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107章 心壁

第107章 心壁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若有所思。

    老人说的三尸虫,特别是这上丹田之中的彭琚,有点类似于西方神话里的海妖塞壬,都是利用人的幻觉致人于死地。

    不过,幻觉毕竟只是幻觉。幻觉本身伤不了人,能伤人的还是被幻觉控制的身体。

    幻觉不能让人失魂落魄,让人失魂落魄的是人心底里的欲|望。幻觉只是勾起人的欲|望,让人无法自拔,沉迷其中。

    “先生,你最大的愿意是什么?”无忌对老人说道。

    “你说什么?”老人转过头,打量着无忌,眼神中闪过疑惑的光芒。

    他们相处了这么久,无忌虽然不熟悉礼仪,还有些目无尊卑,但他却不是一个喜欢乱打听的人。不管他有多好奇,他都不会主动探听别人的隐私。此刻突然问这个问题,不太符合无忌一贯给他的印象。

    无忌笑笑。他当然不是想打听老人的隐私,他只是想事先给他一点提示罢了。老人身为大国师,也许对修行有着高深的理解,可是对大脑的结构,他有足够的自信——虽然他不是研究脑科学的。

    他这么自信,是基于两个原因:

    其一,大脑和宇宙是现代科学最令人着迷的两个课题,无忌虽然不研究这两个课题,却一直对这两个课题持有浓厚的兴趣。而真正的脑科学研究是以物理学的进步为基础的,核磁共振等先进仪器的出现,使得人类在短短的时间内获得的脑科学知识就超过了过去几千年的总和。

    其二,与大脑有关的基因是基因学研究中的重点。大脑虽然只占身体重量的2%,可是与大脑有关的基因却占了基因总数的80%,无忌就算不专门研究脑科学,他对大脑的理解也远远超过一般人。

    换句话说,虽然他不是脑科学领域的专家,但是他的脑科学知识仍然有足够的优势,尤其是和大国师相比较而言。

    通过对天书的相互印证,他已经能基本把握大秦帝国的科技水平。

    一个僵尸般的帝国,别说千年,就算万年,也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科技。

    现代科学原本就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建立在对人性的尊重上的。一个无视普通人尊严,只知道简单粗暴的征伐,上层权贵沉迷于享受,下层百姓愚昧无知的帝国,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科技。

    大国师的学识渊博,但他的学问中究竟有多少理性成份,无忌持有相当的怀疑。如果是平时,他也许会保留自己的意见,可是现在而临生死危机,他可不能因为所谓的谦虚,而将原本就不多的机会挥霍掉。

    “听先生说,这三尸虫的危险很可能是刺激人的心志,挑起人内心的欲|望,让人心发狂。”

    无忌斟字酌句的说道,他可不想让老人觉得他胡说八道,而忽略了真正的主题。“因此,你会看到什么,也许和你想看到什么有不可思割的关联。”

    老人思索片刻,微微颌首,嘴角挑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说得有理,也许让我们动心的并不是幻象,而是我们心底里的欲|望。”

    无忌敬佩的连连点头。老人的科学知识未必丰富,但是他的智慧却不可忽视。他又转向嬴亦然:“你呢,你最想看到什么,又最怕看到什么?”

    嬴亦然一脸茫然的看着无忌。她没有老人那样的睿智,不理解无忌在说什么。

    “无忌的意思是说,如果看到什么让你高兴或者让你恐惧的事,你要警惕,那有可能就是彭琚引发的幻象,切莫被它迷惑。”

    嬴亦然这才明白,默默的点了点头。

    老人轻笑一声,问道:“无忌,你又最想看到什么,最怕看到什么?”

    无忌一怔,掩饰的眨了眨眼睛。

    “无忌,知人易,知己难。”老人淡淡的说道:“先贤有云:世间之大,不在天地,在于一心。我们可以克服很多困难,但是最难克服的却是自己的心壁。欲明大道,先破心壁,明心见性,方证菩提。”

    无忌没有吭声。老人说得很玄,还带着几分唯心主义,可是却包含着真正的人生智慧。

    我想要什么?我害怕什么?

    无忌暗自问自己,却发现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老人没有追问,正如他并没有正面回答无忌一样。他们要的只是提醒对方,而不是要窥探对方的内心。

    他们互相沉默着,划着骨船,继续向前。

    四周一片静谧,除了石桨拨动湖水的哗哗声,只有三人的呼吸和心跳。

    偶尔,老人会长啸一声。

    ……

    恍然间,又是一天过去了。

    预料中的紫府山依然不见踪影,四周只有无边无际的黑色。

    “不太对劲。”一直坐在船头的老人忽然说道:“为什么还没到达紫府山?”

    无忌和嬴亦然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由得紧张起来。

    “先生,你能肯定么?”嬴亦然大声问道:“会不会是我们走错方向,错过了?”

    老人摇摇头。他一直在观察头顶如星辰般的亮光,可以肯定是一直沿着既定方向前进。

    “那……会不会还没到?”

    “紫府山是一座山峰,又不是细小的物事,怎么可能逃过我的听音辨位?”老人转过头,看了无忌一眼:“无忌,以你的估计,天池有多大?我们有没有走到天池的中央?”

    无忌停住了船桨,沉思了片刻。

    “先生,你的听音辨位,能够探测多少里以内的目标?”

    “三十里以内。”老人平静的说道,仿佛这根本不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事情。

    无忌吃了一惊。老人盘腿坐在船头,无忌有时候会看到他撮唇长啸,就已经猜到他在用类似蝙蝠回音定位的办法在确定前方是否有障碍,但是他没想到老人的探测距离远达三十里。

    “我的命系是灵龟,童蒙起就修习龟息,至今已逾五十年。”见无忌吃惊,老人淡淡的解释了一句。“此地空旷,没有杂音和干扰,只要紫府山方圆不小于百步,我可以确保三十里以内不会出现误判。”

    无忌抬起头,看着漆黑的穹顶,看着穹顶星星般的光点,突然说道:“先生,这里有多高?”

    “十五里,误差不会超过两里。”

    “那你有没有觉得那些光点变得大了一些?”

    老人也抬起头,看了片刻,摇摇头。“我没看出有什么变化。不过,我的目力不如你,也许你是对的。怎么,你觉得变大了?”

    无忌点点头。他没有老人那种听音辨位的能力,但是他的目力好。按老人的说法,他已经一只脚踏在了先天意眼的门槛上,肉眼的视力就算不能和传说中的箭神相比,至少也有近乎箭圣的水准。

    他注意到了那些亮点的细微变化。

    在黑暗中,如果没有参照物,就算看到一个亮点,他也无法判断那个亮点的距离。可是,当他移动的时候,通过角度的细微变化,他能大致计算出距离。

    在进入天池之前,他和嬴亦然在沙滩上追逐的时候,他就开始注意这一点。在天池上划行了两天一夜,经过无数次的计算和验证,他已经大致算出了穹顶的高度。

    在他看来,穹顶其实并不算高,大概二十里左右,之所以看起来很高,是因为光线太暗,给人一种很高远的错觉。

    根据穹顶的高度,再根据不同亮点之间的距离变化,他大致可以确定,天池的宽度应该有一百五十里左右。如果紫府山真如老人所说在天池中央,那他们应该已经到了。

    可是,方圆六十里以内,老人都没有探查到任何山峰。

    “是的,我觉得水位似乎上升了不少。”无忌低下头,借着嬴亦然掌中的火焰,打量着船边的湖水。湖水幽暗,火光只能照亮很小的一片区域,很快就被黑暗吞没了。“我觉得穹顶原本应该有二十里左右。”

    老人还没说话,嬴亦然插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说,湖水上涨了三到五里,紫府山被湖水淹没了?”

    无忌点点头。他和老人估计的结果之间有三五里的差距,如果两人都没错的话,那紫府山的确有可能沉到了水下。就算没有完全沉入水下,如果只剩下一小部分在水面上,老人也未必就分辨得出来。

    声音的分辨率原本就不如光线,特别是在超长距离上。

    “这很简单。”老人起身脱掉外衣,取出一根绳子系在腰间。“我到水里去探一探,便知虚实。”

    “那怎么行,水里太冷了。”嬴亦然驳然变色:“先生,你会冻死的。”

    “十息以内,我还撑得住。”老人笑笑:“你们做好救我的准备就是了。”

    嬴亦然还要再说,无忌拦住了她,从怀里掏出紫血龙芝,打开盒盖,塞到她的手里。“你先调息,做好救治先生的准备,我助先生一臂之力。”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有你相助,我也许可以多支撑十息,只要紫府山在三十里以内,我就能找到它。”

    无忌笑了,没有多说什么,蹲在老人面前,解下他的鞋袜,双掌贴在老人的脚心涌泉穴上,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天门一麻,浓郁的元气从天门涌入,电光在脑海中闪现,慢慢旋转。数十息之后,旋转的元气化作一团有若实质的热流。

    无忌翘起舌尖,舌顶上腭,将热流引下,沿着壬脉,直到胸口膻中,又一分为二,涌入双掌,从劳宫穴涌出,缓缓注入老人的涌泉穴。

    老人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起来,连眼睛都变亮了几分。他又惊又喜:“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修成了小周天,接通了先天胎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