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221章 我是小哪吒

第221章 我是小哪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不用转头,就将周围看得一清二楚,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一只手一口剑,六只手六口剑。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完成了三头六臂的变形,只是他自己一直没意识到而已。当他意念一动,想要试试同时拿六口剑的时候,另外四条手臂自然而然的就冒了出来。

    当然,另外两个头也没打一声招呼,径自蹦了出来。

    无忌愣愣的站在大厅中央,不动转头,就能将周围看得一清二楚。

    他有些乱,思绪在三个脑袋之间来回游荡,让他有一种不停转圈的感觉,有点晕,也就是俗称的蒙圈。

    无忌甚至没来得及感觉一下同时挥舞六口剑的感觉,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是因为累,仅仅是因为晕。

    休息了一阵之后,无忌重新站了起来,开始尝试着同时使六口剑。一开始,他就遇到了大麻烦。

    他有三个脑袋,却只有两条腿,三个脑袋的方向感不一致,互相干扰,让他很难掌控,一会儿觉得自己在前进,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在后退,一会儿觉得自己是在向左闪,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在向右退。

    三个脑袋分不清主次,六条手臂更是乱了套,乱挥一气,晕头转向的砍了自己几剑。

    如果不是有神骨护体,他恐怕已经自己把自己乱剑砍死了。

    无忌晕头转向,一跤摔倒在地。哀叹一声:“你妈哟,人多不干事,鸡多不下蛋。一点没错。”

    ……

    天色大亮,无忌一脸郁闷的出了天书塔,回了家。

    倪玉兰正在安排小紫月吃饭。小紫月脸上青了一块,额头也肿了起来,嘴撅得能拴驴,正在和倪玉兰生闷气。看到无忌进来,她欢叫一声。扑了过来。

    “唉呀,别闹。让我休息会儿。”无忌心情不太好,一屁股坐下。“倪婶,给我装点粥,我昨天的晚饭还没吃呢。饿死我了。”

    倪玉兰连忙装了一碗粥来,无忌接过,狼吞虎咽,一口小菜都没吃,三口两口就将一碗粥喝光。

    小紫月坐在无忌对面,托着腮,耷拉着脸,一声不吭的看着无忌。见无忌看她,指指自己脸上的伤。可怜兮兮。

    “你这是怎么了?”无忌连喝了两碗粥,这才发现小紫月脸上的伤,连忙问了一声。

    “睡觉不老实。从床上摔下来了。”倪玉兰哭笑不得。“一夜摔了七趟,床都榻了,三根立柱断了两根,险些没扑在里面。”

    无忌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

    “谁知道啊。”倪玉兰也是一头雾水。“主人,这孩子是不是有旧疾啊?半夜不睡觉,在床上又蹦又跳。叫她又不理,看起来像梦游呢。偏偏力气还大得吓人。手臂粗的梨木床架,一踢就断。”

    “梦游?”无忌心里咯噔一下,又看了小紫月一眼。“不会吧?”

    小紫月撅着嘴巴,一声不吭,眼泪汪汪的,快要哭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无忌连忙安慰:“闭上眼睛,哥给你变个魔术看看。”

    小紫月瞪着他,一动不动。无忌放下碗,伸手过去,掐着小紫月的腋下,把小紫月抱了过来,放在自己腿上,一手捂住小紫月的眼睛,一手扶着她,大喊一声:“变!”然后松开了手。

    三个脑袋,六条手臂,突然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小紫月睁开眼睛,看了无忌一眼,蓦得睁得溜圆,不由自主的掩住了嘴巴。

    倪玉兰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手里碗也掉了下来。

    无忌一歪身子,伸出一只手,接住了碗,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

    “我……日!”林飞一个箭步,连退两步,背贴着墙,半天没吭声。

    景小阳端着碗,嘴巴张得老大,刚喝下去的粥从嘴角流了下来,滴得胸前*,粘乎乎的。

    无忌得意的转着三个脑袋,挥舞着六只手臂,挤眼弄眼的看着小紫月。“好不好玩?”

    小紫月愣了片刻,破涕为笑,从无忌身上跳了下来,绕着无忌转起了圈子,一会儿摸摸这张脸,一会儿摸摸那张脸,乐得合不拢嘴。

    林飞等人慢慢反应过来,重新坐到桌边。“主人,你……你这是什么变形术啊?看起来……怪怪的?”

    “我也不知道。”无忌用四只手陪小紫月玩,另两只手端起碗,继续吃早饭,神情有点郁闷。“我现在觉得我像哪吒,就差风火轮、火尖枪了。”

    林飞脑子最活,立刻明白了无忌郁闷的原因:“乱了?”

    “的确有点乱。”

    “主人,我相信,你很快就能适应的。”林飞安慰道:“其实就是协调的问题,不比小孩学走路难。”

    无忌无奈的点了点头。

    “主人,我觉得你应该先练拳,再练剑。”景小阳看了一眼无忌破碎的衣裳。“万一伤了自己怎么办。”

    无忌眉头一挑,觉得有理。虽然他不会伤了自己,可是在适应之前,仓促练剑,实在不是什么好办法。

    ……

    门外,皇城根下,梁啸一边拍着嘴,打着哈欠,一边抱怨道:“我的乖乖,他这是去哪儿啦,一去就是一宿?我就不信,他会一直在天书院里看书。”

    叶添龙脸色也不好看,蹲了一宿,虽说不怎么冷,却非常困。堂堂的天策院弟子,居然成了盯梢的探子,这让他很不爽。如果不是大师兄李泽安排的任务,他才不会来呢。

    “谁知道呢。”叶添龙眉头紧皱,眼神疑惑。“他看起来不太舒服,腿有点打漂。”

    “喂,他不会是耍了一宿吧?在天书院……”梁啸精神起来,眼放淫光,口水似乎都要流出来了。“想想都刺激啊。”

    “你这脑袋里有没有正经一点的念头?”叶添龙鄙视的瞪了他一眼。“昨天在品玉轩,你当众自渎,还不嫌丢人?我可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和这个庶民熟,方便接近,大师兄不会理你的。”

    梁啸脸一黑,闭上了嘴巴。这已经成了笑话,估计很快整个咸阳的纨绔都要知道了。唉,真是丢人啊。

    两人一边扯着闲话,一边回到了天策院。

    李泽刚刚锻炼完,手持长剑,一身劲装,玉树临风,神情自若。

    听完了叶添龙、梁啸二人的汇报。李泽有些不解:“脚步虚浮?他在干什么?”

    “他昨天半夜去天书院,今天天亮才离开,据说一直在天书塔里练剑。”

    “练剑?”李泽想了想,摆摆手。“好了,你们辛苦了,去休息吧。”

    叶添龙、染啸退下。李泽又思索了一会,来到天书塔,径直上了顶层,走进殷从周的房间。

    殷从周端坐在屋中,面对东方的朝阳,双手抱圆,正在吐纳呼吸,听到李泽的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放下了手,轻轻地拍了拍衣摆。“叔贤,有什么消息吗?”

    “先生,贱民无忌在天书塔练了一夜的剑,出来的时候脚步虚浮,弟子觉得很是不解,想请先生指点。”

    “脚步虚浮?”殷从周也有些意外。他想了想:“恐怕是急于求成吧?想立刻练成*剑?”

    “弟子也是有这种猜想。先生,这贱民能从祭礼中看出巫术的遗迹,能从剑舞的步法中悟出龙形导引,假以时日,练成*剑也不是不可能。弟子担心,到了那时候,盖国师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此子的确悟性过人。不过,他的学问太差,就算有令狐敏之相助,也不会那么快想通的。”殷从周沉吟片刻:“不过,我们的确不能掉以轻心,让盖无双逼紧一点,别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喏。”

    “柳白猿的伤如何?”

    “只是皮肉伤,不碍事。”

    “让天医院派个弟子去,送点归元丹,让他尽快复原。时间拖得久了,他可就没有报仇的机会了。*剑一成,嘿嘿……”

    李泽会心而笑。

    ……

    无忌虽然一夜没睡,却一点也不觉得累。他接受了景小阳的建议,放弃了直接练剑,先让自己适应了下三头六臂的新变化。

    练习从大脑开始。如果三个脑袋不能配合默契,他也别想让六只手听话。

    无忌让令狐敏之挑了一批典籍,再配上相关的字典、词典,搬到楼上,一个人独坐,将书围着自己摆成一圈。六只手同时翻书,三个脑袋同时看。

    开始的磕磕碰碰是免不了的,经过一天时间,无忌才勉强适应了这种新生活。

    迈过了配合的这道坎之后,三个脑袋的优势很快就显示出来。一个负责看书,一个负责查资料,另一个负责做笔记,三个脑袋,六条手臂,忙得不亦乐乎,很快将令狐敏之推荐的典籍囫囵吞枣的翻了一遍。

    合上书,无忌闭上了眼睛,笑了一声:“这只骚狐狸,坏得很啊。”

    另一个脑袋摇了摇。“可不是,捎带的私货可真不少。”

    一只手晃了晃,另一个脑袋反驳道:“我觉得他动机不坏,这儒家的确比法家强一点,至少不会把皇帝捧得那么高,用天命来限制皇权,和天书院的设立宗旨暗合啊。”

    “没错,天书院就是大秦帝国的天,这个大权可不能放。谁想夺权,就揍他丫的。”

    “那可不容易,天书院的朋友不多,敌人可不少啊。”

    “咄!别吵,困死了,睡一觉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