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031章不说脏话

第2031章不说脏话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夏文博的担心一点都没错,对国土资源局副局长这个空缺觊觎的人很多,就这两天里,很多人都忙了起来,开始谋算这个空缺的位置。

    而国土资源局下属的长荡乡国土所的蒋汉明更是跃跃欲试,充满了期待,要说起来这个蒋汉明不管是资格,还是能力在国土资源局都能排的上号,人也是眼高于顶,刁钻难缠,不好相处。

    最初,文景辉他们把长荡乡国土所划归到夏文博管理,也是心怀叵测的,因为这个蒋汉明不仅人很难缠,而且他还有一个堂哥叫蒋亦禅,也就是上次和袁青玉争夺常务副县长失利的蒋副县长,文景辉和尚春山当初的想法也是让夏文博碰碰钉子的。

    只是夏文博一直事情很多,还没有和这个蒋汉明正面有什么过多的接触,那个长荡乡夏文博也没有时间过去,这才避免了双方可能发生的冲突。

    这次文景辉和尚春山出事以后,蒋汉明也动起了心思。

    就在夏文博和袁青玉见面的这天晚上,蒋汉明提着一包东西,到了堂哥蒋亦禅副县长的小区。

    这个秋老虎的夜晚,天气异常闷热,没有一丝风,蒋副县长小区门口两边的几株梧桐树一动不动,仿佛被凝固了似的,门卫室里,几个穿背心的老头聚在一块,摇着蒲扇,聊着什么,一富态中年妇女牵着一条狗从小区走出来,那狗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地喘气。

    蒋汉明虽然刚从开足了冷气的出租车上下来,几分钟的时间,却已是汗水涔涔。蒋汉明特别爱流汗,只要天气稍微有点热,他的汗水就不停地往外冒,汗水打湿了他的衬衫,像胶布似的贴着他前胸后背,仿佛刚从河里捞上来似的。偏偏手里的袋子又那么重,拎在手里,沉甸甸的。

    白天蒋汉明已经给堂哥大过电话了,这会应该正在等他。

    蒋汉明歇了一会儿,才提着礼物走进小区。

    蒋亦禅副县长最近心情也很不好,至从上次被袁青玉抢夺了常务副县长的职务以后,他也试着和袁青玉硬顶了几次,但没想到后来袁青玉和欧阳明搭上了线,这一下让县政府的很多干部都有了潜移默化的改变,毕竟,一次得罪两个县委常wei那绝对是不明智的做法。

    除非你决定不再往上走。

    所以蒋亦禅对袁青玉的排挤和打压渐渐的无人响应了,让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

    外乱未除,后院又起了火,老婆最近也和他闹.事情,天天吵架,上午直接撂下家里的家务,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弄得蒋副县长晚饭只能用方便面解决了问题。

    这会才把方便面吃完,听到了敲门声。

    他透过猫眼见识蒋汉明,就打开了门。

    “堂哥,好久都没来看你了,你和嫂子,还有大侄子都还好吧。”

    “唔。都好,都好着呢!咦,你还带礼物了?”

    “一点心意,一点心意!”

    蒋副县长心中微微一动,看来这堂弟今天有事要求自己了,平常他来哪里带什么礼品,不从自己这里顺几条烟都是不错的。

    蒋汉明忙把礼包放在了柜子旁边,又给蒋副县长点上了香烟。

    他自己没有点上,抽抽鼻子:“堂哥,你这咋有一股子方便面的味道!”

    “咳,你嫂子回娘家了,我今天刚好没应酬,就凑合着吃了一包方便面!”

    蒋汉明立马表情夸张的说:“哎呀,哎呀,这怎么可以,堂哥你可是清流县的栋梁,你的身体关系着全县人民的福祉啊,这不行,不行,走,我请你到外面吃。”

    蒋副县长连连摆手:“外面那么热的,出去干啥。”

    “堂哥,今天不算热,还有凉风呢,这样,我们下楼随便吃点,然后找个地方吼两嗓子,活动一下嘛!”

    蒋副县长真不想去,但那个方便面吃的太不舒服了,他平常也没怎么弄过,所以泡出来的面都成面团了,只吃了几口都全倒掉没吃了,这会被蒋汉明一说,肚子有点反应了。

    “那行吧,简单吃点!”蒋副县长站了起来。

    “好好!”一面说这话,蒋汉明一面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大信封来,放在了蒋副县长的沙发靠垫上。

    蒋副县长用余光一扫,知道一定是钱,看样子大概三万左右吧。

    他也没有说破,装着没有注意,到了门口,换上了鞋子。

    蒋汉明也跟了上来,两人一同到了外面,楼下有一家川菜酒楼,规模不大,但看着挺干净了,他们到里面找了一个小包间,点上三五个小菜,要上一瓶白酒,边吃边聊。

    “汉明啊,最近工作还行吧,你们局这次可算是出名了,两个局长一起下岗,啧啧,少见啊。”

    “哎呀堂哥,这次真的震动很大,我们所里的人都在议论这事,不过我觉得啊,这也不是坏事,都挺在那里,下面的人工作起来也没劲头。”

    “嗨,奇怪了,你不是和文景辉关系挺好的嘛!”

    “关系好顶个毛用,那夏文博都能提升为副局长,他老文咋就不提一下我!”

    蒋副县长心中也就明白了,难怪这小子今天又是送礼,又是请客的,原来他是来运作副局长,只是就他这三瓜两枣的几万元钱,也想弄个大局的副局长当,嘿嘿,有点妄想吧?

    “哈哈哈,这你可就吧老文误会了,夏文博那个副局长是他能做主的事情吗?”

    “嗯,这倒也是,但至少也一个帮我说个话吧!对了,堂哥啊,我们局这一次走了两个局长,县里是不是要补充一下?”

    “当然要补充了,你们局曲书.记和夏文博已经提出增加副局长的申请了,还推荐你们局长办公室的斐雪慧。”

    蒋汉明一听,心里急了,他妈拉巴子的,这曲书.记和夏文博也特不是东西了,就算提副局长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增加到国土局多少年了,她斐雪慧才来几年?自己好歹也是独当一面的所长,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怎么遇到好事就没老子的份?

    他开始给蒋副县长诉苦了,说的是情真意切,有理有据的,听到后来,连蒋副县长都有点同情他了。

    “好了,好了,你还让不让人吃饭啊,这样抱怨有作用吗!”

    “是,是,我不影响堂哥你的食欲,但我实在想不通!”

    蒋副县长一笑:“想不通那就争取呗,不过这事情可不是三两万就能摆平的,你想下,夏文博和袁青玉什么关系,袁青玉和欧阳明又是什么关系,就他们在常wei会上一顶斐雪慧,你能拼得过?”

    蒋汉明这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是啊,自己本以为别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自己打个时间差,花个三五万把这事情办了,哪想到形势如此严峻。

    他一横心:“堂哥,你帮我运作一下吧,你直接说,大概多钱能拿下这个位置!”

    蒋副县长停下筷子,想了想说:“老弟啊,我不是想要你的这个钱,但是有一人必须打通,那就是黄县长,他要是给你据理力争的话,这事情还是有些希望。否则......”

    “堂哥,要不我给这个数,你看成不成?”蒋汉明吧两个手掌都伸出来,比划出十个指头。

    蒋副县长点点头:“成,我帮你给黄县长走动一下,但这事情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并不是绝对就成。”

    “是是,这我肯定明白!”

    “明白就好!”

    蒋副县长觉得今天挺值的,凭空多出了一笔横财,微微一笑,他又端起了酒杯。

    两人吃完饭,蒋汉明说在活动一下,想去唱歌,蒋副县长说我们俩个都是五音不全的人,唱什么歌啊,到底是你吓唬我,还是我吓唬你?

    蒋汉明也笑了,想一想,说着附近有一家刚才的洗浴中心,听说很高档,装修也不错,不比市里的差,两人这会身上都汗津津的,洗一下也好。

    蒋副县长也点头同意了。

    不过他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在清流县这个小地方,过去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洗浴中心,也没谁敢自称洗浴中心的,说白了,就是一般的澡堂子。

    可是当他们到了之后,蒋副县长真还吓了一跳,店家的装修是很漂亮,很气派的,店门口的那二台音响也够H,门口还有两个长腿的美女做门迎,刚到门口,女孩用标准的普通话喊一声‘大哥你好,欢迎光临!’

    就这一句话,蒋副县长不得不承认,这里真不错,至少比清流县其他娱乐场所那些满嘴苞米茬子的妹妹要有一些档次。

    进去之后,走廊里的通道上铺着漂亮的红地毯,两边各色的壁灯照的人眼花缭乱,一个长相妖艳,性感泼辣的女人摇着臀走了过来,那双眼皮的眼睛闪着令男人们为之疯狂的秋波;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低胸的衣服将她那一对大胸若隐若现,男人们不由的放长了他们的眼球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