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60章 美中不足

第160章 美中不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石头和木头怒吼着冲了上去。

    辰鹰厉啸一声,双翅展开,护住身体,原地转了两圈,突然伸出。

    罡风大作,石头、木头惨叫着飞了出去。如果盾牌没有经过劫灰加固,他们恐怕会被辰鹰这一击重创。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吃亏不小,一路踉跪着破墙而出。

    无忌屏住呼吸,抬起手臂,护在面前,眼睛微眯,却死死的盯着辰鹰,脚下小心翼翼的挪动着,尽可能的向辰鹰靠近,随时准备发动第二次进攻。

    他必须要靠近辰鹰,才有机会。

    辰鹰转过头巨大的鹰头,侧耳倾听。突然,他转头向外,一蹲身,猛的向前窜出,展开双翅,飞上了天空,一声长唳,消失在黑暗中。

    天空洒下几滴鲜血。

    “主人别慌,我来了!”石头端着守城弩冲了进来,四处观望,却没找到辰鹰。“咦,那扁毛畜生呢?”

    “跑了!”无忌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脖子,再看看敞开的衣襟,哑着嗓子说道:“妈的,好险!”

    令狐敏之也如释重负,背靠着巨钟,慢慢的滑坐在地上。

    无忌弯下腰,捡起散乱在地的金票和玉牌,挨着令狐敏之坐下,弹了弹金票,感慨的说道:“赚了这么多钱,险些没命花,咸阳真是太危险了。不过,和咸阳相比,人心更危险。”

    令狐敏之瞥了他一眼:“我没在你背后下黑手。已经算不错了。”

    “怎么着?听你这意思,我还要感谢你?”无忌哼了一声:“把我当牺牲,你还有理了?”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巨钟里传来嬴敢当轻蔑的声音。闷闷的。“你最多就是个诱饵,哪里有资格当牺牲。唉,我说你们别扯蛋了好不好,赶紧找人来把我救出去。难道你们让我要钟里过年?”

    “慢慢等着。”无忌敲敲巨钟,“我回天居然叫人,你耐心点啊。”

    “我靠!”嬴敢当爆了一句粗口。“无忌,你等着。等我出来。饶不了你!”

    “等你出来再说。”无忌说着,拿起一块砖头。用力敲了两下巨钟。

    巨钟里传出嬴敢当求饶的哀嚎。

    ……

    辰鹰被带到了殷郊的面前,脸上的鲜血还在,眼睛和脖子上的伤口却已经愈合。

    “怎么会这样?”殷郊诧异的看着辰鹰,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中。

    “属下无能。折了戌鹰和亥鹰,任务失败,请将军责罚。”

    辰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殷郊听了,眉梢耸动,目光闪烁。最后,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的去吧。你的家人,我会照顾好的。”

    “多谢将军。”辰鹰拜伏在地。拜了三拜,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在一个中年人的带领下。辰鹰反缚双手,赶向皇城方向。

    ……

    在一队禁卫军的护卫下,无忌回到了天然居。

    此时正是子时三刻,天空鞭炮齐鸣,烟火朵朵,连绵不绝。不用点灯都能看清路。

    队伍在天然居门口停下,禁卫军再一次行礼后。带着敬畏的眼神,缓缓退去。

    木头背着无忌,走进了内院,小心翼翼的将无忌放了下来。

    无忌的样子有点惨,衣襟被撕开,脸上、身上全是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嬴亦然一见就慌了,扑了上来,抱着无忌,放声大哭。

    皇后也惊呆了,半天没有动弹。

    施玉羚、景三虎一家围在一旁,沉默不语。景小阳抹着眼睛,暗自垂泪。

    小紫月一把将嬴亦然推开,涨红了小脸,愤怒的大喊大叫,仿佛在指责是嬴亦然害死了无忌。

    小辟邪也跟了过去,气势汹汹的冲着嬴亦然怒吼。

    嬴亦然呆坐在地上,只知道哭泣,一句也不分辨。

    小紫月嚷了一阵,坐在地上,抱着无忌,放声大哭。

    “唉呀,哭什么啦。”无忌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缓缓的抬起手,捏着小紫月的鼻子,轻轻的摇了摇。

    小紫月的哭声戛然而止。她睁着朦胧的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无忌。

    施玉羚等人也愣住了,齐唰唰的看向无忌。

    只有嬴亦然还在哭泣。皇后俯下身子,拍拍她的肩膀。“别哭啦,还没死呢。”

    嬴亦然一惊,转身看向无忌,见无忌坐了起来,正咧着嘴,笑嘻嘻的看着她,这才如梦初醒。她破涕为笑,膝行到无忌面前,举起拳头,作势要打。

    “别打,别打。”无忌握着她的手腕,求饶道:“差点死了,就差一点点。”

    “那你为什么要装死吓人?”嬴亦然嗔道:“大过年的,装死很好玩吗?”

    “没有装死啊,我是真的太累了。”无忌笑道:“还有吃的没?我都饿瘪了。”

    “当然有。”施玉羚咯咯的笑道:“皇后和七公主亲手包的饺子,就等你们回来吃呢。”

    “那可太好了。”无忌握着嬴亦然的手:“没白辛苦!赶紧的,让我尝尝皇后的手艺,替七皇子品味一下母亲的味道。他太可怜了,还罩在钟下面呢。”

    皇后的眼角一抽,欲言又止。今天差点死掉的不仅有无忌,还有七皇子嬴敢当呢。

    不过,这不在她的计划之中,嬴敢当只是去收回令牌的,没有与殷郊的人正面冲突的计划。现在无忌完成了任务,安然归来,嬴敢当却被困在巨钟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脱身。

    不管怎么说,守岁肯定是守不成了。

    无忌洗漱一番,换了一身新衣,精神抖擞的出来了。施玉羚已经将夜宵端上了桌,无忌等人大快朵颐,饱餐一顿,这才开始向皇后和嬴亦然讲述事情的经过。

    皇后静静的听着,偶尔问一两句。讲到史大龙时,皇后问了一句。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皇后不是说让他看不到新年的太阳吗?现在他瞎了,肯定看不到了。”

    皇后一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无忌,半晌才道:“你是这么理解的?”

    无忌用力的点点头,眼神纯洁得一踏糊涂,连嬴亦然都有些疑惑起来。

    皇后的眼神有些散,对不准焦的模样。

    这时,施玉羚进来,附在皇后耳边,低语了几句。皇后散乱的眼神立刻一紧,柳眉微挑,冷笑一声:“来得真快啊。”

    “怎么了?”

    “殷郊让人绑着辰鹰来请罪。”皇后睨了无忌一眼。“说是见无忌杀人,又冲进白马寺,误以为要劫持七皇子,便出手阻拦,不料惊了七皇子。”

    “还真是敢说啊。”无忌哼了一声。

    “也算说得通,至少找不到什么破绽。”皇后站了起来,看着嬴亦然。“天亮前必须回宫。”

    嬴亦然脸色微红,点了点头。

    皇后披上斗篷,又化作大国师的模样,抬腿正准备出门,又转了回来。

    “你好好休息,等哪天有空,帮我也调整一下。我能拟大国师之形,可是境界不够,扮起来太辛苦。”

    无忌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不愿意?”皇后轻笑一声,伸出手,在无忌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未来的丈母娘,毕竟还不是真正的丈母娘,你别以为骗住了我女儿就万事大吉,考验才刚刚开始,更难的还在后面呢。”

    无忌的脸抽了两下。我命都差点送掉,你才刚刚开始?他干笑了一声:“皇后,其实我是想说,我的钱被辰鹰抢走了,得讨回来。”

    皇后一怔,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知道了,我会替你好好敲他一笔的。”说完,裹紧了斗篷,在施玉羚的陪同下,走了出去。

    无忌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瞅了嬴亦然一眼,凑了过去。“你看,我为了娶你,可是拼了老命了。你是不是该犒赏一下?”

    “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你着什么急。”嬴亦然推开无忌的手。“先说正事,说说你存在的问题。”

    “我做得还不够好?”无忌很惊讶:“简直堪称完美啊。”

    “如果是完美的话,就应该直接杀死辰鹰。”嬴亦然摇摇头:“还有,你为什么不杀史大龙?说真话!”

    无忌一脸无辜的说道:“你娘没让我杀他啊。”

    “还装!”嬴亦然咬着嘴唇,狠狠的瞪了无忌一眼。“不管你个人有多大本事,如果不能听从统一安排,总是自行其事,母后是没法真正信任你的。”

    “呃……”无忌掩饰道:“我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也有可能是留下了后患,就像辰鹰一样。”嬴亦然说道:“没杀辰鹰,是因为实力有限,还可以理解。没杀史大龙,却是失策,大大的失策。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无忌不以为然。他虽然不像嬴亦然这样思维周密,可是他不杀史大龙却也不是一时起意,他有他的计划,只是目前还不打算和嬴亦然说。

    刚被她们一家三口坑了一把,他怎么可能还那么无保留的信任她们。

    嬴亦然见状,知道无忌现在有心理抵触,听不进她的话,识趣的结束了话题。她凑了过来,红着脸道:“说吧,大功臣,想要什么犒赏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