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736章渗人

第1736章渗人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刀疤不喜欢犹豫,差不多了,他从来都是一个速战速决的人,他站起身,把手插在了裤兜里,那里有一把并不太长,但很锋利的刀,就在这个时候,刀疤看到了两个女人走了进来,华子建也站起来招呼她们,这一下就打断了刀疤的后续动作了,他只能在稍微的等一等,他要确保万无一失,而且,这一顿饭的时间会很长的,自己有的是出其不意的机会。

    华子建笑着招呼安子若和葛秋梅,实际上华子建是见过葛秋梅的,也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阴冷渗人的味道,但今天既然人家和安子若一起过来,华子建还是很热情:“两位美女都来了,葛老板生意都还好吧?”

    “托华书记的福,还不错呢?”葛秋梅娇笑着,走了过来。

    安子若有点诧异的看了看葛秋梅:“你们认识?”她就想,既然你们认识,何必让我来介绍,真是多此一举了。

    葛秋梅摇摇头说:“我和华书记就是在你婚礼上见过一面,所以谈不上熟悉,只能算认识,不过我到是很想高攀一下华书记呢,就怕华书记不给面子。”

    华子建淡然的一笑,说:“哪里的话啊,认识葛老板我也是很荣幸的,来吧,我们坐下来吃点东西,对了,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

    没等安子若说话,葛秋梅抢着说:“顺道就给遇上了。”

    安子若心里又是一愣,这怎么能这样说呢?你不是有事情要找华子建吗?但也只是心里稍微的有点不满,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富贵女人,安子若是不会有太多的警惕,在她的眼中,世界是美好的,根本都不会想到还有很多的阴暗和腥风血雨。

    安子若觉得自己还是一个解释一下:“是啊,我们遇上了,刚好葛老板也想认识一下你,所以我就把她也约上一起来了。”

    “恩,嗯,都是朋友,一起坐坐也好,我来点菜吧?”华子建说着拿起了菜单,这不过是个客气话,他说习惯了,其实西餐用着他一个人点,都是谁喜欢吃什么,自己点自己的。

    这个时候,刀疤却邹了一下眉头,他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女人坐在了华子建长椅的外面,这样的隔断,本来就是两排面对面的座位,这女人坐在外面,直接就影响到了自己对华子建的下手。

    同时,葛秋梅也邹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的,她就想,这没有什么关系,一会自己会有办法把安子若调开的,葛秋梅想着,就在餐厅里四处的张望了一下,她像一个贵妇人一样,用挑剔的眼神在看着餐厅的装修和档次,实际上她只是想看看,这里哪一位才是将要动手的杀手。

    只是简单的浏览了一下,葛秋梅就确定了远处那个穿黑衣的男人应该没错了,她的眼光没有在他身上停留,但作为一个老牌的杀手,她能准确的分辨出来,一点都没有错,就是他。

    从职业的角度来看,这个人算不上一个高手,因为他过于张扬的阴冷让他很容易暴露,他无法做到自己和黄师哥那样,把冷酷伪装在微笑和松弛的肌肉下面,看看这个人,手臂和大腿都是有点僵硬的,不过唯一让葛秋梅满意的一点就是,这个人眼中是没有一点犹豫和胆怯的,这很重要,作为杀手,更多的是需要勇气,而不完全是技巧。

    收回了眼,葛秋梅看到华子建已经点过了他自己的牛排,他客气的吧菜单推到了安子若的面前,说:“你看看,想吃点什么?”

    “我随便吧,来个意大利炒面。秋梅你要点什么你?”

    “我也要个牛排吧?”葛秋梅就在自己点的菜单上划了一个勾。

    很快,服务员就过来收了菜单,又问了几句,拿着菜单到后厨准备去了。

    刀疤低着头,慢慢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食品,不过他还是有点奇怪,刚才那个和华子建见面的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心悸而寒冷的感觉,那眼光不过是一闪而过,但带给自己真是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难道这个女人是警察?

    在刀疤的思维中,也只有警察才是他的天地,每当看到警察的时候,他都有这样的一种不爽快的感觉,但现在在家是不管不顾了,就算是个警察,自己也是要动手的,实在不行,那只有用枪了。

    刀疤就摸了一下别再腰间的手枪,但他很快又想起了什么,拿出了手机来,把刚才徐海贵给他发来的华子建的照片删掉了,想一想,他觉得还是不妥,就把手机里的卡抽了出来,包在餐巾纸里面,扔到了纸篓里,这不过是以防万一。

    做完了这几个动作之后,刀疤就耐心的吃起了面前的牛排,他吃的很仔细,一面吃着,一面想象着一会自己一个怎么动手,自己应该是走向了华子建,走近华子建的时候,自己还有个微微一笑,笑的要很坦然,也很真诚,这样的话,华子建就会有一些疑惑,他会在大脑里思考,是不是认识自己,当然了,他来不及质疑,自己就把这冰凉锋利的刀刃穿过他颈间的皮肉。。。。。。想到这,刀疤甚至能够感觉到华子建的气管正裂着一大道口子,透着冷风。

    不过刀疤想,自己可没有时间去欣赏华子建临死前定格的表情,他只需要确认,那个家伙必死无疑,他的一刀,先切断他大动脉,再割开了喉咙,等鲜血还来不及渗透到满地,自己已经到达了预先看好位置的窗口,就在后门边。

    等大家都惊恐的发现客人已经倒下,自己就跳下了窗台,从后面逃走。

    华子建他们点的东西已经上来了,三个人说着话,开心的吃着,华子建就问安子若:“对了,你不是说找我有话说吗,想说什么?”

    安子若忸怩的看看华子建,好一会才说:“我好像有了,刚发现的。”

    “有什么了?奥,奥,你是说你肚子里面有了?”华子建恍然大悟起来。

    “是啊,我现在有点迷茫,你说我要不要呢?”

    华子建说:“当然要了,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不要,一会只怕想要都麻烦,对了,权总是什么意思?”

    “他还不知道呢,我刚发现。”

    “这样啊,我的意思是你最好提前征求一下权总的意思吧,这可是你们两天人的事情。我做主不太好吗,哈哈哈。”

    华子建笑是笑,但内心里还是有些苍然,但这样的心情他绝不会轻易的暴露出来,他很好的都掩饰在了自己的大笑中,不过在想想,这其实也好,看到安子若幸福的表情,自己是应该为她庆幸才对。

    安子若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问葛秋梅:“你为什么不结婚,是不是害怕要孩子,听说怀上之后会很难受的,好多个月,身材也要变形的。”

    葛秋梅一下就愣住了,从来都没有人这样单刀直入的问过她,她心中有些黯然,也有些失意,自己这一生啊,注定也就只能成为孤家寡人了,婚姻,儿女,这些对自己都只能是一个遥远的梦想,生在这个地下王国中,很多东西都要放弃,是的,必须放弃。

    葛秋梅苦涩的笑了笑,说:“没有人喜欢我啊,我可是嫁不出去的剩女,对了,华书记,你们有哪个领导还没老婆的,给我也介绍一个吧?老一点也没关系,只要疼我就成。”

    华子建知道这就是一个玩笑话,像葛秋梅这个漂亮的富婆,不要说会有很多同年人追求,就是那些年轻男子,也会有很多是希望榜上这样的富婆的,远的不说,至少那个网络写手饥饿的狼肯定就是非常愿意的,华子建记得上次看他的书,一到逢年过节的时候,那个小子都想把自己出租,虽然价格不高,全包一天才几十元钱,但就这,从来也没有见他揽到过生意,这不得不说现在社会变化真大啊。

    华子建哈哈的笑着,说:“好好,你这个条件不高啊,我记得晚上要参加的老干部招待会上,那个郭巡视老伴刚去世,他也不算老吧,才70大一点,我抽空帮你介绍一下。“

    三个人都一起笑了,特别是葛秋梅,笑的‘格格’连说:”可以,可以,老一点好。“

    葛秋梅这一笑有点颤动,就把手中叉子上的一块牛排掉了下来,她哎呦喂一声,就看到裤子上粘到了一片的油污,安子若赶忙从对面拿出了一张餐巾纸来,递给她说:”快擦擦,快擦擦。“

    葛秋梅一面接过餐巾纸擦拭了几下,一面说:”我到卫生间弄弄,不然这条裤子就算废了,这可是朋友从香港带回来的,子若姐,你陪我一起去吧?“

    安子若点头,也站了起来,两人就到餐厅的卫生间去了。

    而这个时候就是刀疤的机会来了,他也站了起来,紧了紧兜里手中的刀把,微笑着往华子建这面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