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903章不爽

第1903章不爽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夏文博想,照这样下去,以后自己在国土资源局怎么混,还想发号施令,下指示,做安排吗?

    夏文博的心中就有些不爽了。

    而尚春山副局长就露出了笑容,他一直都对夏文博的到来心中不满,现在全局的事情除了人事和财权,其他的基本上他是一手抓的,这夏文博来了,自然而然的要给他分出一部分权力,不管是多少吧,但肯定自己要少很多权力了,权这个东西,有时候跟女人一样的,多多益善啊,谁舍得把到手的权力送给别人。

    现在一听文景辉局长的话,尚春山心里那个乐啊,好好,这就对了吗,老子干革命多少年了,你夏文博年纪轻轻的就想和我平起平坐,怎么可能呢,先给你坐一段时间的冷板凳再说,等你搞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了自己的小名,那时候再说。

    他忙着配合文景辉局长的话,说:“行吧,那就让小夏跟我先跑跑,等熟悉一段时间就可以单飞了。”

    副书记曲致远呢?他也对这个局面暗自高兴,因为文景辉等人对夏文博的打压和排挤越重,夏文博最后和自己也就会走的越近,从得到夏文博要来国土资源局的消息之后,副书记曲致远也就预计到了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文景辉和尚春山肯定会像对待自己一样的对待夏文博的,他们连自己都要打压,怎么能放过夏文博?

    所以曲致远也默默的没有说话,他希望看到夏文博的愤怒,希望夏文博奋起反击,要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要站出来帮夏文博说话了,或许,自己的反击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

    会议室里没有人说话了,不管是文景辉和尚春山,还是曲致远,都在等着夏文博的表态,文景辉想法是很简单的,今天不管你夏文博说什么,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自己也都要把你的想法扼杀在萌芽中。

    他的眼中也就露出了一丝若隐若现的杀气来。

    不要小看这个瘦瘦弱弱,文文静静的局长,当他凝神屏气,准备反击的时候,他全身上下还是有一股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场,这是一个久经宦海沉浮的官吏多年积攒下来的威势。

    夏文博也在沉默,今天的局面他已经看懂了,他稍加的思索之后,就笑了起来,他的笑很灿烂,一如什么都没有看懂一样:“好啊,好啊,那我可是要拜尚局长为师傅了,尚局长可不要反悔呦。”

    尚春山也笑了起来,他是真心的好笑,一个副局长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做马仔,这感觉很不错嘛:“行,行,你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他一点都不谦虚,真有点大言不惭的样子。

    夏文博又看看文景辉说:“文局长,是从明天起我就跟着尚局长开始学习吗?”

    文景辉点点头,他松懈了下来,也隐去了刚才咄咄逼人的杀气,笑着说:“恩,好啊,好啊,那就明天开始,看得出来,小夏是个爱学习的人啊,这很好,年轻人多学一点东西是有好处的,艺多不压身嘛,对不对,哈哈哈。”

    文景辉不得不笑,自己看来是过于的担心了,就这样一个傻小子,连这样简单的套路都看不懂,真不知道他怎么混到了这个副局长,只要他跟上尚春山一二十天的时间,他在国土资源局也就算再也直不起腰来了,谁会理睬一个这样的跟班副局长,哎,可惜了一个副局长的位置了。

    这里面也唯独曲副书记心中暗自叹息,看来了,自己也是过高的估计了这个夏文博了,本来还指望着和他形成一个统一的战线,在加上办公室裴雪慧,以及几个科长,有了这些实力,就能和文景辉,尚春山分庭抗礼,但从今天的第一个回合较量中来看,不要说争斗,夏文博连对方的套路都看不懂,这个夏文博真的是绣花枕头,外面光光鲜鲜,里面稻草一堆,不堪重托啊。

    这一点都不错,就算是组成联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盟友是个草包吧?那样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时常的拖自己的后腿,这样的盟友不要也罢!

    想当年,二战的时候,希特勒就遇上了那样一个意大利的盟友墨索里尼,那个笨蛋,谁都打不过,还一不注意的就让人家活捉起来,害得希特勒经常要派人去救他,你说这样的人要着何用呢?

    但夏文博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就下定论还有点为之过早,至少夏文博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智商不够,他一点都没有在意这几个人的表情,很轻松的拿出了自己的香烟来,给每个人都扔上一支,仿佛他今天是占了一个大便宜一样。

    那个纪检室的主任是个老好人,什么都不说,心中却很明白的,看来国土资源局的天下还是这个天下,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变的,自己还是继续的夹起尾巴做人,慢慢的熬吧。

    后来会议上又研究了两个基层土管所长的调换问题,当然了,这都是文景辉局长在按自己的想法安排,其他人也就是点头同意而已,夏文博也是很傻,很无知,很积极的举手同意。

    所以这个会议结束之后,不管是文景辉,还是尚春山,他们也都很满意。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夏文博喝了一会茶,此刻他是觉得有点饥饿了,看看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就一个人下楼,到外面的小饭馆是了一碗馄饨,吃饱了,点着烟返回了办公楼,刚进办公室,却见裴雪慧主任正在逐渐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满脸的忧虑。

    “嗳,裴主任,你也在啊,我出去了一下,呵呵。”夏文博说着话也坐在了沙发上。

    裴雪慧抬头看看夏文博,说:“吃早餐去了吧?”

    “嘘,不要告诉别人啊。”夏文博摆出了一副神秘的样子。

    裴雪慧本来还是满面忧愁的,现在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说:“这有什么怕的,在这里你可是局长,没人管的了你的。”

    “奥,这样啊,我一不注意都想到我是在政府办公室了,在那里啊,每次出去都要偷偷的跑,抓住就是一顿得猛尅,日子难熬啊。”

    裴雪慧嘻嘻的就笑了,摇着头说:“真有你的。”但很快的,裴雪慧脸上有是愁云满面,想了想,说:“你们开会的事情我刚听说了,夏局长,你没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不对吗?”

    夏文博很茫然的摇摇头,说:“什么不对?”

    “你,你怎么这样啊,你现在是局长,他们不能像今天这样对待你。”

    夏文博脸上的神情也微微的有所改变,但很快的,他又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说:“我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啊。”

    “让你做另一个副局长的跟班啊,这还不是问题?”裴雪慧有点替夏文博着急起来。

    夏文博却一点都不急,他现在根本都无法断定这个裴雪慧的真实的想法,她到底算是谁的人,她今天来说这些话,是代表她个人的看不惯,还是她受人之托给自己传话?也或者是为别人打探自己的态度呢?在这几个问题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夏文博觉得还是不能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她。

    “也不是跟班吧?就是跟着一起学习一下。”夏文博轻描淡写的说。

    裴雪慧不可思议的看着夏文博,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夏局长,你要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以后你还怎么在国土资源局混呢?”

    “哈哈,这我倒是没想那么多呢?对了,裴主任,你觉得曲副书记这个人怎么样?”夏文博突然的跳转了一个话题,他要研判一下这个裴雪慧到底是站在那一面。

    裴雪慧愣了一下,她有点不大习惯夏文博这样单刀直入的问题,但稍后,她也就有些恍然大悟了,看来这夏文博对自己还是有些顾虑的,这也难怪,他初来乍到的,对国土资源局很多盘根错节的关系都还没有闹懂,他当然要谨慎小心。

    裴雪慧沉吟了一下说:“你这个问题让我很不好回答,这样说吧,在工作中,对你们所有的领导我都必须服从,但从个人的喜好程度上讲,我当然会有我个人的倾向,曲书记相对来说要比别人正直一点,所以我们应该是走的近一点。”

    “奥,这样啊。”夏文博点了点头,他理解到了‘别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裴雪慧却笑了笑,说:“但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这个人还是很有原则的,在国土资源局,曲书记实际上在受排挤,他并不能帮我多少。”

    “那么,对你们这样的关系,别人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也是夏文博希望知道的,他所说的别人,自然也是指文局长和尚局长了。

    裴雪慧当然能理解出夏文博的意思:“别人肯定不会看好我,但我不怕。”

    “为什么?”

    裴雪慧再笑一下说:“因为我有一个好老爸啊,他在人大还有点权力,所以嘛,嘿嘿。”

    “奥,奥,人大的裴主任是你老爹啊。”夏文博想起来了,在县人大真有一个姓裴的副主任在。

    “是啊,像我这个姓,在清流县应该是很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