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528章厌恶

第1528章厌恶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杨市长今天想谈点什么?”她终于问,拍掉两手的灰尘,拉出椅子坐下。

    “噢,就是想看看你,在一个想要听听你对我还有什么意见,或许这几年我真的对你关心的不够。”杨喻义古怪地瞥视纪悦一眼后,徐徐的说着,他今天的表现确实足够绅士的。

    “没什么的,现在总之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可以互相不欠,你同意我的说法吗?”她平静地说。

    不欠?杨喻义心中恨恨的重复着纪悦的这句话,他差一点点就丢掉了一直表现出来的温文尔雅,自己为这个公司也没少出力,怎么就是谁都不欠呢?

    杨喻义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逐渐的平定了下来,他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纪悦的办公桌前,用双手撑着桌边说:“是啊,是谁都不欠谁的了,不过我还是想要劝告一下你,做事做人都应该谨慎小心,有时候祸从口出。”

    纪悦注视着他,她心中明白他为什么要来了,是的,他怕自己说出他这几年干的很多事情,包括为了让方圆公司盈利,使用的很多不正当的手段。

    杨喻义身躯庞大,他的腹部可证明很喜欢自己啤酒。他两颊红润,深黑的眼睛常布满血丝。浓密的黑发梳向后,他倾身向前瞪着她,一只粗壮的手放在她的桌边。

    纪悦低头瞥视一眼,对毛茸茸的肥手不禁厌恶地打个冷颤。

    “怎么样?”他问道,他的声音将她从浏览他粗壮的身体上拉回来:“纪悦,我爱过你,其实现在依然还很爱你,但既然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么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我不希望我们最后成为仇人,这对你,对我都不明智。”

    纪悦全身一僵,双肩在白色衬衫下挺直:“你在威胁我吗,杨市长?”她冷冷地问,毫不畏惧地回瞪他。

    他两手按在桌边撑起身,倾身向前注视她:“不是,我是为了顾全我们曾经有过的感情,以后我不会再来公司,也不会在干预公司的所有事情,但我还是可以承诺你,当你遇到了麻烦的时候,需要我帮忙,我依然会帮你。”

    纪悦握紧颤抖的手,可是停止不了腹部悸动的神经,她还是很怕杨喻义:“那好吧,我也不会在说什么的,你也知道,那样做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公司是我的,我不会因为要让你倒霉而把公司毁掉。”

    “嗯,嗯,这就对了,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可惜啊,可惜我们缘分很浅。”杨喻义收回了自己咄咄逼人的目光放,变得又有些怜天尤人的样子,叹息着,坐回了自己的沙发上。

    应该说,杨喻义今天的目的应该达到了,他用感情和威胁让纪悦做出了一个保证,对杨喻义来说,只要某一天华子建离开了北江市,自己就什么都不怕了,所以他也根本都没有想要纪悦的终生承诺,他想,假如有一天自己击败了华子建,不管是这个公司,还是这个掌管公司的女人,都将物归原主,再次成为自己的东西,是的,自己一定要全部的收回。

    杨喻义走了,纪悦茫然地盯着桌上的一堆文件半晌,才专心工作并叹了口气,杨喻义的到来,使她又开始头痛。她打开左手边最上面的抽屉,拿出一瓶阿司匹林。

    “我在上星期吃的药比我去年一年吃的都多!”她把三颗药丢入喉中,和水咽下后喃喃自语,并因微苦的药味而打个冷颤,立即又多喝几口水,才决定专心处理堆在她篮子里的一堆文件。

    华子建在此刻也忙着,他原来也想过从纪悦的口中探听一些有关杨喻义的事情,要是真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那么就算自己不用这些信息,但对于自己以后牵制杨喻义也是大有用处的,不过这个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华子建就推/翻了它,不行,肯定是不行的,纪悦知道的一切应该都是杨喻义和方圆公司的事情,从纪悦个人利益上来说,就算她和杨喻义已经决裂,她也绝不会拿自己的公司开玩笑的,所以自己暂时还是不要提及此事,以免让纪悦紧张。

    华子建就放下了这件事情,准备参见一个关于省城地铁修建的联合会议,这个会议是省里苏省长主持的,作为北江市来说,主要是对地铁修建的配合工作,比如协调地面的拆迁和地下的一些隐蔽工程,还有城建地下管道,电信,供电等地下设备的迁移等等。

    看样子今年地铁是要动工了,华子建赶到省政府的时候,会议还没有开始,不过杨喻义也没有过来,华子建估计他是不是还在纪悦的公司和纪悦谈话。

    但过了没一会,杨喻义就到了会场,他很快的也就看到了华子建,笑着走了过来,和华子建坐在了一起,说:“华书记也早啊。”

    华子建点头说:“今天领导来的多,我们还是早点来,免得一会苏省长批评。”

    “哈哈,华书记开玩笑呢,苏省长怎么会批评你。”

    华子建暗暗的惊讶,这杨喻义真的够沉得住气啊,自己弄掉他了百分之30的股份,他还是能笑的如此坦然,这份涵养自己都未必比能做得到,佩服,真的佩服。

    苏良世省长一向都是是个极为守时的人,时间一到,他便准时走出了在了会议室的门口,沿着朱红色的地毯往会议室主坐走来,他的秘书和政府的秘书长斜着身子跟在他身侧,一面走着,一面在低声汇报些什么。

    苏省长步履坚定,一面点头,一面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会上上的人,今天开会的人不少,地方上各大局,厅,部位都有人来,铁路上的也来了不少,虽然大家不是太熟,但从外表还是能看出,这些人一个个气宇轩昂的,一副国字号大企业的派头。

    很多人都对苏省长远远地招呼起来:“苏省长好啊!”

    苏良世只是点点头,笑都不笑一下的坐在了中间的主位上,会场上的人便马上都恢复了极其恭谦、肃穆的深情。

    坐定之后的苏良世,环视一圈见与会的各个部门已悉数到场,他并不言语,随手端起热气腾腾的茶杯,轻轻地吹了吹,啜了一小口,又不经意间瞥了华子建和杨喻义一眼,对坐在不远处的建设厅厅长点头示意一下。

    会议也就开始了,建设厅的厅长瓮声瓮气地说起了省城地铁的情况,当然,无外乎就是各种好处啊,优势啊,意义啊什么什么的,在讲完话最后说:“。。。。。这个地铁项目,省委和省政府都分非常的重视,作为北江市地方领导,已经确定了筹建小组,苏省长为组长,我和华子建同志为副组长!。。。。。。”

    华子建有点惊讶的提起了头,这怎么和自己扯上关系了,自己是书记啊,就算筹建小组,也应该是杨喻义参见才对啊,他诧异的看着苏良世。

    苏良世却脸平平的,看都不看他一眼。

    华子建实在是有点搞不明白了,但自己现在也不能提出异议啊,这是会议,而且是省上的会议,不是自己北江市,华子建只能耐心的听下去。

    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协调地铁线建设规划沿线的拆迁事宜,等建设厅的厅长谈完之后,苏良世如以往一样直入正题,指出省建设厅、尽快完成行政裁决的前期准备工作;各有关区域也都要组织人手,进入拆迁现场办公,与拆迁居民谈话、了解情况并及时指导拆迁工作;北江市里由华子建同志挂帅的拆迁指挥部应及时成立,加大宣传动员力度,省,市、区住建委抽调人员与有关街道办事处干部参与一线工作,分片包干,全力加快拆迁工作进度;各部门必须高度重视地铁工程建设的重要性,仔细研究工作方案、加大拆迁工作力度,力争一个月内完成全部拆迁任务,满足地铁施工进度要求。

    苏良世说罢,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示意大家发表看法。

    华子建也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这个麻烦事情了,同时,华子建还知道苏良世这番发话倒未必是本次会议的重点,是以也并不会有什么有新意的回应。果然,接下来众人不过是依次一二三四五地列了一些大同小异的思路、方法,听得满屋的人哈欠连天。

    待众人一一发言完毕,苏良世又接着说道:“地铁建设的规划的各个站点均是省铁路建设研究院的专家们和省里的领导们,结合北江市省城的现状、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作出的精心选择。这些站点将成为北江市依托地铁时代这一契机实现经济再一次跨越式大发展的关键点。根据专家的建议,我的想法是要紧跟当下全国、全省房地产逐渐进入黄金期的大趋势在地铁沿线打造一大批高端房地产项目。这既是我们北江市经济大发展的巨大动力,又是我们造福北江市老百姓的善举啊!”

    苏良世顿了顿,见不少人正望着自己不住地点头,便继续说道:“当然,这也必然存在着一个风险。所以我要提醒在座的各位,要保持警惕,千方百计将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消除于未然阶段。”

    苏良世分别点着建设厅、国土局、商业厅的几位负责人道:“大雅是一号线的中心站点,该站点北通301国道,南面毗邻北江大学大雅校区,一旦地铁开通此处必然成为我市的经济重心,周边房地产升值潜力无可限量。问题是那里有个聚集了近千下岗再就业工人的亿超小商品市场。所以你们三家要及时做好市场内商户的工作,抓紧时间为市场选择新地址、抓紧时间规划、抓紧时间建设!”

    苏良世的声音越来越洪亮,那些原本低头走神的头头脑脑们不由得都高高地举起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