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23章 梁上少女

第123章 梁上少女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抬起手,搓热,有条不紊的梳头、干洗脸,最后将双掌捂在眼睛上,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四周一片寂静,小紫月已经睡熟了,被子踢掉半截,露出白花花的小肚皮。

    左侧的房中传来石头的磨牙声,右侧的房中传来木头的鼾声,还有林飞翻身时床铺的吱呀声。

    外面传来清脆的铜锣声,响了三下,渐渐远去,又响了三下。

    夜已三更。

    静坐已经成为他每天的必修课。从进入紫府山的秘道,向紫府山进发开始,他就一直坚持静坐。静坐能够心情平静,恢复脑力,对他来说特别重要。

    在紫府山时,他强解天书,虽然有老人帮助,最后成功解开了天书,但是他用脑过度,一直对那次冒险心有余悸。这一路走来,他一直不敢轻易再次尝试。

    大脑与其他器官不同,再生能力很差,一旦造成损伤,很可能就是终生的创伤。在没有找到妥善的方法之前,他不能冒这样的险。

    他不想为大秦帝国奉献自己,他没这个义务,也没这个兴趣。

    可是,不知道是为什么,越是接近咸阳,他越是感受到一种陌生的感觉,一种对大秦帝国的归宿感,一种远方的游子回到家乡时,近乡情怯的感觉。

    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太无厘头。

    他从来没有想过做大秦帝国的顺民,要不然也不会越境潜逃到紫月森林。他对咸阳也没什么感觉,对嬴亦然来说,咸阳是伟大的城市,对见过人口以千万计的现代城市的他来说,这些都是小儿科。

    那么,这种感觉只有一种可能:不是他的,而是大国师的。

    为了帮他解开天书,大国师开放了自己的思维,贡献了他的脑力。他利用大国师的脑力进行计算,也顺带接受了大国师的记忆。

    虽然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确定自己究竟继承了多少,但是这里面肯定包括大国师最重要的记忆和情感。

    大国师对大秦帝国不可能没有感情,对咸阳不可能没有感情,只是这种感情比较模糊,比较隐晦,不是那么清晰罢了。

    无忌每天坚持静坐,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要搞清楚大国师究竟给他留下了多少东西,又是一些什么东西。

    可惜,到目前为止,大国师的遗产还是沉睡在他的记忆深处,只露出冰山一角。如何将这个宝藏发掘出来,他还没有找到好办法。

    他毕竟不是研究大脑的专家。就算是,人类对大脑的了解也非常有限,无法理解的事情数不胜数。比如老人是怎么做到共享大脑的计算能力的,大国师又是如何将记忆转移到他的大脑中的。

    即使是研究脑科学的专家,大概也解释不了这样的问题。

    可是大国师做到了,虽然他也未必能解释清楚。

    对无忌来说,这是他目前最迫切的目标,如果能找到共享脑力的办法,他也许就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解析天书。一个人的脑力不够,两个人呢,十个人呢,一百个人呢?

    大国师既然已经跨出了第一步,他就可以顺着这条路继续开拓。

    可是,这个共享脑力的方法还没找到,大国师的凡俗情感却先感染了他,让他对咸阳,对大秦帝国有了异样的感觉。

    这可不是他需要的。

    当然,这也由不得他,即使大脑现在是他的。

    无忌很无奈,起来活动了一下,爬上床,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梁上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人影顺着墙壁,恍无声息的滑了下来,站在阴影里,半天没动弹,只是弯下腰,轻轻的揉着膝盖,又转了转腰。

    腰椎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身影顿时一僵,警惕的看向床上的无忌。

    无忌睁着眼睛,笑盈盈的看着他,调侃道:“小腰扭得不错嘛,来,再扭一个看看。”

    身影大惊失色,一甩手,一团烟雾炸开,挡住了无忌的视线。趁着无忌拉起被子遮挡的时候,他纵身而起,像一只壁虎贴在了墙壁上,迅速向上爬去。

    “嗖!”一支利箭破空而至,擦着他的面颊飞过,将他脸上的黑巾钉在了墙上。锋利的箭头就在他的眼前,吓得他一身冷汗,半天没敢动弹。

    林飞一动不动的站在阴影里,拉弓搭箭,瞄准贴在墙上的身影,目光阴冷,酷劲十足。

    “下来吧,你还真打算在墙上趴一夜?”无忌掀开被子,盘腿坐了起来,笑嘻嘻的说道:“不如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告诉我你的芳名,然后我们一起喝一杯,谈谈人生,如何?”

    “你……”身影转了过来,惊讶的看着无忌,声音清脆,竟然是一个妙龄少女。“你知道我……”

    “没错,你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无忌点点头。“我就是想不明白你想偷什么。你觉得我像是有钱人吗?”

    “那你是不是故意坐了这么久,好让我腰腿酸疼,行动不便?”

    “这倒没有,我每天都坐这么久,有时候坐一夜也是正常。”无忌摊开手,若无其事的说道:“看来你也是刚入门不远,不仅气息控制得不够完美,柔性也不够。”

    “谁说的?”少女忍不住反驳道:“我已经入行一年了,从来没有失手过,是新弟子中最出色的,我的柔术也是师兄弟中练得最好的,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进来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墙上下来,很轻松的做了个铁板桥,头从自己的裆下钻了出来,得意的看着无忌。只是她的脸上不知涂了什么,漆黑一片,即使以无忌的眼力,也只能看清她的眼白和牙齿。

    “不就是从通风口爬进来的吗?”无忌忍俊不禁的笑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做贼做得这么自豪的。

    “呃……你连这个都知道?”

    “嗯,碰歪的那根木条,你走的时候扶正了,要不然客栈老板会让我赔的。”

    “呃……”少女很无语,很沮丧。自己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呢,原本人家早就知道了。不过,她随后又高兴起来:“你能放我走?”

    “当然,我又没什么损失,干嘛要留你?孤男寡女的住一个屋子,也不合适,你说是不是?”

    “那太好了,谢谢啊。”少女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等等。”无忌叫住了她,指了指墙角持弓而立的林飞:“你打扰了我没事,我反正还没睡,你让我的这位兄弟半夜爬起来,总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吧?”

    “那……你想怎么的?”少女眼珠一转,警惕的看着无忌。“我虽然也是影门,却是暗影,不是花影,不做那些事的。”

    “什么暗影、花影?”无忌吃了一惊:“原来你还有组织啊?”

    “呃……你不知道?”少女后悔不已,轻轻的抽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让你自以为是,让你嘴快。”

    无忌“扑噗”一声笑出声来,连林飞都没忍住,被这贼姑娘逗乐了。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少女突然移步,闪到无忌身后,左臂圈住了无忌的脖子,右手握着一柄短刀,顶住了无忌的后腰。她凑在无忌身边,得意的轻笑一声:“怎么样,本姑娘机智吧?”

    林飞骇然变色,举起弓,却迟迟不敢发射。少女躲在无忌后背,他即使身为箭师,也没有把握射中少女而不伤无忌,更何况少女手中还拿着一把刀。

    无忌摆摆手,示意林飞不要轻举妄动。

    “的确,你真是太机智了,我们两个就像傻瓜,被你耍得团团转。”无忌半真半假的说道。他和林飞都是不俗的境界,可是经验明显不足,一愣神的功夫,就被这机智的贼姑娘制住了,输得不冤。

    少女咯咯的笑了起来,拖着无忌向窗边走去。很显然,她是打算跳窗逃跑,以她的身手,只要跳出窗外,就算林飞也未必跟得上她。

    无忌抬起手,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一手拧住了她的小拇指,轻轻一拧。

    少女吃痛,叫了起来:“快松手,要不然我捅你啦。”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短刀上的力道,顶着无忌的腰。

    无忌根本不理她,继续用力。

    少女痛得脸变了色,“唉哟”一声,发狠一捅。一道微光闪过,短刀被挡住,连衣服都没能捅破,更别说皮肉了。

    少女一愣,低头看刀。无忌却没给她时间,稍微用了一点力,就将她的手臂反扭了过来,将她摁在地上。林飞连忙走了过来,解下一根弓弦,麻利的将少女手足反绑在一起,扔在墙角。

    “机智的美少女,你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吗?”无忌蹲在少女面前,微微一笑。

    “你……”少女语塞,用力挣扎了两下,却无法挣脱。她被反绑着,身体后弓,胸腹挺起,姿势很是撩人,让她又羞又怒,却无可奈何,只得咬着嘴唇,恨恨的瞪着无忌。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跟我们讲一讲什么叫暗影,什么叫花影了?我们都是乡下人,初来乍到,万一搞错了,那可有点麻烦。”

    无忌嘴角一挑,坏笑道:“你既然瞄了上我,想必也知道我有两个巨人侍从。他们……”

    少女的脸色顿时大变,沉默片刻,她沮丧的吐了一口气。

    “好嘛,我说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