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065章 箭神诀

第065章 箭神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见到国师林献之,无忌非常意外。

    林献之是林玄之的幼弟,可是与林玄之须发乌黑不同,林献之须发如雪,甚至连脸都有些苍白。他的眼神阴森,没有林玄之那种身为王者的堂堂之相,也没有国师应有的仙风道骨,反倒多了几分阴鸷。

    林献之一声不吭,盯着无忌打量了半晌,这才翻了翻眼睛:“你见过防风国师?”

    无忌点点头,把和巨人国师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不过没有说防风国师要收他为弟子的事。林飞知道这件事,肯定已经转告了,他没有必要再说一遍,免得有炫耀之嫌。

    “这么说,五种字母之说是真的?”林献之沉吟着,似乎原来并不知道这件事。只是经过巨人国师的首肯之后,他也不能不信。“为什么我所知道的天书中,并没有出现第五种字母?是因为天书不全,还是说那只是特例?”

    无忌默不作声。他对林献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没有主动和他探讨的兴趣。

    “听说子羿将紫血龙芝送给了你。”林献之侧着脸,打量着无忌。“能否让我看看?”

    无忌从怀里掏出紫血龙芝,递了过去。林献之接在手中,仔细打量了一番,眼中露出些许贪婪之意。不过无忌并不担心,林献之再过份,也不可能公然抢走林子羿送他的东西。果然,过了片刻,他从案上拿起一只扁扁的木盒,将紫血龙芝放了进去,一起交给无忌。“既然是子羿送给了你,你就好生收着吧。这个木盒原本是我准备用来装盛紫血龙芝的,现在一并送给你,算是对你救阿飞一命的谢意。”

    无忌接过来,躬身致意。木盒不大,可是沉甸甸的,看得出不是凡物。

    见无忌一脸平静,林献之长长的眉毛挑了挑,又道:“这只木盒不过是用建木所制,除了能收藏紫血龙芝的元气,倒也没什么奇异之处。盒底可以推开,里面藏有九根木针,倒还小有价值,将来你如果有机会学医,也许用得上。万一对敌,这九根木针也能当暗器用,救一时之急。”

    无忌一怔,这才知道这个木盒还有这么一个机关。他按照林献之的指点,轻轻推开盒底,果然看到九根细长的木针,最大的长不过一尺,粗不过一分,看起来和一根筷子差不多,最小的不过五寸长,细得像一根牛毛,和木盒颜色纹理都差不多,不注意看,几乎分辨不出来。

    “多谢国师厚赐。”无忌小心的收了起来,再次施礼。

    林献之难得的笑了一声。“再重的礼物,也不能和我儿子的性命相比。既然阿飞愿意奉你为主,做你的箭侍,我也不能让他受了委屈。紫血龙芝是为箭神准备的,既然子羿放弃了这个梦想,将紫血龙芝送给了你,我也不能吝啬,干脆锦上添花,将落日诀中的箭神诀传给你吧。”

    无忌大吃一惊,连忙摇头。“国师,我虽然不是医生,可是也知道救死扶伤的道理。当时冒险救治阿飞,并非是贪图国师的赏赐。国师将这么珍贵的木盒、木针赐与我,我已经受之有愧了,怎么能再受落日诀。我听说,落日诀是羽民国的……”

    林献之摆摆手,打断了无忌。

    “落日诀是羽民国立国之本,这一点没错,可是箭神诀却是一个鸡肋!羽民国数千年都没能出现一个箭神,箭神诀比紫血龙芝都不如。我之所以愿意传给你,是因为我实在拿不出更实在的礼物。”他轻叹一声,看向林飞,眼中露出一些愧疚。“你就不要推辞了,以后对阿飞好一些,我就心满意足了。”

    无忌推辞不掉,只得应了。他跟着林献之走进一间幽深的石室,站在一面石墙前,端详着墙上的字迹,只看了几行字,就明白了林献之的意思。这个箭神诀果然是鸡肋。原来箭神居然不是用弓箭,而是用意,以意为箭,伤敌于无形。这么高大上的神技哪是他能用得上的。林献之说箭神诀是鸡肋,真是再贴切不过。

    “年轻人,你也不要全当儿戏看。”林献之看到了无忌眼中的轻视,心里有些不高兴,轻咳一声,提醒道:“落日诀之所以被称为落日诀,正是因为箭神诀。当年我有穷氏先祖羿正是以箭神诀成就一代箭神,射落九日,还人间一片清凉。如今虽然神技不传,却不是神技的原因,而是我们后人无能,未能修成那么神奇的境界,无法施展如此惊世骇俗的神技。你虽然是个秦人,未曾修炼过箭术,却有天眼神通,也许是上天选中的新一代箭神也说不定。”

    无忌大吃一惊:“你是说……射日的箭神后羿?”

    林献之微怒,反问道:“你以为是谁?”

    无忌一脑门黑线。怪不得叫落日诀,原来真是射落太阳啊,我还以为只是一个拉风的名字呢。怪不得羽民国几千年没能出一个箭神,估计再过一万年也出不了这么牛逼的人。还是汪汪说得对,箭神就是一个传说,不能当真。估计连林献之本人都不怎么信,要不然也不会以鸡肋作比喻,而且这么大方的送人。

    林子羿,你死心吧。

    ……

    林子羿坐在林玄之的对面,父子俩沉默不语。

    过了良久,林子羿轻叹一声,说道:“父王,你和十一叔的事都过去了那么多年,就算了吧。阿飞自愿做无忌的箭侍,形同自我放逐,放弃了对王位的争夺。十一叔肯定很伤心,你就不要再和他计较了。”

    林玄之苦笑。“连你也觉得是我计较他?子羿啊,你还不知道你十一叔,是他自己放不下啊。”

    “十一叔的确有些责任,可是父王是长兄,多少要让着十一叔些。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你不是也一直这么教诲我们的么?你和十一叔不合,我们小辈也难做。这次如果不是这些顾虑,也不会险些送了阿飞的性命。”

    林玄之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大腿。“没错,这是我们这一辈人的事,不能再影响你们做小辈的。对了,你还不能休息,要和他们一起去紫府山,看看那些秦人究竟要干什么。这件事干系重大,不论是对九夷部落,还是对我们羽民国,或者是对你个人,都是一件大事,千万不能大意。”

    林子羿心领神会,躬身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