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031章 紫月的秘密

第031章 紫月的秘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无忌背靠着一棵大树,仰着头,看着被树冠分割成一块块紫水晶的月亮,一时出神。

    秦敢当很轻松的就猎到了两只野兔,烤制的手艺却不怎么样,几乎烤成了焦炭。老人身体不好,勉强吃了两块,秦敢当也没什么胃口,剩下的都被无忌吃了。无忌平时很少吃肉,即使是野兔又粗又苦,他还是吃得很香,只是吃相有些难看。秦敢当虽然没说,无忌也能感觉得到。

    不过,无忌不在乎。他本来就是一个庶民,在秦敢当面前没什么好装的。秦敢当说他是老人的侍从,可是无忌并不相信。他觉得这个名字是假的,敢当这个名太常见了,仅无忌知道的就有三个人叫敢当。而秦敢当在不经意间露出的气度表明,他不可能是一个简单的侍从,哪怕这个人是天书院的一个祭司。

    要么老人不是一个普通的祭司,要么秦敢当不是真正的侍从,或者两个都有可能。

    秦敢当不肯说实话,无忌当然不会主动去问,但是他可以想,他可以选择。

    秦敢当承诺如果他愿意和他们合作,将来可以让他成为国士。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条件,但是对无忌来说却有些问题。之前,他愿意成为神殿的一个普通人员,只要能混口饭吃就行,是因为那时候他的敌人是赵虎,成为神职人员,就能保证赵虎不敢伤害他。现在不一样了,他得罪了殷玄,殷玄却是可能成为国师的天才少年,他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成为国士也不够,至少要成为国师,甚至大国师。

    他能成为国师甚至大国师吗?显然不太可能。既然如此,能否成为国士又有什么区别?

    与其费心费力的爬到国士,最后还要被殷玄收拾,不如做一个快快乐乐的逃民。

    没有皇室血脉,我能成为国师吗?无忌看着天空一动不动的紫月,不禁有些遐想。我有超出一般人的基因知识,如果能找到修改基因的手段,我能不能解决变形能力的问题,能不能改变自己的血脉?

    “不要盯着紫月看,你的眼睛会受伤的。”秦敢当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坐了起来,轻声提醒道。

    “为什么?”

    “紫月又称妖月,喜怒无常,既能造就境界高深的修行者,也能毁灭任何一个人。”秦敢当裹着薄毯,与无忌并肩而坐,声音有些慵懒,有些迷茫。“我们到紫月森林,就是因为先生受了重伤,不得不赌一把,希望能借紫月的神奇力量治愈他的伤势。”

    “是么?”无忌诧异的看着秦敢当,想知道他是不是睡迷糊了,居然主动说起了来紫月森林的目的。

    “我知道,你一直不怎么相信我们,觉得我们在骗你。”黑暗中,秦敢当无声的笑了笑。“不过,我希望你相信,我也许没有告诉你全部,却没有害你的意思。我是真心想和你成为朋友。”

    “嘿嘿,不胜荣幸。”

    秦敢当听出了无忌的调侃,也没有争辩。他接着说道:“大秦征战千年,由一个边陲小邦成为跨越万里的大帝国,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强悍的对手。可是紫月森林却一直独立于帝国的疆域之外,为什么?因为紫月森林里的部落虽然都不大,却都拥有境界高明的战士和祭司。有人说,他们之所以一直没有越过汤山,侵入帝国的疆域,一是因为他们的人口太少,承受不起长期战争的消耗,二是因为他们一旦离开了紫月森林,离开了紫月的光辉,实力就会大减。”

    “换句话说,他们的强大和弱小,都是因为紫月?”

    “是的。”

    无忌好奇心大起,连忙向秦敢当挪了挪,坐得更近一点。“紫月不仅能影响人修行,还能治病?”

    秦敢当有些不自然,似乎想让开,却终究还是放弃了。他转过脸,看着远处,鼻息有些紊乱。

    “既然紫月能帮助人修行,当然也能治病——只要境界足够高,长生都可以,何况是治病。始祖神是公平的,他们给了紫月森林中的部落更多的高手,也限制了这些部落的人口,要不然,只怕统治整个大陆的就不是大秦,而是他们了。”

    “大秦不是有神殿、有天书吗?先生是天书院的祭司,还有百变丹这么神奇的丹药,为什么不能治自己的病,非要去紫月森林冒险?”

    秦敢当苦笑。“令狐敏之不是已经说了吗,神殿式微,不敌军方,具体说起来,就是天书院的人才积累不如天戎院。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和天书有关。”

    无忌竖起了耳朵,凝神倾听。

    “在帝国,决定一个人前途的除了家世,就是个人的修为。决定修为的就是他的变形能力。在这个问题上,天书院和天戎院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办法。天书院重视对天书的理解,只有真正理解了天书并加以运用,才能掌握强大的变形能力。”

    “天戎院则不同,他们根本不参考天书,而是依靠千年以来积累的经验,用不同的武技强化训练,激发和提升变形能力。如果把两种方法做一个比较,那就是天书院的办法可以达到的成就高,但是成功不易,天戎院的办法虽然无法达到最高境界,却更容易成功。所以天戎院人才辈出,渐渐压过了天书院。”

    “天戎院有千年积累的经验,天书院就没有?”

    “天书院当然也有积累。可是天书院对天书的理解一直存在歧义,历任大国师被这些歧义搞得晕头转向,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影响了修行。三百年来,一直未能出现境界超卓的大国师。”

    秦敢当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黑暗中,他托着腮,眼神有些迷茫。

    无忌暗想,dna的确很复杂,不过比起如何改变基因来说,对dna的理解反倒不是最难的。如果能知道天书院是如何改变基因以达到变形的目的,那就好了。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除了天书过于复杂,难以理解之外,还有其他的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