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076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076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盖青敛翅落下,离地丈余的时候,变回人形,轻巧无声的站在了马车旁。马车没有停,他随着马车一同前进,步调一致,仿佛他一直就这么走着。

    车窗拉开,殷玄的脸露了出来,淡淡的问了一声:“如何?”

    “回禀将军,一切顺利。”盖青微微颌首,声音平静中带着恭敬,把出使枭阳国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那两个目标已经被困在枭阳国地牢,那个原人也正在赶往枭阳国,三天后可到枭阳之山。”

    殷玄剑眉一挑:“他的身体怎么样?”

    盖青眼中露出几分不解之意。“他现在行动自如,看不出有伤在身,说话中气也很足,看不出曾经受过重伤的样子。属下也觉得很奇怪,这才赶回来报个信。”

    殷玄转过脸,和令狐敏之交换了一个不解的眼神:“难道他手里还有百变丹?”

    令狐敏之沉吟片刻,探头问了一句:“盖青,你可曾闻到他身上有什么异常的气味?”

    盖青摇了摇头:“回禀先生,属下特地在下风口闻了好一会,没有闻到任何异常的气味。”

    “这就奇怪了。”令狐敏之目光闪烁,过了好久,才苦笑道:“玄之,他去枭阳国,也许别有用意,并非借道这么简单。”

    殷玄“嗤”的笑了一声:“怎么,你还担心他能把那两个目标救出来?如果真是这样,那枭阳国的戆巨人也真是傻到家了。”

    “不可不防啊。”令狐敏之靠在车壁上,轻叹一声:“他总是能给人意外,谁敢说这一次就不会呢。玄之,轻敌的情绪可不能有啊。”

    殷玄想了想,转身对令狐敏之说道:“他所倚仗的无非是对天书的一知半解。敏之,要不你辛苦一趟,以你的学问,对付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令狐敏之略作思索,笑道:“也好,我也想和他当面切磋一下,看看他在天书上的造诣究竟如何。”

    ……

    无忌坐在背篓里,悄悄的摸出木盒。他没有打开木盒,吸收紫血龙芝的元气,而是拨开了盒底,拿出了那根最大的木针。据林飞说,这九根木针上藏有传自上古的医术,而箭神诀就是修炼医术必需的口诀。练成意眼,也许不能成为箭神,却有可能成为医圣。

    对无忌来说,他更想知道意眼能不能看清dna的分子结构。据他所知,肉眼用的是可见光,眼力练得再好,分辨力也有限,肯定是看不清分子结构的。只有意眼有可能帮他达成这个目标。

    坐在背篓里,被太阳照得昏昏欲睡,连戆巨人们都不愿意说话,闷着头赶路,他正好可以抓紧时间练习箭神诀,修炼意眼。他重新藏好木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将注意力集中的手中的木针上。

    炎炎烈日之下,要在摇晃的背篓中集中注意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是以无忌的专注力,辅以呼吸之术,他也无法像平时一样安静下来。不是太紧张,就是太放松,一直无法保持在最好的状态。练习了一个下午,他才勉强在意念中看到了木针的形状,却没看到什么医术。

    不过,无忌并没有因此放弃。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无数次失败的人来说,他最能理解彩虹总在风雨后这个道理,没有数以千万次的尝试,没有坚如磐石的心志,就很难有真正的发现。如果箭神诀是那么容易练成的,羽民国也不至于几千年没出一个箭神了。他觉得,林献之很可能在这九根木针上花了几十年心血,最后却一事无成,否则,他不会把这几根神奇的木针轻易的送人。

    越是如此,无忌越是有斗志。他前世常说:钻石和煤碳都是碳元素构成的,可是钻石承受了高温高压,所以成了以克拉计的钻石,煤炭没有经过那样的高温高压,所以成了以吨计的煤炭。能承受多少压力,往往就代表着能取得多大的成就。

    他想成为钻石,成为医圣,又怎么能逃避压力和困难。

    无忌在背篓里练习了整整三天,虽然进展几乎等于零,他却依然觉得很充实。

    三天后,他们到达枭阳国的国都所在地:枭羊之山。

    远远看去,枭羊之山的确像一只昂首远望的山羊,只是颈部以上不见了,只有一个平台,枭阳国雄伟高大的王宫就建在这个平台之上。要想从山下走到国都,就必须沿着一条像山羊背一样的山脊走上去。这条山脊寸草不生,两侧都是灰白色的巨石,看起来像是羊的肋骨,中间的小路很狭窄,最窄的地方只有三尺宽,只能容一人而行,接近国都的那一段更是陡峭,几乎是直上直下,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

    有这样的天险,难怪枭阳国与所有的邻居关系都不好,却依然能屹立千年不倒。

    爬上那段一千多级的天梯,无忌跟着傻二来到雄伟壮观的王宫前,一眼看到了站在王宫前的两个半人马骑士,不禁一怔。正在疑惑,令狐敏之从里面走了出来,笑盈盈的看着无忌。

    “无忌,我们又见面了。”

    无忌苦笑一声:“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说实话,我宁愿和这些戆巨人在一起,也不愿意看到你。”

    “哈哈,无忌,这话可有点歧义。”令狐敏之笑得更开心。“在咸阳,冤家可是有另一层意思的。你我都是大好男儿,又不好男风,这冤家二字还是慎用的好,以免有人望文生义。”

    无忌嘴角一挑,坏笑道:“令狐兄,你这话说得可不完全对。我是不好男风,可是你就难说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就算是女子见了,也要自惭形秽,纵使你不好男风,难保不会有好男风的人看上你。你和殷玄形影不离,很是让人生疑呢。”

    一抹尴尬从令狐敏之眼中一闪而过,随即又恢复了从容。“身正不怕影子斜,大丈夫行世,只要问心无愧便是了,何必在乎俗人的议论。无忌,听说你要来与枭阳国师论天书之道,我见贤思齐,赶来凑个热闹,不知可否?”

    “不可!”无忌看到令狐敏之,就知道他来者不善,所以处处别他苗头。他神秘莫测的一笑:“我怕你听不懂,会生妄念,有害无益。”

    令狐敏之眨眨眼睛,似笑非笑,面带春风。“是么,那我更要厚着脸皮去听一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