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192章惊慌失措

第2192章惊慌失措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那个傻小子黑子被夏文博他们劝走了,不!准确的说,是骗走了,说他们已经不想去找贾富贵了,让他回去,找肖支书要酒喝。

    黑子还延着脸,要过来和谢主任拉拉手,吓得谢主任真有点惊慌失措了,直接躲到了夏文博的身后。

    “夏文博,快,拦住他,拦住他!”

    夏文博都想笑了,尼玛的,就你刚刚瞎摸了那玩意的手,谁敢和你握啊,老子也嫌有点恶心。

    夏文博忙说:“黑子,你看那个姐姐很喜欢你,想和握手!”

    他一指汪翠兰,吧黑子给弄过去了。

    汪翠兰也吓得哇哇大叫:“夏文博,你要死啊,你个猪,你......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黑子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在这几个女人中间乱扑腾了一圈,最后一个都没有抓住,这才郁郁寡欢的转身走了,边走,还边嘀咕着。

    “都是什么破娘们,一点都不好玩,俺村的那些大姐姐可喜欢我了,没事的时候就带我到家里做游戏,让我用这个棍棍给她们跐水玩,我找她们玩去啰!”

    看着黑子渐行渐远,所有的女人们都沉入到了思索中,也许,她们在想,假如没有旁人,其实看一看这小子跐水是不是也挺好玩的!

    “额,大家走了,走了,看你们恋恋不舍的样子,要不我让他回来,你们谁让他磁一下!”

    “啪!”

    夏文博的后背上挨了谢主任一巴掌。

    “打得好,这丫的欠揍!”汪翠兰也愤愤不平的说。

    “你怎么打人啊!”夏文博看着谢主任喊了一句。

    谢主任红着脸说:“你个臭流氓,我看你和他一个德行!”

    夏文博嘿嘿一笑:“真的吗?那好,我们握个手吧!”

    轰的一下,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谢主任恨恨的瞅了一眼夏文博,却也是无可奈何,这小子总是让你恨不起来,话又说回来了,刚才他表现还是不错的,自己躲在他的身后,他一直来回转着,挡在自己和傻子的中间,保护着自己,不然今天自己真的出丑了。

    六七个人,跟着夏文博一起拐上了一条小路。

    “夏文博,你这是要带我们到哪去!”汪翠兰问了一句。

    “到了你就知道了,怕什么,还怕我把你给卖了?那也得有人要是吧!”

    “滚犊子,就你这德行,也能卖的了人才行!”

    “那和不好说了!”

    大家说着话,往前走,一路上,谢主任气哼哼的,一直在骂着肖支书,说回去之后,就要建议撤销了肖支书的职务。

    夏文博多了个嘴,说:“谢主任,这东岭乡不比别处,特别是高峡村,更和其他地方不同,据搜所知啊,这个高峡村的支书,也没多少人稀罕。”

    “可我就是气不过,这老肖太坏了,弄个傻子来糊弄我们!”

    “哎,弄个傻子都是次要的,我最担心的是你这次的任务,这钉子户啊,很多情况我们并不了解,就听了肖支书的一些介绍,这远远不够,所以为了给你配合好这次任务,我建议,先谋而后动。”

    “行了,行了,我听你的好不成吗,婆婆妈妈的。”谢主任很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大家走的是近路,没走乡道,所以一路上还是会有沟沟坎坎,上坡下坡的,夏文博才知道什么叫自讨苦吃,路上是他选的,所以不好走的地方,他都只能承担起推拉,引带,搀扶,鼓励的工作,早知道这样,不如走大路,远点就远点,但不至于自己一个人受苦。

    不过好的一点是,这一路的风光比起大路要秀美许多,浓厚的秋意并没有让山野变得彻底苍凉,还是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枫叶在风中燃烧,还是有一簇簇灿烂的鲜花在秋风中摇曳,美,这是一种原生态的壮丽之美。

    夏文博从后面推着谢主任的屁.股,把她推到了一个坎子上,那厚实的屁屁让夏文博触动了一下心中的念想,他不由想到了那个傻子刚才的话,说这个大姐姐屁屁上有一朵花!

    夏文博便静下心来,边走,边仔细的分析起来,那个傻小子说的花,是什么花呢?是谢主任在屁.股上的纹身绣成的一朵花吗?看小电影上,很多女人,特别是sm的女人,总是会在自己身上纹出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当然,夏文博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傻小子把谢主任的菊花看成了一朵花,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的,有时候啊,那花朵也很漂亮。

    他低着头,想着,想着。

    猛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你在想什么!”

    一抬头,夏文博就看到谢主任那亮晶晶的目光,夏文博此刻还陷入在自己深深的思考中,大脑处于紊乱状态,他瞬间脱口而出:“在想你屁.股上到底是什么花!”

    谢主任顿时面露羞涩,脸红的像路边的枫叶一样。

    她在夏文博的胳膊上恨恨的掐了一把,我去,那个疼啊,这和袁青玉,周若菊她们掐人是大不相同的,那些人都舍不得用力,谢主任可是sm中人,最不怕的就是肉.体的折磨了,那个力气大啊,直接把夏文博掐的哇哇大叫起来。

    “谢主任,你咋有暴力倾向啊,你......”

    说了一半,夏文博也没话可说了,可不是吗,玩sm的女人,没暴力那还叫玩吗?自己这不是说了白说!

    “我就有暴力倾向了,你想咋的,臭小子,连大姐我都敢调.戏了,我看你真不想混了!”

    “哎,大姐,你真冤枉我了,我刚才是想的出神,说秃噜嘴了,不是有意的。”

    谢主任一下眯起了细长眼,瞅着夏文博:“就那问题你都能想出神!你有点出息好吧!”

    夏文博也发觉,自己的话是有点问题:“额,谢主任你原谅一下,我这人就是好奇,没有其他坏心!”

    谢主任用刀一样的目光,看了夏文博足足有三秒钟,才低声说:“真好奇?那成,改天我让你看看!”

    夏文博顿时傻眼,一句话都接不上了,看着哼了一声,扭头快步前行的谢主任,夏文博才知道,有很多事情真的不能太好奇,好奇害死猫!

    他不敢在和谢主任走在一起了。偶尔的,无意间撞到了谢主任那淡淡的目光,夏文博都会有点心虚的,似乎,那眼中流露出的含义就是四个字:叶公好龙!

    大约走了半个小子的路程,他们总算走到了一个院子旁边,这个院子就是上次处理堵路,那个给夏文博讲他们在南疆战斗故事的老头的房子,夏文博在院子外面喊了一声“肖大伯!在家吗!”

    老头从屋子里冒了出来,隔着半人高的院墙,看到了夏文博。

    “嗨,夏乡长,你咋来了,快快,进来坐,进来坐!”

    这老头和上次夏文博见面时候一样的精神,四方的脸,满头是银发,虽然没有白胡挂颔的风度,却有那种鹤发童颜的相貌,肩上搭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褂子,整个脸膛,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了一层油,腰上插着旱烟袋,烟荷包搭拉在屁.股上,像钟摆似的两边摆动着。

    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

    “那我就谢谢了!大家都进去吧!”

    夏文博当先踏入了院子里,谢主任等人也跟上,都涌了进去。

    老头本来是要请大家进屋里坐,夏文博说算了,外面敞亮,今天阳光也不错,又不冷。

    肖老头也没在劝了,赶忙从屋里弄出一个茶壶,七八个瓷碗,给大家到茶水,夏文博看到,肖老头的每一根指头都伸不直,里外都是茧皮,整个看真像用树枝做成的小耙子。

    “大伯身体还好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县城......”

    夏文博给大家都一一的介绍了一番,大家也都知道了,这老头也姓肖,还是肖支书的长辈,肖支书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喊一声大大。

    正招呼着,大伯的老伴也出来了,老奶奶今天的穿戴很整齐,头戴绒线帽,身穿一件崭新的黑呢子上衣,她手拄拐杖,满脸洋溢着喜气。

    夏文博忙又山去亲自搀扶着大娘坐了下来,少不得又要客气几句,寒暄一阵,这才慢慢的吧话题转入到了贾富贵这个钉子户上面。

    “肖大伯,我们这次就是想来拔掉你们村钉子户贾富贵的,只是对这个人,我们还不太了解,想听听大伯你的看法!”

    “奥,夏乡长,这可是块硬骨头啊,你们真的要处理他!”

    夏文博看了谢主任一眼,摇摇头说:“也谈不上处理,主要是让他写一个保证,并跟着到乡卫生所,做结扎手术,别的也没什么吧!谢主任,是不是这样!”

    谢主任也点点头,其实,保证不保证都没有什么意义,主要是带他下山做手术,做了结扎手术,这个钉子户也就算是彻底的拔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