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085章 反败为胜

第085章 反败为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大吃一惊。老人是天书院的大国师?

    令狐敏之说过,天书院的大国师是咸阳学宫七院之首,是真正的帝国之师。大国师身份尊贵,甚至还在皇帝之上,他怎么会只带了秦敢当一个人就深入紫月森林?

    没等无忌多想,沙惊鸥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年轻人,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几幅图的秘密了吧?二王子,将这个不自量力的老东西带到地牢里,严加看管,不得有误。”

    傻二这时已经站了起来,虽然眼中还充满了血丝,步履也有些踉跄,神情却恢复了凶恶,伸出巨手,就要来抓老人。无忌连忙拦住:“且慢!”一边说着,一边拔下发髻上的木针,狠狠的扎在傻二的脉门上。

    傻二猝不及防,被扎个正着,顿时疼得“哦”的一声叫了起来,抱着手腕,连连跳脚。

    沙惊鸥冷笑一声:“年轻人,老夫怜你有才,愿意给你一条生路,你不要不知好歹。”

    无忌将老人紧紧的抱在怀中,仰起头,迎着沙惊鸥狰狞的目光,抗声道:“你要想知道天书的秘密,就不能伤害他。他于我有恩,我不能见死不救。”

    “你敢和我讲条件?”沙惊鸥哈哈大笑,声如洪钟,震得无忌头晕脑胀,就连傻二等人也有些承受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着脑袋,用力的狠敲,似乎想把脑子里的声音掏出来一般。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了?我的搜魂术就连你们的大国师都挡不住,更何况你这个黄口孺儿。”

    说完,他眼中火焰再现,刹那间照亮了无忌的面庞。

    无忌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想要抵挡沙惊鸥的意识入侵。可是,这根本无济于事,沙惊鸥的意念还是轻而易举的侵入了他的识海,就像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脑子里,准备打开尘封多年的记忆。

    数年的光阴一闪而过,无忌的意识迅速回溯,片刻之间,就回到了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那一刻。面对陌生的世界,他一片茫然,不知所措。接着,他的意识继续向前,陷入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面对这片黑暗,无忌突然平静下来,意识一片清明。

    沙惊鸥却慌乱起来。他不知道这片黑暗是什么,又将往何处去。他想退回来,却发现黑暗中仿佛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拉扯着他,不断的将他拉入深处。他虽然全力挣扎,却还是控制不住。

    沙惊鸥愈发紧张,他低吼一声,再次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双手连做几个手印,厉喝一声:“破!”

    无忌的识海中有狂风起。那只看不见的手被卷得飘摇不定,如一面破旗。无忌压力一松,重新恢复了些许自我,恍惚中,他感觉到了手中的木针,一咬牙,用力扎进了自己的大腿。

    一阵剧痛袭来,烦躁感一扫而空。

    可是那只手却没有消失,就被被什么东西扎住了似的,在风中翻卷着,撕扯着,怎么也挣不脱。

    与此同时,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沿着木针流进了无忌的体内,萦绕在无忌的胸口,慢慢的旋转着。

    无忌胸中的烦闷感渐渐减弱,眼前也清晰起来,终于看清了殿中的情况。

    老人躺在他的怀中,嘴角带血,气息却还算平稳。他的手覆在无忌握着木针的手上,温暖而平静。

    傻二等人还躺在地上,双手抱头,低声嘶吼着,口鼻中流出汩汩的鲜血,殿中一片狼藉。

    沙惊鸥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从容。他须发散乱,脸庞扭曲,连皱纹都深了几分。枯瘦如鸡爪的双手不停的变换着手印,眼中的火焰散乱,如风中残烛,透着说不出的慌乱和不安。

    “稳住,稳住!”老人倚在无忌怀中,不停的说着:“千万要稳住!”

    无忌虽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形势对他们有利,不用老人吩咐,他也不会轻易放弃。他忍着痛,盯着沙惊鸥的眼睛,紧紧的握着木针,不断的向里扎,仿佛扎的不是自己的大腿,而是沙惊鸥的意念。

    沙惊鸥眼中的惊恐越来越浓,他不住的喷血,不住的低声,像一只被捕兽夹夹住的猛兽,发出濒死的低吼,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国师殿中,一场无形的战斗陷入了僵持。

    地牢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无忌和老人离开之后,嬴亦然就运足了精神,小心翼翼的感受着地牢里的禁制。至于无忌关心的问题,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她只问了林飞等人一句话:你们是想活着出去,还是想留在这里,被戆巨人煮了?如果想活着出去,就听我的。否则,你们自己推举一个人,只要他能感应到禁制,把握住战机。

    林飞和石头、木头商量了答应了。生死面前,他们不敢任性。

    当老人和沙惊鸥在意念中交锋的时候,嬴亦然本可以发动攻击,可是她却按兵不动,不管林飞等人如何催促,即使被关押在各牢房里的戆巨人们已经出现了失控的迹象,她也无动于衷,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直到无忌将木针刺入大腿,沙惊鸥的意念被困在无忌的识海中,被关押的戆巨人怒吼起来,开始用力的踢打栅栏时,她才大吼一声:“就是现在,动手!”

    话音未落,她跃起空中,化作一头赤兽焰,喷出一团烈火。火焰从栅栏缝隙中冲出,逼得冲过来的戆巨人狱卒向后退了一步。趁此机会,她挥起一爪,轻而易举的击落了牢门的铁锁,冲了出去,一路狂奔。

    林飞紧随其后,两人冲到关押林子翔等人的牢房间。嬴亦然再次挥爪击落铁锁,放出了林子翔等人,转头就跑。林飞一边拉弓射箭,一边对林子翔等人吼道:“快走,快走!”

    石头和木头背起小紫月,在后面殿后。

    他们一路走,一路猛砸牢门上的铁锁。经过无忌施针,他们的实力暴涨,沉重的铁斧、大锤在他们手中轻若无物,坚固的铁锁如朽木一般,一击即落,粗大的栅栏也无济于事,纷纷断裂。

    失控的戆巨人们蜂拥而出,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打,有的甚至还没出牢门,就互相撕咬在一起。冲上来试图堵截的狱卒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愤怒的戆巨人打倒在地。

    一时间,地牢里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嬴亦然一马当先,冲出了地牢,快如闪电,接连扑倒几个戅巨人,杀出一条血路,冲向国师殿。

    林飞、石头等人紧随其后,发足狂奔。

    无数戅巨人冲出了地牢,漫无目的的杀向四面八方,涌入皇宫,涌入枭阳国都的大街小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