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59章 反败为胜

第159章 反败为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辰鹰淡淡一笑:“神骨保不住你。”他抬起腿,在石头后脖颈上踹了一脚。一直在奋力挣扎的石头扑通一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

    辰鹰踩着石头的大脑袋,走到无忌面前,凌厉的目光看向无忌的胸口。“因为,你保不住神骨。”

    无忌将手伸进衣襟,摸着挂在胸口的神骨,歪了歪嘴:“你想硬抢?”

    “是的,你能奈我何?”

    “从来都只有我抢人,没有人能抢我的。”无忌慢慢的抽出手,突然用力一甩。“你也不行!”

    一个黑影飞了出去,飞向靠着墙直喘气的木头。

    辰鹰一跃而出,轻松的一伸手,凌空抓住了无忌抛出的东西,快得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微微一笑:“扔就扔得掉了?”

    无忌不理他,一仰脖子,将藏在手心里的神骨塞进了嘴里,一口咽了下去。

    神骨一寸见方,握在手心里不大,可是要咽下去,的确不太容易,险些噎得无忌直翻白眼。

    扔出去的只是玉牌,真正的神骨被他握在手心里,趁着辰鹰去抢玉牌的时候,他将神骨扔进了嘴里。他很清楚,就算有神骨护身,他也不是辰鹰的对手。辰鹰完全可以抢走神骨,然后再将他撕成碎片。

    只要把神骨咽到肚子里,他才能保住神骨。保住神骨。他才有和辰鹰一战的可能。

    虽然有心理准备,无忌还是觉得嗓子火辣辣的,还有浓浓的甜腥味。嗓子很可能被神骨刮破了。

    辰鹰看着手里的玉牌,再看看面色扭曲的无忌,知道自己上当了,勃然大怒,将玉牌扔在地上,抢步上前,一把扼住了无忌的脖子。将无忌推到墙上,恶狠狠的说道:“你以为将神骨咽下去。我就杀不死你?”

    无忌顿时觉得脖子像是被铁锁锁住,无法呼吸,更无法说话。

    不过,他并不担心。有神骨护体。辰鹰很难扼断他的脖子,造成物理性的伤害,最多只是挤压他的气管,不让他呼吸。

    可是,他早就可以不用口鼻呼吸了。早在天根山的时候,他就可以通过皮肤呼吸。辰鹰可以扼住他的脖子,甚至可以捂住他的口鼻,难道他还能封住自己所有的皮肤?

    无忌背靠墙壁,两脚悬空。却神情自若,面带讥笑的看着辰鹰。

    辰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他曾经无数次的将对手推在墙上,却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对手不仅不紧张。不拼命挣扎,反而一脸讽刺的看着他,甚至还带着胜利者的骄傲。

    难道此刻他不应该用尽全身力气去掰他的手,脸闷得通红、发紫,直到最后窒息而死吗?

    辰鹰怒了,扼住无忌脖子的手指用力。越勒越紧,另一只手捏成爪。划向无忌的胸腹。

    一道微光闪过,无忌的衣襟被撕开,无数金票撒了出来,如天女散花,身体却毫发无伤,甚至连一点印子都没有留下。被他吞入腹中的神骨发挥了作用,将辰鹰的攻击化为无形。

    辰鹰大怒,再次挥爪,企图撕开无忌的身体,取出神骨。

    他再一次失败了。

    无忌的脖子被辰鹰扼住,根本无法说话。可是他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一丝慌乱,甚至还有一些得意。辰鹰被他的眼神看得七窍生烟,脸色发青,仿佛被扼住咽喉的不是无忌,而是他自己。

    辰鹰冷笑一声,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手指上,想要扼断无忌的脖子。

    一道道微光连续不断的闪现,将辰鹰的努力一一消解。

    无忌眼中的讥笑更盛。他甚至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那姿势仿佛不是被人推在墙上,而是坐在躺椅上。他抬起右手,抠了抠鼻子,抠出一小粒鼻屎,津津有味的看了看,曲指一弹,正中辰鹰的面门。

    辰鹰怒不可遏,伸手抹掉鼻屎,反手扼住无忌的手腕,压在墙上。

    无忌也不挣扎,又伸出左手,姿势很夸张的抠着鼻子。辰鹰见了,气得哭笑不得,不等无忌将鼻屎弹到他脸上,再次将无忌的手腕抓住。他手掌很大,力量很大,单掌锁着无忌的双腕,依然绰绰有余。

    无忌不屑的撇了撇嘴,嘴唇动了动,“噗”的吐出一口口水。

    两人近在咫尺,无忌又居高临下,辰鹰避无可避,被无忌喷了一脸,不由自主的歪过头,闭上了眼睛。

    这个局面绝对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他想要的是扼断无忌的脖子,或者剥开他的肚子,取出神骨,然后再将他撕成碎片。

    他将无忌压到墙上,不是为了方便无忌吐他一脸口水的。

    辰鹰气得额头青筋暴露,太阳穴呯呯乱跳。

    一旁的令狐敏之也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的局面。这是怎么回事,无忌似乎并没有生死关头的自觉,居然还有心情做抠鼻屎、吐口水这样的恶心事。他以为这是什么,小孩子打架?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点寒光从辰鹰的额头掠过,不由得眼神一缩。

    辰鹰额头鼓起的青筋被一片指甲般大小的刀片割破,一道血箭飚射而出,喷了无忌一头一脸。

    辰鹰也感觉到了异样,他愣了一下,突然睁开眼睛,看向无忌。

    无忌面带冷笑,眼神讥讽。

    没等辰鹰明白过来,一道寒光从他左眼前掠过,眼前突然一片殷红,随即变成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紧接着,右眼也失去了光明。

    他大叫一声,松开了无忌,向后连退两步,一手在面前乱挥。一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他摸到了满脸的鲜血,热腾腾的鲜血,从他的额头流下。从他的双目中汩汩流出,沿着面颊流淌,顷刻间就染红了他的脸庞,沾湿了他的衣襟。

    他跌跌撞撞,惊恐的嘶吼着,挥舞着手掌,将所碰到的一切都撕成碎片。

    令狐敏之不敢相信的看着突然疯狂的辰鹰。再看看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声不吭的无忌。

    无忌的指缝间。一片指甲式的刀片闪着银光,上下翻飞,宛若穿花蝴蝶。

    令狐敏之恍然大悟。无忌用这个刀光割破了辰鹰的血管,刺瞎了他的双眼。

    这样的武器甚至不能称为武器。只能称为暗器,攻击范围不会超过两丈。对辰鹰这样的高手来说,要用这样的武器取胜,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论是眼力还是速度,辰鹰都有足够的能力避开,甚至抓住。

    可是,他离无忌太近了,反应时间大大缩短。

    他的双手也没闲着,一个扼住无忌的脖子。一个扼住无忌的双腕,根本腾不出手来。

    更重要的是,他被无忌吐了一脸口水。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对敌之时,闭上眼睛,对辰鹰这样的高手来说,在正常的战斗中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哪怕是敌人的刀尖对准他的眼睛,他也不会眨一下。

    可是,面对无忌的口水。他却闭上了眼睛。

    因为他根本没有把无忌当成对手。虽然无忌有神骨护体,他无法伤害无忌。可是无忌也被他牢牢的控制住了。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他能做的,似乎也只有吐口水而已。

    所以,辰鹰稳占上风,控制了整个局面,根本不担心无忌的反击。

    正是利用辰鹰的这种心理,无忌才有机会用刀片作为武器,刺瞎了辰鹰的眼睛。

    刹那间,令狐敏之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也明白了无忌之前那些近乎无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激怒辰鹰,让他失去警惕,都是为了最后这一击。

    可是,他想不明白,无忌双手被辰鹰控制住,他是怎么射出刀片的?

    难道是用嘴,吐口水是假,射出刀片才是真正的目的?

    令狐敏之几乎猜对了所有的事,唯一没有猜对的,就是无忌控制刀片的方法。

    他根本不会相信,无忌是用意念控制的刀片。

    经过几天的辛苦练习,无忌已经可以用意念控制刀片行动,在两丈的范围内,不论是速度还是角度,都不亚于手指的控制,即使是景三虎见了,也会叹为观止。

    辰鹰的脸离他不到三尺,在这样的距离,他可以用意念控制刀片割断辰鹰任何指定的一根眼睫毛,更何况是眼睛和血管。

    难度几乎为零。

    无忌摆弄着刀片,斜睨着辰鹰,不紧不慢的踱着步子,突然曲指一弹。

    刀片电射而出,从辰鹰的脖颈旁掠过,割开了辰鹰的大动脉。

    更多的鲜血迸射出来。

    辰鹰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厉啸一声,化作一只巨鹰,乍起了精钢一般的羽毛。

    无忌暗自叹了一口气。辰鹰果然是高手,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没有乱了阵脚。他是玄境七阶,化作鹰形的时候,就有七条命。他割断了他的颈部动脉,却没能立刻杀死他,当他转化为鹰形的时候,就算流血不止,最多也只是降一阶,不会致命。

    无忌只有刀片,没有长剑,要不然,他会用剑捅辰鹰的心脏。只有如此,他才能真正的杀死辰鹰。

    玄境六阶,他依然有足够强悍的实力。

    不过,如果他以为这样就能轻松离开,甚至还想重新掌握主动权,那他就想错了。

    无忌怎么可能再给他这样的机会。

    “木头,揍他!”

    “石头,别趴着了,赶紧起来,有恩有恩,有仇报仇!”

    -(未完待续)

    ps:推荐老朋友新书《医捕天下》。

    无名小郎中走进孤城,靖康年间开始步步求生。

    他被亲近的人称为“天奇少年”、“入相出将的奇才”、“妙手回春的当世神医”。也被敌对人们辱是“今之曹孟德”、“恶毒郎中”、“只会玩流寇战术的泼皮”、“贼捕头”。别人如何评价,刘行只是五行我素。

    一个郎中、一个捕快头子,却在乱世中终止蒙古继续强大、使其提前西征,屠灭女真、让几百年后的满人不再出现,扫平西夏、灭了党项皇族却保留住了原本该遗失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