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501章权力

第1501章权力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这所有的问题都一下悬在了李云中的脑海上,他不能在犹豫了,他觉得自己一定要遏制住这个势头,如果自己在不出面,杨喻义之流肯定会无休无止的对华子建发起攻击,本来自己已经准备让华子建退让一步了,但现在的局势是在把华子建往死角上逼,而华子建是何等人,自己比他们要了解的多,从柳林市的洋河县,再到新屏市的这些年里,华子建展现出来的智慧和强悍连自己有时候都会心惊,所以自己一定要在华子建展开强势反击之前把这盆火熄灭。

    李云中不再犹豫了,他很快拿起了电话:“良世啊,你过来一趟吧,我和你商量个事情。”

    “嗯,好的,我马上过来。”苏良世很恭敬的回答。

    挂上了电话,李云中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缓缓的吐出来,他让自己的情绪逐渐的稳定下来,现在他就要好好分析一下这个谏言书的来龙去处,李云中想,谏言书肯定苏良世是没有参与的,这绝不是李云中的武断和自我安慰,因为李云中对苏良世还是有些了解的,他如果参与了这个谏言书的起草,谏言书就不会这样写了,因为同样的苏良世也很了解自己的脾气,他会让写的很委婉,而且也会适当的抬高一下自己。

    所以可以设想一下,这应该是杨喻义的手法,嗯,也或许是杨喻义手下的那些心腹们自作主张吧?但不管怎么说,这都和杨喻义与华子建的争斗有关,没有他们如此露骨的相斗,底下的人也不会这样做。

    而且杨喻义和苏良世走的很近,自己还是要为苏良世考虑一下,事情也不能做的太过,多少还是要给苏良世留点面子的。

    李云中缓缓的端起了茶杯,慢慢的喝了几口,脑海中就思考着自己应该采取的措施,既要制止将要突显的北江市权利争斗,还要保持住北江市的政治大格局的稳定,这恰到好处的措施,掌握起来需要很谨慎的。

    李云中皱起了眉头,认真的思考着自己所要拿出的措施,过了没一会时间,苏良世就到了李云中的办公室,他的到来是不需要秘书通报的,直接敲门就走了进来,但秘书还是跟在后面给到倒上了茶水,很恭敬的端在了他的面前。

    苏良世点头客气了一下。

    李云中此刻已经面色如常了,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和蔼,亲切,镇定的笑着说:“良世同志啊,昨天你家丫头到我们家去了,还买了很多东西,来看望啸岭的媳妇。”

    苏良世也笑着说:“这丫头啊,就是喜欢和啸岭混在一起,对了,她还说啊,啸岭的媳妇有身孕了。”

    “呵呵呵,是啊,是啊,刚怀上没多久。”李云中乐呵呵的说。

    苏良世的眼中有了一点黯然,应该是他想到苏厉羽吧?到现在这个丫头还是没有头一个好的归属,也不知道她要挑到什么时候,多少好人家的公子都想攀上自己这门亲戚,但这丫头谁都不见,真弄不懂她到底是怎么想了。

    李云中也看出了苏良世的心思,他马上摇摇头说:“可惜啊。”

    “可惜什么?”苏良世吹着茶杯中的浮茶,很不解的问了一句。

    李云中很遗憾的笑笑说:“可惜你家丫头没有看上啸岭,不然啊,我们可就成亲家了。”

    苏良世也是摇着头,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是啊,是啊,这丫头是让人难以捉摸,啸岭这孩子我从小都喜欢,不知道这丫头怎么鬼迷心窍了,不过你也别说,虽然他们没有缘分,但两人还是很惦记的,经常都联系。”

    “呵呵,这到是真的,上次啸岭回来,听说还给丫头带来一个什么礼物,好像挺贵重的,我也没多问。”

    “这两个人啊,唉。”

    李云中看苏良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就拿起了桌上的那封谏言书,递了过去,说:“你看看这个。”

    苏良世漫不经心的接了过去,他以为就是一个什么文件之类的东西了,所以也没有太当成一回事情,但是看到抬头那几个谏言书的标题字后,苏良世就认真起来了,通常来说,这的东西是让人头疼的,很多似懂非懂的人,总以为他们什么都明白,比别人更厉害,发表一些奇谈怪论出来,而且这样的东西往往也都不是泛泛之辈弄出来了,因为一般人的书,也上不了省委书记的办公桌。

    苏良世米奇眼,慢慢的看了起来,但只看到一半的时候,苏良世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作为在文字上侵淫多年的老手,他一下就明白这份谏言书的目的和麻烦了,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星期一的大清早李云中把自己叫来的用意了。

    苏良世从下面这些签字的老板名字上,也一眼就看出了谏言书出之那里,这里面的老板几乎全部是北江市的企业,而在北江市和他们关系好的也只有杨喻义,这显然就是杨喻义对华子建的一次攻击,但问题在于,你杨喻义个傻蛋啊,你把方法用错了,时机也不对。

    现在北江大桥的事情本来已经是有了着落了,李云中也开始松口了,事情正在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在发展,你杨喻义画蛇添足搞出这么一个谏言书来,不是让李云中难堪吗?

    谏言书中还大言不惭的把你杨喻义做了一番让人羞愧的美化,这就算了,你还暗指我苏良世支持你们,这不是给我上夹板吗?

    苏良世是越往下看越是心惊,等看完之后,苏良世好一会都没有说话,静静的把谏言书放在了桌子上,看着那谏言书发了好一会的呆。

    李云中也在一直观察这苏良世的表情,从现在情况来看,苏良世并没有参与进来,而且他应该是刚刚看到的这个谏言书,这就好,至少自己处理起来顾忌少一点。

    李云中也静静的等了一会,才说:“良世啊,你从这里面看出了什么没有?”

    苏良世摇摇头,叹口气说:“狂妄,自以为是,胡言乱语。”

    李云中就语重心长的说:“良世同志啊,现在北江市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本来我以为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家忍让一下也就过去了,但现在看来有的人还是心有怨气啊,这个火会让我们都被炙烤的。”

    苏良世也有点无可奈何的说:“书记,这事情你交给我来处理吧?我马上把他们叫过来警告和批评,类似的事情绝不会在发生。”

    李云中摇摇头说:“良世,你要知道,如果事情是如此简单的话,我也不用加你过来了,我难道不会批评人吗?问题在于,我们现在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态度,那就是在北江市这个问题上,谁跳得高,我们就要打压住他,只有他们彼此冷静下来,知道了我们的用意,他们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好好的工作。”

    苏良世心中很难受,要说起来,这件事情自己算是费了一点脑筋的,本来已经眼看成功了,现在这样一闹,也不知道李云中会拿出什么手段来,自己是了解李云中的,他看上去并不可怕,总是一副很慈善的模样,但只要他真的动起来,雷霆闪电,力道万钧,很少有人能接得住。

    “那书记的意思是应该怎么样?”苏良世很小心的问,他在想,今天自己不管怎么说,还是要保一保杨喻义的,不管他做出了多么愚昧的一件事情,自己也不能眼看着他成为李云中猎杀的目标,自己手下像杨喻义这样忠心耿耿的人太少了,到他这个举足轻重的位置上也是很难得,绝不能因为今天的这个事情就毁掉。

    李云中沉吟着,他也在分析苏良世的想法,他更要找到一个苏良世的底线,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不能太过,终究这其中还要顾全一下苏良世的情绪,只要是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和效果就可以了,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北江市现在也不能完全让华子建一个人掌控,毕竟这个华子建现在也是在徘徊不定中,自己还是从沉稳的角度多考虑一下。

    这样想了一会,李云中才开口说:“我也不想怎么样,但北江大桥的事情是应该定下来了,早点开工,早点建成,对北江市也是一个很好的促进。”

    “那么书记的意思是让他们马上施工?”苏良世虽然问出了这个话,但心中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的,因为现在开工的话,这岂不是只能按旧方案执行了,新方案肯定来不及,但李云中能随随便便的就因为一个谏言书而妥协吗?不会啊!这不是他的性格。

    李云中淡淡的一笑,说:“我没有说马上开工,我是说早点开工,新方案是需要有一个设计和准备过程的,不能再拖了。”

    苏良世黯然感叹,是啊,这才是李云中的性格,看来啊,这一场博弈要告一段落了,而结果却是自己和杨喻义输了。。。。。。

    就在李云中和苏良世谈过话的第二天,省委、省政府下发了开展“解放思想促赶超,放眼未来求发展”的专题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