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162章心不甘

第1162章心不甘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苏历羽见苏副省长没有说话,就一笑,说:“那好,你不要我就收下了,权当是华市长送给我的礼品了,老爹,你不会反悔吧。”

    苏副省长就一下轻松了,他朗声的长笑几声说:“华市长啊,你看看怎么样啊,能不能送给我这个傻女儿。”

    华子建刚在绷紧的神经在这一刻也全部放松了,他明白,苏副省长已经妥协了,他不会在给自己设置障碍了,那么,单单是季副书记一派的阻力,恐怕已经难以阻挡自己坐上新屏市市长的位置。

    华子建也哈哈一笑说:“要是苏大小姐不嫌弃,那就拿去把玩吧,也算我没有完全丢掉面子。”

    二公子嘴里嘟囔了一句:“几十万的东西送给一个不懂行的人把玩?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苏历羽一听二公子的嘟囔,就一把揪住了二公子的耳朵,说:“你嘟囔什么呢?不就是一个破石头吗?要是你送来的,你信不信我给你摔了。”

    二公子一面喊着:“你丫的放手,你摔,你有本事摔。”

    苏历羽松了手,说:“你让摔我偏不摔,而且这是华市长的礼品,我为什么要摔。”

    苏副省长现在也放松了心态,从华子建刚才笑容中,他也看出了华子建理解了自己的意思,所以就恢复到了常态之中,嘴里说了几句苏历羽,让他们也都安静了下来。

    “子建同志啊,新屏市的工作下一步还要抓紧一点,特别是工业改革和高速路这几块,应该是重中之重,对了,你们还有一个棚户区的改造工作,时间不等人啊,这一晃大半年就过去了,下一步新屏市的工作搞不上去,我可是要拿你是问的。”

    华子建马上就换上了最初的那副谦恭,客气,怯懦的表情说:“一定,一定的,这个请苏副省长放心,我的全部精力都会放在这几项工作中,排除其他的干扰。”

    苏副省长就点了点头。

    大家在说几句闲话,苏副省长就揉了揉眉头,说:“嗯,好吧,我也要休息了,今天就这样吧,华市长,你回去之后搞个工作规划,到时候给我传一份看看。”

    “嗯,嗯,好的,我一定尽快的落实苏省长今天的指示。”

    苏历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说:“你们俗气不俗气啊,好好的气氛都让你们两个搞坏了,特别是你华市长,怎么还能有这样的一副奴颜媚骨的表情,想不到啊,想不到。”

    不要说他想不到,就是此刻的二公子也是想不到的,作为二公子这个人,本也不是愚昧的人,他谈不上绝大的智慧吧,但小聪明还是有,他就奇怪了,刚才气氛那样紧张,沉闷,但不知道从那一个点开始,就有了转变,这个转变还很微妙,自己看不出,也摸不着,但绝对的,华子建和苏副省长都有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是的,也只有华子建和苏副省长两人知道,其他的人看不清,想不明的。

    华子建在告别苏副省长的时候,苏历羽也站了起来,说自己也要走,顺路把华子建送回去,二公子还想帮华子建在给苏副省长美言几句,所以就没有离开,华子建也只好跟随着苏历羽一起出了门,而门里苏副省长却有点忧心忡忡的看着苏历羽离开的背景,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她今天过于热情,也过于温驯了,显然,她对华子建有太多的好感。

    但这样的事情苏副省长却无能为力,他不好劝阻女儿,因为本来事情都在朦朦胧胧之中,说破了只怕更不好办。

    华子建其实心中也是有一点感觉,但在这个时候他一样的无法回绝苏历羽的热情,他只能上了苏历羽的车:“谢谢你,对了,你还在外面住?”

    “是啊,这里距我单位太远了,而且每天家里人来人往,看着烦心。”

    华子建有点汗颜,自己不是今天也找到了苏副省长家里吗。

    或许苏历羽在说过这话之后自己也有点警觉了,就笑笑,说:“当然,不包括你在内啊。”

    华子建自嘲的笑笑,说:“送我到招待所就可以了。”

    “那不行,我们一起喝一杯。”

    “现在啊,算了,我还准备明天返回新屏市呢?”

    “你看看你这人,太不绅士了吧,对女孩的邀请怎么可以拒绝呢?”苏历羽不满的说。

    华子建苦笑一下,这个女孩子在性格上也是很倔强的,自己还是不要惹恼了她。

    车子一直往前开,晚上的省城没有了白天的拥堵,车速很快,华子建就感到已经跑出了市区:“我们这是去哪?”

    苏历羽现在的情绪很愉快了:“在我住的附近有一个很不错的酒吧,我们去坐坐。”

    “奥,只是一会我回来就太远了。”

    “怕什么,怕走夜路?还是怕遇到劫色的?”苏历羽嘲笑着华子建。

    华子建摇摇头,没有接话了。

    这已经到了上次二公子带着华子建来接苏历羽的附近,苏历羽把车开到了路边一个酒吧的门口,用流离的眼神看了华子建一眼,说:“就这了。”

    她率先下了车,华子建也只能下车。

    走过来,苏历羽就挽住了华子建的胳膊,用饱满的乳压制着华子建想要收回的手臂,走了进去。酒吧的装潢给人一种复古高雅的调调,柔和的灯光,富有设计感的桌椅,虽然给人一种尊贵的感觉但也不缺乏休闲时尚的元素,吧台后方的酒柜上摆满了各式玲琅满目的洋酒,葡萄酒,华子建来到酒吧大堂内,发现周围灯光朦胧,也没什么人,不像华子建想像中的那么欲望绽放,歌舞笙华,大概是因为今天不是周末的缘故吧。

    这时候有个男接待见到了苏历羽和华子建,把他们当上宾接待,他把苏历羽两人引进了一间比较大的房间,进到房里面,那气派,就像宫庭式的布置,金光闪烁,十分夺目,华子建在一个中间座位坐下来,那档次,真的不得了,华子建一坐下去就不想起来了,感觉自己成了皇室贵族。

    “先生,女士,你先坐一会儿吧,我马上为你安排。”男接待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华子建看到桌子上有个本子,上面写了一些收费项目,XX洋酒,2千2百20元一瓶。其中血燕展翅,爆炒鲍鱼,为最低消费300元一碟。。。。。来不及细看,那个男接待进来了,华子建见到他手里居然捧着支XX洋酒,看到酒上面还标着年份和价格,就是华子建刚才目录看的那支最贵的,但是他没经华子建允许,两话没说,噗的一声就拿工具把它打开了。

    他还拿了两个金杯各自倒了半杯放在华子建和苏历羽的面前,华子建很是大吃了一惊,他很想问,这是不是免费的,但他没出声,只是憋在心里面,也没敢去碰它,那些小吃上来了,它那所谓的小吃,居然就是那最低消费的鲍翅,燕窝。

    华子建见到了这些,本来热烈的心情一下子跌进了冰谷,心里很是不爽,怎么能这么离谱,贵成这样。

    华子建问:“为什么就把酒开了,还要这最贵的一种?”

    招待有点惊讶的看了华子建一眼,说:“这位小姐每次来都是喝这种。”

    华子建就看向了苏历羽,苏历羽微微一笑,说:“喝吧,我请客。”

    华子建脸上一红,人家苏历羽是不是看出来了自己没钱啊,这事情搞的,不过自己身上是有个卡的,上面好几万元呢。

    那就喝吧,华子建陪着苏历羽慢慢的喝了起来,说实话,这样的酒真是难喝,就和碘酒的味道差不多,虽然华子建从来没有喝过碘酒,但感觉就是那样子。

    苏历羽就那样看着华子建,慢慢的喝着酒,听着音乐,她时而神情自若,时而若有所思,不经意间欲言又止,像是回忆着往事,神色间不禁闪过一丝黯然,她不时地将过肩的黑发向后拨弄着,一对精致的水晶耳环若隐若现,淡淡的流光游走在耳畔白皙的肌肤上,似有似无地辉映着泉水般明澈的眸子。

    “嗜酒的女人,要么沧桑过,要么颓废,我这么认为。”华子建笑着说:“不过你还没到沧桑的年龄,不会是想要颓废了吧?”

    “你可以认为我是故作沧桑和假装颓废。”苏历羽回应道,“我可没有嗜酒,那是两码事。”

    华子建举起杯子自己呷了一口,“我还听人说,一般的女人不喝酒,喝酒的女人不一般。”

    “哈哈……哈,两人一瓶酒,又不会喝醉,至于你这么说吗……”苏历羽笑得很放肆,便玩笑道:“我也听人说过,不抽烟的男人就像抽烟的女人一样讨厌……”。

    接着她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矜持。

    华子建也哑然失笑,苏历羽将酒杯举起在眼前微微晃动,那美妙的液体便攀援着水晶般的杯壁,泛起层层醉人的波澜,赏心悦目。

    “透过酒杯,看这个扭曲的世界,谁能分辨出它和现实之间哪一个更可信呢?”苏历羽意味深长地说,眼神透出一丝淡淡的感伤。

    渐渐地,苏历羽和酒在华子建眼中融为一体,酸涩里蕴含着香醇,那感觉直透心底,耐人寻味,一个表面看似单纯的年轻女子,心智却如此成熟,究竟怎样的人生阅历,才让今日的她,心头似乎充满着无尽的沧桑,华子建为此陷入深深的沉思……。

    后来苏历羽还是喝醉了,华子建很难判定到底苏历羽是不是真的醉了,但没有办法,他不可能在夜里12点的时候丢下苏历羽一个人离开,何况她还带的有车。

    华子建用几乎是抱的方式,才把苏历羽塞进车里,他开上了苏历羽的车,华子建第一次觉得,夏夜的凉风,阵阵袭人,酒吧里虽泠爽,却没有这扑面而来的飘意,把人扰得头晕,可能今天真的有些喝多了,开车都不知道行不行了;失控的夜晚。各位读者,为防止这本书在网站屏蔽,请大家务必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西门也吹雪”,那样,你能看到我更多,更好的小说,也不会因为屏蔽而看不到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