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130章嗲声嗲气

第2130章嗲声嗲气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东岭乡要搞一个种植大棚的消息,今天特意的请夏文博,想要做一点生意。

    “文博哥啊,我老舅是省城一家塑料薄膜长的厂长,他们的大棚薄膜,那是省优产品,价廉物美,你看能不能牵个线,搭个桥啊!”

    夏文博用夸张的动作,把吃到嘴里的一块肉吐了出来。

    “艹,我就说你韩小军咋变得这么大方了,原来是另有企图啊。”

    “大哥,不至于吓成这样吧,这次绝对是正规厂家的,而且,我知道你是那里的领导,我也不能坑你啊,对不对!”

    “少来了,你这人只认钱,不认人,我真的好怕怕!”

    韩小军一看夏文博不买账,赶忙对身边那个两个女孩使眼色,这两女孩估计也就是今天他准备的糖衣炮弹,专门来轰击夏文博的。

    果然,两个女孩都走了过来,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夏文博的身边,把一个香喷喷的身子都依偎在了夏文博的胳膊上,还在有意和无意间,用饱满的小腹来回蹭着夏文博的胳膊,顿时,夏文博胳膊上就传来了弹性十足的感觉。

    “哎呀,夏大哥,你就帮帮小军吧,他做生意也不容易,你不能眼瞅着这钱让别人挣了是不是。”

    她们嗲声嗲气的说着话,越来越用力,用小腹下的那块骨头一下下的挤压着夏文博。

    夏文博恨恨的看了韩小军一眼,尼玛,对老子也用江湖上这些招式,太小看老子了。

    夏文博对着斐雪慧喊了一句:“媳妇,你看这事咋整啊!”

    斐雪慧正在看热闹,抿着嘴丝丝的笑呢,猛不丁的被夏文博一喊,愣一下,随口说:“咋啦!”

    虽然斐雪慧的话不多,就两个字,但对这两个正准备用肉.体来诱惑夏文博的女孩而言,不亚于是一个炸弹。

    “啊,嫂子也在啊!”

    “小军,你咋不说清楚!”

    两个女孩赶忙退开,小脸红红的,不管怎么说吧,正房的威严是所有小三和飞妹们都不敢冒犯的,这完全是五千年传统文化遗留在每个人心中的烙印。

    斐雪慧这会也听明白了,臭小子,他在喊自己媳妇。

    “夏文博,你......”

    “媳妇啊,我这也是情非得已,你理解一下,理解一下!”

    斐雪慧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了,对夏文博这张烂嘴,她早就领教,也无可奈何。

    眼瞅着两个女孩反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韩小军摇摇头,说:“嫰啊,你们两个傻蛋,让人家一句话就吓回来了,那根本都不是他媳妇,他还是单身狗一枚。”

    “啊!”两个女孩这才知道被夏文博给涮了,气呼呼的瞪着夏文博,像是又要过来了。

    夏文博借口去洗手间回避了女孩的进一步骚扰,他将脸埋在蓄满清水的洗手池里面,直到把自己憋得咕咚咕咚的吹出气泡。直到真的害怕把自己闷死了,才猛地将脑袋抽出来。水花飞溅着!胸前湿淋淋的一片!

    夏文博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他自从大学毕业后一直都是保持着毛寸这个发型。夏文博认为它很青春,并且洗头会省去不少麻烦,可是现在看上去,被水一沾,很不好看。

    他懊恼了!把头用力的甩甩,企图甩干头发上的水,可还是觉得没有什么效果,放弃了!

    在卫生间呆了一会,又把韩小军的事情想了想,觉得其实帮他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刚才对他弄出这样的一个场子感到有点不舒服,现在感觉好了许多,夏文博才重返包间。

    一进门,夏文博呵呵笑着,说:“小军,这事情我想了下,忙我还是会帮的,这样吧,那天张总到了东岭乡,我给你打电话,带你见见他,至于生意怎么做,人家有什么选择的标准和要求,我就不管了,你们自己谈!”

    韩小军本以为没戏了,却听夏文博这样一说,大腿一拍:“靠,早说不啥事都没有了,我就是要你介绍一下,又没有让你帮着强买强卖的,谢了!”

    他端起了一杯酒,要和夏文博碰,两人正要喝,韩小军又喊了停:“等等,既然我和大哥喝,嫂子也一定要带上的,对不对!”

    “我不反对,看你嫂子自己喝不喝!”夏文博很无耻的接了一句。

    二虎子也跟着起哄了。

    包间里的几个人都嘻嘻的笑了,斐雪慧被笑的满脸红晕,脚下狠狠的踢了夏文博一下。

    “哎呀,这谁啊,疼死我了!”韩小军收一晃,差点把酒全撒了,抬起腿一看,上面一块都红了。

    斐雪慧自己也惊的张大了嘴。

    夏文博淡淡的说:“我就知道你有这一招,所以,我早吧腿一抬起来了。”

    他一扭屁.股,可不是吗,他两腿悬空。

    斐雪慧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对着韩小军说:“活该,谁让你胡说八道的。”

    韩小军也是只能白受了,他自嘲的说:“哎呀,这腿长了也不是好事!”

    几个人又一阵好笑,继续喝酒,吃菜。

    吃完了饭,二虎子闹着要去嗨歌,韩小军今天事情办妥,也兴奋的很,搂着一个女孩,说去去去。

    斐雪慧却说自己家里有事,要回去。

    夏文博实际上也不想去唱歌,他更想去心雨茶楼看看,虽然杜军毅和长腿妹子都走了,但是,那个地方对夏文博而言,具有一种提别的感情。

    “小军,二虎啊,这样,我和雪慧不去了,我送她回家,你们玩你们的,那个事情呢,等过完节,张总来了,我给你办,成吗!”

    韩小军和二虎子当然不同意了,唧唧歪歪的说了许多,但夏文博还是拒绝了。

    从酒店出来,夏文博开车送斐雪慧。

    “你急着回家干什么啊?我们换个地方坐坐!你可能不知道,我经常都会想到你!”夏文博的语气很温馨,一点点的蔓延到了斐雪慧的心头。

    斐雪慧眼中露出了一抹苦楚的伤痕,斐雪慧不是不想和夏文博在一起多聊聊,但是,这段时间的分别,同样的让她也尝到了一种痛彻肺腑的伤感,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她也知道,自己绝对无法抛弃家庭去寻找所谓的爱情,自己和夏文博没有丝毫的未来,既然如此,何必再让自己陷入到这种无助和伤心中。

    这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别人。

    她完完全全的可以理解夏文博思念自己时候的那种苦痛,不知道为什么,斐雪慧在这一刻,骤然间有一种酸酸的,痛痛的感觉在蔓延着!她真的不想再让夏文博为自己而伤心了。

    “文博,我......还是回家!”

    “怎么了?这次见你,感觉你话也不多?”

    “没什么,我就是太累了,想回家歇歇!”

    “和我在一起感到很累吗!”夏文博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斐雪慧狠一下心:“有点!”

    斐雪慧的口气依然和过去一样,有些冷淡,这让夏文博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打击。

    他没再说话,启动了小车,往斐雪慧住的小区开去。

    斐雪慧也觉得自己过于冷淡了,但她没有别的选择,在朋友圈子里面,确切一点说,是在斐雪慧的生活圈子里面,她一直都似乎是一个冷血的人,她没有多少朋友,从小到大斐雪慧似乎刻意保护着自己,像一只可怜的刺猬卷缩着,她害怕每一分不小心的坦露,都会让路人踩到自己的肚子上,把自己的肠子踩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斐雪慧在幽暗的车厢里问了一句。

    夏文博苦笑一声,说:“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我,你也不是过去的你,不管你过去怎么掩饰,我都知道,你那时候其实挺喜欢和我在一起,现在不一样了!”

    “文博,你想多了,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和你从来都只是同事关系!”斐雪慧用尽量的冷淡的口气说。

    夏文博再也不想继续这样无力的辩论了,他一脚刹车,把车停下:“你撒谎,那时候我们是同事吗?同事你怎么会和我上.床!”

    “你......你粗鲁,无聊!”说着话,斐雪慧一下打开了车门。

    “嗨嗨,你干什么!”夏文博追问。

    “你走吧,我自己回去!”

    斐雪慧头都不回的往前走去,她决定,就在今天,彻彻底底的让自己断绝那个撕心裂肺的妄想,

    她更希望,自己会激怒夏文博,这样,他就会很快把自己忘记,不再因为自己的冷淡而伤心。

    夏文博慢悠悠的滑动着车子,跟在斐雪慧身边,不知道走了多远。

    斐雪慧停住了脚,扭头看着夏文博:“你有意思吗?我是个有夫之妇,你准备纠缠下去吗!”

    夏文博悠悠的叹口气,很落寞,很凄苦的说:“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

    夏文博掉转了车头,默默无语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