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能国师 > 第015章 笑话

第015章 笑话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全能国师最新章节!

    一看到赵虎这张脸,无忌就知道麻烦来了。赵虎恐怕是早就在这儿等着,要报一箭之仇,而且不是揍一顿这么简单。否则,以赵虎的性格,不会这么温良恭俭让,锋利的爪子早就挥上来了。

    唉,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今天出门的时候没看黄历啊。

    “你有什么事?”无忌一边说着,一边向后让了一步。他眼睛一扫,就将院中的形势看在眼中。杜鱼被两个少年夹着,动弹不能,只能一个劲儿的给他使眼色,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赵虎和小栓子三人围着他,另外两人绕到他身后,他现在就算能跑得和杜鱼一样快,也逃不掉了。

    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机会,干赵虎两下。打不过,也要咬他两口。这也是他能做的极限了。

    赵虎凑了过来,咧着大嘴,嘿嘿的笑着:“什么事?我倒想问问你到神殿来,是为了什么事。”

    无忌撇了撇嘴,不屑一顾。“我来做什么,有必要告诉你吗?”

    “哈哈,不告诉我,是不好意思告诉我吧?”赵虎张开双臂,转了一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这才收起笑容,一脸鄙视的说道:“你敢说,你到神殿来,不是妄想进入神殿,成为祭司?”不等无忌说话,他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里可是神殿,在神明面前,可不能撒谎哟。”

    无忌暗骂了一声,六月债,还得快,刚才他用这句话堵赵虎的,现在赵虎又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了。

    赵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让院中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一听说无忌到神殿来是想加入神殿,成为祭司,少年们一下子炸了窝,议论纷纷,看向无忌的眼神也都变得怪异起来。他们虽然不像赵虎一样与无忌有私仇,可是作为有变形能力的正常人,他们对无忌这样的原人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现在听说无忌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到这个地步,想成为他们都不敢想的祭司,顿时激起了义愤,不约而同的对无忌投来鄙视的目光。

    那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只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一样。如果不是在神殿,他们大概会喷无忌一脸的口水,甚至不排除冲上来踢无忌两脚。

    一个下贱的原人,居然敢有这样的痴心妄想,简直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有人开始低声的咒骂起来,声音很低,但是无忌猜得到,一定很恶毒,堪比大祭司的诅咒。

    他的脸上发烧,却无可奈何。他看着得意洋洋的赵虎,一动不动。

    事到如今,别说是几句诅咒,就算是唾沫吐到他脸上,他也只能等着吹干了。

    “早就知道你蠢,只是没想到你会蠢到这个地步。卧虎镇的历史上都没出过一个尊贵的祭司,你觉得你一个原人有这样的荣幸?真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赵虎鄙夷的看了无忌一眼,转身离开。“不用怕,我不会打你,打你这样的弱智,别人会说我欺负残疾人的。作为一个战士,我赵虎绝不做这种没品的事。”

    无忌有些意外。赵虎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这么轻易的放我离开?是因为在神殿,他不敢放肆吗?唉,管他呢,反正出了神殿,我就开始逃亡,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们了,笑话就笑话吧,自从知道是原人之后,我就是一个笑话了。

    无忌目不斜视,快步离开,想尽快走出神殿,把这些鄙视的眼神甩在身后。

    可惜,事不从人愿,他刚刚跨出神殿的大门,正准备离开,却被人叫住了。

    “无忌。”

    无忌停住脚步,转头看去。只见那个曾经喝过他茶的锦衣少年站在一旁,笑盈盈的看着他。见他看过去,锦衣少年走了过来,拱拱手,很客气的说道:“在下令狐敏之,咸阳人氏。”

    一听这个名字,无忌就有些恼火。他进入神殿的梦想就是被令狐敏之毁掉的,亏他还好意思笑得这么阳光。妈的,以为你长得好看,老子就不想打你?不过,看看不远处那些半人马骑士,无忌还是放弃了这个冲动的念头。半人马骑士都有一手不错的箭手,这么近的距离,他们要射他左眼,绝不会射中他的右眼,更不会让他有碰到令狐敏之的机会。他倒不怕死,可是如果死得没意义,那还是免了。

    “你有事?”既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这位贵人的朋友,无忌也就不跟他假客气了。

    “你一定在恨我坏了你的事。”令狐敏之笑得更加灿烂。“你来神殿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不瞒你说,是我劝大祭司拒绝你的。”

    无忌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那还真要多谢了。”

    “其实,我这么做,不仅是为了大祭司好,更是为了你好。”

    无忌有些忍不住了。盯着令狐敏之挺直的鼻梁,估计着自己有几分可能在被半人马骑士射中之前打中他。“是么?感激不尽。”

    令狐敏之洞若观火,却依然平静。“你如果愿意听我说说神殿的事,我想你对我的感激就会更真诚几分。无忌,有没有兴趣进殿喝口水?你的茶虽然味道不错,可是我刚才在茅坑上坐了半天,已经全排光了。而我的故事可能很长,我怕嗓子吃不消。”

    无忌瞪着令狐敏之,忍不住笑了一声。他觉得令狐敏之有点意思,被他害得跑肚拉稀,居然还能说得这么云淡风轻,这份风度——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自认望尘莫及。

    “好啊。”无忌心思一动,他也想听听关于神殿的事。在此之前,他了解得太少了。要不然也不会因为银牌而中途改变计划,兴冲冲的来到神殿。

    “哈哈,我没看错你,你果然是个磊落的豪杰。”令狐敏之抚掌而笑,上前挽着无忌的手臂,并肩向神殿走去。无忌虽然有些不习惯,却没有挣脱,他想看看这个令狐敏之究竟想搞什么名堂。他穷鬼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要钱没钱,要色——令狐敏之可比他漂亮多了,估计也不会因为这个对他下这么大的本钱。既然如此,他就静观其变吧。

    院中的少年们正在议论纷纷,表示着对无忌的不屑和鄙视,忽然看到令狐敏之与无忌并肩走了进来,而且还手挽着手,更离谱的是,居然是令狐敏之扶着无忌的手臂,顿时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唾骂声消失了,下巴砸在脚面上的声音响成一片。

    </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