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186章路数很清

第2186章路数很清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高乡长,这件事情的影响很大,我们枪支管控都多少年了,你们乡怎么还有武器,而且夏文博明知道用枪打猎是不对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们东岭乡难道是法外之地,是独立王国吗!”

    说话中,黄县长把茶几上的一包中华香烟用力的往茶几上一拍,吓的高明德一阵哆嗦。

    高明德用袖子擦一把头上的汗水,结结巴巴的说:“黄县长,我冤枉啊,这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我回去一定好好调查,一定给组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

    “哼,我看你是想包庇夏文博吧!我都担心你会不会秉公办理!”

    “会,我一定要让夏文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句话高明德说的咬牙切齿,显然,是发至肺腑的一句话,对夏文博,他早都恨的牙痒痒了,一直都想收拾他,这次总算找到机会了,高明德岂能轻易的放过。

    黄县长也是阅人无数,一眼看出了高明德此言不虚,心中也还纳闷,看来夏文博不止和自己,和吕秋山有仇,连高明德都恨不得他死,那就好办了。

    “行,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只有你把这件事情做扎实了,你放心,你和汪翠兰的事情我替你给组织解释,不会让它影响到你的换届调整,不过老高啊,这个夏文博可不是等闲之辈,不仅人很狡猾,而且还有点后台,所以我建议,你先不要声张,把整个事情都落实了,拿到确凿的证据,然后再出手。”

    高明德一想,不错,夏文博是很难对付的,自己可要小心一点,不然弄不住他是小事,把黄县长对自己的信任给辜负了,那可是天大的事情。

    “嗯,请黄县长放心,我一定谨慎的处理好这件事情!坐实夏文博的问题!”

    高明德也早知道黄县长和夏文博的关系一直都不好,所以这次自己收拾了夏文博,一定很对黄县长的路数。

    “好,一但证据确凿,就直接上公安,不怕把事情闹大,然后给我打一个报告,后面怎么处理,你就不用管了。”

    “是,是,那最好,那最好!”

    高明德也不是傻子,要想彻底的弄翻夏文博,单凭自己一个小小的乡长是没有多大的力度,让黄县长出手,那才能一闷棒打晕夏文博,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好了,今天先谈到这里吧,你抓紧处理,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沟通,记住,我黄建安是会支持你的!”

    高明德赶忙站起来,一脸做出故意的坚毅,绝然的表情,连续的点了三下头,这才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了黄县长的办公室。

    回去之后的高明德,立即到了一趟医院,慰问了一下那个受伤的村民,并认真的听取了他的情况反映。

    这让受伤的那个村民很感动,他觉得,时代变了,社会好了,自己不就是屁.股上中了一枪吗,你看看,人家高乡长都从百忙中抽时间亲自来看完自己了,这一枪挨得值,不要说打屁.股上,就是打脸上,也无怨无悔。

    于是,高明德在漫不经心的语言中,一点点的把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况都摸清了,听到最后,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此事大有可为,要知道,涉枪问题,在华夏那可是非同小可的问题。

    现在高明德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怎么让所有的证据指向夏文博,要想彻底的弄住夏文博,就必须证实夏文博明知道王长顺有枪,还特意让他去打猎,有了这个环节,整个证据链条也就完善而充分了。

    那就可以让这个件事情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就能轻而易举的收拾夏文博,到那个时候啊,不要说夏文博自己,就是袁青玉想要帮他,恐怕都爱莫能助。

    不过,高明德也预感到,这事情夏文博并不知情,从伤者的话中,也没有明确揭示夏文博知情的证据,那么,看来文章就只能从柳家哑村的村长王长顺身上做起了。

    但能不能让王长顺诬陷夏文博?这一点高明德也是有点担忧,他返回了乡政府,独自思考了好一会,他知道当初是夏文博帮助了王长顺,才让他恢复了村长,返回了柳家哑村,现在让他诬陷夏文博,难度还是不小,何况早就听说这个王长顺一身的硬骨头。

    高明德很谨慎的思考着,他可不想出现一种自己难以控制的局面。

    在反复而认真的思考后,高明德决定采取嘴简单,也嘴原始的方式,那就是:骗!

    从王长顺的口里骗出自己想要的口供,这比逼他更为有效,高明德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很满意,他‘嘿嘿’的笑了,觉得自己可以动手了。

    高明德拿起了电话,打到了柳家哑村委会:“你们王村长在吗?我高明德!”

    很快,王长顺就接上了电话:“喂,高乡长,有什么事情!”

    “长顺,你到乡政府来一趟,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我要和你谈谈!”

    “现在过去吗?这眼看着天都要黑了,要不明天咋样?”

    “长顺,事情挺紧急的,是关于你们村农税重新审计的问题,耽误不得,我等你,晚点就晚点吧!”

    王长顺一听高明德这样说,也只能答应了,说:“那好吧,我现在过来!”

    等挂断了这面的电话,高明德又给乡派出所刚来不久的张所长去了个电话:“张所,忙吗!嗯,那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和你研究一下!”

    十分钟不到,新来的那个张所长就敲门走了进来,这个张所长过去是一个乡派出所的副所长,东岭乡的王所长被夏文博收拾了,他也就接上了这个位置,总的来说吧,人还成,工作比较踏实,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的也不错,最近一个阶段东岭乡的治安好了许多。

    “高乡长,有什么安排!”

    张所长笑着问了一句,坐在了沙发上,他一头短发,胡子也剃的很干净,显得干练而利索,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很有特色,看人的时候都带着审视的光芒。

    “嗯,先抽烟,有件事情我的通知你一下,一会你们带上家伙,有一个行动!”

    “啊,要弄人吗,这可是大事,高乡长你们准备弄谁!可不敢弄错了!”

    派出所和乡里的关系很微妙,既有合作,也有矛盾,既有隶属,也有独立,所以张所长不能像听到他们局长的命令那样直接执行,但也不能拒绝,只能详细的先了解一下情况。

    “错不了,我刚刚从县里回来,这事情是县政府定的,黄县长亲自督办,所以你要做好保密工作,还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这么严重啊?谁啊,该不会是你们乡里那个领导吧!”

    “呸呸呸,快吐两口,说什么霉话啊,是柳家哑村的王长顺!”

    “王长顺?”张所长稍微想了想,好像对王长顺还是有点印象的:“他咋了!”

    高明德就把事情给张所长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说:“本来没想到会闹这么大的动静,但不知道怎么让县里知道了,这一下问题也就严重了,涉枪啊,这可是要判刑的!”

    张所长也听楞了:“还有这事,我都没听说,不过东岭乡据我所知,大山深处猎枪还是有的,可惜我们警力也不够,就这几个警察,根本跑不过,不然我真要去收缴一次。”

    “是啊,是啊,不过你放心,这种事情在清流县这样的山区县并不少见,没出事大家也都得过且过,现在出事了,自然就只能认真对待了!”

    “嗯,嗯,那我这就带人到柳家哑村去,先把王长顺弄住再说!”

    高明德连连摆手:“不,不,张所恐怕还不太了解柳家哑村,这个村啊,民风刁悍,就你所里那几个人,去了根本带不走王长顺的,另外,这个王长顺你可能也不知道,曾经当过兵,一身的功夫,要是在和你们动起手来,那问题更严重!”

    “那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当然不能算,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他一会就过来,你们做好准备,先在所里候着,我这里先稳住他,然后给你们去电话,你们过来抓人,不过一定要记住,抓住人,立刻审问,不能让他又串供的机会!”

    “这你就放心,只要抓住了人,我能让他开口的。”

    高明德对这点到不是很相信,虽然他知道派出所有时候也会动点武力,但那要看谁了,有的人只怕很难驯服,还是自己的手段要高明许多。

    打发走了张所长,高明德的耐下心来,慢慢的等着王长顺的自投罗网。

    时间过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的样子,天色也有点暗淡了,王长顺急吼吼的敲开了高明德的办公室。

    “哎呀,高乡长,这都晚上了,我回去又得走夜路!”

    高明德‘嘿嘿’的笑了笑,走夜路?不会的,我保证你有车坐,不过那可是警车,坐上去感觉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