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41章 危机来临

第141章 危机来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景阳里的维修工程基本完成了,只剩下一个门楼。

    可是景门中人却不见了,扔下半成品门楼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没有装门,可以直接看到装修一新的小院。院中的建筑垃圾还没有清理,随意的放在那里,和修缮一新的屋子形成强烈的反差。

    准备再过一次监工瘾的景三虎看得心惊肉跳,转身就走。

    在里门前,景三虎被一个老乞丐拽住了。

    景三虎认识这个人,他不是什么乞丐,而是倪家的一个老仆。

    老仆扮作乞丐,只是为了给景三虎传一句话:史大龙正在调集京畿附近的人手,准备和无忌拼命。

    说完,老仆就转身匆匆离开。

    景三虎愣了一会,刚准备走,突然心中一凛。他慢慢的转过头,看向墙角抱臂倚墙而立的年轻人,咧嘴笑了笑,哼着小曲,一摇二晃的走了。

    年轻人愣了一下,一动不动的看着景三虎。

    转过一个弯,原本闲庭信步的景三虎顿时变了一个人,撒腿一阵狂奔,一口气跑进驿舍,冲上了二楼。

    “主人,大事不好。”

    无忌一怔,指间飞舞的刀片掉在案上,“叮”的一声轻响,扎进了木头中。无忌伸出两根手指,将刀片拔了出来,笑了一声:“什么事,这么紧张?”

    景三虎气喘吁吁,把刚才遇到的事说了一遍。无忌静静的听了,眉毛微挑,有些意外。

    “知道了。”

    看着云淡风轻的无忌,景三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怀疑无忌可能没听懂,那可是死门唉,整个死门要和你拼命,你还这么淡定?

    见景三虎扒着门框大喘气,眼睛像勾子似的,无忌笑了一声:“怎么,你怕了?”

    “呃……”景三虎想了想,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要和整个死门对抗,他不怕才怪。

    “你要是怕了,就出去躲一躲。”无忌重新拿起刀片,慢慢的拨弄着。“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的话。”

    景三虎犹豫了片刻,连连摇头:“主人,虽然主人身边也不怎么安全,可是我找不到更安全的地方。我愿意跟着主人,赌一赌。”

    “那就去休息吧,这两天,让阳阳不要随便出门,落了单可不好。”

    “喏。”景三虎知道轻重,连忙去关照女儿。

    年关将近,街上很热闹,正是景小阳业务正忙的时候。两三天的功夫,景小阳摸了十八个钱包,个个里面有金子,显然其主人非富即贵,让景小阳收获颇丰,也解了无忌囊中羞涩。

    能为主人效劳,景小阳很兴奋,出动得越发频繁,早出晚归,几乎看不到人影。

    无忌一边拨弄着刀片,一边分析着眼前的状况。史大龙不愿意服软,无非两种可能,一是史大龙落不下这个面子,要为了荣誉而战;一是有人替史大龙解开了穴位,他有恃无恐。

    不过,不管什么原因,结果是一样的,史大龙要来找他的麻烦。

    他很好奇,史大龙要怎么找他的麻烦呢,派刺客暗杀,还是集结死士围攻?

    这可是京师咸阳,据说权贵的侍从都不准超过五十人,史大龙敢这么干吗?

    无忌走出房门,对佛塔上看风景的嬴敢当招了招手。

    嬴敢当一愣,回头问要离一羽:“他是什么意思?”

    要离一羽也有些想不通,迟疑了半晌,才道:“好像是要殿下过去。”

    嬴敢当勃然大怒,跳着脚骂道:“这个臭小子,我是皇子唉,他以为我是他的侍从还是小狗,招招手就让我过去?不理他,不理他。”

    要离一羽转过脸,一本正经的观察周边的形势,如临大敌。

    嬴敢当又跳又骂,再抬头看的时候,无忌已经不在走廊上了。嬴敢当哼了一声,又问道:“你说,他是不是觉得不妥,主动过来见我了?”

    要离一羽的嘴角抽了抽,什么也没说。就算无忌身材不算高大,会被院墙挡住,难道巨人也会被院墙挡住?殿下最近有些不正常,智商下降很明显啊。

    嬴敢当自言自语了一阵,又说道:“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是请我吃饭呢。”

    ……

    “吃饭?吃什么饭?”无忌一脸愕然。嬴敢当一进门就问是不是请吃饭,这话从哪儿说起?

    “不请我吃饭,你让我来干什么?”嬴敢当一甩袖子,转身就要走。“我很忙的,没空和你闲扯。”

    “不耽误你忙,就一句话的事。”无忌说道:“我也挺忙的,待会儿还要进城。”

    “你进城干嘛?”

    “进城还能干嘛,逛待,购物,吃饭。”

    嬴敢当的眼睛亮了,咬牙切齿的瞪着无忌。“吃饭?那你不叫我?”

    “令狐敏之请我吃饭,我叫你干什么?”无忌又好气又好笑。“别扯那么多,我就问你一件事。死门如果全部召集起来,能召集多少人手?”

    “你问这个干什么?”嬴敢当莫名其妙。“我是皇子,你问这些下九流的事?”

    “其实也不是问你啦,我问他。”无忌看向要离一羽。“要离家也是刺客世家,和死门业务有重叠,对他们总有些了解吧?”

    没等无忌说话,要离一羽的脸色已经阴了。“史大龙敢抢我的生意?”

    嬴敢当这时也明白过来,他摇摇头:“这么说来,史大龙大概已经和你们家通过气了。要离家不会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和死门发生冲突。一羽,这事你扛不住了,我得回宫一趟,向母后汇报。”

    他指着无忌,连连摇头:“你啊,趁着还有命,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事十有八九还要靠你自己解决。”

    “你要见死不救?”无忌皱起了眉头。“你还真是够朋友啊,一有事,你就开溜。”

    “我们才认识了几天而已,不是很熟,也算不上什么朋友。别忘了,你还摸过我的钱包。”嬴敢当哈哈一笑,带着要离一羽扬长而去。

    “皇家人果然薄情寡恩,没义气。”无忌冲着嬴敢当的背影啐了一口,耸耸肩。

    他嘴上说得义愤,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嬴敢当把消息传回宫里,就算别人不在意,嬴亦然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准备一下,出去吃饭啦。”无忌招呼一声,请驿长安排了一辆车,前呼后拥的向城里走去。

    今天,是令狐敏之请他吃饭的日子。

    ……

    令狐敏之定的是晚宴。作为主人,他提前两个时辰赶到了天然居。

    进了屋,他拿着一只盒子,交给上前迎接的青衣婢女。

    “知道这是什么吗?”

    青衣婢女看了一眼,摇摇头。她也算见多识广,却不认识这是什么食材。

    “请你们主厨来一趟吧,这是紫月森林出产的火熊熊掌,咸阳不多见。”

    青衣婢女不敢怠慢,立刻去请施玉羚,遇到这种罕见的食材,只有施玉羚才能接待。

    施玉羚闻报,很快就出来了。一般情况下,她最多隔着帘子和客人交流一下,可是今天情况不同,令狐敏之请的是无忌,而杜鱼又是无忌的好朋友,她不能怠慢。

    见施玉羚出来,令狐敏之打量了一眼,微微一笑。“施姑娘,上次在这里用餐,好像是年初。”

    施玉羚点点头。令狐敏之上次在这里吃饭,是殷玄离开咸阳的饯别宴。

    “一年不到,施姑娘连升两阶,可喜可贺。”

    施玉羚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令狐敏之这句话说到了她最得意的事,让难得给人一个笑脸的她也不由得破了例。她看了一眼杜鱼一眼,谦虚道:“比起你的侍从来,我这算慢的。”

    “这么说,你也是拜无忌之赐?”

    “差不多吧,不过这位杜兄弟是由无忌亲自施针,我却是由他身边的女医士代劳,不可同日而语。”

    令狐敏之笑了:“那只是因为男女有别,不太方便而已。无忌是个热心肠的人,为了朋友,他不会怕麻烦的。既然如今,今天就要请姑娘费心了?”

    “不敢,能为贵客奉上一席佳肴,是玉羚的荣幸。”施玉羚微微一笑:“还请贵客解说一下火熊的特异之处,玉羚也好因材施治。”

    令狐敏之将火熊的特异之处说了一遍。施玉羚细细听了,又问了几个问题,这才拿着火熊掌进了厨房。

    令狐敏之呷着茶,眉头微皱。

    令狐家虽然是三十六氏之一,可是还不足以让施玉羚另眼相看,他令狐敏之更没有这样的资本让施玉羚笑脸相迎。如此看来,今天施玉羚这么给他面子,还是看在无忌的份上。

    无忌初来乍到,能让咸阳有名的冷美人玉面冰狮笑靥如花,恐怕只有一个原因:他能帮助施玉羚提升境界。这一点,他已经从杜鱼那里得到了验证,现在,又得到了施玉羚的亲口承认,确凿无疑。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