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831章忠诚

第1831章忠诚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却不这样认为,证据是什么,那就是在运动中才能找到的破绽,不动,肯定是找不到证据的,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邬局长的推理,所以他不会再拘谨于形式和一些规则上,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讲规则的人。

    “既然他们可以诬陷罗有志同志,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

    邬局长迷惑了几秒钟的时间,一下理解了华子建的话,他张大了嘴,好一会才缓过来,看着华子建说:“华书记,这。。。。。。”

    “这有什么问题了我来承担。”华子建很笃定的说。

    “那,那行吧,我知道怎么做了。我马上回去布置。”邬局长说完,就站起来急急忙忙的走了。

    华子建缓缓的转过身去,看着窗外大院中的郁郁葱葱的树木,他知道,战幕已经慢慢的拉开了,而自己这次的目标却是自己这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一个目标,结局如何,现在还不好说,但重创对方是一定能够做到的。

    而邬局长从华子建这里离开后没有回公安局,他直接到了峰峡县的一个宾馆里,这是一个很普通不过的宾馆,但这里住着他早就派来的七八个北江市刑警大队的警察,这些人都是邬局长从众多的刑警中挑选出来的人,不说能力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对邬局长的个人忠诚。

    他们都聚集在了酒店里,邬局长很严肃的看了一眼他们,说:“事情我已经汇报了,你们的侦查具有很高的价值,但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多少证据,张队啊,要是我们能找到什么证据,抓住他们其中的一个,我想案情肯定就会一路无阻了。”

    这个被邬局长称之为张队的中年人,默默的点点头,其实在他们所经历的很多案件中,都存在这样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明明知道对方有事情,就是找不到证据,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这个情况也是一样的,所有推断都可信,就是没法下手。

    邬局长见他们几个都无言以对,也叹口气说:“妈的,要是他们那个刚好现在出点麻烦多好,哪怕是赌博,嫖~娼也成啊。”

    几个队员都点头,要是有这样的事情,肯定他们不会放过。

    那个张队就闷着头说:“要不我们分开盯上他们,看看能不能盯出一点问题来。”

    邬局长摇头:“这守株待兔的方式太浪费时间了,现在要的就是一个措手不及,再想想。”

    好一会,里面一个队员才试探着说:“那我们给他们制造一点事情?”

    邬局长大腿一拍,站了起来,过去在这个年轻队员的肩头重重的拍了两掌,说:“你小子很灵活啊,你们继续研究,我现在到鹤园县去安排一下你们抓住以后的事情,有结果了给我汇报,要快啊。”

    说完他摇摇晃晃的就走了,这身下的六七个人也都明白了邬局长的意思了,一个个相互的看看,都笑了起来。

    晚上的峰峡县还是比较冷清的,加上现在正是大夏天,出来转街的人很少,在一个小巷子里,王老板刚出了门,准备到外面停车场开上车谈点生意,这一路走着,就见迎面走来一个人,见了他,挡住了他的去路,说:“老板,你要货吗?”

    王老板看的是莫名其妙的,嘴里嘀咕了一句骂人的话,说:“滚去。”

    这人却是不走,拉开了手里的皮包,里面一下露出了好几代白色的,像是洗衣服一样的东西,说:“我这货真价实的,便宜。”

    王老板一下就明白了,我.日啊,这是贩.毒的,他赶忙推开这人,准备离开。

    哪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小巷的前后左右出来了好几个人,一个人嘴里喊着:“手举起来,蹲在地上,不要动。”

    王老板一看,我靠啊,这些人手里都拿着真家伙的,乌黑的枪管闪着寒光。

    王老板忙喊:“和我没关系,没关系啊。”

    那个贩.毒的小子,却是掏出了一把匕首来,转身夺路而逃。

    问题是前后都有人,他哪里冲的出去,不过这小子也算是够黑的了,举起刀就要刺杀警察,但他那里是警察的对手,几个回合,就听有人一声惊呼,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小子的刀插到自己的肚子上了,躺在地下,翻了翻白眼,就不动了。

    这王老板可是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腿肚之一软,咕咚的一下,就坐在了地上,这真是人走背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和自己屁事没有,但头上却顶住了几杆凉飕飕的枪。

    “把这个毒贩也抓回去。”

    “我不是啊。”王老板都快哭了。

    其他几个便衣也不说话,迅速扑上来,王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扑倒在地上,手铐上身,此刻,王老板已经是泄了气的皮球,看来事情麻烦了,关键是那个毒贩子现在也死了,连个证人都没有了。

    走出胡同口,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等着,王老板被塞进去,面包车直接朝着鹤园县方向而去,到了鹤园县刑警支队,邬局长的那个侄子就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这邬叶荣现在已经是当上刑警队的队长了,今天邬局长特意到了他这里,越过了县局的局长,直接给他安排了工作,所以一切都是准备好的。

    审问王老板的话题当然就从贩.毒开始,那个死掉的毒贩子据说是从泰国来的,在国际上都挂了号的,这次来到了峰峡县送货,肯定是有人接应,接应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王老板。

    王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解释啊,说自己根本都没有吸毒,贩.毒。

    但问题是说不清啊,为什么那个毒贩子不找别人呢?几十万人口的峰峡县里,怎么就和他一个人说话。

    还有啊,有人举报他们到张宝顺那里聚会过,很可能就是商议贩卖毒.品的事情。

    后来王老板反复的解释,最后警方也算是通情达理,让他交代到张宝顺哪里去商议什么了?

    这些警察也说的很清楚,他们要找其他的几个老板对质的,要是这王老板说了假话,和其他几个老板的话不同,那就肯定的是他参与了贩.毒,一个警察还很耐心的给他讲了讲贩.毒的后果,特别是这样一皮包的毒.品,枪毙是不用说的事情。

    这就把王老板给难住了,你说自己瞎编一气吧,但万一另外的几个老板说实话了,自己这个贩.毒的罪行就真说不清了,这还死了一个人呢?

    在反复的考虑之后,王老板还是交代了,保命要紧啊,他说了那天在张宝顺别墅他们商量的事情,说了张宝顺用给他们工程作为代价,让他们诬陷罗有志的事情,那天就是过去商议对策,统一大家的口径的。

    等把这一切都交代完了,在出来的时候,他才发觉,外面一个抽烟的年轻人,很像是那个死去的毒贩子,他再揉揉眼想要仔细的看,人家已经转过身了,王老板多么希望那个毒贩子依然活着啊。

    初战告捷,当晚,消息就传到了华子建哪里,华子建今天也是没有回家,就在办公室里等着消息的,江可蕊来过几次电话了,催他回去休息,但华子建不希望这个事情带回家里去处理,江可蕊上次已经受到了那么大的一次伤害和震动,现在最好不要让她知道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何况,这次的反击是一次重大的行动,能不能打到对方的要害,全凭一念之间的感觉,华子建只能把自己关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这样才能冷静,准确的捕捉到稍纵即逝的战机,一步错,都可能演变成全盘的输。

    华子建拿着电话,凝神思考了好一会,才对邬局长下达了最后的指示:“收网。”

    邬局长亲自带队,当天夜里,就在张宝顺的别墅抓住了张宝顺,另外几个诬陷罗有志县长的老板也全部的抓获了,华子建要求邬局长他们连夜审问,一定要活得所有人的口供,于是,这个夜晚的鹤园县刑警队就热闹了,从市里调去的经验丰富的审讯员连夜分组对着几个老板展开了强大的心理攻势,不得不说,邬局长在这次审问中使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法,比如车轮战,疲劳战,还有大灯泡强光照射等等,让这几个人实在是难以抵御。

    其他的几个老板也都陆陆续续的交代了,说了这是张宝顺的主意,他们不过是因为多年生意的来往,不好拒绝而已。

    但张宝顺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在他的心里,依然抱有一些希望的,他觉得只要扛住了对方的连番攻势,或许就有人会帮自己说话。

    对这样的一个状态,华子建也是担忧的,他整个晚上都没有休息,不断的和邬局长他们联系着,听取他们审讯的结果,他需要绝对完善可靠的口供,并且还希望张宝顺的口供能引起自己最想要听的的那个公安厅副厅长的名字,有了这个名字,华子建的反击才能真正的落到实处,不然这次的事情也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抓住这样的一个机会是很不容易的。

    但直到天色放亮,张宝顺还是一个字都不说,这让华子建忧虑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