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55章 谋财不害命

第155章 谋财不害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邢大洪点点头。“我懂了。”他走到史大龙面前,拍拍史大龙肩膀。“大龙,你是要命,还是要眼睛?”

    “我……”史大龙哆哆嗦嗦地抬起手,叉开两指,对着自己的眼睛,却迟迟不敢动手。

    “帮人帮到底,还是我来吧。”邢大洪说了一声,出手如电。

    史大龙捂着眼睛,发出凄厉的嚎叫,满地打滚。鲜血汩汩而出,从他的指缝间涌了出来。

    邢大洪走到无忌面前,摊开手,两只血淋淋的眼珠躺在他的手心。

    无忌愕然:“邢门主,你这是……”

    邢大洪将眼珠甩在地上,抽出一方丝帕,擦拭着手上的血迹,面色平静,仿佛扔掉的只是两颗玻璃球,而不是死门门主的眼睛。“现在,大龙看不到新年的阳光了,先生满意了吗?”

    “邢门主,你太狠了,怎么把他的眼睛挖了?大过年了,这太过份了吧?”

    邢大洪瞥了无忌一眼,沉声道:“难道先生还不肯放过他,非要取他的性命?”

    无忌手一摊。“我没说要取他性命啊,我只是说让他看不到新年的阳光。”

    “既然不取他性命,除了挖去他的双眼,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先生满意?”

    “很简单啊,过年期间别出门就是了,或者弄个眼罩戴上,装几天瞎子,等过了正月再摘下来,不就行了?何必要挖他眼睛。太残忍了。邢门主,这有点过分了啊。”

    邢大洪的脸角一阵抽搐,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心头涌过一阵不安。

    这是耍我么?他这话一说,倒像是我要挖史大龙的眼睛似的。等史大龙伤好了,他能不记恨我一辈子?史大龙虽然窝囊,多少还是有一些忠心的部下的。

    邢大洪看看四周的死士,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被死士围攻的惨境。

    “先生,你这……”

    无忌微微一笑,上前揽着邢大洪的肩膀。做出一副耳语的样子,声音却一点也不小。

    “邢门主。我听说暗八门以开门为首,死门紧随其后,邢门主趁刀杀人,落井下石。虽说无可厚非,却过于狠辣,有损阴德。俗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我就不明白了,同是暗八门大字辈的兄弟,何必这么狠。为什么?”

    邢大洪无视史大龙妻子恶毒的目光,侧过头,打量着无忌。轻笑一声:“先生,你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毁了死门还不够,还要将暗八门连根拔起?”

    “哈哈……”无忌摇摇头,手指在邢大洪的后脖颈上轻轻的滑过,一道意念渗入了邢大洪的识海。“其实。我只是想借邢门主之手,看看你背后那位高人究竟是什么境界罢了。”

    邢大洪只觉得后脊梁一麻。脸色顿时煞白。“你对我做了什么?”

    “和我对史门主做的差不多。”无忌松开邢大洪,打量着自己的双手。“邢门主出手大方,两千金买史门主一对眼睛,不知道肯出多少钱买自己的命啊?”

    邢大洪寒声道:“你要杀我?”

    “当然不,我只谋财,不害命,除非你自己不想活。”无忌嘴角微挑,得意的一笑。“邢门主,如果你背后的那位高人不肯出手,你带上足够的钱来找我,我替你排忧解难,保证钱到病除。”

    说完,无忌转身离开,向白马寺方向走去。他举起手,伸出中指,对着天空晃了晃,哈哈大笑。

    ……

    “他干嘛?”嬴敢当大惑不解。

    无忌已经将史家夷为平地,废了史大龙,完成了任务,他为什么不向北走,回天然居,却向西行。

    令狐敏之也不解,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无忌,想看出无忌的用意。

    忽然,他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掠过天空,扑向无忌,顿时恍然大悟,不由得惊叫一声:“不好,他把鹰侍引过来了。”

    “什么?”

    “十三鹰!”要离一羽听懂了令狐敏之的话,也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黑影,顿时紧张起来。他上前一步,挡在嬴敢当的面前,横剑而立。“殿下快走,这里危险。”

    嬴敢当也会过意来了,脸色剧变,破口大骂:“你外公的,连好基友都坑。”

    令狐敏之看了嬴敢当一眼,跟着抽身急退。

    他们刚刚退入佛塔,一只巨鹰就从栏杆前掠过,巨大的翅膀掠起的劲风吹得佛塔上的金铃叮当乱响,几片瓦被掀起,摔在地面,啪啪作响。嬴敢当手里的扇子都被刮了起来,飞出佛塔,无影无踪。

    嬴敢当趴在地上,吃了一嘴的灰,狼狈不堪。

    令狐敏之看了外面一眼,心有余悸,哭笑不得。

    ……

    两道高大的里墙之间,无忌等人正在狂奔。

    无忌站在木头背上的背篓中,两手紧紧抓住背篓,控制着身体的平稳,免得被木头甩飞。他仰头看着天空,连声说道:“快跑,往小巷子里跑。阿飞小心!左后方!”

    林飞听到警告,浑身绷紧,一咬牙,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在半空中转身,拉弓搭箭,一口气连射三箭。

    劲风扑面,一只巨鹰从他的左后方飞扑过来,巨大的翅膀收起,护住身体。林飞射出的三只箭射在翅膀上,却一点效果也没有,不知去向,而两只巨爪却带着风声,继续抓向他的身体。

    林飞不假思索,脚尖在马背上一点,窜向右侧的里墙。坐骑被他踹了一脚,不由自主的向左侧跑去,被巨鹰抓住正着,顿时肚破肠流,悲嘶着倒在地上。

    林飞背靠高大的里墙,不顾墙头飞落的土块,拉弓搭箭,对着数步之外的鹰头,再射三箭。

    近在咫尺,弦声尚未传到巨鹰的耳中,羽箭已经到了巨鹰的面前。

    “噗!”羽箭洞穿了鹰眼,从另一只眼射出。

    巨鹰一声惨叫,放弃了追击林飞,腾空而起。

    “木头,揍他!”无忌大吼一声:“石头快跑,注意保护林飞!”

    “知道了!”石头嗡声嗡气的应了一声,从林飞身边掠过,伸手拽起林飞,向白马寺方向狂奔。

    木头一跃而起,一手举盾护住头肩,一手抡起铁锤,狠狠砸向刚刚受伤飞起的巨鹰。

    巨鹰刚刚被林飞一箭洞穿双眼,无法视物,只能凭感觉飞起,根本没看到从背上赶上来的木头,被木头一锤砸个正着。

    “呯!”一声巨响,刚刚飞起的巨鹰被砸落尘埃。

    “揍他,揍他!”无忌一边监视着四周的一举一动,一边提醒木头。“他至少有五个头,打他的头,别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无忌听嬴亦然说过,玄境的猛兽通常会根据变形种类的不同,拥有与阶数相同的头或者尾,鹰的特点是头多,像殷玄在二阶的时候,就有两个头,这头巨鹰至少是五阶,就应该至少有五个头。

    只不过他不像殷玄那样,一下子将五个头全部露出来,而是只露出一个头。

    有五个头,就等于有五条命,伤了一个头,还不足以致命,只是会降一阶,所以他被林飞一箭射穿了两只眼睛,依然能够飞起。只有将五个头全部砍下,才能真正杀死他。

    所以,他要木头连续不断的用铁锤猛击巨鹰的头部。再强大的巨鹰,脑袋也当不住巨人的全力一击。

    木头踩着巨鹰脖子,抡起铁锤,接二连三的猛砸。

    “噗!噗!”两声闷响,巨鹰还没反应过来,就连挨了两下,两个刚刚冒出来的头被木头砸扁,脑浆横流,红白一地。

    巨鹰惨嘶,奋力挣扎,巨爪蹬地,铁翅乱扇,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挣脱木头的控制。木头哪里肯放,伸出大手,死死的扼着巨鹰的脖子,抡锤猛砸。

    巨鹰空有一身高明的境界,却因为受伤在先,失了先机,又接连被林飞、木头废掉了三个头,元气大伤,虽然拼命挣扎,铁爪将地上抓出了一道道深沟,翅膀扇得两侧的里墙东倒西歪,却还是没能逃脱,又被木头砸扁一个头,境界降至玄境初阶。

    就在这时,又一只巨鹰飞近,凌空扑向木头和他背上的无忌。

    无忌一直在监视着天空,他能感应红外线,不管这只鹰从什么角度飞过来,路线如何隐秘,都无法逃脱他的眼睛。一看到巨鹰接近,无忌立刻提醒木头。

    “又来了,又来了,快走!”

    “就好了!”木头应了一声,抬起大脚板,一脚踹在那只受伤巨鹰的最后一个头上。

    “扑哧”一声,巨鹰被踩得脑浆迸裂,当场气绝,抽搐了两下,终于不动了。

    木头背着无忌,贴着里墙飞奔。巨鹰飞掠而至,翅膀刮过墙头,巨爪前伸,只差数尺,就能抓住背篓中的无忌。

    无忌冲着巨鹰挥挥手,哈哈大笑:“傻鸟,撞机啦!”

    巨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迎面扑来,这才发现快要撞上白马寺的大门门楼了。他顾不得再抓无忌,连忙缩回巨爪,凌空翻身,变回人形,险而又险的落在了门楼之上。

    无忌哈哈大笑,冲进了白马寺,奔向佛塔。

    杜鱼冲了过来,化作一头猛犬,冲着门楼上的巨鹰厉声咆哮。

    宁静的白马寺顿时人声鼎沸,无数僧人从僧舍里走了出来,翘首看向佛塔。

    -(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订阅,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