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931章一抹苦笑

第1931章一抹苦笑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曲书.记,我想问一下,这些年在你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我......”曲书.记没想到夏文博如此直接的问了过来。

    “是的,我很想知道!”

    曲书.记凝重的思索了好一会,才带着一抹苦笑说:“好吧,你说过我们要真诚,那我谈谈这个问题,刚开始吧,说实话,看到这些人大发国财的时候,我是羡慕而嫉妒,可惜,我手里没有权,那些好处也罢,利益也罢,我是可望而不可及。”

    夏文博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曲书.记。

    “后来,又一次耕地补偿他们弄得太过份了,我亲眼看到了一户村民,是一户,三个人点燃了身上的汽油,以死抗争,那次,我震撼了,我开始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个现状。我尝试着做了几次,结果,我被碰的头昏眼花,因为在这里,我势单力薄。”

    夏文博点点头,他有些理解曲书.记的心境了。

    “谢谢你如此坦率!”

    “不,应该是我谢谢你,你带给了我一个希望,这些天我也一直都在冷眼旁观,你改变了我的看法,你在局里处理的这几件事已经证明了你的能力,有你帮衬着,至少我们在国土资源局不再无足轻重,我们协力起来,一定能改变一些现状。”

    “你不怕高估了我的能力!”

    “哈哈哈,很怕,但也没得选择了,我的余热在等下去就会熄灭了。”

    “好,有你这句话就成!”

    这一刻,夏文博陡然间觉得自己的身上充满了力量,他觉得自己必须要维护内心的良知和正义,

    他无法容忍有些人为了一点点个人利益去损害国家巨大的利益,更无法接受那些利用手中权势去欺诈,盘剥弱势群体的人,这和吃顿不要钱的饭,顺上几包公家的烟是有很大的区别。

    而要想抵制这些,除了勇气,智慧以外,还需要手里有足够的权利!有多大的权,才能办多大的事。

    从来都视权利,功名为粪土的夏文博,突然的感受到了权利的重要。

    当他们离开饭馆的时候,两人心照不宣的保持了适当的间隔时间,一前一后返回了局里,他们还要好好的消化一下这个新建的联盟真正含义,他们都认为两人不能露出太多的亲密,他们一点都没有低估以后的处境,因为他们将要抗击的对手并不比他们的实力差。

    相反,不管是在局里,还是在整个县上而言,人家更是后台强硬,关系庞大,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夏文博还特意的停了一下,伸头往里面看了看,今天一早夏文博很忙,应酬的人也不少,一直都没有看到裴雪慧,他很想和斐雪慧聊聊,探探她的口气。

    不过还想办公室里并没有斐雪慧的身影,夏文博略微的有点失望。

    办公室还几个人在闲聊,一个办公室的男同志满面春风的说自己老婆怀孕了,这可是他等了好几年的结果。

    大家都很高兴,都在祝贺,办事员韩音万分激动地脱口而出,“太棒了,小李啊,孩子出生后我一定要做后妈!”

    大家都安静了,一起看着韩音。

    韩音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改口,“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我做继母。”

    所有人都轰然大笑了。

    夏文博也忍不住的笑了,看着满脸涨红的韩音,夏文博知道,她实际想说的是做孩子的干妈。

    一面笑着,夏文博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一进门,却见办公室主任裴雪慧正侧立在办公桌边,夏文博的眼前一亮,从这个角度看斐雪慧,她的身材更是有人,一条紫色的裙带让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柔美,纤细,衬衣是长袖,系上袖扣,一副精明职业女性的风范若隐若现,再配上一双高跟凉皮鞋,淡雅和低调让她的这身打扮又不失时尚,一个温婉,精致,时髦的白领俪人跃然亮于眼前。

    可是更让夏文博心魂激荡的还不是斐雪慧的身材和打扮,因为此刻斐雪慧解开了衣领的一颗纽扣,正用纸巾在擦拭胸口的汗水,虽然只是一颗纽扣被解开,但那雪一样的一抹白亮依旧照耀的夏文博懵懵懂懂。

    “啊,你回来了!”

    斐雪慧惊慌的叫了一声,赶忙掩住了衣领。

    “我,我回来了,那个,那个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斐雪慧脸一红,哼了一声:“本来就没怎么露,你看什么?不过是擦了一下汗水。”

    “是是,没有露.点!”这可能是夏文博此刻最为遗憾的心情吧,他脑子一热,就说出来了。

    “你,你......给,擦一下!”

    斐雪慧递过来了一张纸巾。

    夏文博脑子顿时浑然作响,嗡嗡的像是脑袋里面在开飞机,神啊,苍天啊,斐雪慧让我帮她擦胸口,这意味着什么?

    “那个,那个雪慧同志,这会不会太唐突你了。”一面说,夏文博一面盯着人家的胸口,接过纸巾,就像去擦。

    斐雪慧有些惊诧的看着他,终于憋不住的丝丝笑了。

    “夏局长,你想多了,我是说让你擦擦你自己的鼻血。”

    “啊,鼻血!”夏文博这才感到鼻子真有点热了,艹,这事弄得,太掉价了。

    夏文博脸再厚,也还是顶不住这样的尴尬,讪讪的笑着,用纸擦了一下鼻子,我勒个去,血还不少。

    “天热,刚刚有喝了点酒,所以上火。”

    斐雪慧也收住了笑,对一个上级,她更习惯于帮忙化解囧景,而不是让上级无地自容,她气质恬静,含蓄而优雅的看着他,说:“今天是很热的,你怎么还喝酒?”

    夏文博也稍微的恢复了一下情绪,很快的,脑中一转,思路跳跃到了刚刚和曲书.记的会面上,从这些天来看,斐雪慧和曲书.记的关系也还不错,自己是不是可以和她透漏,或者是暗示一点什么?

    如果能把斐雪慧拉倒自己的阵营里,岂不是有多了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