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778章绝美之人

第1778章绝美之人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这些工人看到厂长在会议室里,就互相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华子建瞟了一眼,心里已经是明白了一些问题,说道:‘宋厂长,我知道你的事多,你去忙吧,我和工人老大哥们谈谈心。”

    宋厂长听到华子建这样指名道姓的赶自己出去,再也不好呆在会议室里,只是狠狠地盯了那几个工人一眼,走了出去,罗县长和齐玉玲等人,见此状况,也不好在会议室坐了,齐玉玲站起来笑笑说:“华书记,我和罗县长几个到外面车间去转转。”

    华子建并没有驱赶他们几个的意思,但想想他们不在现场也好,就点点头,没说什么,这几个峰峡县的干部都很识趣的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也就只剩下了华子建,文秘书长和市工业局的齐局长三人,华子建对这些工人说道:“既然大家来了,说明大家信任我,对此,我表示感谢,请坐吧,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我相信,就算有天大的问题,我们也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这是一个长得十分强壮的中年男子说道:“既然华书记吩咐了,我们大家坐下吧。”

    其余的工人点了点头,跟着那个中年男子一起坐下。

    “这就对了嘛,你们是氮肥厂的主人,这到了会议室,就像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我们先喝口茶,然后慢慢说。”看到齐局长站起来替这些工人泡了茶,华子建笑着说道。

    这些工人也没有想到,华书记如此的亲切,随和,他们刚才还有些激动的神情也稍微的平静一点,华子建望着那个中年男子道:“这位大哥,你贵姓?”

    那个中年男子看到华子建首先问他的姓名,就说道:“免贵姓覃,别人都叫我覃师傅。”

    “覃师傅,你可以说说今天到这厂里来有什么事要反映吗?”华子建示意文秘书长做笔记,亲切地问道。

    “华书记,我们几个都是从这氮肥厂建厂那天起,就在厂里上班的,”他指着坐在一边的那个戴眼镜的瘦瘦的中年人说道,“这位就是我们厂里的易工,专门负责工厂的技术问题的,我们这个厂,前几年十分红火,福利待遇很好,是峰峡县最让人羡慕的单位,谁知这个宋开明当上厂长后,我们厂里就越来越糟,到了最后,竟然连工资也发不出年了,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家里待岗,可是那个狗日的宋开明,还每天开着那辆小车,下馆子,泡女人,整天和一伙狐朋狗友大吃大喝的,最后把好端端的一个工厂,硬生生的吃垮了。听说现在这狗日的又想把厂卖掉,华书记,我们这几百人,就全靠这氮肥厂生活,这厂子没了,你叫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华子建暗自摇头,这小子,满嘴的粗话,不过想想也没往心里去了,这或许就是他们的一种交流方式,等到覃师傅说完,华子建这才说道:“覃师傅,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换着任何一个人,面对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工厂,说没就没有了,都会像你们一般的难过,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这个工厂早就资不抵债了,这两年全靠财政拨款和贷款过日子,至于你所说的宋厂长大吃大喝,甚至贪污腐败,这可得要有证据,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要乱说,如果你们有确凿的证据,可以如实向市里反映,依法查处他的问题。”

    “我们当然有证据,这两年,我们厂有几批货物,被他销到了外省,不过最后却是一分钱也没有收回来,据他说是那家公司倒闭了,所以这钱就成了死帐,那可是一百多万的货款啊,我们怀疑是他和人合伙,骗了工厂的货物。”覃师傅大声说道。

    “还有这事,”华子建不由眉头一皱,“你们知道外省那家公司的名字吗?”

    “那家公司叫红丰农资公司,不过去年这家公司就倒闭了,那个经理也不见了。”一个工人说道。

    “哦,”刘思宇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事我们下来再谈,今天难得大家都来了,本来,我还准备专门找你们聊聊的,这下好了,你们自己来了,你们可能也听说了,我到峰峡县来的目的,你们这个氮肥厂,已被市里定为首批改制的企业,你们觉得这氮肥厂应该如何改才好。”

    易工和这谭师傅等人听到华子建说氮肥厂已被定为改制试点企业,都相互看看,那个易工就说道:“华书记,我认为这氮肥厂如果有资金注入,应该能活过来的。”

    “你有把握?”华子建盯着他问道。

    “有把握,我仔细调查过,我们厂虽然现在被市化工厂挤占了市场,但我们生产的复合肥还是有竞争力的,只要更换一批设备,我们产品的质量就会上去,再抓好销售渠道,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易工肯定地说道。

    “那这批设备,需要多少资金?”华子建听到这易工有办法救活这个厂,就感兴趣地问道。

    “我打听过,也仔细的研究过,这套设备,大约需要一千万左右。”易工说道。

    华子建想了想,说道:“各位,你们这个氮肥厂进行改制是肯定的,中央有明确的规定,对国有企业要抓大放小,也就是说,对像你们这种小企业,国家不再注资,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有两条路,一条是对企业进行改制,另一条就是让资不抵债的企业破产。而根据你们氮肥厂的实际情况,县里决定进行公开拍卖,我想,既然易工有把握救活这个工厂,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它变成一个股份制企业,优先内部职工购买。”

    听到华子建让他们这些职工买下这个厂,覃师傅就泄了气,他望着华子建说道:“华书记,你也知道,我们在座的,都是工人,哪里有钱来购买这个工厂哟。我看只有宋开明那狗日的,捞足了钱,才有能力买下这个厂的。”

    华子建想了想,说道:“覃工,易工,我知道你们对这个厂子有感情,我看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商量一下,如果觉得有信心把这个厂搞好,愿意接手这个工厂,你们直接来找我,当然有好的建议也可以来找我的。在这里,我要明确告诉大家,你们这个氮肥厂进行改制,是一定要进行的,这一点,市委,市府已下了决心,当然,我们在改制的过程中,一定会考虑你们的合法利益的。”

    “那华书记的意思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直接到市里去找你?”

    “是啊,我会给市委接待室打招呼,只要是你们峰峡县氮肥厂的工人代表,可以安排进去见我,怎么样?”

    这些工人心里都是暖洋洋的,一个市委书记能说这样的话,不管真假,都是很不容易了,自己这些人有时候去见一见县长,都被挡在门外,但华书记却这样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还能再闹吗?

    送走这些人后,华子建拒绝了宋厂长等人挽留,带着大家,直接回到峰峡县政府的招待所。

    罗县长和齐玉玲刚才也被华子建批评了几句,现在的饭也不敢弄的过于奢侈,三几个荤菜,四五个素菜,酒也不敢多上,就是两瓶。

    华子建心里想着事情,慢慢的吃着,其他人也都不敢随便的乱说话。

    好一会,华子建才担忧地说道:“文秘书长,你觉得如果这氮肥厂进行拍卖的话,有人会来购买吗?”

    文秘书长看了一眼罗县长和齐玉玲,想了想,小心的说:“这个问题难说啊,要知道这个氮肥厂,现在还欠着银行六百多万的贷款,还有全厂工人近一年的生活费,这两笔帐加起来,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另外,购买这氮肥厂的人,还要把这些工人全都接过去,这样苛刻的条件,恐怕没有人愿意来买的。”

    华子建点点头,转过去看看罗县长:“对了,如果这厂子卖掉后,这宋厂长你们准备如何处理?”想到那大腹便便的样子,华子建就浑身不舒服,你说你才多大个官啊,也敢养这么一个市长,省长的肚子来,真是过分。

    罗县长赶忙回答:“至于这个人,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安排,华书记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呢?我一个市委书记总不能手长的伸到这个级别吧,不过他把一个好好的厂子搞成这样,我看应该先清查一下吧?当然,我说了不算,都是酒话,哈哈哈。”

    但罗县长和齐玉玲对望一眼,都微微的点点头,华子建已经把调子定下来了,必须按这个想法执行。

    华子建放下了筷子,又说:“氮肥厂的改制,你们递上来的方案,我也看了,过于简单,我建议你找哪些工人谈谈,多听听他们的想法,如果这些工人对这个工厂有信心,我觉得可以把这个工厂改制成股份制企业,由这些工人持股,自己去经营管理。”

    “股份制企业?”罗县长和那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没有明白华子建的意思,“难道不进行公开拍卖了?”

    “你认为拍卖的钱,够还银行的贷款和支付工人的养老保险金之类?”华子建反问道。

    “这倒也是,这氮肥厂可欠着银行好几百万呢,再加上养老保险金这一块,至少要八百万,拿八百万来买这个氮肥厂,还真的没有人愿意的,在知道我们县里准备把这个工厂卖掉的时候,有几个老板透漏了买的意思,不过,最多只能出三百万。”罗县长有点苦恼地说道。

    华子建就思考着,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拉开了窗上的玻璃,罗县长赶忙递过来一只烟,给华子建点上,华子建抽了几口,才若有所思的说:“所以啊,我们与其去找人来买这个工厂,还不如干脆让这些职工持股,我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对这个工厂很有感情,而且也有信心,反正这个企业是一直亏损。全厂有几百号工人,平摊下来,一个工人有两三万元左右,如果我们把这部分折换成股本,让每个员工分别持有,这样,工人的身份就有职工变成了股东,随着角色的转变,工作积极性肯定会提高不少的。至于银行贷款,可以先挂在企业的帐上,让他们逐年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