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43章 担当

第143章 担当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我到咸阳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看起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可是真要细细分析,又不是那么简单。

    为了大秦帝国?不可能,他对大秦帝国没有这样的感情。甚至可以说,如果大秦帝国在他眼前崩溃,他会乐见其成,哪怕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救它,他也不愿意。

    这样的僵尸帝国,早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

    为了天书?恐怕也不尽然。对于拥有意眼的他来说,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里都藏着一部完整的天书,他根本不需要千里迢迢的跑到咸阳来。

    为了大国师?没错,大国师是为了救他而牺牲了自己,他应该报答大国师,但是报答的方式有很多种,却绝对不包括远赴咸阳,成为大国师。

    如果非得这样才能报答,他宁愿一死,把生命还给大国师。

    那么,为了嬴亦然?这个答案看起来更实际一点。无忌喜欢嬴亦然,虽然她太强势,不够完美,但强势是相对的,只要他解开天书,成为大国师,嬴亦然的强势就不再成为障碍,而她出乎天然的善良,才是让他怦然心动的原因。

    就目前看来,这个答案似乎是最现实的。可是无忌总觉得,这可能还不是最终的答案,至少不是全部。

    最终的答案是什么?无忌不清楚。他也因此很困惑,甚至有些恼火。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大国师除了记忆之外,还给他留下了一些什么东西,只是目前沉睡在大脑深处,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

    无忌没有对令狐敏之说这些。

    交浅言深,是为人处事的大忌,即使他远非精明世故之人,也知道这个道理。

    晚宴过后,无忌抹了抹嘴:“令狐军师,依你之计,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令狐敏之起身,为无忌添了一杯茶,笑道:“以静制动,暂时别回驿舍了,就在内城呆着,看看死门能有什么动作,然后再见机行事。”

    无忌想了想,点了点头。

    他们几个也没什么行李,所有的东西几乎都随身带着,回不回驿舍,倒没什么关系。不过,内城是权贵所在,这里可没什么驿馆客栈。就算有,这时节也没有空房了,肯定住满了各地来的官员和上计吏。

    经过千年的发展,内城早就人满为患,像令狐家名列三十六氏之一,在内城的宅第也逼仄得可怜,很很多支系子系只能住在外城甚至城郊,只有嫡系子弟才能住在内城老宅。

    不回城郊的驿舍,住哪儿啊?

    “如果无忌不嫌弃,可以到寒舍住几日。”令狐敏之诚恳的说道:“我那院子虽然狭窄一些,稍微挤一挤,还住得下你们几个。”

    “初来乍到,怎么敢去打扰。”无忌客气的摇摇头,拒绝了。他和令狐敏之还没好到那个程度,接受他的邀请,吃顿饭可以,住到他家,那可不行。

    无忌不喜欢欠人情。

    “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就住在这里吧。”施玉羚走了进来,瞥了无忌一眼,脸色微红。“蒙贵客相助,我初明冰火之意,打算回去参加除夕家宴,不对外营业。你们住在这里,顺便帮我看房子。”

    令狐敏之愣了一下,看看施玉羚,又看看无忌,眼神有些暧|昧。

    施玉羚就算不营业,恐怕也不差人看房子。她这么说,无疑和令狐敏之一样,希望卖无忌一个大人情。谁都知道,这时候在内城找住处可不容易。

    令狐敏之想邀无忌去家里住,是想借机和无忌改善关系,那施玉羚又想得到什么呢?看她的脸色,听她的话音,莫非她是想请无忌帮她提升境界,好在家宴比赛中拔得头筹?

    令狐敏之面色平静的喝着茶,心里却有些遗憾。做了那么多伏笔,没想到最后却成全了施玉羚,真是天意弄人。

    无忌挠挠头,住在天然居,似乎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吃喝不愁。施玉羚就算不在,她手下的厨师也能将一日三餐准备得好好的。更重要的是,死门应该不敢到天然居捣乱。

    施家的背景,丝毫不亚于令狐家。

    “好吧。”无忌笑道:“多谢施姑娘收容,我就却之不恭了。”

    施玉羚笑笑,转身去安排人收拾房间。

    ……

    椒房殿。

    七皇子嬴敢当撅着嘴,一脸委屈的坐在皇后对面。

    皇后低头读书,专心致志,浑若眼前根本没有嬴敢当这个人。

    有脚步声响起,金饰摇曳、华服灿烂的嬴亦然在两个宫女的陪同下,缓缓走了进来。见嬴敢当在座,她摆了摆手,示意宫女退下,走到皇后身边,小鸟依人般的坐下,温婉可人。

    只是眼神瞟向嬴敢当时,露出一抹俏皮的得意。

    “妹啊,哥平时待你不错啊,你怎么坑哥啊。”嬴敢当没好气的叫道:“你冒充我出去玩也就罢了,怎么还勾搭上一个二百五……”

    “你还二百五呢!”嬴亦然一听就急了,瞪起了眼睛。“无忌是最聪明的人,连先生都夸他有天赋呢。”

    “还有天赋?一进门就惹上暗八门这种下九流的门派,还死了那么多人……”

    “他对天书有天赋,可是在别的事情上,的确不太靠谱。”皇后打断了兄妹两人的争辩,放下了手里的书。“亦然,他到咸阳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嬴亦然不解:“当然是进天书院,成为大国师,完成先生的遗愿。”

    “还有呢?”

    “还有……”嬴亦然一时语塞,脸腾的红了,不知道怎么和母后交待。难道要告诉母后,无忌之所以到咸阳来,之所以想成为大国师,只是为了和自己在一起?

    “等等!”嬴敢当却面色剧变。“大国师的遗憾?母后,大国师……怎么了?”

    皇后严厉的看着嬴亦然:“亦然,你把这件事的经过完整的说一遍,不准再遮遮掩掩的。”

    “喏。”嬴亦然一缩脖子,吐了吐舌头,开始讲述紫府山之行的始末。

    嬴敢当听得目瞪口呆,手里的折扇落在地上,他也不知道。

    这事也太诡异了。

    嬴亦然和大国师两人不仅离开了咸阳,还长途跋涉近万里,赶到传说中的紫府山,经历了九死一生。大国师甚至牺牲了自己,将自己的修为和智慧分赠给嬴亦然和无忌二人。

    “那……大国师正在闭关的消息,也是假的了?”

    “嗯。”皇后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责备的瞪了嬴亦然一眼。“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语焉不详?托付非人,会坏了大事的。”

    “母后,我不敢了。”嬴亦然不敢顶嘴,乖巧的应了一声,又自我辩解道:“人家……不知道怎么和母后说嘛。”

    皇后有些无奈的哼了一声,眉心微蹙。“他会将你们的事说给别人听吗?”

    “当然不会。”嬴亦然不假思索的说道:“他肯定是以为哥哥知晓此事,这才口无遮拦……”

    “嘿,这怎么又成了我的责任?”嬴敢当痛心疾首,义愤填膺。“我知道?我知道个屁啊,从头到尾,我就是个糊涂鬼啊……”

    “闭嘴!”皇后喝了一声,嬴敢当立刻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吭。“你妹妹为了帝国,奔赴万里,以身犯险,大国师为了帝国,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你身为皇家血脉,难道不能做点事?”

    “应该的,应该的。”嬴敢当一脸陪笑:“可是,母后,你们下次再使唤我的时候,能不能先告诉我一点内幕?要不然,我像个白痴似的,没法配合啊。”

    “你要是不那么浑不吝,我们能瞒着你吗?”

    “呃,又成了我的责任了。”嬴敢当无辜的耸了耸肩,低声嘀咕道:“我比白起还冤哪!”

    皇后脸色一沉,厉声道:“你说什么?”

    “没,我什么也没说。”嬴敢当无辜的睁着大眼睛:“母后,你听到什么?难道是思念大国师过度,幻听了?”

    皇后大怒,拿起书就扔了过来,嬴敢当敏捷的跳开,一把接住书,连连作揖,嬉皮笑脸的说道:“母后息怒,母后息怒,儿子错了,你要打要杀都行,只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儿子心疼哪。”

    “小子,口不择言,小心祸从口出。”皇后哭笑不得,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点着嬴敢当道:“你不是想做点正事吗?那现在就安排一个事给你,看着无忌,看他如何处理暗八门的事。”

    “喏。”嬴敢当挺起胸,慷慨激昂,大义凛然,话音未落,又换了一副笑脸,殷勤的递上书:“那……母后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或者说,母后是需要一个驸马,还是需要一个大国师?”

    “不管是驸马还是大国师,他都还差得太远。”皇后卷起书,拍打着手心,运作和嬴敢当用折扇拍打手心别无二致。

    “我女儿……”她瞟了一眼嬴亦然,爱怜的将她搂在怀中。“要嫁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胆略和勇气,还是趁早断了往来,绝了念想的好,免得误人误己。”

    嬴亦然面红耳赤。

    嬴敢当一怔,有些尴尬。母后这话……可是绵里藏针,别有所指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