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022章富婆

第2022章富婆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但夏文博心中的震惊还是巨大的,看来张玥婷是真正的一个白富美,前两天自己还开玩笑喊她富婆,这岂止是富婆能比的了,她有自己的集团公司,太厉害了。

    “那玥婷同志,你集团招人吗?”

    张玥婷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文博:“你想来啊!”

    “是啊,我们都这么熟了,待遇应该不会错吧!”

    “待遇?”张玥婷想了想说:“只要你来,给你个集团副总做,年薪也不会太多,但每年百十万总是有的,你来吧!”

    夏文博激灵灵的打一个哆嗦,两眼放光:“老天,百十万!”

    小魔女看着发呆的夏文博,调侃了一句:“夏文博,是不是现在很想泡玥婷姐这样的富婆了。”

    夏文博很认真的点头:“实事求是的说,我那天碰磁后坐上玥婷的兰博基尼,我以为她就是哪个领导,或者哪个老板包养的二奶,三奶什么的,所以根本都不敢想泡她的事,直到后来对她了解多了一点,以为她是做无本生意的,但绝没有想到她是一个集团老总……”

    “啊呸!”张玥婷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我哪一点长得像二奶了?”

    夏文博连忙道歉:“对对,我是在乱说的,现在知道你是集团老总了,哎......”

    小魔女看着夏文博那后悔的表情,‘嘻嘻’一笑,说:“怎么了夏文博?是不是现在感到忒自卑,要灰心放弃了。”

    夏文博一摇头:“小丫头啊,你等我说完啊,知道了她是老总,我现在想法更加坚定了,要是能泡上玥婷这样的大老总,我他么的还上什么班啊,我光吃软饭这一辈子都够了。”

    张玥婷和小魔女一起愣住了,两人相顾愕然,彻底直接无语,她们见过无耻之徒,但绝对没有见过夏文博这样干脆直接,坦白从容的无耻之徒。

    这话说的连夏文博自己都有点觉得恶心了......

    说到二奶的事情,张玥婷自己都笑了,说他前天一早上班的时候,在等红绿灯的路口,旁边一对年轻夫妇骑着一辆电瓶车,对她指指点点的说:“这绝对是个二奶,不然年纪轻轻的能开这么好的车。”

    张玥婷本来想不理他们,但实在想不通,对着他们大喊:“你们傻啊,你们见过二奶早上六点多去上班的吗!”

    这一对夫妻被她说傻了,绿灯亮了,也不知道启动。

    这一下夏文博和小魔女都哈哈哈的笑,夏文博说看来不是他一个人有那样的误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话说的张玥婷立马不愿意了,揪着夏文博的耳朵,要让夏文博解释什么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这句话。

    最后夏文博是好话说尽,才被放开。

    而更让夏文博惊讶不仅仅是张玥婷这一件事情,就连小魔女的单位,也差点把夏文博吓个坐墩。

    这小魔女竟然在市委宣传部上班,我草,要是夏文博早知道这个情况,他一定不敢随随便便的对待人家。

    “我去!就你这样一幅女流氓的样子,也能混进我们革命的队伍?”

    “夏文博,你给我说话尊重点,谁是女流氓啊,信不信明天我发一篇稿子,题目叫‘夏文博泡富婆未遂记’。”

    “嗨嗨,你们掐架不要让我躺着中枪啊。”张玥婷很不满的说。

    夏文博点点头:“就是,这小丫头欠收拾!”

    小魔女也不答应了,揪住了刚才张玥婷揪过的耳朵,非要让夏文博给她道歉,两人闹腾了好一会,总算被张玥婷给劝住了。

    后来小魔女也知道了夏文博是因为失恋来到了清流县,在那里无亲无故,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情况,一下睁大了眼睛,说话的声调也温柔了许多,对夏文博,她不由得多了一份同情。

    气氛有了一点点的沉静,三个人都在想着对方和自己的境况,原本嘻嘻哈哈的氛围多出了一份相互的关切和认可,她们都有了一种朦胧的情愫,不管是张玥婷,还是小魔女,她们看着夏文博的眼光,也变得柔柔的了,而夏文博更是在心里叹息一声,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好了,好了,我都对这样的生活习惯了,瞧瞧你们,是不是看着月亮不圆你们都会痛哭一场啊,忒多愁善感了。”

    张玥婷甩一下头上的刘海,她想,假如能让夏文博放弃仕途,和她一起做生意,这该多好,那么她们两人也都不会再有孤独和落寞了。

    她在后面吃饭的时候,也有意无意的提出了这个话题,可是,却没有得到夏文博的任何回应。张玥婷也只得暂时放弃心中的这个想法了,她明白,像夏文博这样一个有个性,有能力,与众不同的男人,是不会轻易的接受别人的安排,他更不会吃嗟来之食,虽然他现在很普通,但这个男人总有一天会成为掌控乾坤,笑傲万众的人物,是的,他一定会......。

    吃晚饭,三人一同回到了小区,路上夏文博又在不断的赞扬着这辆兰博基尼,停车后,张玥婷没有熄火,对夏文博说:“要不你遛几圈!”

    “这成吗!我还没有驾照!”

    小魔女说:“只要你会开就成,抓住了报我的名字,立马放人!”

    “不吹你会死啊!”

    “切,爱信不信,玥婷姐,我们走。”

    两个美女扭着性感的臀,渐行渐远,夏文博实在忍不住,他打开了兰博基尼的音响,扭足了车里的冷气,降下窗户的玻璃,一溜烟开出了小区,奔驰在西汉市的环城公路上,心里那个爽啊,我去,真拉风,兰博基尼......艹,这真他娘的凉快……最后夏文博终于在自己被吹的喷嚏不断,清鼻乱流之后,才买了一瓶感冒通,回到了小区。

    这一晚上虽然夏文博感冒着,病痛着,但心里却是快乐着。

    而张玥婷在这个晚上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门并没有关紧,黑暗中,她们继续聊着天,她们一起回忆过去这一年多的网聊中两人的趣事。

    特别是当张玥婷说起夏文博竟然对着凤姐的那只手也能激动的时候,夏文博真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进去。

    不过真要是有个地缝,他也绝对不会去钻的,因为这会的房间里洋溢着张玥婷沐浴后的缕缕幽香,耳中还有张玥婷那笑语娇言,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享受。

    “那个张玥婷啊,那天主要是我喝了点酒,所以有些激动,我其实应该在等一会,那就等到你的手了,是不是,哎!”

    “夏文博,你是太色急了!”卧室里面床上传来了张玥婷压抑不住的‘丝丝’窃笑。

    夏文博用哀求的语气说:“玥婷同志,我们能不提手的问题了吗?”

    张玥婷憋着笑,说:“好,好,不提了,不提了,但是文博啊,我很好奇,你们男人是不是总这么容易动情,无法克制呢。”

    夏文博自以为是的说:“当然,这你可能不太懂,男人和女人有本质的区别,动情也是男人无法克制的一种本能。”

    张玥婷好奇的问:“可是也不完全都这样吧,总有例外的男人,比如古代的柳下惠便有坐怀不乱的定性。”

    夏文博不屑的说:“玥婷啊,那样的故事你也相信,那不过是一个虚构的人,只要是男人,只要他生理机能正常,就没有不动情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嗯,那和尚呢,为什么他们可以清心寡欲几十年?”

    夏文博淡淡的说:“从前有个书生在深山中偶遇一苦行僧,便与和尚闲聊起来。书生问和尚:不知大师在此清修多少时日了?

    僧人回答说:“贫僧在此有三十个年头了。”

    书生又问:“大师清修如此,不知一个月仍会动情几次?”

    僧人回答:“贫僧功力尚浅,一个月仍会动情三次。”

    书生不由的赞叹:“大师你果然已非凡人,一月才动情三次,在下佩服佩服!!”

    和尚叹息一声:“客气客气,那里那里!!贫僧虽然一月动情三次,但一次有十天左右。”

    张玥婷听到这里,‘嘻嘻嘻’的笑了好一会,才说:“原来连老和尚都要动情啊,难怪你经常如此了,看来你们都是性情中人。”

    “客气,客气,哪里,哪里,本人一月动情五次,每次六天而已。”

    ‘哈哈哈,’张玥婷和夏文博都一起大笑了……

    这个晚上夏文博睡的很香,还作了个梦,梦到自己正在痛扁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看不太清长相,反正长得很猥琐,好像自己骂着他薄情寡义,连张玥婷这样风华绝代的女人都会抛弃。一面骂着,一面用力的锤这个男人,张玥婷后来出现了,拦着了自己,说不用打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动手。

    接着张玥婷拉着了夏文博的手,把他带到了一片碧绿的草地上,他们依偎在一起,好像张玥婷还主动的吻起了夏文博......

    “嗨嗨,起床了,傻样,你抱着靠垫舔什么啊!”

    一个声音把夏文博从美梦中惊醒,一抬头,他就看到了张玥婷那绝美而无暇的脸庞,天色已亮,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