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27章 借机

第127章 借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眉毛微挑,突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些奸诈。

    “那敢问七皇子,打人耳光,算不算犯法?”

    嬴敢当一怔,随即一脸呆萌的眨眨眼睛,笑道:“当然不算。只是教训他不懂规矩而已,又没伤着他,怎么能算犯法呢。如果这都算犯法,咸阳七十二狱岂不是都要挤满了人?”

    他摇摇折扇,对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驿长说道:“我说,你受伤了没有?要不要去验个伤?”

    驿长挨了一耳光,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破了额头,嘴角流血,当然不能说没有受伤。可是久在咸阳的他也清楚,别说这点轻伤,就算是摔断了腿,他也没这胆量去告一个皇子。

    “没有,没有。”驿长连连摇头,一脸谄媚的说道:“这是七皇子教诲小人呢,小人怎么会受伤。”

    “你看,没事吧。”嬴敢当转过身,笑盈盈的对无忌说道:“可是……”

    一看到他的眼光转过来,小紫月就有些紧张,抱着小兽崽直往无忌背后躲。

    无忌上前一步,揽住了嬴敢当的肩膀,手指有意无意的在嬴敢当肩部点了两下。嬴敢当顿时觉得半身一麻,脸色微变。“你想干什么?”

    那个年轻侍从脸色一沉,喝了一声:“大胆!”身影一晃,欺身而入。

    林飞早有准备,横身拦在年轻侍从面前,张弓搭箭,箭尖直指年轻侍从的面门。年轻侍从连闪两下,身形快得带上了残影,却始终无法躲开林飞的箭。

    这时,石头也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挥起一掌,扇向年轻侍从。年轻侍从躲闪不及,挨了一掌,横飞了出去。好在他身形矫健,在空中连翻七个筋斗,这才勉强化去石头这一掌的力量。

    “呯”的一声,年轻侍从侧身撞在墙上,脸色煞白,半天没反应过来。

    “没有啊。”无忌一脸无辜的眨眨眼睛。“你受伤了吗?哪里受了伤,我们去验一下?”

    嬴敢当扭了扭肩膀,那股酸麻感已经消失,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可是,看着无忌这副笑话,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自在,连忙用折扇拨开无忌的手,挣脱开来,一脸狐疑的看着无忌。

    “你的侍从有没有受伤?”无忌转头,看了一眼被石头一掌扇飞的年轻侍从,嘴角一歪:“要不要去验个伤?”

    “他不会有事。”嬴敢当向后退了一步,盯着无忌的眼睛,慢慢了退下了楼梯。等到了安全距离,他才咧嘴一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他叫要离一羽,号称一羽不能加,是咸阳有名的剑客。”

    “一羽不能加?”无忌同样咧嘴一笑:“一巴掌就能加了。”

    嬴敢当哈哈一笑,拱拱手:“你看,我们一见如故,说得开心,都把正事忘了。正月十五,上元节,帝国七院开始考试,你如果有兴趣,千万要来,到时候我在天书院门口等你,给你接风。”

    无忌心头一动。还要考试?这是在考验我么?

    嬴敢当转身离去,留下一串爽朗的笑声。无忌不屑的哼了一声。笑?再过一天,你如果还能笑得出来,那才叫真本事。

    他极度不喜欢嬴敢当的做派,借着拍肩的机会,点了嬴敢当的穴位。他倒不担心嬴敢当的性命危险,堂堂的七皇子,动用天医院的国医治病,应该不成问题吧。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要教训一下嬴敢当,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机了解一下天医院的实力。

    作为帝国七院之一,天医院负责医药,百变丹就是天医院的杰作,属于重要机密,稀缺资源。

    殷玄几次受伤都迅速复原,无忌就怀疑他手中有百变丹。后来从枭阳国大国师沙惊鸥的意识残片中,他也看到了一些和百变丹有关的信息。

    可见,殷玄、令狐敏之手里的确有百变丹。

    以他们的身份,他们根本不应该有百变丹,更没有资格拿百变丹与枭阳国做交易。

    除非天医院有人和他们勾结,将百变丹的配方偷偷的交给他们。

    如果要完成大国师的遗愿,这样的天医院就有可能成为对手之一。在双方对阵之前,了解一下天医院的实力,就显得非常有必要。

    ……

    嬴敢当出了驿舍,快步急行,要离一羽紧紧相随。

    两人走到百步外的一座寺庙中,有穿着黄衣的僧人上前迎接。嬴敢当也不客气,径直来到西院,登上了院中的七层佛塔,在最高的一层上站定。

    “怎么样?”嬴敢当扶着栏杆,轻声问道。从这里,他可以将驿舍里的情况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这个箭手的水平不亚于最高明的半人马骑士,那个巨人也不是普通的巨人,力量之大,臣无法估测。”

    “看起来,这个庶民来头不小啊。”嬴敢当一边用折扇敲打着手心,一边说道:“母后究竟在搞什么鬼,怎么和这样一个庶民有了交集?不会是她的私生子吧?”

    要离一羽连大气都不敢喘。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仅是听到了都有生命危险。

    过了片刻,要离一羽轻声提醒道:“殿下,既然是皇后的命令,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嬴敢当回头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有什么不合适的?让我办事,却什么也不告诉我,我自己想办法试探一下还不行?如果他连暗八门都对付不了,走不到天书院,死了也是应该的。”

    他顿了顿,又道:“我这也是为他好。咸阳是帝国京师,藏龙卧虎,没有点真本事,是活不下去的。”

    要离一羽躬身领命。“臣知罪。”

    嬴敢当哼了一声,脸上全无刚才的嬉皮笑脸,反倒多了几分疑惑和沉重。

    ……

    夜色降临,无忌有些不安起来。

    三天已到,如果景小阳还不来,她的身体就可能留下后遗症,甚至有可能危及性命。

    如果景小阳真是受人指使,来盗银牌,那就算她死了,无忌也不会在乎。可是现在情况不同,景小阳偷银牌只是出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并非有人指使,取她性命,未免太重了。

    无忌不介意杀人,但是他不喜欢伤及无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嬴敢当的做派看不入眼。

    有权有势,或者有强大的实力,就可以草菅人命吗?对这种欺负弱小的行径,无忌很不耻。

    他让林飞和木头再去一趟景小阳家。

    林飞领命,立刻动身。

    尚未到小院门口,林飞就感觉到了异常,一路走来,道路两边的大门紧闭,路上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可是林飞却能感受到每一个大门的后面,似乎都有人在窥视。

    “木头,有危险。”林飞取下弓,握在左手中,又将箭囊拨到顺手的位置,随时准备抽箭发射。

    木头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也从背上取下了盾牌和铁锤。

    景家小院的门虚掩着。林飞停住了脚步,向后退了几步,背贴着前一户人家的后墙,侧头看了看。与此同时,耳朵不动声色的贴在墙上,听了听墙后的动静。

    以他的境界,可以隔着墙听到院内有没有人,除非对方的境界比他高,刻意控制呼吸和心跳。

    木头上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院内的情况。他身高近两丈,比院墙还要高,站在门前,可以轻松的观察到院里的一草一木。

    院内静悄悄的,什么人也没有。

    木头转过头,冲着林飞摇了摇头。林飞看看他,忽然变色,举弓搭箭,一箭射出,擦着木头的耳边飞了出去。

    “叮!”一声轻响,一片长约三寸,状如指甲的刀片被箭射中,飞得无影无踪。

    “有埋伏!”林飞大喝一声:“木头,杀进去!”

    “好!”木头举着盾牌,护在面前,右手铁锤一摆,景家整个院墙被击出一个大洞,烟尘大起,土坯乱飞,像冰雹一样砸向三间正房。

    烟尘中,林飞如离弦之箭,射进了院子,没等从房里冲出的人举起武器,他一口气连射七箭。

    “嗖嗖”声不绝于耳,七个身穿黑衣的人被射中咽喉,惊叫着摔倒在地。

    木头也闯了进来,铁锤一挥,将半边房子的屋顶掀去,露出了房中被捆在一起的景家三人,还有大马金马的坐在当中的景门门主景大海。

    只是此时此刻,景大海的脸上充满了惊骇,全无一门之主的镇定与霸气。

    “木头,带人走,我来断后!”

    “好!”木头应了一声,将铁锤插在腰上,伸出巨手,提起景家三人,转身就走。他迈开近一丈长的巨腿奔跑,两腿如风,脚步如雷,如同一头狂奔的远古巨兽,势不可挡。

    数个人影从两侧的院子里跳了出来,挥动手臂,甩出点点寒光。

    木头举起盾牌,护在身后,飞奔而去。寒光射在盾牌上,击出一簇簇火星,却没能伤到木头和藏在盾牌后面的景家三人。

    林飞拉弓急射,弦声如霹雳,箭去似流星。片刻间,十余人中箭身亡,余下的人大惊失色,顾不得再伤人,连滚带爬的寻找藏身之外。

    林飞一边向驿舍方向奔跑,一边回头射出一箭。

    羽箭飞驰百步,穿过破损的院门和墙壁,射向景大海。

    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景大海怒吼一声,使出浑身力气,猛的向旁边纵去。

    长箭擦着他的脖颈飞过,洞穿了一尺厚的土墙,消失在黑暗中。

    看着墙上粗如手臂的洞,景大海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头皮发麻,根根头发倒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