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20章 你不够资格

第120章 你不够资格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平地一声惊雷,神殿前瞬间寂静无声。不仅秦军将士闭上了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就连两个巨人都皱起了眉头,深吸一口气,才稳住了乱颤的心脏。

    无忌也停止了对赵虎的嘲讽,转头看向神殿大门。

    嬴亦然嘴角微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目光灼灼的看着神殿大门,眼中多了几分欣慰。

    在众星捧月的注视下,巫大通背着手,缓步走出了神殿。

    看到两个巨人出现在神殿门口,巫大通也有些肝颤。

    不过,碍于身份,又在这么多将士面前,他不能退却,甚至不能露出任何退却的意思。

    帝国七院,天书为首,祭司是比战士更尊贵的存在。不仅要能安抚军心,为战士祈福,还要在战场上发挥定海神针的作用。

    必要的时候,祭司也要战斗。不是用武器战斗,而是用心灵,用法术,用神明的意志。

    祭司不仅仅能念几句祈祷词,能主持各种祭司仪式,他们还是神明在人间的代言人。如果没有这样的实力,天书院又怎么可能在耕战立国的大秦帝国占据如此尊崇的地位。

    还没跨出神殿大门,巫大通就用一声断喝彰示了自己的存在。

    这一声断喝,是巫大通的独门绝技:狮子吼。

    要在大众广庭之下主持祭祀,嗓门小了可不行,所以祭司通常都是大嗓门。修习狮子吼之类的法术是祭司最常见的选择。不如此,不足以显示祭司的威严。

    巫大通的绝技就是狮子吼。一声吼出,那果然是百兽震惊,即使是巨人也觉得心脏难受,耳鸣不止。

    镇住了场面,掌握了主动权,巫大通非常满意。他威严的看了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无忌的身上。

    巫大通见多识广,一眼看出这两个巨人是防风巨人,而且境界很高,一个是盾师,一个是盾士,那个箭手的境界也不差,应该是羽民国的箭师。这样的强者来到神殿面前,当然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可是,巫大通并不认为他们是来攻击神殿的。

    在大秦帝国与九夷部落的战斗中,大秦帝国一直是进攻方,九夷部落一直是防守方。就目前而言,还没有任何形势逆转的可能。巨人四肢发达,头脑却不简单,不可能如此鲁莽。

    更何况还有素以精明著称的羽民箭手在旁。

    所以,巫大通认定他们不是来进攻神殿的,无须小题大作,反而露怯。

    他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了巨人背上的无忌。

    能不用自己走路,而是让巨人背着走的,当然是身份最尊贵的。相比这下,嬴亦然虽然气度不凡,却不太可能是这一行人中的主角。

    不得不说,巫大通的眼力比赵虎等人强了不止一筹。

    看到无忌,巫大通愣了一下。

    他记得无忌,虽然只见过不多的几面,可是上次无忌大闹神殿,搞得赵虎出丑,连带着驳了殷玄、令狐敏之的面子,甚至让殷玄铩羽而归,被烧成了火鸡。这个年轻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你?”

    无忌笑笑,没有吭声,似温和,又似不屑。

    巫大通沉下了脸,一个没有任何变形能力的庶民,居然敢在他这个神殿祭司的面前摆威风?你以为有防风巨人和羽民箭手撑腰,就能在卧虎镇横行无忌?

    “大胆……”巫大通运足了中气,一声厉喝,正准备再来一声狮子吼,震破无忌的心神,让他从巨人背上滚下来,拜倒在自己面前,突然听到耳边轻轻一声咳嗽。

    “嗯咳!”

    这一声咳嗽很轻,和平常说话声音差不多,比起巫大通的狮子吼差远了。可就是这一声咳嗽,却像是在巫大通的脑海里响起一声炸雷,一下子压制住了他酝酿好的狮子吼。

    元气反冲,巫大通顿时憋得满脸通红,就像做坏事被人抓了个现形,不由得怒火中烧,磅礴欲出。

    嬴亦然缓步走到巫大通的面前,举起手,亮出一块银牌。

    看到这块银牌,巫大通的眼神顿时一缩,满腔的怒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他见过这块银牌。几个月前,无忌拿着这块银牌来到神殿,要求一个谋生的职位。他原本想留下无忌,后来却被令狐敏之破坏了。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担心银牌的主人会因为这件事降罪于他,不知道多少次梦见这块银牌。此时此刻,又有一个人手持银牌站在他的面前,而且气度不凡,他顿时紧张起来。

    这个年轻人是郡级神殿的人,还是州级神殿的人?看他这气度,肯定不是县级神殿的祭司有资格拥有的侍者。

    “阁下是……”巫大通不敢怠慢,立刻躬身行礼,如见大宾。

    “我是谁,你不够资格知道。”嬴亦然淡淡的说道:“你只要验证一下这块银牌的真伪就行了。”

    巫大通的心头涌过一阵不安。这是兴师问罪的架势吗?

    “喏。”巫大通不敢多嘴,从嬴亦然手中接过银牌,仔细端详了一番,又恭恭敬敬的双手送了回去。“银牌无误,只是……”

    “怀疑是捡来的,或者是偷来的?”嬴亦然眉毛一挑,沉下了脸。

    当初巫大通拒绝无忌,就是用这样的借口,现在当着她的面,又来这一套,她非常不高兴。“什么时候神殿银牌这么容易丢了,区区一个边镇的祭司都敢怀疑银牌的来历。”

    巫大通吓出一身冷汗,不敢再多一句嘴,侧身礼让,请嬴亦然入殿。

    在有意无意之间,他已经忘记了无忌。在他看来,这个原人庶民给眼前这位不怒自威的少年提鞋都不配,虽然他坐在巨人的背上。

    嬴亦然却没有进门。她往旁边让了一步,抬起头,冲着无忌嫣然一笑:“无忌,进殿坐会儿,喝口水,休息休息,好不好?”

    巫大通头皮一阵发麻,诧异的看向无忌,又看看嬴亦然。

    不对啊,看这架势,这少年对无忌这个原人庶民很尊敬啊,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样,无忌才是这群人中最重要的人。

    这……这实在有些诡异啊。

    巫大通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好使了,多年锤炼出来的见识全喂了狗。

    无忌笑笑,知道嬴亦然这是在众人面前给他长脸。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这一点总是好的。

    他点了点头,拍拍石头的肩膀,示意他蹲下来,好让他从背篓里下去。平时,他可以一跃而下,今天不行,得端着点架子,拿出点有身份的人应有的谱。

    石头蹲了下来,无忌刚准备跨出背篓,嬴亦然不动声色的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指指还躺在墙角,已经恢复了人形的赵虎。

    “把那只小花猫抽醒,让他过来驮人!”

    还没从巫大通的变脸中回过神来的秦军将士们愣住了,一时没明白嬴亦然的意思。

    巫大通却反应过来了,脑子里迅速权衡了一下,沉下脸,喝了一声:“没听到吗,用水泼醒他!神殿中人让他做坐骑,是他的荣幸,再迟疑,我诅咒他全家!”

    这些将士大多生于卧虎镇,长于卧虎镇,对神殿大祭司的敬畏已经浸入骨髓,虽然觉得巫大通今天的表现有些反常,却不敢有一丝违抗之心,立刻有两个人冲了过去,将赵虎拉了起来。

    有人打来凉水,当头浇了下去。

    赵虎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捂着鼓起一个大包的脑袋,哼哼唧唧的说道:“无忌那个小子呢?”

    “大人,慎言哪。”小栓子赶了过来,正好听到赵虎的话,连忙凑到他耳边,提醒了一句。

    “慎你妈|逼!”赵虎恼了,抬手一个耳光,肩得小栓子原地打了个转,一屁股坐在地上。赵虎振臂而起,戟指无忌,厉声大喝:“狗|日的原人,敢打老子,今天让你……”

    话音未落,巫大通挟带着浑厚元气的怒吼扑面而来。

    “赵虎,速速变形,供贵客乘坐入殿,再有拖延,取你小命,让你赵家永世不得翻身!”

    赵虎虽然已经跨入猛境,却和巫大通不能同日而语,被巫大通吼了这一声,顿时觉得心惊肉跳,气血翻涌,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化作一只猛虎。

    “把他牵过来。”巫大通沉着脸,喝了一声,责令两个甲士将赵虎牵到无忌面前。“该怎么做,你们知道吗?”

    两个甲士噤若寒蝉,不敢有丝毫反抗,躬身领命。他们知道该怎么做,如果赵虎有任何不良企图,不仅赵虎逃不掉,他们也逃不掉。他们不敢怠慢,握起了手中的武器,亦步亦趋。

    其实,不仅是他们,赵虎自己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虽然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他知道巫大通没有吓唬他。从巫大通展露出的威势,他非常清楚,如果他敢对无忌不利,巫大通会当场杀了他,就算他背后有殷玄也没用。

    这是怎么回事,巫大通怎么突然变了脸,如此当众羞辱我,居然让我给一个原人庶民当坐骑?

    当无忌的脚踩着他的头走了下来,又骑在他的背上,赵虎终于控制不住情绪,两行热泪奔涌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