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54章 要钱,还是要命?(求推荐!)

第154章 要钱,还是要命?(求推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白马寺佛塔上,嬴敢当和令狐敏之互相看了一眼,不由而同的摇了摇头。

    “太粗暴了,太粗暴了。”嬴敢当用折扇拍打着手心,连连叹惜。“一点也不美,不好,不好。”

    “这么直接?”令狐敏之苦笑着连连摇头。“我相信他会嬴,却没想到会嬴得这么轻松。简直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果然是大匠不工,重剑无锋。”

    他转过头,看向已经寂静下来的史家。“他虽然没有读过什么兵书,却是战场上真正的天才。”

    “天才?”嬴敢当冷笑一声,不屑一顾。“这和小孩子打架有什么区别,无非是仗着巨人的强横力量欺负人罢了,哪里有半点兵法之美。兵法者,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那才叫美啊……”

    令狐敏之微微一笑:“七皇子,你不觉得此时此刻的无忌真的很美吗?面对数百死士,谈笑风生,从容不迫。如果是野战,也许还能拈一朵野花,闻香而笑。”

    “这个……”嬴敢当歪着脑袋想了想,哈哈一笑:“不错,你说的是有点意思。不过,我觉得他没这么风雅,不会有拈花而笑的心情。就算是花,也是金花。俗人,他就是个俗人啊,哪有拈花一笑的风雅。”

    令狐敏之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笑而不语。

    ……

    “听说我的命价值千金?”无忌晃着脚尖。不紧不慢的说道:“史门主,你收了多少定金啊?”

    一听到千金,史大龙忽然活了过来。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金票。他的手抖得厉害,金票散作一团,像雪花一样落在地上。史大龙急了,四肢着地,一张张的去捡。

    “嗞”的一声,他的锦裤被挣破,露出白花花的腚。凉风袭来。吹得史大龙浑身打了个激零,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实在太丑了。有失门主的身份。

    堂堂的死门门主,怎么能像条狗似的,匍匐在敌人面前。

    此时此刻,他应该捡起一把刀。和无忌拼个你死我活才是。

    他慢慢的转过头,看向无忌,一滴冷汗从额头沁出,沿着油乎乎的脸,慢慢滑落,滴在尘埃之中。

    “啪”的一声轻响,却像一道惊雷炸响在史大龙的心头。

    无忌含笑不语,嘴角微微上挑,眼神清澈平静。没有一丝波动。

    史大龙心头一惊。他重新低下头,慢慢的捡起一张金票,紧紧的捏在手里。

    他很想扑上去和无门拼命。他虽然不做死士多年。武艺却没有落下,在各种灵药的帮助下,他已经有灵境三阶的实力。在这样的距离,他可以一击得手。

    可是他不敢,无忌的笑容看似无邪,可在他的眼里却是邪到了极点。无忌的眼神看似清澈。却像一潭深渊,深不可测。似乎早就看破了他的心思,等着他出手。

    史大龙注意到,无忌的指缝间有一点寒光。

    这是暗影门的刀片,既可以轻松的割开皮包,也能割开人的咽喉。

    没错,当年道上闻名的暗影门高手景三虎现在就是无忌的仆人,无忌很可能学了他的手法,正等着拿他史大龙的脖子来测试一下手法。

    史大龙又看到了无忌身后的林飞,看到了林飞握弓的手,心里更是一惊。

    他亲眼见识过林飞一箭射杀叶文晋的实力,刚才又看到了林飞三十七箭射杀三十七人的场景,他还听景大海说过,林飞能在百步外射中暗影门高手掷出的刀片。

    现在,林飞离他只有两步之遥。

    数息之间,史大龙的勇气荡然无存,膝行到无忌面前,双手捧起金票,抖抖簌簌的送到无忌面前,头却低得下巴快要碰着自己的胸口,看起来像极了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癞皮狗。

    看着这幅情景,死士们忽然觉得心里凉嗖嗖的,脸上却火辣辣的。

    “当”的一声轻响,不知道是谁,扔下了手里的短刀,转过身,缓缓的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又有两个死士离开。

    像是堤岸崩溃一般,更多的死士扔下了手中的武器,踩着成堆的瓦砾,离开了史家大院,消失在夜色之中。他们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寂,那么的失落,那么的凄凉。

    周围的死士只剩下不到百人。他们虽然没有离开,手中还有武器,却没有了斗志。

    无忌伸出手,接过史大龙献上来的金票,在指尖唾了点唾沫,慢慢的数了起来。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

    史大龙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看起来像是给无忌磕头。

    无忌数完了金票,在手上拍了拍。“原来不是一千金,是两千金啊。我的首级这么值钱?不错,不错。”

    史大龙欲言又止。他想告诉无忌,他只收了一千悬赏,还有一千金是他自己的。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告诉无忌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值钱,会不会惹得无忌不高兴?

    “史门主,就为了这两千金,你让我有家不能回,大过年的,还要寄人篱下,是不是太过份了?”无忌轻拍着手中的金票,叹惜着:“我很受伤啊,史门主,你说怎么办才好?”

    史大龙颤声道:“全凭……高人……吩咐。”

    “那好,我们就直接一点。我不过是区区一个边疆来的小民,就值两千金,你史门主是京师人,又是赫赫有名的死门门主,想必会比我更值钱吧?”

    “大龙贱……贱命一条,哪有高……高人的性命值……值钱……”

    “嗯?”无忌哼了一声。沉下了脸:“你的意思是说,我说错了?”

    史大龙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当然是你史门主的命更值钱。我值两千金。你怎么也要值三千金,四千金,史门主,你是要钱呢,还是要命?”

    史大龙这才明白,顿时头皮发麻。为了重振死门士气,凝聚人心。他已经拿出了一千金,准备结束后犒赏部下。这些钱现在全捏在无忌的手里。哪里还有三千金,四千金的送给无忌,来赎自己的性命。

    “我……我……”

    “你不要告诉我你没钱。”无忌冷笑一声:“堂堂的死门门主,一直做买人命的生意。却拿不出钱来买自己的命,这未免太可笑了。”

    史大龙汗如雨下。

    “你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无忌不耐烦了。“给个痛快话,我还要赶回去吃饺子,迎财神呢,没空跟你在这儿扯皮。”

    “有,有!”史大龙突然福至心灵,连声说道:“我去借,我去借!”

    “那就快点。”

    “喏。”史大龙忙起来。看到稀稀拉拉的部下,脸上有些发烫。

    可是他现在却顾不上这些,叫过一个亲信。吩咐了几句。亲信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史大龙猛的一推,吼道:“还不快去,你要看着我死吗?”

    亲信咬咬牙,转身离开。

    史大龙又跌跌撞撞的跑到后院,叫过躲在瓦砾间哭泣的妻子,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在废墟间用力地刨了起来。时间不长,他清理出一块地方。掀起一块地砖,从里面捧出一个盒子,回到无忌面前。

    他的妻子也跟了过来,手里捧着刚从史家女眷身上搜来的金银玉饰,甚至包括一个孩子戴的长命锁。

    “高……高人,这是我家所有的积蓄,有一千五百多金。这些首饰,是我历年置办的,大概有五百金。”

    正说着,开门门主邢大洪带着两个侍从,匆匆的走了过来。看到史家一片狼藉,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走到史大龙面前,问了几句,然后从侍从手中取过一个盒子,塞到史大龙手里。

    史大龙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叠金票,两百一张,一共十张。

    史大龙如获至宝,转身欲走。

    邢大洪伸手拉住了他。史大龙看了他一眼,用力一挣,捧着盒子,跌跌撞撞的走向无忌。

    “高……高人,这里还有两……两千金。”

    无忌接过盒子,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将所有的金票全装了进去,转身交给石头。

    “钱,我收下了。首饰,你收回去。大过年了,总不能让你的老婆孩子连个首饰都没有,你说是吧?”

    史大龙一怔,欣喜若狂,连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多谢高人,多谢高人。”

    邢大洪无声的摇摇头。他知道,史大龙完了。

    无忌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史门主,还有一件事,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高人请讲。”

    “我未来的丈母娘说,她不希望你看到新年的阳光,你说,我该怎么办?”

    史大龙大惊失色,一屁股坐在地上,接连向后爬了几步。“高……高人,我……我……”

    邢大洪长叹一声,走了过来,躬身施礼。

    “这位先生,我能说一句话吗?”

    “请讲。”

    “大龙有眼无珠,冲撞了先生,的确该死。可是,他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又倾家荡产,赎回了自己的性命。先生如果还要取他性命,是不是……”

    无忌很诧异:“我什么时候说要取他性命了?”

    “那你说,你未来的岳母……”

    “哈哈……”无忌笑了起来。“看不到新年的阳光,有很多种办法,杀了他,当然也是其中一种,却不是唯一的一种。邢门主,你刚才说到有眼无珠,这也可以算一种,对吧?”

    -(未完待续)

    ps:周一,求推荐,求订阅,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