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075章阴毒

第2075章阴毒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他看都没看夏文博一眼,说:“夏乡长,治安好坏不归你管吧,这里高乡长都还没说话呢,你是要越俎代庖啊?那也得够这个级别才行!”

    王所长说话声音挺大的,今天大家吃饭也没有在小餐厅里,他这咄咄逼人的话一出口,餐厅里几十人顿时鸦雀无声了,乡里的其他干部都偷偷的看了过来,气氛顿时为之一冷。

    所有人也都知道,这个王所长一贯的飞扬跋扈,在加上和高乡长的私交很好,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打牌,夏文博初来乍到不懂得内情,这次肯定要吃瘪了。

    夏文博也看到了大家的情绪,他面子挂不住了,毕竟都是年轻人,他眼中也不由的透出了一股子凶悍:“王所长,你太自负了,虽然我没有分管派出所,但作为东岭乡的一个领导,我难道没权提出我的看法!”

    王所长满不在乎的‘呵呵’一笑:“能啊,你不是昨天还提过看法吗,这不,昨天晚上我们就行动了,不过夏乡长,以后你可得注意了,听说上次卫生监督所检查夕月酒楼,被你给制止了,我也准备今天检查一下夕月酒楼,你可不要妨碍我的公务呦!”

    夏文博心中‘咯噔’一下,这个王所长太阴毒了,他昨天晚上没有找到自己的问题,现在又故意要去找夕月酒楼的麻烦,这显然是在嘲弄和挑衅自己。

    夏文博深吸一口气:“我当然不会干预你们执行公务,但是你记住,总有人能管你!”

    “哈哈,这我知道,可惜不是你夏文博!”

    “未必!”夏文博冷冷的说。

    “是吗,那我倒很想看看了,有本事你把我这个所长免掉,没有哪个本事,爱哪玩自己玩去!”

    卢书.记和万子昌一起说话了:“王所长,注意一点分寸,大家在谈工作,不要说那些气话!”

    高乡长也笑眯眯的说:“王所啊,你这是干什么?夏乡长年轻气盛,你比他大几岁,怎么也不懂事,乱弹琴,好了,好了,拿个馒头滚蛋吧!”

    说着话,高乡长把王所长推开了。

    不过王所长离开饭厅的时候,依旧回头用蔑视的眼光看了夏文博一眼,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夏文博气的呼呼直喘气,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强咽下这口恶气。

    卢书.记又劝了夏文博几句,万子昌也摇着头说这王所长太不像话了,唯独高乡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王所长今天骚了夏文博的脸皮,他心中是很舒服的,这小子,就该有人出来收拾一下他的嚣张气焰,撞破了老子的好事就不说了,他还和柳儿搞在了一起,而且还敢对东岭乡的工作指手画脚,太得瑟!该!

    只有周若菊用心疼的目光在看着夏文博,她没有劝他,她只是为他伤感,她知道,他是一个要强的人,那些空洞的语言根本都解决不了夏文博的郁闷。

    不错,夏文博的确很郁闷,整整一天在陪同周若菊产管勘察那些矿场的时候,他都很少说话,他很担心,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其他住东岭乡的机构不会再听自己的任何指示了,今天的事情真的让自己颜面扫地,他有点后悔,自己完全不应该和王所长发生正面冲突,当时忍一下也就过去了。

    在考察完几个矿山,返回的路上,他们两人坐在一辆车上。

    周若菊看着他说:“还在生气啊!”

    夏文博悠悠的出一口气,说:“没有,我在反省自己!”

    “你没有错,没什么好反省的!”

    “不,我在反省我处理问题的方式。看来,我还没有修炼到笑里藏刀的水品啊!”

    周若菊一笑:“拉倒吧,你千万不要再修炼了,就你现在都够厉害的。”

    “我厉害吗!”

    “当然,我已经从你刚才的表情中看到你心中有了计划!”

    夏文博一愣,扭动一下身体,看着坐在旁边的周若菊,沉默片刻说:“既然让你都看出来了,这更证明我修炼不够,你还别说,在这个宦海碧波中,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周若菊摇一下头:“你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很好,真怕几年后你被官场的习惯,风气感染了,那时候不知道你会怎么变化!”

    夏文博倏然一惊,是的,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这里的尔虞我诈,这里的勾心斗角,它们真的会侵蚀自己的心灵吗?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一个和他们一样无情,冷酷的人吗?

    想到这里,夏文博自己都感到有点后怕了。

    回到乡政府大家坐在一起展开了讨论和洽谈,总体来说,今天周若菊考察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在高乡长和张副乡长全程陪同下,她对东岭乡政府现有的三座废弃矿山都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

    东岭乡大大小小的矿山有12处,但只有这三处煤矿是乡政府自己的产业,当初他们上马的有点仓促,所以没干多久,便因为技术,资金等等原因,不得不暂停了开采,这种煤矿因为是洞矿,所以对技术的要求,对资金的要求都很大,这一两年也有几家客商前来洽谈,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谈下来。

    好的一点是,矿山的所有权都在乡上,手续也是齐全的,这就为后面接手人减少了许多麻烦。

    今天东岭乡政府也是卯足了劲,希望能和周若菊谈下这个投资。

    夏文博因为和周若菊是朋友,在双方洽谈的时候,他有意的回避了,卢书.记他们喊了他几次,说没有关系的,让他不用回避,夏文博还是躲了,他想,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不要因为自己的参与,最后给周若菊带来麻烦,谁敢保证现在,或者将来没人想给自己找事呢。

    他在乡政府的办公室等着消息,一面和小陈她们几个年轻人闲聊着,一会听到小陈说:“今天派出所疯了一样,跑人家夕月酒楼去查身份证,闹得哪里鸡犬不宁的,这王所长越来越不像话了。”

    小陈心中对夏文博还是比较认可的,今天她也在餐厅听到了王所长的话,所以她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对派出所就表现出了一种不满的情绪。

    另一个年轻人也说:“就是的,过去从来没有查过身份证,而且好像就是针对人家夕月酒楼去的,这是找事呢!”

    夏文博一口闷气堵在了心头,王所长的报复来的真快啊,自己不过帮了柳儿一次,他就故意找人家的麻烦,他不把自己踏在脚下,看来是不会罢手了。

    他想,自己还是去看看柳儿吧,这次可以说柳儿是为自己受牵连了。

    刚站起来,会议室那面卢书.记他们又派人过来喊他,说谈的差不多了,准备一会吃饭。

    夏文博只好暂时压住心中的火气,到了会议室。

    周若菊和东岭乡达成了一个初步的意向,她准备先启动一个煤矿,后面两个根据开采的进度和资金下一步在做决定,这个煤矿以合作的方式进行,她投入全部的启动资金和技术,占总股份的百分之六十,东岭乡以矿山为股权,占总股份的百分之四十。

    开采年限为二十年!董事长为周若菊。

    至于周若菊给河坝村的那五十万元,将来从东岭乡年底的分红中扣除。

    这个协议的谈成,让夏文博暂时忘记了心中的烦恼,他也是很高兴的,不管怎么说,自己帮着东岭乡拉来了一笔巨大的投资,使得东岭乡能在很短是时间里摆脱经济上的困扰。

    他对周若菊表示了祝贺。

    卢书.记等人对夏文博也是赞不绝口,说他能干,说他带财。

    夏文博很低调的笑笑,却一点功劳都不敢据为己有,他不是说卢书.记,万书.记和高乡长领导有方,就是说其他个部门配合有力,总之,他给大家都带上了几顶高帽子,挨个的夸了夸,弄得这些人皆大欢喜。

    今天晚宴还是在柳儿的夕月酒楼举行,因为乡政府为了热烈庆祝双方的合作成功,所以今天酒宴的档次很好,什么土鸡啊,竹骝啊,斑鸠,野鸡等等都有,一面吃,卢书.记还一面给周若菊介绍,这个是二级保护动物,这个是三级保护动物,听的夏文博都呲牙。

    心里想,老大,吃就吃吧,你装着不知道就成了,还要说出来,万一有人捅上去,又是麻烦。

    柳儿也过来敬了一圈子酒,也不知道是因为和高乡长撕破了脸皮,还是因为夏文博在座,也或者是因为派出所的骚扰,反正柳儿今天显得很安静,话很少,没有了上次的那种泼辣和豪放。

    连卢书.记都开玩笑说:“柳儿,你咋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这么乖巧啊,不是已经给你结账了吗?还担心什么?”

    夏文博接上话说:“听说今天派出所来查酒楼,弄的乱七八糟的,柳儿是不是为这个事情在心烦?”

    柳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卢书.记眼一瞪:“这王所长真还来了,不像话,下次我们得好好的收拾一下这家伙!”

    夏文博心里很清楚,不要看卢书.记每次话说得很硬,实际上他也是外强中干,在抹光墙,要真能收拾王所长,也不至于形成今天的局面了。

    满桌子的人都点头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