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48章 阴影

第148章 阴影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没有再问。

    他和令狐敏之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无所不言的程度,保持距离,互相尊重,是最合适的相处方式。

    他也许可以不动声色的检查令狐敏之的身体,甚至dna,可是他不打算这么做。比起不经对方同意就使用通灵术侵入其大脑,这么做更让人难以接受。

    无忌恩怨分明,却对个人*有足够的尊贵,并能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这也许是他和这个世界的人最大的区别。

    令狐敏之带着杜鱼匆匆而去,他要赶到城郊的驿舍打探有关死门的消息。

    无忌哪儿也没去,他就在天然居呆着,不是静坐冥想,就是尝试着用意念控制刀片。

    经过几次摸索,他没有再像第一次一样强行用意念驱动刀片射出,而是稳步前进,先尝试用意念控制刀片悬浮在空中,并尽可能的保持稳定。

    这个练习极耗体力、心力。虽然天门开启,他能够源源不断的吸收天地元气,还是累得精疲力尽。

    效果也是明显的,两天不眠不休的艰苦练习之后,他已经能让刀片悬在掌心上方,并且保持稳定。

    无忌对此很满意。

    ……

    令狐敏之轻挽缰绳,勒住坐骑,看着两个身穿黑衣,神情冷峻的汉子从身边走过,回头看了一眼杜鱼。

    杜鱼忧色忡忡,剑眉紧皱。

    这两个汉子虽然穿着普通。看似和别人没什么区别。可是仔细看,却可以发现他们不仅腰背挺得笔直,而且步伐非常均匀。虽然不是很快,却极其稳健,仿佛每一脚下去,都要在路上踩出一个脚印似的。

    这些人都是死士,死门的死士。

    这两天来,杜鱼看到了七对这样的黑衣汉子。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却只有一个目的地。

    令狐敏之拨转马头。缓缓的向回走。“征召范围大概是京郊到一百里以内,总人数估计在三百人左右。”

    杜鱼紧紧跟上。警惕的注视着四周,手按在腰间的刀环上,随时准备拔刀战斗。

    令狐敏之轻笑一声:“不要这么紧张,死士虽然不怕死。却也不会莫名其妙的与人争斗,要不然咸阳还不乱了套,朝廷又怎么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杜鱼看了他一眼,慢慢的松开了刀环。

    令狐敏之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笑道:“杜鱼,别看你已经是猛境六阶,很快要升七阶,而这些死士大多都是猛境初阶左右。但是真要对阵,你未必就是他们的对手。”

    杜鱼眉毛一挑,欲言又止。

    “一人必死。十人难当;百人必死,千人难当;万人必死,横行天下。”令狐敏之信马由缰,不紧不慢的说道:“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对手,而是内心的恐惧。克服了恐惧,他的战斗力至少可以翻一倍。”

    “甚至跨境?”

    “跨境取胜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令狐敏之轻声笑道:“境界只是实力,能不能把实力发挥出来。还有很多因素。就像做生意赚钱一样,一个凭自己的智慧和辛苦赚钱,一个凭家业继承,虽然钱一样多,但是做生意的能力却大不一样。”

    杜鱼缓缓点头。他认同令狐敏之的看法,也因此为无忌担心不已。如果照令狐敏之说的,死门集结了三百多人,战斗力相当于三千人,这简直就是一支军队。

    无忌只有三个部下,能对付一支军队吗?

    更让杜鱼担心的是,无忌的境界来得古怪,似乎不是经过正常修行所得。就像令狐敏之说的那样,他的境界就像是发了一笔横财,突然暴富,未必就会用。

    发横财的结果,也可能是横死。

    “那……还有其他办法吗?”

    令狐敏之很奇怪:“这有什么好怕的?死门势大,躲他们一段时间便是了。等过了正月十五,无忌进了天书院,再对付他就是对付天书院,史大龙这有样的胆量?难道他还敢派死士进天书院杀人?”

    “我担心……无忌不肯这么躲着,一直躲到正月十五。”杜鱼摇摇头,苦笑一声:“我太了解他了。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反击,就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他也会全力反击。”

    “是么?”令狐敏之愣了一下,有些挠头。“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

    史大龙背着手,在堂上来回踱步。

    三十名黑衣死士沿着墙站成一圈,一动不动,像一根根木桩,没有一点生气。

    整个史家都被这样的死士包围起来,里三层,外三层,任何人出现在这里,都会感应到浓烈的杀气。

    因为说不出的害怕,史家周围的居民都下意识的远离史家,更没有人敢主动来史家查看。

    邢大洪和景大海并肩走了进来,看到满院的死士,邢大洪皱了皱眉,忧形于色。

    “大龙……”

    史大龙一抬手,粗暴的打断了邢大洪。“你们不用多说,只要告诉我那小子在哪里就行。”

    景大海咂了咂嘴,迟疑了很久,才不情不愿的说道:“还在施家菜馆,昨天没回来。”

    “他住在施家菜馆?”史大龙寒声道,听起来有些诧异。

    景大海点了点头,欲言又止。他和邢大洪一样,不赞成史大龙如此兴师动众。暗八门做的是不能见光的事,如此大动干戈,势必要引起官府干涉,到时候不仅史大龙会倒霉,他们也会被连累。

    可是史大龙横了一条心,非要置无忌于死地,连邢大洪的话都不肯听,就跟疯了一样。和疯子。特别是史大龙这样的疯子说话,景大海本能的有些胆怯。

    史大龙看出了邢大洪、景大海的心思,他冷笑一声:“放心。这件事是我死门的事,我欠你们的情,将来一定会还,如果有麻烦,我也绝不连累二位。”

    “大龙,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暗八门都是兄弟。”邢大洪轻笑一声。摇摇头。“你要独建此功,我们自然不好抢。免得伤了和气。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开口便是。别人我不敢保证,开门肯定全力支持。”

    景大海无奈。只得点头附和,表示景门将一如继往的支持史大龙。

    史大龙脸色稍霁,拱手送邢大洪和景大海离开。可是一想到眼下的困境,他又不由得焦躁起来。

    无忌躲进了内城,这可怎么办?别说三百多死士,就算给他三千死士,他也没胆量出现在内城。

    叶文晋活着的时候,史大龙还有些嫌他烦,如今叶文晋被林飞一箭射杀。史大龙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个人代替他,现在连个出谋划策的人都没有,只能自己挠头。

    他左思右想。别无良策,只好下令死士们密切监视,随时待命,一旦无忌来到城郊,立刻动手。

    “我就不信了,你能一直住在施家菜馆?”史大龙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

    “这么厉害啊。”无忌不置可否的笑道:“大秦号称以法治天下,也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啊。”

    令狐敏之淡淡的说道:“就算是太阳底下。也会有阴影。”

    无忌不以为然。他觉得这种套话最没有营养了。

    “你打算怎么办?”令狐敏之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慢吞吞的问道,看起来很随意,只是随口一说。

    “你不是说了吗,见机行事。”

    “如果无机可趁呢?”

    “那就再说啰。”无忌无可无不可的说道:“反正我也不急。”

    令狐敏之抬起眼睛,目光从茶杯上方越过,打量了无忌一眼。无忌此刻的反应与杜鱼所说的不太一样。可是如果要让他选择,他还是选择相信杜鱼。

    无忌沉默的看着院子,眼神有些空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令狐敏之也看了一眼。石头和木头两人正在院里习武,不过不是练习盾牌和铁锤、大斧,而是随林飞练习步法。羽民国的箭手身材矫健,步法轻灵,巨人们练习起来很吃力,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如雷。

    “他们在干什么?”

    “哦,没什么。”无忌回过神来,笑了一声。“巨人太笨拙,让他们活动活动,希望能灵活一点。”

    “巨人再练,也不可能像羽民箭手一样灵活。人有所长,必有所短,弃长用短,恐怕不是上策吧。”

    无忌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也没什么啦,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找点事情给他们做,省得无事生非。”

    令狐敏之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又坐了一会儿,他起身告辞,带着杜鱼离开了天然居。

    “杜鱼,你看无忌在打什么主意?”

    杜鱼摇摇头:“我猜不出来。无忌一向机灵,我比较笨,猜不出他的用意。”

    令狐敏之思索片刻,又问道:“如果是你,你会让巨人向羽人箭手学步法吗?”

    “不会,正如大人所说,弃长用短,不符合常规。”

    “我也不会。”令狐敏之轻踢坐骑,坐骑轻嘶一声,加快了脚步。“不过,兵法以正合,以奇胜,也许他能出奇招取胜,也说不定。”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我很期待。”

    杜鱼好奇的看了令狐敏之一眼,催动坐骑,跟了上去。

    马蹄敲击青石板,沿着皇城外墙,渐行渐远。

    无忌站在天然居的露台上,看着消失在皇城阴影中的令狐敏之和杜鱼,忽然若有所悟。

    “叮!”指缝间的刀片突然跳起,缓缓旋转,像一颗寒星,刺破了黑暗,照亮了无忌的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