清有资格上二楼。大师兄不可能替他搬书,他只能亲自亲为,他速度大减。为了读完二楼的藏书,他用了四天的时间。

    经过几天的练习,他渐渐适应了三头六臂的新生活。手臂之间不再互相打架了。

    于是,他再次开始练剑。

    六条手臂各拿一柄剑。看起来很威风,可是练习起来却不那么简单。

    无忌只会一种剑法,就是从一丈红那里偷学来的剑法,用在巨阙上很顺手。用在别的上面就不怎么方便了。天书塔藏书很多,却没有剑法,或者说,无忌没看到有什么剑法,只好从一丈红的剑舞中去悟。

    按照无忌的猜想,剑舞是祭祀剑神的舞蹈,也是请剑神附体的巫术,应该不仅仅是重剑一种。他从一丈红的剑舞中就看出了轻盈,看出了灵动。如果是盖无双。应该还能表现出更高的层次吧。

    无忌耐心的协调着头脑和身体,一丝不苟,仔细揣摩剑舞。

    塔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

    无忌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泡实验室的感觉,每天两点一线,除了回家吃饭休息,就是在天书塔练剑。练剑累了,就在天书塔内看书,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一路横扫过去,将天书塔内的典籍一一扫入自己的记忆。

    ……

    又一个朝阳未升的黎明。无忌走出了天书塔。

    天书院内静悄悄的,除了几个杂役正在清扫地面的尘土,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

    石头坐在台阶上,正在打瞌睡,听到无忌的脚步声,他站了起来,揉着眼睛。

    无忌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然后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令狐敏之穿着一身短打劲装,脖子上围着一条毛巾,一路慢跑过来。脸色红润,额上有微汗,沾湿了鬓发。

    “早!”

    “二师兄早。”令狐敏之停下了脚步,用毛巾擦着额头的汗珠。“又练了一夜的剑?”

    无忌笑笑,没有吭声。

    “有两件事,大师兄让我尽快通知你。”令狐敏之知道无忌不喜欢寒喧,也很直接的说明了来意。“第一件事:明天就是上巳节,大师兄问你要不要出席。如果你没时间的话,就由我来助祭。”

    “好啊。”无忌点点头。“大师兄有眼光,你比我更合适做助祭。”

    “那你明天不来吗?上巳节很热闹的。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你也应该放松一下。”

    “到时候看吧,也许会去看看。”

    “好。第二件事:柳白猿的伤好了,可能要找你的麻烦。”

    “那老猴子还没死啊。”无忌哼了一声,不以为然。

    “你不要大意,柳白猿的暗杀术也是传承千年的绝技,死在他手上的高手数不胜数。”令狐敏之提醒道:“更重要的是,他们明知你有神骨护身,还要动用柳白猿,这非常可疑。”

    无忌心中一动。他有神骨护体,柳白猿的剑再快也伤不了他,暗杀又不存在面子问题,对方目的何在?

    难道他们有击杀自己的办法?

    “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令狐敏之摇摇头。“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担心。二师兄,你自己要小心些。”

    “知道了,多谢。”无忌应了一声,转身离开。石头迈开大步,紧紧跟上。

    令狐敏之看看无忌的背影,绕着天书塔,继续向前跑去。

    ……

    回到家,小紫月握着九天落,正在后院射箭,墙上坑坑洼洼,箭靶上却干净得很,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枝箭。林飞一脸无奈的看着无忌,手里捧着一只大瓷碗。

    “练得怎么样?”

    “马上就要结束了。”林飞看了一眼大瓷碗。碗里已经快空了,只剩下一点归元丹的残屑,这也就意味着小紫月今天的练习结束了。

    小紫月扔下弓,扑到无忌怀中,一手抱着无忌的脖子,一手指着墙上的坑和墙角的剑,眉飞色舞。

    无忌看了一眼,连连点头:“好,有进步,有进步。哇,你怎么这么聪明?看这样子,再过几天,你就能成箭神啦。”

    小紫月仰着脖子,抖着肩膀,作得意大笑状。

    林飞悄悄的翻了个白眼。箭圣?以她这种进度,这辈子都成不了箭士。

    无忌虽然没有露出三头法相,却仿佛看到了林飞的表情。他笑了笑:“怎么,你不服?”

    “我怎么敢。”林飞一点诚意也没有的否认道:“主人,施姑娘说,归元丹原料紧张,最近的供应可能要削减一些。”

    “削减到多少?”

    “大概每天只有二十颗了。”

    “那还是按老规矩。”无忌抱着小紫月进屋。“你们每人每天一颗,剩下的都归小紫月。”

    “主人,是不是该存一点起来,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救个急。”

    “能救急的是人,不是归元丹。”无忌在餐桌前坐下,将小紫月放在自己的腿上。“你们变得越强,需要救急的时候越少。阿飞,你们也存了不少归元丹,够用就行了,再多,也是替别人准备的。”

    林飞咂了咂嘴,没有吭声。他们不像无忌和小紫月这么败家,无忌给他们的归元丹,他们基本都收起来了,就连一心想尽快提高境界,重生手臂的景三虎都舍不得用,三五天才服一颗。

    “柳白猿的伤好了,最近可能会有行动。阿飞,你们小心点,轻易不要外出。”

    “喏。”林飞皱了皱眉,有些不安。柳白猿是玄境三阶,大致相当于箭宗三阶,而他现在还未能跨入箭宗境界,如果没有无忌配合,让他一个人面对柳白猿,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更何况柳白猿在暗,他在明。柳白猿如果偷袭,他很难防备周全。

    “哦,对了,宫里有口诏来,让你尽快到宫里去一趟。”

    ……

    椒房殿,皇后嬴若英迈着禹步,身体蛹动如龙,气机一收一放,迅捷而自如,浑然天成。

    无忌看得入神,一想到了自己练剑时遇到的麻烦,若有所思。

    “如何?”皇后收势,含笑问了一句:“我练得有问题吗?”

    “没有。皇后虽然只练了一式,却深得其中三昧。臣深受启发,这些天来的疑惑,一扫而空。”

    “恐怕言过其实了。”皇后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的微汗。“我和陛下讨论过,认为剑舞中可能暗藏龙形导引,想让你传授我整套剑舞。”

    “龙形导引?”无忌莫名其妙。

    “龙形导引是黄帝十二形中的一种,最适合龙命的人修行。在百变丹失效之后,导引术几乎就是激发变形能力、提高境界的唯一办法。黄帝十二形是最高明的导引术,不过失传已久,很难一窥究竟了。”

    无忌心中一动。剑舞中藏有龙形导引,而导引术又是能激发变形能力,提升变形境界的法门?

    这么说,祭礼,巫舞,导引和变形就联系在了一起,他们其实是互相贯通在一起的。这样一来,剑舞的真正目的就可能不是剑术,而是激发变形,提升变形能力。

    他知道,杜鱼能够能壮境升至猛境,就是因为殷玄给的哮天诀,可能也是一种导引术。

    “剑舞中暗藏龙形导引?”

    “有这可能。”皇后取过一份图谱,推到无忌面前。“这是祭舞中的巴渝舞,陛下怀疑其中暗藏虎形导引,命你能帮着分析一下。”

    无忌接过图谱,翻了一遍,又将图谱推了回去。皇后很奇怪的看着他。无忌笑笑:“皇后殿下,我已经记下了,待回去推演一番,有了结果,立刻报与陛下与皇后。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确认一下剑舞中是不是真有藏有龙形导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