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699章运气

第1699章运气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心里一愣,但先入为主的华子建,已经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所以没有被她露骨的媚笑诱~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总有那么一点点的地方自己觉得不习惯,但到底是什么特征呢?

    华子建一时没有想出来,他很快的就点头示意一下,离开了这个两人,在他的身后,黄老板叹口气,小声的对葛秋梅说:“你招惹他做什么?”

    葛秋梅收起了刚才的媚笑,冷冷的说:“我想看着他怎么死。”

    黄老板眉头一邹,好一会才说:“秋梅啊,你有没有觉得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黄老板有点无奈和苦涩的说:“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

    葛秋梅也黯然的点点头,她理解黄老板这话,不错,在黄老板和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涯中,恐怕也只有华子建能够阴错阳差的躲过两次为他刻意设计的狙击,不管是什么原因吧,但不得不说,他的确运气很好。

    “秋梅,我已经决定放手让别人来对付他了,我总有一种不很确定的感觉,感觉这个人会带给我们极大的危险,这个危险并不是来之于他本身。”

    “那是什么?”

    “运气!”

    “你过去从来都不相信这些的。”

    “到我这个岁数的时候,你也会转变心态,现在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都早有定数了。”

    葛秋梅用有点迷蒙的眼神看着黄老板,她突然之间,觉得他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开始显出太多的忧心忡忡,他开始缺乏了过去一贯的自信。。。。。。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司仪高声宣布道:“现在婚礼就此结束,请大家举起杯,开怀畅饮。”

    一阵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后,隆重的婚礼落下了帷幕。

    在华子建参加安子若婚礼的这一天,一封签名为北江市常wei委员,常务副市长杭正固的对华子建出国考察几点意见书的信件摆在了省委书记李云中的案头,不用说,其他省委的一些主要领导应该也都收到了这个意见书,因为在李云中这个意见书上,已经签着省长苏良世的名字和批示:请云中书记指示!

    李云中默默的看完了这个意见书,抬起头来,用手摘掉了眼睛,眯着眼看着窗外省委大院中已经开始飘落枯叶的树木,好一会没有说话,说真的,李云中也觉得华子建在这个事情的处理上有点出人意外,当然,一个省委书记不可以具体到那么细致,但从意见书的署名上来看,事情显然有他的真实可信度,如果真是这样,不得不说是华子建的一个失误。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样的事情可小可大,对华子建这个级别的的领导来说,显然的有点小题大做了,而这个的情况,不管是北江市这个副市长,还是苏良世省长,应该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但老奸巨猾的苏良世竟然也在上面签了字,看似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语气背后却多了一份明显的关注之意,这有点奇怪。

    现在李云中的思路并没有简单的停留在华子建出国考察的这件事情上,他必须考虑很多言外之意的东西,这里面有好几个疑点,特别是一个常务副市长出面揭发自己的市委书记,这本来就让人觉得很不寻常,而官场上所有不合乎规律的东西,其背后都应该隐藏着另外一些不为人知的企图。

    而最近一个阶段,李云中也觉察出自己和苏良世渐行渐远的一种微妙变化,在好几个应该和自己商议,碰头的事情上,苏良世都没有过来找自己,这看起来像是苏良世的工作太忙,忘了过来请示,但身在局中的李云中却知道,情况并非如此,这是苏良世在对自己展示实力,换句话说吧,苏良世要让李云中看到他手里的权利。

    李云中思考良久,拿起了电话,他还是觉得应该当面和苏良世谈谈,关于针对华子建的这封意见书李云中总觉得背后有一些看不清楚的东西,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电话通了:“良世同志啊,我李云中,要是现在你方便的话,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嗯,好的云中书记,我马上过来。”

    面对李云中的召唤,苏良世还是要听从的,他绝不会和李云中明刀明枪的做对,到了苏良世这个级别,往往都已经修炼到了极致,他们更善于袖里乾坤,更善于无声之处响惊雷,绝不会幼稚到瞪眼,争吵的地步。他们的分歧也好,争斗也好,局外人,甚至是身边的人都很难看懂的,也就是说,他们总是在一个配合,协调,妥协和反击中展开自己的手段。

    省委到省政府没有多远的距离,不过苏良世还是坐车过来的,实际上,当他签下了那个意见书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李云中肯定会叫自己过去一趟了,对李云中的熟悉程度,就恰如李云中对他苏良世的了解一样。

    多少年的老搭档了,谁都不要想瞒住对方。

    同样的,苏良世也觉不会盲目的认为这件事情李云中看不出来,那完全就是蔑视李云中的智商,但问题在于,看得出来又怎么样?李云中明明知道这其中有诈,但他却没有办法摆脱开来,这才是苏良世自认高明的地方。

    敲一下门,苏良世就在李云中的秘书陪伴下踏进了办公室,李云中也做好了接待苏良世的准备,他已经在沙发上落座,正端着一杯茶想着什么,看到苏良世进来了,略微的点下头,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侧面那个担任沙发,说:“坐吧,坐吧。”

    “云中书记,这几天感觉你很忙啊,要注意保养身体。”苏良世关切的看着李云中说。

    李云中连连点头:“是很忙,你不是一样吗?年底了,事情一大堆,没有一件省心的事情啊。”

    苏良世一面落座,一面说几个:“是啊,是啊。”

    李云中的秘书手脚麻利的帮着苏良世泡上了一杯浓郁的香茶,双手端着,放在了苏良世的茶几上,苏良世也很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就转向李云中,说:“对了,你家那小子最近听说准备又要折腾点什么了,你知道吗?好像说想到北京去搞个什么网络公司?”

    李云中摆着手说:“不提他,不提他,这小子一提起来我就头大,好高骛远。”

    “云中书记,话也不能这样说,年轻人有点闯劲不是坏事,等你见他了,问问,要是北京方面有什么需要我协助的地方,尽管说,北京我们还是有几个朋友的。”

    “嗯,嗯,好吧,对了,良世同志,我刚看了北江市杭市长对华子建出国考察的意见书,我看你在上面也签字了,想问问你,你觉得这事情可信度有多高?我们应该怎么处理?毕竟华子建不是一般的同志啊。”

    苏良世见李云中说道了正事,就略微的沉吟了一下说:“要说起来啊,这事情是有点难以置信,华子建这个同志有时候是浮躁一点,但觉悟和党性还是有的,不至于如此不堪,但你说是杭副市长自己社稷出来的吧?我又觉得未必,一个副市长,应该不会如此草率,要不我们派人到北江市调查一下?”

    苏良世的话说的很公式化,但李云中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些味道,第一,苏良世让派人调查,这也就说明他是有恃无恐的,看来华子建确实有这回事。第二,通过调查,肯定会让华子建的声誉在北江市收到损害,而且一旦调查落实了,你省委就必须拿出一个意见出来了,总不能白白的调查吧。

    李云中慢慢的喝了一口水,说:“这有点太兴师动众了吧?”

    苏良世一笑,说:“这事情看怎么理解了,不过反正我最近是没时间管这事情,省委拿决定吧,我左右也就是支持罢了,肯定不会节外生枝。”

    李云中点下头,说:“有你这个态度就好了,我个人的想法啊,我找华子建单独谈谈话,要是确如意见书上说的那样,那就让他把应该出的旅差费个人补上,我们下次在生活会上提出批评,你看如此怎么样?”

    苏良世心中暗哼一声,你李云中真会做人情,就补上旅差费这么简单啊。

    他也端起茶杯,稍微的呡了一口,说:“云中书记,我都说过了,这事情你们省委处理吧,最近啊,地铁方面的事情太多了,前几天刚发标出去,正在集中整理数据和资料呢。”

    “嗯,那行吧,你没什么意见,我看就这样处理好了。”

    “我没什么意见,你们看着办。”苏良世毫不迟疑的说。

    李云中点下头,也就不再谈这件事情了,两人谈了一些别的东西,然后苏良世才告辞离开。

    不过在苏良世离开之后,李云中一点都没有轻松起来,他已经从这封意见书联想到了北江市的杨喻义,再由杨喻义,联想到了苏良世,这应该是一条明显的线路,那么杭副市长的这个意见书难道仅仅是想要恶心一下华子建?应该不会,要是放到县级领导,也许有这样的可能,但这里显然不是那个级别的领导,苏良世和杨喻义也不是那么浅薄的官员,他们能整出这样的一个动静,肯定是要有最后的收获,他们的收获是什么?

    还有一个问题也让李云中感到意外,为什么苏良世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那样超然,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一点没有他的影子,完全是北江市杨喻义和华子建的派系纷争,他苏良世又何必在这个意见书上签字?

    这几个问题让李云中费神思考了好一会。

    越是思考的时间长,李云中越是觉得这其中可疑的地方很多,他再一次的拿起了电话,给华子建拨了过去:“子建同志,在市区吗?”

    “嗯,我在呢?请问书记有什么指示?”

    “你来一趟吧,几个问题我想和你咨询一下。”

    “呵呵,这么客气啊?”

    但李云中没有对华子建这个带有玩笑的话做出反应,他挂断了电话。

    华子建手里拿着电话,愣了一下,他感觉李云中的情绪不是很好,华子建就赶忙到了卫生间里面,放开了凉水,洗了一把脸,他也是刚刚从安子若的婚礼上回来,多少喝了几杯,怕一会李云中闻到他一身的酒气更麻烦。

    出来之后,华子建又换了一件外套,就匆匆忙忙的坐车到省委李云中办公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