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2010章虚荣心

第2010章虚荣心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夏文博立马义正言辞的说:“不,我不能让你担心,就算我出了问题,也不能连累你,你这样美丽,你的生活应该是阳光的,不该有任何阴影,到了市里,我就下车,请记住,这个社会还是充满了爱心!”

    我艹,他一通慷慨陈词,把自己标榜的好像真的很高尚,很伟大一样。

    这绝世美女像是被他的表述给感动了,她静静的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

    夏文博想,这美女一定在心潮起伏。

    她还想劝他:“你......”

    不等她说完,夏文博甩一下头上端的不能再短的头发,深沉凝重的说:“同志,记着,不要为我担心,也不要因为此事而自责,你要好好生活!”

    哇塞!女子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

    可是,感动归感动,最后她还是坚持的把夏文博送进医院做了检查,和夏文博预料的一样,没有什么大碍,但既然人到了医院,那总的给你整治一下,所以不仅打了针,还开了一堆药,那个腿也被纱布裹了几下,唉,夏文博也明白,进了医院总的给你弄出点问题吧?

    医院看腿没有给他整出个性病来,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

    但实事求是的讲,因为身边有一个高贵,绝色的美女在陪伴,这次看病夏文博的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有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看到医院其他病人,特别是男病人那羡慕的眼光,夏文博整个人都有了一种膨胀的感觉。

    嘿嘿,包括几个年轻帅气的男大夫,在看到夏文博和身边美女的时候,看到她对夏文博体贴入微的照顾和关注,他们都不由的露出了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复杂心态......小样!夏文博读得懂他们的心理,知道他们一定在暗想,他妈的,一颗好白菜又让猪给拱了。

    于是,夏文博还就特意要装着自己真是那头拱白菜的猪,他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和美女亲热一点,有时候还要指使一下身边的美女干这干那,还让她搀扶自己,还用一种温柔的眼光看她!怎么得,夏文博就是故意的,让她们今天晚上睡不好觉,哈哈哈,爽!

    等看完腿,天色也很晚了,她搀扶这他到了医院地下室的车库,准备离开了,她问夏文博:“认识一下,我叫张玥婷,你叫夏文博吧!”

    “哇晒,你的名字这好听,太有寓意的,‘玥’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珠,‘婷’是美好的意思!”夏文博很虚伪的表现了一下自己在文学上的造诣。

    她淡淡的说:“没看出来,这你也懂!”

    “嘿嘿,我懂的可不止这些,比如.......”

    张玥婷摆一下手,打断了夏文博的废话:“行了,我也不想太了解你,只是觉得你人不错,所以你说吧,下面怎么办,你是要补偿呢,还是......”

    夏文博一刹那血液温度骤然降低,他从那个拱白菜的猪的身份回到了现实。

    是啊,自己不过是一个伤者,她对自己所有的关怀只是基于她撞伤了自己,除此,并没有其他任何的含意,夏文博的心中泛起了淡淡的惆怅。

    “我不会要你的补偿,真的。”

    “不要!这怎么可以,至少我应该承担你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医疗和生活费用的。”张玥婷淡淡的说。

    “我真的不要。”

    夏文博觉得,自己根本都没有伤,已经麻烦别人很多了。

    刚说到这里,夏文博的眼角猛的抽搐了一下,他看到,在一辆轿车的侧面,冲出了一个凶狠而阴冷的中年男子,那个强悍的男子猛的扑向了张玥婷,从后面勒住了张玥婷,另一支手上,一把锐利的尖刀指向了张玥婷的脖子。

    张玥婷的注意力都在夏文博身上,骤然遇袭有些慌乱,她只能双手死死的扳住勒在脖子上的胳膊,给自己留出一点点呼吸的空间,不至于当即缺氧晕倒。

    那男子近乎疯狂的咆哮着:“你个草菅人命的狗大夫,你他吗的完蛋了,完蛋了,你给我媳妇偿命!”

    我勒个去,遇到了一个神经病,他把张玥婷当成了这个医院的大夫。

    张玥婷的呼吸开始困难了,她绝美的脸变得惨白,眼神中有一些悲哀,一些对生的留恋,她一定知道,再有几秒钟的时间,她就会因为窒息而失去抵抗力,然后......。

    夏文博的眼光和她相遇了,她也像是刚刚发现夏文博的存在一样,露出了一抹惊慌,她用力的瞪着我,甚至还努力的摆了一下头,从嘴唇中费劲的挤出一个字:“跑!”

    跑!这是她用最后的生命在提示夏文博。

    夏文博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整个身体变得冰冷,这应该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危险的情况,他本能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跑,跑的远远的,离开这个神经病。

    但整个风华绝代的美女那窒息的面容又深深的揪住了夏文博的心,特别是当她用最后的生命喊着让他跑的时候,夏文博身体里一种狂躁到暴虐的勇气被突然的激发了。

    能跑吗?不,不能跑!眼看着一个善良的女子就在自己面前遇害,你夏文博以后睡的着觉吗?你还是人吗?

    他的心底猛然爆发出了一个‘嗡嗡’震耳的声音,救她!一定要救她!

    夏文博爆发了,他往前一扑,手往下一伸,穿过了张玥婷半短的套裙,穿过了她细腻冰凉的双腿,贴着她双腿抓了过去,顿时,夏文博的手中抓住了一坨软软的零碎,他一咬牙,五指发力,捏在了一起。

    “啊!”一声惨绝人寰的惊叫从那个中年壮汉的嘴里迸发而出。

    他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他勒住张玥婷官的胳膊也松开垂下,他用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夏文博的手腕。

    但没有用处,夏文博不等他用力,五个指头来回的一错,感到手里两个鸟蛋一样的玩意挤压在了一起,相互摩擦,相互碰撞。

    “啊,啊.......”

    中年男人的惨叫悲痛而无力了,往后一仰,倒了下去。

    可是,夏文博还是不愿意松手,他还是在继续的搓揉着五个手指,于是,夏文博的手跟着中年男人的倒下也被拽了过去,而张玥婷一时也无法跨越夏文博穿梭在她腿中的胳膊,被夏文博一头拱到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他们三人码在一起,张玥婷成了中间的肉夹馍。

    夏文博的嘴在这个时候,不偏不巧的盖在了张玥婷官那性感的红唇上,一股淡淡的像茉莉花一样的甜香传到了他的嘴唇,清爽,奇异的感觉震撼了他的心灵!

    他睁着圆鼓鼓的大眼看着身下的她,实在是太美丽了,张玥婷官脸上的微微泛着红潮,呼吸急促,她也傻傻的看着他,连移开嘴唇都忘记了,他们有至少三秒的时间,就那样嘴贴在一起,彼此睁大眼睛,瞪着对方。

    等她的眼睛会转动的时候,她才一下扭开了头,脱离了嘴唇的接触:“快起来,快起来。”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涨红着脸蛋慌乱的喊着。

    夏文博也惊醒:“奥,对不起,我......。”

    他赶忙松手,爬了起来。

    这时候,医院的保安也都赶到了车库,铐住了那个想要对医生行凶的暴徒。

    据他们解释,这个人精神上有问题,他媳妇在一个月前因为难产送到了医院,到医院已经没气了,但他就认为是医院害死了他媳妇,经常来闹。

    前些天被送到精神病医院,不知道怎么又跑出来找到这里发疯了。

    夏文博和这个美女听着也是很难受的,这是一个苦命人啊。

    回头看看脸色惨白的张玥婷,夏文博吐吐舌头,艹,自己今天的碰瓷差点碰出了人命,以后再不敢这样玩,尼玛的,太吓人了!

    两人坐在了车上,好一会时间,张玥婷才恢复了过来。

    “谢谢你,是你今天救了我,夏文博,你小子挺厉害啊!”

    夏文博也很得瑟的笑笑,说:“那是,对付这样的毛贼,还不是手到擒来。”

    “且,你就得瑟吧,对了,现在我应该送你到什么地方!”

    “麻烦你送我......”说了一半,夏文博说不下了。

    张玥婷眼鼓鼓的看着,等他往下说。

    “送我到市里的广场吧,我想看看夜景!”

    “你这个样子看夜色?真想的出来,我还是送你......你准备住哪啊!”

    夏文博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

    张玥婷趴在方向盘上,扭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她笑了,表情中显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你在这里没有朋友,身上的钱也不多,所以,你住不起酒店,你想找个很便宜的招待所住,你又怕我看到你的寒酸,所以假装要去看夜景,是这样吗!”

    夏文博愣住了,真的被惊呆了,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不错,他是那样想的,他这会身上真的只有一两百元的零钱,卡和身份证都在包里路留车上了,而且这又是周末,又是晚上,党校估计也没人,自己只能先找个便宜的旅店住下。

    但他又不想在这样漂亮的一个美女面前露出自己的贫困,可是她竟然能看透他的心机,把他所有的思路都组合起来,这太了不起,她的智商一点都不低,这也太残酷了,她的话直接就刺穿了夏文博脆弱的心脏。

    夏文博诧异中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