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805章心在黯然

第1805章心在黯然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春天的早上空气格外的清新,萧易雪那辆红色的越野车一大早就带着华子建从北江市悄然离开,没有送行的人,因为天色还没有完全大亮,华子建是有点困乏的,这几天的煎熬已经消耗掉了他很大一部分的精力和锐气。

    萧易雪就温柔的看了看他,说:”你休息一下吧,要不你到后面躺躺,我会开的小心一点,不会影响到你的休息。“

    华子建摇摇头:”算了,我就在这靠上一靠,你一个人开车也太辛苦,我陪你说说话吧。“

    萧易雪心里有点甜甜的味道,这样的场景让她不由得感到了一种温馨和浪漫,这些年自己在风风雨雨中,在血腥枪弹里,多么渴望也能有这样一个场景,陪着心爱的人,一直走,一直说这话,这个路不要有尽头。

    ”好啊,那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

    华子建就半眯上了眼,小时候的事情很多,到底上那一段呢?他的眼光望向了车窗外,

    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大地都变得苍绿了,近处山坡上的小草也悄悄地钻出地面,它们嫩生生,绿油油的。肥胖的小叶儿,像一个个刚刚睡醒的胖娃娃。这一片,那一簇,点缀着这陡峭的山坡,随风摆动的柳树的枝条向下垂着,就像一条条线挂在树上。那嫩绿的小叶片,就像在线上系的花瓣儿。

    华子建说:”我过去生活的地方很美很美,就像窗外的那片山地,但那个时候啊,我无法领略到这些,相反,我总是期望可以在有一天的时候离开那些地方,到更为繁华的城市来,现在想想,或许我错了。“

    ”你在后悔你的选择?“

    摇摇头,华子建幽幽的说:”没有,只是觉得没有好好的珍惜那段时间。“

    萧易雪很快的就从华子建眼中看到了一股浓浓的思绪,她明白,华子建一定又在会议江可蕊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江可蕊还在不在人世,想到这些,萧易雪也有点黯然起来。

    这一路上很难走的,全国各地前来慰问的车也很多,还有一些通信指挥车、抢险救援车、运兵车以及生命探测仪、破拆、起重等救援器材装备和医疗急救药品等车辆密密麻麻的,特别是靠近贵州的地方因为震感较大,道路和桥梁都出现了问题,所以,晚上的时候,车才到了贵州和北江市的交界处,华子建一看,前面到处都是车辆,沿途摆的满满的,已经是都住了。

    华子建就对萧易雪说:“我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萧易雪答应了一声,华子建就下车步行到了前面,一打听,原来是前面一段路塌方了,部队的战士正在抢修着,华子建过去了看了看,又问一个正在指挥抢修的军官,这军官看看华子建,说:“今天恐怕是没有办法修通了,明天早上看情况吧,我们会连夜施工。”

    华子建一看这个样子,确实工程量还不小,那就只能暂时在这过夜了,这里是山区,附近也没有住户和宾馆,不过华子建是知道的,萧易雪在北江市的时候,专门让人送的有一顶帐篷,现在天也不冷,应该没什么问题。

    萧易雪也下了车,在车旁活动着身体,扭动腰身,这一路她开的时间比华子建要多,华子建那驾驶技术很一般,城市里还可以,但跑贵州这样的山路,华子建开的就有点紧紧张张的,速度也提不起来,所以萧易雪知道华子建现在是心急如焚的,就没有让华子建多开。

    “怎么样?前面堵车了?”

    华子建很遗憾的说:“是啊,我问过了,估计今天晚上是通不了,要等到明天,我们先弄点吃的吧。”

    “行啊,不过看来也只能吃饼干了,方便面到是有,但热水现在没有了。”

    华子建吃什么是无所谓的,他本来也没有多少胃口,但他考虑到萧易雪这一路都很辛苦的,自己吃不好没关系,不能太委屈了她,华子建说:“这样,我看能不能找点水,我们烧一点吧。”

    萧易雪想想,也好,自己无所谓的,但华子建一个市委书记,这些年肯定是没有吃过这样的苦了。

    两人一个生火,一个就到周围找水源了。

    两人吃饱了方便面,华子建本来想和北江市联系一下,问一问今天市里的工作,可惜,这里是山区,没有信号,华子建也只能叹口气,关掉了手机,在外面华子建是轻易不敢开机的,电池倒是带了几块,但怕万一关键的时候没有了电,影响会很大。

    两人在路边的一颗树下,找了一个平坦一点的地方,支起了帐篷,大树下已经有三两个帐篷搭起来了,好像有一个是湖北的,三个小伙说他们自发来的,还有一个是重庆的夫妇,人也很和蔼,热情,帮着华子建他们一起搭好了帐篷。

    那个重庆的妻子说:“你们两口子不像是单位来的,应该也是自发来救援的吧。”

    华子建和萧易雪都有点尴尬,两人笑笑,华子建说:“是啊,我们是自发过来的。”

    “奥,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救援吗?”

    见华子建点头,这妇人就谈起了救援的事项,他们已经参加过好几次救援了,过去主要是水灾,地震救援就参加过一次,不过看起来他们的经验还是很多,华子建听的也是受益匪浅。

    大家都坐在地上,谁都不去讲究太多,后来华子建看到萧易雪有些困乏,才很客气的说:“谢谢你给我们介绍了这么多的经验,很宝贵,这次一定能用上。”

    对方也客气了几句。

    华子建站起来,对萧易雪说:“你也早点休息吧,好好睡,明天我叫你。”

    萧易雪有点奇怪的看着华子建说:“你不睡。”

    “睡啊,我到车上睡?”华子建觉得肯定是这样的,自己不可能让萧易雪去车上睡,自己独霸一个帐篷吧。

    萧易雪看着华子建,说:“你怎么。。。。。。那你到帐篷睡,我到车上去。”

    “这怎么可以。”

    两人就相互的谦让了起来,旁边的那个重庆妇人就说:“你们是不是担心车上的东西,放心吧,这一路是不会有小偷的,我看你们车上都是装的食品什么的,应该没问题,你们两口子都睡帐篷吧,何必担心。”

    华子建看看萧易雪,萧易雪也看看华子建,两人都笑了笑,萧易雪说:“你这么大的格子,车上根本都伸不开脚的,我们都睡帐篷吧。”

    说话的时候,萧易雪显得有点羞涩,也有点怯懦,还有点幽怨。

    华子建心头一震,在这荒山野外,自己是在不必用那些世俗的眼光来看萧易雪,她不过是希望自己可以休息好,希望能和自己更为亲密一点,自己何必如此迂腐,现在是非常时期。

    华子建默默的看了一眼萧易雪,说:“那行吧,你先休息,我到附近转一转。”

    萧易雪嗯了一声,低着头就钻进了帐篷,华子建一时倒没有多少睡意,他背着手,一个人在路边慢慢的走着,循着山路,微微的夜风拂过面颊很惬意,远远望去蜿蜒的山路上灯光点点,那应该都是前来救灾的车辆,那些不知名的虫子藏在草丛中、树林里奏起了夜曲,鸣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有几只萤火虫点起亮晶晶的小灯笼在草丛里一闪一闪飞舞着,那是在为奏鸣的虫子装扮舞台吗?

    这个时候,华子建再一次的想到了江可蕊,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是不是也在看着这个夜晚的月光?

    在这样的夜色里,一股清凉透气的清风包裹着华子建,这样的感觉恍如隔世。

    华子建不知道的是,在同一时刻的北江市,现在却异常的热闹,宽大的北江大酒店里,苏良世正在接待刚刚飞到北江市的中组部的组织局局长,这个局长是在今天一早接到通知的,让他到北江市来和华子建谈话,并和北江市的领导接触一下,对华子建的情况做一个详细的了解。

    只是很遗憾,似乎华子建已经到外地去了,不仅没有迎接自己,这个中组部组织局的局长刚才还连续的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和华子建联系上,现在他端着酒杯,问苏良世:“苏省长,北江市的华书记难道不在北江市吗?”

    苏良世摇摇头,说:“这不会吧,前一两天我们还见过面的,今天你们来没有通知北江市?”

    局长说:“通知过的,但感觉他们北江市支支吾吾的,让人糊里糊涂。”

    “那就奇怪了,这个情况我还没有掌握,这样,等明天我问一下。”苏良世很认真的说。

    局长想了想,摇摇头:“那就不必了,明天我们就到北江市政府和市委去谈话了,到时候我问问。”

    “恩,嗯,那也行吧。”

    苏良世又端起了酒杯,和这个局长碰了一下。

    谢部长也是在酒桌上的,他隐隐约约的听说华子建去了灾区,但具体华子建走的时候有没有给苏良世打招呼,谢部长就不得而知了,而且啊,谢部长现在真还一时拿不准自己该不该解释一下,他在酒席中抽空出去,给华子建打过两次电话,但还是渺无踪迹,谢部长也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