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57章 玄境七阶

第157章 玄境七阶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呯!”林飞撞在粗大的木柱上,颓然滑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啪!”要离一羽撞碎了门窗,飞出了佛塔。

    嬴敢当眼神一紧,没等他喊出声来,无忌飞身扑了过去,一手拽住了要离一羽的脚脖子,另一只手抓向栏杆。“喀嚓!”栏杆裂成两断,无忌也被带出了佛塔,向下坠去。

    令狐敏之一跃而起,一条长长的狐尾闪电般伸出,卷住无忌的腰,将无忌和要离一羽拽回佛塔。

    无忌吓出一身冷汗,心跳如鼓。

    他虽然有神骨护体,就算摔下去也未必会摔死。上次在紫月森林,他就曾经用这个办法和殷玄拼过命。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他扑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神骨的事,突然自由落体,还是有点后怕。

    “多谢。”

    令狐敏之笑笑:“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我就算不出手,你也不会有事的。”

    无忌拍拍心口,哈哈一笑:“即使如此,我也记在心里了。”

    要离一羽爬了起来,看了无忌一眼,微微点头,弯腰捡起长剑,站到嬴敢当身边。

    “这就是玄境五阶的实力。”令狐敏之收起笑容,“据我所知,辰鹰应该是七阶。无忌,你觉得你还有胜算吗?”

    无忌摇摇头:“对我们来说,五阶、七阶又有什么区别?”他走到林飞身边,将林飞抱了起来。“阿飞。怎么样?”

    “死不了。”林飞吐出一口鲜血,语带羡慕。“原来这就是玄境五阶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不知道我这一生。有没有机会拥有这样的境界。”

    “只要不死,就有可能。”无忌说着,从怀里掏出木盒,掐下一小片紫血龙芝,塞到林飞口中。又取了一小片,递给要离一羽。

    要离一羽有些迟疑,嬴敢当一把抓住来。塞到他手里。“这时候还客气什么,保命要紧。”

    要离一羽接过。含在嘴中,苍白的脸色立刻恢复了一些。

    “石头,上弦。”无忌喊道:“还没完呢。”

    ……

    “轰!”戌鹰落地,抽动了两下。当场气绝。鲜血汩汩而出,迅速蔓延开来。

    辰鹰慢慢的转过身,低头看着戌鹰胸口的大洞,脸色阴沉。

    他听到了戌鹰的怒吼,也知道有人从佛塔上摔落,但是他没想到会是戌鹰。

    他以为是哪个倒霉鬼,不仅第一个被愤怒的戌鹰击杀,而且被戌鹰从佛塔上摔下来泄愤。

    戌鹰和亥鹰最亲近,亥鹰死了。戌鹰很愤怒。他做出任何举动,辰鹰都能理解。

    但是绝不包括戌鹰从上面摔下来。

    玄境五阶,可以化作五头巨鹰。理论上也就拥有五条命。可是事实上,并不完全如此。

    伤一个头,的确不会立刻就死,只会降一阶。

    可如果伤的是心脏,还是会一击毙命。即使是玄境九阶的高手,也只有一个心脏。心脏受到致命重伤。一样会当场毙命。

    如果是在人形状态,更是如此。

    戌鹰心脏被击出这么大一个洞。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令狐敏之,你这个叛徒!”辰鹰低吼一声,不再理会白马寺的住持,翻身跃起,化作巨鹰,振翅直冲云霄。双翅卷起的罡风掀得白马寺的僧众睁不开眼睛,连连后退,骇然失色。

    “阿弥陀佛!”住持竖掌于胸,口宣佛号,不知是为倒地身亡的戌鹰超渡,还是为即将被辰鹰怒火所化的无忌等人超渡。不过,在他看来,区别不大,这几个年轻人都死定了。

    这简直是飞来横祸。七皇子如果死在白马寺,白马寺很可能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

    最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他对此无能为力,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

    辰鹰俯冲而下,双爪探出,抓住塔顶,轻轻一扯。

    瓦片飞舞,金铃乱响,整个塔顶被辰鹰掀去,无忌等人突然暴露在夜空之下。

    劲风扑面,尘土飞扬。

    辰鹰抓住巨大的塔顶,扶摇直上,双翅展开,比塔顶还要宽两倍。

    石头端起守城弩,扳动弩机,射出了长矛。

    长矛带着厉啸,要纷落的瓦片木屑中逆飞,离辰鹰越来越近。

    辰鹰没有回头,却仿佛长了眼睛,清唳一声,松开了塔顶。

    塔顶轰然落下,将长矛淹没在其中,向下方的佛塔坠去。

    “主人小心!”石头一看不妙,扔下守城弩,举起盾牌,将无忌和林飞护住。

    嬴敢当大叫一声,向楼梯跑去,直接跳到下一层。要离一羽不敢怠慢,连忙跟上,用身体护着嬴敢当。

    令狐敏之紧贴着一根残柱,一动不动。

    塔顶散开,化作无数的瓦片和木头,像冰雹般的落在佛塔上,落在盾牌上,落在地面上。

    佛塔下的白马寺僧众惊叫着,有的躲进佛塔,有的逃出了院子,不少人被中,头破血流,惨叫连连。

    住持的光头上挨了一下,血流如注,眼前一片暗红。

    ……

    庄严雄伟的佛塔塔顶变成了一堆废墟。

    无忌站在废墟之中。有石头护着,他没受什么伤,只是吃了一嘴的土,看起来有些狼狈。

    他看向同样狼狈的令狐敏之。令狐敏之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

    无忌明白他的意思,玄境七阶的实力果然非同凡响。看这架式,辰鹰拆掉这座佛塔,就和石头他们拆掉史家大院一样,根本不在话下。

    即使有守城弩在手,也未必能对付辰鹰。毫不夸张的说。就算他能找到机会,向对准戌鹰那样,用守城弩对准辰鹰。他都未必有把握射杀辰鹰。

    辰鹰的速度和力量都远远超过戌鹰。如果令狐敏之说辰鹰飞得比箭还快,他一点也不会怀疑。

    据他目测,辰鹰如果全力以赴,瞬间速度应该比普通鹰的俯冲速度还要快三到五倍,完全有可能突破音障,再加上他庞大的体型,直接掀翻佛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面对这样的对手。他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看来看去。最好的办法似乎就是和嬴敢当一样,直接开溜。

    不过,他知道溜是溜不掉的。辰鹰掀掉塔顶,就等于撕破了脸皮。不决出生死,绝不罢休。

    逃,等于把后背留给敌人,只会死得更快。

    与其如此,不如面对。

    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面对强敌而死。

    无忌的大脑高速运转,分析着敌我双方的实力,思考着取胜的可能。

    想来想去。似乎没什么可能。辰鹰的实力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双方又已经挑明,没什么偷袭的可能。只有凭实力硬碰硬。

    无忌一向信奉实力,认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策都不过一个或大或小的笑话。

    他就是用实力碾压史大龙的。

    现在形势掉了个,占据绝对优势的是辰鹰,他成了被碾压的对象。

    这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笑话。

    无忌忽然笑了起来,带着几分说不出的自嘲。

    令狐敏之愣住了。他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无忌还能笑得出来。即使笑得有几分勉强。

    “无忌,你笑什么?”他大声叫道。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有趣,没想到我们俩会并肩战斗,而且是与殷家作对。不久之前,你还是殷玄的智囊,我们还是敌人呢。”

    令狐敏之也笑了。“天意弄人,谁说得清呢。”

    “弄你外公!”嬴敢当在下面叫了起来。“赶紧滚下来,别在上面扯蛋了。再扯,小命就没了。”

    “你有办法?”

    “扇子丢了,有办法也想不出来。”嬴敢当连连招手:“快下来,走一步算一步,活人不能被尿憋死,站着被他啄,很爽么?”

    “你这话虽糙了点,却有理。”无忌招呼道:“令狐兄,我们下一层?”

    “好。”令狐敏之很优雅的伸手相邀。“请!”

    “请!”

    “唉哟喂,这俩货倒装起来了。”嬴敢当叫道:“有种你们别下来,就在上面装吧。”

    “少了你七皇子,那多没意思。”无忌一跃而下,搂着嬴敢当的肩膀,用力拍了拍。

    “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嬴敢当推开无忌,又向下一层走去,埋怨道:“我可被你坑惨了。大过年的,在宫里喝赏花喝洒不好,非要跟你跑到和尚庙里来,还被一只傻鸟追杀,真是流年不利。”

    “这有什么不好,战斗的青春,最有意义了。”

    “滚!”

    放音未落,头顶风声大作,“吱呀”一阵乱响,半层佛塔再次被辰鹰扯飞,连石头都险些被他抓走,守城弩也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嬴敢当一声大叫,也不管身上穿的是礼服,连滚带爬的向下一层跑去。

    无忌跟着嬴敢当往下跑。“我晕,他这是要拆掉整座佛塔吗?”

    令狐敏之紧随其后。“应该不是,他这是虚张声势,逼我们犯错。”

    “逼我们犯错?”无忌心头一动:“如果我们不犯错呢?”

    “应该还有机会。”令狐敏之目光闪烁。“虽然我还不知道机会是什么。”

    “那还是等于白说?”嬴敢当没好气的说道。

    “不对。”无忌打断了嬴敢当。“我也觉得那傻鸟底气不足,他在虚张声势!”

    “废话。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就算是玄境巅峰的高手,也不可能一直这么猛。不过,在他力竭之前,整死我们是稳稳当当的。”

    无忌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闪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