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816章行云流水

第1816章行云流水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看看差不多了,华子建再稍微的暗示一下,北江市的英豪们群起而攻之,彻底全歼了乌克兰团队,这个时候,华子建才一头冲进了卫生间,大吐一场,安顿了对方休息,带着队伍凯旋而归。

    第二天考察的时候,这些乌克兰的专家们一个个萎靡不振的,就在昨天,他们还是很有些趾高气扬的感觉,因为自己是出资方,更是工业强国,对中国地方企业还是有些看不太上眼的,但没有想到,华子建在她们最为骄傲的喝酒上出其不意的重伤了他们,让他们再也没有了狂妄骄傲的心态,对华子建等人,他们也就格外的客气和尊重了。

    那个雷布罗夫领队,今天很是认真的听取着华子建的介绍,华子建说:“这一片空地我就想着下一步作为你们的新厂址,你看看,第一是交通很好,比起现在的金新机械厂,这里四通八达,以后你们还一和特种钢厂共建一条铁路,这样你们的产品就能知道运到火车站,可以减少很多吊装,转运的费用。”

    “奥,那么将来可以修通这个铁路吗?”华子建的建议让雷布罗夫雨鞋心动起来,特别是他们这些重型机械产品,倒一次车,费用是很大的。

    华子建点点头,说:“肯定能修,从这里到火车站距离也不远,而且这一条沿线上,几乎都是农田,很方便拆迁和修建。”

    雷布罗夫随着华子建手指的方向看去,的确是如此。

    接着华子建有给他不断的灌输其他的一些优势,什么北江市有特种钢材啊,这一吨刚才直接从国外购进,成本怎么这么的大啊,还有北江市的工资水平,生活费用也很低啊,金新机械厂的设备完善啊,工人的技术水平很高啊等等,反正华子建是展开了自己强项,说的是天花乱坠的,让对方这六个人都很有了兴趣。

    对于乌克兰方面这些专家的各种提问,质疑,华子建也能干干脆脆的给予回答和解释,本来他对这些东西也是考虑了很长时间,所以对方能够想到的问题,华子建也几乎心中都有腹案,回大起来行云流水,绝不磕磕绊绊,这相应的也增大很了很多可信度,让雷布罗夫等人听得无懈可击。

    但在下午的座谈的时候,这个乌克兰的队长却提出了一个让华子建不好回答的问题,他说:“假如我们可以谈成,并在你们北江市建厂,以后这个特种钢材的价格能不能给予最大的优惠,别的不说,就按你们供给国内其他军工厂的价格执行,怎么样?”

    这个问题是有点大的,虽然特种钢厂是委托北江市来管理,但像如此重大的价格问题,肯定是要军方点头才行,要说起来,国内的军工厂大部分是军方的,所以在价格上肯定很低,能不能对社会上也通用这样的一个价格,华子建不敢轻易的答应。

    华子建敲击着会议室厚实的实木桌面,思考着说:“雷布罗夫先生,对于这个问题我是无法给出你一个准确的回答,因为钢厂我们也是和别人合作的,合作方什么想法,我现在不知道,我唯一能说的就是,价格肯定会比市场价格低很多。”

    雷布罗夫歪这头,想了想说:“那么我希望这个问题能有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可以直言不讳的给你说,其他条件我们现在基本可以认同,包括金新机械厂的股份,也和我们认定的差不多,都在可协商的范围内,但这个钢材的价格对我们一个生产军工的企业至关重要。”

    谈判就一下陷入了僵局,华子建和翟清尘等人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在华子建的心里,这个事情恐怕只能先和军方联系一下,最后才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那行吧,这个问题我们先放一放,等我和钢厂的合资方接触之后,我在给你们一个回答,今天我们谈谈其他的一些问题吧。”华子建只好推一推。

    “ok,我们等待着你们的回应,现在说说下面的事情。”

    会议继续的谈论着,这个问题暂时不谈,不过华子建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他怕这个问题最终会成为双方谈判的一个障碍,对能不能说动军方,华子建是一点都不敢保证。

    果然等到三天之后,所有的问题谈完之后,雷布罗夫又绕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而华子建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和军方做了一个沟通,但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军方说,特种钢厂本来就是服务于中国的军工厂的,这里还涉及到很多内部结算的问题,价格和市场价格肯定也不会同步,军方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毫不相干的条件。

    这就让本来前景光明的洽谈陷入到了僵持之中,华子建为此也是很伤脑筋,一混又是两天过去了,事情还是没有得到缓解,这天华子建在办公室想着这个问题,翟清尘敲门走了进来。

    翟清尘也在为这个事情忧虑着,这个个项目对每一个北江市的领导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政绩,特别是翟清尘刚刚走上了市长的岗位,更需要一些政绩来奠定自己的基础,不管项目是如何而来,一个市长总是能分享到其中的利益,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华子建点点头算是招呼了一下翟清尘,看着小刘给他倒水,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清尘啊,你对这个乌克兰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主意。”

    翟清尘一面接过水,一面摇着头说:“不瞒书记你啊,我到现在还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应对的策略,因为这个钢厂的事情我们不能完全做主,而对方这个雷布罗夫却认为我们的诚意不够,我们又不好给他吧很多事情解释清楚。”

    华子建附和着点下头,说:“但这个问题要是不能很好的解决,恐怕项目会黄,还是再想想办法,最好能让他理解我们的难处。”

    “要不你找王部长说说,上次喝酒的时候,听他说他和王部长还熟悉。”

    “恩,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啊,只怕效果不是太好,这些个老外,有时候还是很倔的,人情世故相比我们中国人来说,要淡漠很多。”

    “哎,这倒也是,我们主要也不认识他们乌克兰的谁,我想他们自己的人给他说说,可能多少会有点效果的。”

    华子建一听翟清尘的话,心里就是一动,对了,自己怎么把这个人给忘记了,华子建嘿嘿一笑,说:“谢谢清尘你的提醒啊,这样,你马上联系一下雷布罗夫,就说晚上我们一起坐坐。”

    “书记你有办法了?”

    “撞撞运气吧。”

    这里翟清尘刚忙亲自给雷布罗夫打了一个电话,说华书记今天准备和大家坐坐,请他们晚上务必光临。

    那雷布罗夫一听华子建又要亲自招待他们,心里就有点发虚了,上次那一场酒啊,喝的他们六个人好多天闻到酒味就头晕,他怕今天又要被放翻。

    “市长先生,我首先申明一下,这个白酒的坚决不要。”

    “呵呵,放心好了,我们主随客便,你们实在是不愿意喝酒的话,我们绝不勉强。”

    “奥,那好吧,晚上我们过去。”

    华子建看着翟清尘给雷布罗夫打电话,心中也是一阵的好笑啊,这雷布罗夫只怕在北江市以后是不敢多喝酒了,记得第一天刚上桌子的时候,他那个嚣张的样子,一副目空一切的表情,想想现在都有点好笑。

    这样等到下午下班之后,在北江市大酒店里,华子建,翟清尘,王稼祥等人就陪着乌克兰方面的雷布罗夫等人一起坐在了包间来,才不用说,都是北江市拿得出手的好菜,但酒却只是上了几瓶红酒,这些乌克兰的人打死都不让开白酒了,华子建笑笑摆摆手,撤掉了白酒。

    今天华子建也是不希望对方喝醉的,今天还有正事要谈,所以大家都清醒一点为好。

    稍微的喝了你们几口红酒,华子建就说话了:“雷布罗夫先生,现在看来我们的商谈出现了一定的分歧啊,这个事情我一直在想,他绝不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作为合资以后的金新机械厂,一半的股份都是我们北江市的,我们肯定会适当的照顾。”

    雷布罗夫放下了酒杯说:“华书记的话是没有什么错的,但问题是我对北江市的诚意感觉还是有点欠缺,就是一个钢材的价格,为什么就不能答应呢,你说你们还有合资方,好啊,那情合资方出面,我来和他们谈。”

    华子建怎么可能让军方直接和他们商谈呢,这个特种钢厂之所有在北江市建设,其中军方不想暴露他们参与这个项目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没见整个筹建指挥部里,所有军官都是着的便装吗?所以雷布罗夫的这个提议肯定是无法实现的。

    华子建叹口气,说:“你对我们还是很不信任啊,特别是对我这个人不信任让我很伤心,要知道,就连你们副总统维塔斯对我都还是相当的了解的。”

    华子建这话一说出,不要说雷布罗夫等人都是一愣,连翟清尘和王稼祥他们也都暗自吃惊不小,这华子建又要开始放烟雾弹了,大家都是知道他的,他从来都没有去过乌克兰的,怎么会认识人家副总统,他还能编出一个维塔斯的名字来,也不怕人家揭穿了,几个人的心也是揪到了嗓子眼。

    这个雷布罗夫看着华子建,心中诧异不已,难道华子建真的认识自己的副总统?

    这有点不可思议,雷布罗夫再一想,也就释怀了,嘿嘿,这小子一定在瞎编呢,想来蒙我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