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21章 无墙之城

第121章 无墙之城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不要这么激动嘛。”无忌老神在在的拍拍赵虎的肩膀。“虽然我一般不坐你这样的低阶坐骑,可是我们乡里乡亲,从小玩到大,总得给你点面子。将来别人谈起,你也算是光宗耀祖,脸上有光。你说是吧?”

    赵虎听了,气得虎牙咬碎,恨不得把无忌掀翻在地,一口咬断他的喉咙。可是他的意念刚刚一动,就感觉到了两股杀气。

    一股来自巫大通。巫大通的杀气如山,直接压在他的心头,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一股来自身边的少年。少年的杀气如火,无情的炙烤着他的意志,似乎随时能将他烧成灰烬。

    比起巫大通的强行压制,这个少年的杀气更加凌厉,更加咄咄逼人。赵虎丝毫不怀疑,如果他哪怕有一点点异动,这个少年会在第一时间内将他烧死。

    这个感觉似曾相识。

    赵虎转过头,看了嬴亦然一眼,突然明白了。

    他的确见过这个人。在紫月森林的时候,他和盖青去追无忌,结果被耍了,追的是这个相貌俊美的年轻人。这人只用了一招,就击退了盖青,制住了他。

    当时,他没有杀他,却不是能力不足,而是不屑。

    他当时说了一句话:你是无忌的敌人,应该死在他的手上。

    赵虎当时并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虽然他很清楚,这个少年杀他如割鸡。可是后来,殷玄铩羽而归,被烧成了火鸡,而始作俑者就是这个美少年。

    听说,他是拥有玄境实力的赤焰兽。

    赵虎不知道嬴亦然现在是什么样的实力,可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嬴亦然杀他是轻而易举的事。

    被这两道杀气压制住,赵虎没有四脚发软,趴在地上,已经难能可贵了,哪里还有一丝反抗的意志。他低下了头,小心翼翼的迈步上前,驮着无忌进了神殿。那温顺的神态简直令人发指。

    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忌坐在赵虎的背上,在巫大通殷切的引领下,慢条斯理的走进了神殿。

    说是走,其实有些勉强。因为他一直坐在赵虎背上,直到后殿才下来,总共也没走几步路。

    这一幕,看得那些对他和赵虎之间的恩怨一清二楚的甲士们瞠目结舌。

    赵虎从神殿里出来,恢复了人形,咬牙切齿的把亲信小栓子叫到一旁,低声嘀咕了几句。

    小栓子点头答应,匆匆离去。

    ……

    喝完了茶,说完了客套话,嬴亦然向巫大通要了几份通行证,和无忌一起离开了神殿。

    巫大通恭敬的把他们送到门口,亲自将他们送上自己的私人马车,又说了几句客套话,这才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目送他们离开。

    巫大通的私人马车虽然不够豪华,却非常宽敞舒适,比嬴亦然和老人乘坐的马车还要舒服。

    能让巫大通这么出血,自然是因为那块银牌。

    巫大通看不出嬴亦然的身份,但是他认识那块银牌。帝国神殿系统有四种令牌:玉金银铜,银牌是郡级神殿大祭司才能拥有的令牌,见牌如见人。

    巫大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镇级祭司,是神殿系统的最底层,连铜牌都没资格拥有,哪里敢得罪一个郡级甚至州级大祭司。

    有这样的机会为他们效劳,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巫大通如果不好好抓住,他这辈子就只能做一个镇级大祭司,别想再往上升了。

    为了自己的前程,送一辆马车算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巫大通愿意把自己的女儿都送给无忌。

    “神殿式微,看来不是虚言。”嬴亦然靠着车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忌,能不能重振神殿,就看你的了。”

    无忌眼珠一转,顾左右而言他。“何见得神殿式微?”

    “看这辆马车啊。”嬴亦然敲敲车厢。“比殷玄那辆马车差远了吧?”

    “殷玄是鹰扬将军之子,又岂是一个镇级祭司可比的?这**车,比卧虎镇镇长的马车可好太多了。”

    “你看错殷玄,更看错了他的父亲,鹰扬将军殷郊。”

    嬴亦然若有深意的看着无忌。“鹰扬将军人如其名,如鹰飞扬,站得高,看得远,从来不溺爱子女,崇尚鹰的育子方法。殷玄坐的马车,就是一个镇都尉应该坐的马车。”

    无忌眉头微蹙,沉思半晌。“那半人马骑士拉车,也是镇都尉应该有的规格?”

    “这倒不是。”嬴亦然摇摇头:“半人马骑士是殷家的部曲。鹰扬将军让他们跟着殷玄,绝对不是给他拉车的,这只是殷玄自己的行为。”

    “这么说,这父子两个可不是什么父慈子孝的典范啊。”

    嬴亦然眼神一紧,若有所思。

    小紫月倚在车窗前,托着腮,睁着一双大眼睛,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路边的景色。

    马车辚辚,向前急驰。

    石头等人迈开腿,跟在后面急行。

    ……

    边境哨所,殷玄敛翅落下,变回人形,紧跑几步,来到令狐敏之的面前。

    大战在即,他不顾危险,亲自飞到紫月森林深处,查看防风国和羽民国的防务部署,为制订作战计划做准备。在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令狐敏之的紧急传讯,他非常意外。

    “敏之,出了什么事?”

    令狐敏之摆了摆手,示意小栓子上前。

    殷玄很诧异,他刚才就看到了小栓子,却没想到小栓子和令狐敏之给他传讯有关系。

    “怎么,神殿那边出事了?”殷玄不动声色的说道,接过盖青递过来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都尉,无忌没死,他又回来了,还带了两个防风巨人,一个羽民箭手……”

    殷玄顿时瞪圆了眼睛,含着满口的茶水,却忘了下咽。茶水从嘴角溢出,顺着下巴,一直滴到胸前,就像是淋淋沥沥的口水。

    过了好一会儿,他“呸”的一声吐出茶水,转了转眼珠,摆摆手,示意小栓子退下。

    “敏之,怎么会是这样?”殷玄懊恼的握起拳头,猛的一拳砸在旁边的大树上。大树猛的一晃,木屑飞扬,露出一个拳头大的坑。

    令狐敏之却笑了起来。

    “玄之,你不觉得越来越好玩了吗?”

    “还好玩?”殷玄苦笑道:“以为他们死定了,他们却又活蹦乱跳的回来了,还带来了防风巨人和羽民箭手,我好容易争取来的首战机会转眼就落了空,所有的心血化为乌有,还好玩?”

    “回来了,也不代表什么,更和你的首战机会没什么关系。”

    殷玄猛的转回头,目光炯炯的盯着令狐敏之。“什么意思?”

    令狐敏之从容笑道:“能从紫府山出来,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强大。知,未必能行,要想将对天书的理解化为实力,他们还需要有很长一段时间。”

    殷玄眼珠一转,展颜而笑,如释重负。“不错,要论对紫府山的了解,还真没几个人能超过你。你家先贤令狐大愚可是亲自去过紫府山的。嬴敢当要想天下无敌,至少还要五到十年时间。”

    令狐敏之点点头,又道:“他们三人之中,最有可能迅速突破的是大国师。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回来,却不见大国师的身影。玄之,你不觉得可疑吗?”

    殷玄一拍大腿,大叫道:“是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敏之,还是你处变不惊,算无遗策。大国师没回来,要么是死了,要么是还在紫府山悟道。不管怎么说,天书院无人主掌,正是我们的好机会。”

    他抬起手,紧紧的握住令狐敏之的肩膀,眼光热烈。“敏之,我们也回咸阳?”

    令狐敏之摇摇头。“不,你还是专心准备战事,咸阳的事就交给鹰扬将军处理吧。他会处理得更好。”

    殷玄眨了眨眼睛,放声大笑。

    ……

    三个月后,无忌来到了咸阳城。

    有银牌在手,无忌一路上衣食无忧,每到一处,都有神殿系统的人殷勤接待,热情周到。

    嬴亦然一直以秦敢当的名字示人,跑前跑后的张罗,将侍从身份扮演得非常到处。她虽然一直没有表露自己的身份,可是她身上透出的那种气质却让任何人都不敢轻视,连带着无忌的身份也神秘起来。

    如果没有嬴亦然,以无忌对礼节的生疏,估计他走不出广陵郡,就要被人当作骗子抓起来了。

    事实上,如果没有嬴亦然,他连卧虎镇都未必走得出去,巫大通就怀疑过他的银牌来历。

    有嬴亦然相伴,无忌享受到了两辈子都难以想象的待遇。即使身为羽民国师独子的林飞,看到那些迎来送往的神殿祭司的富奢,也自惭形秽,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了九夷部落和大秦帝国的国力差距。

    “前面就是咸阳城了。”嬴亦然指着远处的城市,骄傲的说道:“无忌,这是盘古大陆最伟大的城市。”

    无忌看了一眼,很奇怪:“我怎么没有看到城墙?”

    嬴亦然轻笑一声,自信从容。“大秦帝国天下无敌,何必需要城墙?”

    无忌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真的很牛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