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663章局外人

第1663章局外人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也做了即兴演讲,他带着亚洲人的风度翩翩和潇洒说:“中国和米国,北江市和巴尔的摩要变成兄弟关系,要互相尊重,经常沟通,我是带着诚意,带着双赢的理念而来,我期盼着米国的华人,还有米国的企业能到中国去看看,。。。。。在那里,一定有适合你们的生意。。。。。。”

    华子建富有人情味的讲话被众人雷鸣般的掌声打断,闪光灯也在对着他不断的闪现,华子建自己也相信,到了明天,自己一定会成为巴尔的摩的头条新闻,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都一定会看到自己,并叫响自己的名字,华子建暗自祈祷萧博瀚也能看到自己的照片和名字出现在巴尔的摩所有的媒体之上。

    巴尔的摩的市长杰克?麦卡锡等华子建也讲完之后,才带着夫人在侍者陪同下,端着盛着香槟的瘦腰水晶杯,微笑着逐一向北江市随行的每个人员寒暄和碰杯。

    而华子建也似乎做着同样的动作,他在箫易雪的陪同下,一一的和这些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寒暄,碰杯,邀请和介绍着,华子建优雅的风度在这里显得格外惹眼。

    许许多多的米国商人都留下了华子建的电话,也有几个明确的表示了正在考虑前往中国投资的计划,这让华子建更加兴奋,自己这次来,要是能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的招上几个企业到北江市去投资,这才是意外的收获呢。

    这个时候,华子建却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几个米国男子,他们都穿着深灰色西服,他们不苟言笑,就像是局外人一样,不过那咄咄逼人的眼神还是让华子建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错,这些人的眼神和上次到总理家里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些中南海保镖是一样的。

    想到这里,华子建也是心中粟然一惊,莫非这些米国情报人员已经感觉到了什么问题吗?

    华子建不易觉察的看了箫易雪一眼,箫易雪也对华子建点点头,让华子建知道,他的猜测没有错,看来对方还是盯上了自己。

    华子建微微的邹了下眉头,对箫易雪说:“我们没有什么漏洞吧。”

    箫易雪摇摇头:“他们应该是例行公事。”

    “嗯,这就好,但今天结束之后,还是要查查我们的电话线路。”

    “我知道,我已经安装了反窃听装置。”

    华子建举起手中的酒杯,和对面一个走过来的华人老板摇摇的示意了一下,缓缓的喝了一口,假如真是箫易雪说的那样,这些人不过是例行公事过来看看,那就不必担心。

    在接待宴会结束之后,华子建带着北江市的随行人员们,一一的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华子建感到了一阵疲惫,他离开了宴会大厅,回到了房间,用冷水洗了洗脸,箫易雪来了电话,她说不应该浪费如此美妙的夜晚,让华子建出来一起找个地方喝一杯。

    华子建迟疑一下,接着告诉箫易雪自己有点累了。

    箫易雪似乎有点遗憾,开了几句玩笑,然后就挂了电话。

    华子建觉得箫易雪的电话调动了自己身体的某根神经,他感到身体有点发热起来。。。。。

    酒店的外面,米国警察跟往常一样,驾驶着笨拙的车例行巡逻,沿着酒店外面的大道上缓缓行驶,巡逻车过处,没有任何异常状况,秋日的夜晚,有了丝凉爽的夜风,令人心旷神怡,街道上显得安静祥和,相信今晚跟往常一样又是个平安无事夜。

    夜渐浓,此刻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当地人看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巡逻车再次行驶过,平安无事,几个小时的夜间例行巡逻任务算是结束。

    这时,路边的杂草丛中,冒出几条黑影,人数不多,当黑影全部摸上街面的时候,远处开来了几俩小车,这时,带头的一名黑衣人打了个手势,几辆小车就停在了他们的身边,这些黑衣人都上了车,那个带头的黑衣人坐进了一辆车里,对早已经坐在其中的一个大胡子说:“刚才我带人已经到他们的房间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那个坐在车里的大胡子说:“当然不会简简单单的就检查出什么?但他们这个时候来到巴尔的摩,还是有点蹊跷的,希望他们不是和这件事情相关。”

    “嗯,我也这样想,所以我们还会继续盯上一段时间,看看他们会不会和可疑的人接触,不过说真的,估计不太好盯,明天应该会有很多华人商社的人来拜访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没有中国安全部的人。”

    那个大胡子也有点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说:“是不好判断,反正我们盯紧一点吧,今天就辛苦大家了。”

    黑衣人也点点头,开门下车,坐进了另一辆小车中,刚才他坐的那辆车就开走了,剩下他们两辆小车拐到了酒店对面一条街道边上,一起停住了,看来,这个夜晚他们要轮换着对北江市而来的这些人做全面的监视了。

    在北京城里,此时此刻夜已深,街面上有了丝淡淡的雾气,几辆黑色轿车悄声无息的驶出中南海,各奔东西,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其中的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带着雾气的夜色中疾驰,顺着长安街一路向西,西城区,首都政府机构大多都集中在这里,国家安全部也设在这个区域,国家安全部,中国政府唯一对外公开承认的情报机关,是中国情报及治安系统中,政府参与层面最广的一个部门,也是国外政府眼中最为神秘的强力机构。

    那辆黑色轿车熟门熟路,直接驶进了有着武装警察守卫的国家安全部大门。

    国家安全部情报9处设在9楼,9处的小型会议厅亮着灯,会议厅内坐着刚从紫光阁开完秘密会议的范叶荣部长,在他对面,襟危正坐着一名西装男子,情报9处处长张正中。

    “你的意思米国df公司的人已经在巴尔的摩盯上华子建他们了?”范叶荣点了支烟,顺便也递了支给张正中。

    张正中接过香烟,点头说道:“是啊,刚刚传来的消息,他们不仅已经盯上了华子建他们,还乘着他们开招待宴会的时机,对他们进行了一次搜查。”

    范部长拧着眉头问:“他们搜到什么线索了吗?”

    “应该没有,我判断啊,他们现在还是不能确定这次北江市人员到巴尔的摩的真正目的,他们有点怀疑。”

    “是啊,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麻烦,既然对方已经盯上了他们,看来我们要启动第二套应急方案,给华子建他们一些支援,他们有点身单力薄了。”范部长微微沉吟了下接着说道:“派去执行第二方案的人选定了没有?如果有合适的人,现在就告诉我,时间很紧迫,已经耽搁不起。”

    “这个啊,合适的人?”张正中微微想了想说道:“我倒是有个人选,有他出马办这事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张正中说到这里有点犹豫。

    “只是什么?”范部长皱了皱眉头说道:“说话不要吞吞吐吐,到底是谁?”

    头儿的脸色不大好看,张正中鼓了鼓勇气说道:“风。。。。。。风笑天,9处前特工,代号009。”

    “009?你说是那小子?你怎么会想到用他?”听着这个代号,范部长眼中抹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这个。。。。。。”张正中摸了摸头,有些尴尬的说道:“部长您也认识他,那家伙的能力您也是知道的,说实话,要想完成这项绝密任务,除了他,我还真想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

    “呵呵,老张啊,不是没有其他合适人选,你是想为那家伙开脱吧?”范部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倒是挺会找机会的。”

    头儿在笑,张正中微微一愣,见头儿不象是生气,咧了咧嘴憨笑着说道:“您误会了,我哪敢在您面前找什么机会为他开脱,主要是那家伙以前经常执行海外任务,从没失过手,经验可以说是整个国安部特工人员里最为丰富的一个,您先前一说这任务,我第一个就想起了他,您又问得急,我这不随口就这么一说。”

    瞧着张正中的憨厚样,范部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呵呵,说得好听,随口这么一说?那小子以前就被你宠坏了,要不然也不会闯出弥天大祸,到现在还在监狱里扳着指头数日子过,呵呵,想开脱就明说嘛,你少在我面前玩鬼心眼。”

    私心被头儿看穿,张正中只得点了点头说道:“是是,您说得是,我是想为那家伙开脱,他可是人才啊,如果真送他一颗花生米,这不浪费人才吗?您不心疼?”

    “心疼?那家伙是咎由自取!”范部长面色突然一寒,笑脸变黑脸,“哼”了一声说道:“一颗花生米算是便宜那小子了,给我捅那么大个篓子,我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头儿突然翻脸,张正中赶紧说道:“您……您别生气……部长,那家伙是很不象话,论罪他的确该死,但现在情况特殊,能不能留那小子一条活命,好歹也让他为咱们国安再做做贡献啊,您也说了,现在时间紧迫,在短时间内要找合适的人选真的很难啊。”

    范部长没有说话,他在考虑着。

    “部长……您看这事还有得商量吗?”张正中很小心的补充了一句。

    “没得商量!”范部长板着脸。

    “真……真没商量?”张正中苦着脸。

    “哼!少在我面前提那小子,我说没商量就没得商量!”范部长依然没有松口。

    头儿的心思难以捉摸,以前他不是挺喜欢那小子的吗?关键时候见死不救?张正中摇头叹息一声:“哎……他……今天可是要执行死刑了,部长,既然没商量,我……我只得重新物色人了,过了今天,想用也用不了,哎……”

    “你说什么?今天执行,不是明天吗?”副部长愣了愣,下意识的看了下表,可不是么,现在是凌晨3时,行刑就在今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