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08章 石门原数

第108章 石门原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没有解释,他也不知道是怎么通的小周天。

    他握着老人的双手,将老人倒提起来,将他腰部以上的身体浸入冰冷的湖水中。

    天地元气从天门注入,通过他的身体,又源源不断的注入老人的涌泉穴,帮助老人抵御湖水的寒冷。

    老人的身体忽然发出淡淡的红光,照亮了数尺以内的湖水。在红光的映衬下,湖水清澈谢透明,仿佛一块无瑕的水晶,看不出一点杂质。

    老人张开了嘴,一个气泡从他嘴边冒出,随即又炸裂开来,变成无数的小气泡,咕噜噜的冒出水面,在水面破裂,消散。

    无忌忽然觉得一阵莫名的不安,头晕目眩,心跳如鼓。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笼罩了他的全身,面前似乎出现了一头巨大如山的洪荒巨兽,张开如山洞一般大口,发出低沉的咆哮,狂风大作,几乎要将他卷起,吹到九霄云外。又仿佛有一座山凭空飞来,压在他的身上,让他无法呼吸,心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博动着,鲜血沸腾起来,冲向四肢百骸,直欲冲破皮肤,喷射而出。

    仓促之间,无忌手一松,险些将老人抛落湖中。亏得嬴亦然早有准备,一手贴在无忌的后心,一手握住了他的手,同时拽住了老人的脚。

    一道热流涌进身体,无忌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一阵冷汗透体而出,仿佛在生死边缘死了一遭。

    “不用怕,是先生的龙吟之威。”

    “龙吟?”无忌心悸不已。回想起刚才的那种感觉,的确有一种回到侏罗纪,面对霸王龙的感觉。

    “先生是灵龟命,修的是龟息,龙吟是他绝技。虽然不以攻击为主,威力却非同凡响,可以轻而易举的伤人肺腑。”

    无忌恍然大悟。正在这时,老人动了动,他连忙将老人提了上来。

    老人满头是水,白发和胡须湿淋淋的,贴在脸上,与发青的脸色互相映衬,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嬴亦然二话不说,立刻将衣服给老人披上,同时催动真气,帮助老人袪寒。

    过了一会儿,老人缓了过来,指指船头偏左方向。“无忌说得没错,紫府山大部分都沉到了水底,只剩下一点山尖。快,一旦全部沉没,我们就没法进入了。”

    无忌和嬴亦然不敢怠慢,立刻拿起石桨,按照老人指点的方向,全力划水。

    骨船在漆黑的湖面上破浪前行。

    大概一顿饭的时间后,一座小小的山峰出现在他们面前。将骨船停靠在山坡旁,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水位正在以肉眼能够分辨的速度上涨,如果再迟来一两个时辰,整座山峰就可能全部淹没在水下。

    无忌三人不敢怠慢,立刻将骨船系好,登上山峰,沿着一道狭窄的山道,走进了一个幽深的山洞。

    湖水已经溢到洞口,从他们的脚下哗哗流过,流向山洞深处。

    嬴亦然不禁担心起来:“先生,再过一会儿,整座山峰沉入水下,我们岂不是要被封在山洞里?”

    老人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是的,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样,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了。无忌,亦然,继续向前走吧,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无忌看看面色发白的嬴亦然:“先生说得没错,现在后悔也迟了,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前进,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你不怕死么?”嬴亦然反唇相讥。

    “人生百年……”

    “好啦,好啦,人生百年,谁能不死,我知道你不怕死。”嬴亦然撅起嘴,哭笑不得。无忌的这句口头禅,她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嬴亦然二话不说,背起老人,向前急行。

    无忌紧紧跟上。

    嬴亦然原本就以速度见长,如今突破玄境三阶,速度更快,耐力也更好,跑起来就像一道红光,迅速向山洞深处延伸。无忌虽然没有她那么夸张,可是速度和敏捷也有了明显的提升,一点也没有落后。

    只是他们脚下的水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渐成汹涌之势。

    突然间,一道巨大的石门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怎么回事?”嬴亦然连忙刹住脚步,气喘吁吁的问老人道:“怎么才能打开这道门?”

    湖水跟到脚下,被石门挡住,迅速积蓄起来,水面不断攀升,片刻之间就淹没了嬴亦然的小腿。嬴亦然脸色煞白,咬住了嘴唇。

    “靠近点!”老人气喘吁吁的说道。虽然他没有走几步路,可是被颠了一路,他的老骨头也快颠散了。

    嬴亦然忍着湖水的刺痛,走到石门前,这才发现石门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线条。

    “是天书!”她惊喜的叫了起来。“先生,是天书!”

    无忌也连忙跟了过去,借着嬴亦然掌心的火焰,凝神细看。

    巨大的石门上,刻着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和嬴亦然给他的那块银牌有点类似。不过,这些天书并没有联成一片,而是长短不一,越是底下的越短,越是上面的越长。

    “这……这不是天书。”老人喘息道:“这是原数!是术数的一种。”

    “原数?”嬴亦然愣住了,无忌也愣住了。

    他不知道什么是原数,但是他听老人说过术数,大致相当于一种数学游戏,用来推算各种布局。他不太听得懂,也不怎么相信,总觉得所谓的术数推算有些自说自话,不切实际。

    不过,此时此刻出现术数,却的确有可能。

    据老人说,术数最常见的一个用处就是布阵,安排机关什么的。

    “先生,能解开么?”

    “能,只要给我时间。”老人摆摆手,示意无忌和嬴亦然不要说话,然后掐指计算起来。

    无忌听了,苦笑一声,心道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说了两句话的时间,水面已经淹到了膝盖,再说两句话,他们大概就要闷在水里了。

    水很冷,冷得刺骨,也不知道能撑多久。他和嬴亦然年轻,估计时间还能长一点,老人一向体弱,却很难保证他能坚持多久。

    他们屏住呼吸,焦急的等待着老人的结果。

    水很快漫过了嬴亦然的脖子。嬴亦然一咬牙,将老人举了起来,让他站在自己的肩上。

    老人的手指飞舞,口中念念有词。

    嬴亦然全部淹在了水中,紧接着,无忌也淹在了水中。他看了老人一眼,见老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嬴亦然的脸也憋得发青,不由得大急,胸口憋得难受,几乎要炸了。

    突然之间,他的天门一阵刺痛,大量的天地元气涌入,瞬间流遍全身。刹那间,他仿佛又回到了为救嬴亦然,跳进天根山下湖水的那一刻,浑身的所有毛孔都张开了,气息畅通无阻,再也没有一丝憋闷感。

    无忌灵光一现。莫非这就是老人所说的小周天,先天胎息?

    形势紧急,他顾不得多想,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老人能不能打开这道门上。他一躬身,走到嬴亦然面前,给她打了个手势,然后蹲了下来,握住嬴亦然的脚踝,将她举了起来。

    嬴亦然会意,保持着平衡,站在了无忌的肩膀上,将老人举得更高。

    虽然肩膀上站着两个人,可是有水的浮力支撑,再加上无忌现在的体力也不错,居然没什么吃力的感觉。他虽然闭着口鼻,可是体内气息顺畅无比,不仅没有气闷的感觉,反倒比用口鼻呼吸来得更舒服一些。

    湖水不断涌入,再次将嬴亦然淹没,而老人依然在掐指计算。

    浮力越来越大,无忌渐渐的有些站立不稳。他干脆踩着水,借着水的反作用力,托着嬴亦然和老人,在水中浮了起来。

    尽管如此,湖水还是越来越多,水面离洞顶越来越近,老人的脚再次浸在了水中。而嬴亦然也已经憋得脸色发紫,双目圆睁。

    水面越来越高,空间越来越小,老人已经蹲下了身子,头还是碰到了洞顶。

    无忌见状,轻轻推开嬴亦然,直接接过老人,将他横了过来,双手托着,举出了水面,尽可能的争取时间,让嬴亦然自己浮出水面去换气。

    没有了嬴亦然的火系元气注入,老人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为了避免他落入水中,无忌一手托着他的腰,一手扶着他的头,帮他保持稳定。

    老人也下意识的垂下手臂,抓住了无忌的肩膀。

    突然间,无忌的脑子“嗡”的一声,仿佛打开了一道门,一股清风吹了进来。在这道清风里,飘浮着一个个数字。无忌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突然豁然开朗。

    他知道这些数字是什么了。

    不知不觉的,他开始计算这些数字。

    微拂的清风突然变成了狂风,一串串数字流淌而出。

    隐隐约约的,老人不知道喊了一句什么,在一旁所剩无几的空间里大口喘气的嬴亦然冲了过来,潜到被湖水浸没的石门前,运足力气,在一个由明暗线条组成的数字旁猛击一掌。

    石门“喀”的一声响,轰隆隆的打开。快要积满的湖水倾泄而下,飘浮在水中的无忌和老人、嬴亦然一起,被湖水冲进了石室,一直冲到一个宽大的台阶前。

    “这就是灵台!”老人在湖水中挣扎着站了起来,气喘吁吁的说道:“灵台二十四阶,每阶一卷天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