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49章 不速之客

第149章 不速之客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咸阳城没有城墙,但是皇城有城墙。

    皇城的城墙很高,皇城外一里以内的民居中,没有一幢建筑能超过城墙的高度。这样可以确保每一个臣民看向皇城时都要仰着头,油然而生一种瞻仰的肃穆。

    即使仰着头,也只能看到阿房宫的屋顶,皇城内的绝大部分建筑都被这道城墙挡住,充满了神秘。

    唯一在城外就能看得清楚的建筑,只有天书塔。

    除此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被笼罩在皇城的阴影之下。

    令狐敏之和杜鱼固然被皇城的阴影吞没不见,站在露台上的无忌同样显得非常渺小。高大的城墙向两侧伸展开去,就像一堵无边无际的悬崖,挡住他了眼前的天空,让他喘不过气来。

    要想越过这道悬崖,要想呼吸新鲜空气,只有一条路:走进天书院,踏上天书塔。

    “主人!”林飞赶了过来,脚步敏捷,却悄无声息。到达箭师颠峰,他的步伐越发轻灵。看到无忌面前静静旋转的刀片,林飞笑了起来。

    “主人的意念越来越强了,可喜可贺。”

    无忌微微一笑,将刀片收了起来。“那两夯货练得如何,可有进步?”

    “虽然进步不快,但是他们能吃苦,已经掌握了基本步伐,再练两天就能派上用场了。”

    “很好。你呢,耐力有没有进步?”

    “不太理想。眼下还只能保证百箭以内,百箭之后,命中率会迅速下降。”

    无忌思索片刻:“继续练。另外。如果可能,教教石头用弩。”

    林飞有些惊愕:“主人,哪里去找适合石头用的弩?”

    无忌有些怀念羽民国地堡的那架巨弩。“先找一根原木代替弩臂,让他先练基本功,调整肌肉。”

    林飞虽然不太清楚无忌这么做的用意,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去后院柴房找了一根最重的柴木。让石头托举着,练习瞄准。

    石头能轻松的提起更重的东西。可是要想保持柴木平稳,并且保持一段时间,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一会儿,石头就紧张得浑身冒汗。手臂也酸痛难当,原本觉得很轻的柴木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不过,这是无忌的吩咐,石头咬牙坚持,反复操练。左臂累了练右臂,右臂累了练左臂。

    接下来的几天,无忌四人苦练不缀,只有小紫月最轻松,和小兽崽一起。吃饱了睡,睡醒了吃。

    也许是因为天然居伙食好,不仅小紫月胖了一圈。小脸圆了起来,就连小兽崽都长大了不少,几天之间,就有一头成年犬大小,初具飞天辟邪的威猛,小紫月已经无法再像抱宠物一般将它抱在怀里了。

    转眼之间。除夕就到了。

    夕阳刚刚落到皇城后面,天空尚未全黑。咸阳城就响起了鞭炮声。随着皇城里一声巨响,就像吹响了冲锋号,更多的人家开始燃放鞭炮,并迅速蔓延至全城。

    一声声炸响在咸阳城上方回荡,一道道火光在天空闪烁,掩过了群星,将漆黑的夜空装点得璀璨多姿。

    皇城内的鞭炮和焰火充分彰显了皇家的尊严和实力,一只只鞭炮冲上天空,化作一声声巨响,一团团火焰,照亮了天书塔,也照亮了卧虎般的城墙。在火焰的照耀下,城头持戟而立的士卒身影若隐若现,仿佛铁铸,牢牢的守护着帝国的心脏。

    看着壮观的焰火,一直很开心的景三虎一家却沉默起来。这时候,他们也应该在家里燃放鞭炮,辞旧迎新,现在却只能寄人篱下,有家不能回。虽然这里的条件好上百倍千倍,他们却依然想念自己的茅屋。

    “金屋,银屋,不如自家的草屋。”景三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说什么呢,你就是不知足。”倪玉兰打断了他的感慨,话音未落,自己却叹了一口气。“别胡思乱想了,赶紧去下饺子。阳阳,别放了把有钱的饺子放到主人碗里,讨个好兆头,开了年,顺利考进天书院。”

    “主人那么聪明,还要讨什么兆头。”景小阳伸出手,嘻笑着:“还是给我吧,我想眼睛再大一点。”

    “胡说。”倪玉兰拍掉景小阳的手。“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他就是你的天,你要一心替他着眼,别尽想那些没用的。”

    “嘻嘻,娘,你又做梦了吧?我现在只是侍女,不是侍妾。他只是我的主人,不是我的天。”

    “迟早有一天会是的。”倪玉兰掐着景小阳的脸蛋,疼爱的说道:“闺女,别急。主人现在事多,等他闲下来,他肯定会注意到我闺女的。”

    “谁急了!”景小阳翻了个白眼,皱了皱鼻子。

    “倪婶……”施玉羚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健奴。她扫了一眼摆满了饺子的案板,笑道:“饺子都包上啦,有我的没有?”

    倪玉兰非常惊讶:“施姑娘,你不是……”

    “待会儿还有客人要来,你们抓紧时间收拾一下,我要立刻开始准备。”

    倪玉兰一听,不敢怠慢,立刻腾出空间。施玉羚指了指,健奴们立刻动手,一会儿功夫就将各种食材摆满了案板,接着又手脚麻利的行动起来,切菜的切菜,拼盘的拼盘,忙得不亦乐乎。

    景小阳一家三口见了,面面相觑。景小阳跑了出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无忌。

    无忌正盘腿坐在榻上,用意念控制着刀片在房间里飞行。经过几天的练习,他已经能稳定的控制着刀片在两丈范围内运动,而且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飞行的速度和角度。

    “主人……”看着刀片像一道流星在房间里往来穿梭,无忌却一动不动,景小阳吃惊的捂住了嘴巴。

    “有事?”无忌将刀片招了回来,藏入袖中,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景小阳。

    景小阳如梦初醒,把施玉羚突然赶回来的消息说了一下。

    无忌也有些不解。施玉羚不是有除夕夜宴比赛吗,怎么突然跑到这儿来了,什么样的贵人,能让施玉羚放弃这么重要的比赛?

    虽然好奇,无忌也深知为客之道,不能多管闲事。他让景小阳去通知林飞等人,尽可能留在自己的房里,不要去干扰施玉羚,更不要乱打听。

    景三虎一家出身庶民,对施家这样的权贵天然有一种敬畏感。虽然因为替施玉羚施针的缘故,施玉羚对他们一家很客气,他们还是很识趣。不用无忌吩咐,立刻将包好的饺子挪到后院的灶上。

    当饺子煮熟,端上桌,所有人都围着桌子,准备吃年夜饭的时候,施玉羚走了进来,一边解着围裙,一边笑道:“怎么,就准备吃了?”

    小紫月抢先站了起来,扑了过去,抱着施玉羚的脖子,用力在她脸上亲了两下,又探头探脑的看向施玉羚身后。见她身后无人,她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施玉羚。

    小辟邪也跑了过去,像个哈巴狗似的绕着施玉羚转圈,舌头拖得老长,一点猛兽的自尊也没有。

    施玉羚咯咯一笑,拍了拍小紫月的屁股,又摸摸小辟邪的头:“长得真快啊,几天没见,就长这么大了,果然是神兽。”

    无忌站了起来,热情的招呼道:“施姐姐,要不也来吃两口?倪婶包的饺子很不错呢。”

    “不了,我是来请你的。”施玉羚说道:“待会儿有客人来,指明要见你。”

    “见我?”无忌愣住了。“是谁?”

    “见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见施玉羚一副神秘的样子,无忌没有再问,吩咐林飞等人先吃,自己跟着施玉羚来到前院。施玉羚让人奉上茶,先向无忌施了一礼,然后取出大半块紫玉,轻轻推到无忌的面前。

    “无忌,多谢你的紫玉,我不战而胜。”

    无忌笑了。从施玉羚的脸色,他就知道应该很顺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不战而胜。

    不过想想也很实际。如果真如施正清所说,这块紫玉值施家一半产业,那施家家主只要脑子没坏,都会将施正清作为首选的家主继承人,更何况有了紫玉,施玉羚在厨具上也占了不小的优势。有他的帮助,施玉羚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灵境,超过施玉麒是板上钉钉的事。

    不论是财力还是境界,施玉羚父女都有足够明显的优势,不战而胜也没什么稀奇。

    “这块紫玉,是我送给姐姐的见面礼。”无忌又将紫玉推了回去。“推来推去的,姐姐太见外了吧?”

    “无忌,这可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作为见面礼,太贵重了,我承受不起,不能收。”

    “你还是收下吧,这样的紫玉,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门帘轻响,一身男装的嬴亦然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无忌。

    无忌喜出望外,一个箭步迎了上去,握着嬴亦然的手:“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希望我来?”嬴亦然脸色微晕,轻轻的挣脱了无忌的手,眼波流转,使唤了一个眼色。无忌顺着她的目光向外看去,不禁目瞪口呆。

    一个身披灰色斗蓬,须发花白的老人站在门外,正是大国师。

    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