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1017章求援

第1017章求援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秋紫云走了进来,她依然是那样风韵和美丽,她应该是从饭局直接到的这里,没有来得及换掉身上单调的服装,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的韵味,华子建还是痴痴的看着她,直到她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怎么了?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秋紫云有点羞涩的笑着说,其实她明白华子建的眼神。

    华子建恍然醒悟,笑着帮秋紫云倒上了茶水,说:“对不起,我有点失礼了,都没有站起来迎接领导。”

    秋紫云亲昵的说:“谁会怪你呢?最近怎么样,过的还好吧?”

    华子建说:“挺好的,就是工作也忙,来省城就很少了。”

    “嗯,是啊,我听说了,你们高速路的项目就要启动,你肯定是特忙,对了,怎么想到今天来省城呢?是开会?还是办事?”

    华子建端起茶杯来,先喝了一口,也示意秋紫云喝一口,然后说:“我是来求援的。”

    秋紫云停住了正准备喝茶的动作,疑惑的看着华子建说:“求援?求什么?”

    “事情比较麻烦,所以特意来省城找你帮忙.......。”华子建就一五一十的对秋紫云说明了自己目前面临的几方面压力,也告诉秋紫云了自己的想法,最后和盘托出了自己在昨天晚上见到王书记的情况,以及王书记需要秋紫云在会上提出反对意见的设想。

    华子建对秋紫云还是充满了信任的,他不愿意对秋紫云隐瞒任何一点点的细节,他详细的说出了整个过程。

    在华子建诉说的整个过程中,秋紫云一直都是在静静的听着,她没有插话,更没有提问或者打断华子建的叙述,不过她心中却在不断的思考着,随着华子建的诉说的节奏,秋紫云的眉头也紧皱起来。

    从华子建的话中,秋紫云听出了新屏市冀良青和省委季副书记的不同寻常的关系,这倒是让秋紫云有点感到意外,她从来没有听到季副书记提过,而现在华子建就需要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他看来已经对冀良青和季副书记之间的这种关系有了防范,所以他不敢去找季副书记,而是找到了省委的王书记。

    但这就给自己目前也形成了很大的压力,自己如果不在会前和季副书记沟通一下,到时候自己冒然的提出,季副书记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会不会威胁到两人一直交好的关系?

    但如果自己提前沟通了,而季副书记不同意自己的建议,那么华子建的问题怎么解决?

    秋紫云让王书记这个难题给难住了,而有那么一刻,秋紫云似乎也感觉到了一点什么,这会不会是王书记刻意的安排?他就是希望自己和季副书记之间的关系逐渐疏远?

    于是秋紫云就想到了最近一个阶段里,省委王书记对自己的刻意照顾,几乎自己提出的任何建议或者设想,王书记都很少驳回,他是在对自己示好?他想要让自己以及华子建都靠近他的身边吗?

    这个想法让秋紫云大吃一惊的,看来王书记正在组建自己的一支团队,他信不过李云中和苏副省长,但也信不过季副书记和谢部长等人,他想要在北江市的两大派系中脱颖而出?

    秋紫云不得不谨慎起来,这确实不是一个小问题,华子建这个看似简简单单的事情,已经暗含了很多凶险的,不可确定的因素,其实说的更准确一点,那就是在自己和华子建的面前,已经有了一个选择的难关,按华子建和王书记的要求,自己可能最终就会脱离过去乐世祥的势力派系。

    这样的选择是有极大的风险的,在北江市这块早就被权利侵淫多年的土地上,省委王书记未必就能坐大而起,从目前来看,他不过和其他两派势均力敌罢了,到现在还看不出他能超越别人的多少迹象。

    毫无疑问的说,秋紫云其实也希望自己有个政治靠山的,这是奋战于官场之人的必备之物和必修之功,没有政治靠山,就如同无源之水,无水之鱼,官场中根本没有你生存的基础和晋升的资本,纵使你才华横溢、运气冲天,也不免如盲人瞎马,夜半临池,迟早会被挤出权力的中心,最终难逃覆灭的命运。

    有了政治同盟,顺境时,如飞龙在天,四海相顾;逆境时,如涸泽之鲋,相濡以沫,上有官伞相罩,下有朋党相托,顺天得势,属地应人,官场中你不顺谁顺?!你不升谁升?!这已经成为官场公认的生存法则。

    虽然官员们无时无刻不在挖空心思寻求这种伟大的同盟者,但建立政治同盟又谈何容易。

    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微知著,明察秋毫的功力,你也只能临渊羡鱼,望洋兴叹。因为,官场中的权贵们最擅长的就是信誓旦旦,廉价地给你作出各种庄严的承诺,而这些在政治上最具有诱惑力的甜言蜜语,往往不是馅饼,而是陷阱!莎士比亚曾经说过:“政客的旦旦誓约,还不如赌徒的一句诺言。”

    “我绝不辜负党的多年教育和人民的信任,一定尽职尽责,清正廉洁,殚精竭虑,鞠躬尽瘁,让党放心,让人民放心……”这几乎是每一位贪官上任时的豪言壮语!

    “这件事我记下了,你过几天再来吧,我一定给你解决,否则这个官我就白当了!”这是那些含冤受辱、投告无门的信访者们,从接待shang访官员口中得到最多的承诺,也是让老百姓受伤最深的官场语录……政治经济学有一个英明的论断,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只有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达到利益共享的政治同盟,才是最牢不可破的,没有经济同盟的政治同盟注定是一盘散沙,美国和英国在二战后之所以始终保持最密切的战略盟友关系,在历次重大的国际事件中,言论和行动都保持了高度的一致,这绝不是因为两国的领导人亲密无间,而是因为共同的利益--众所周知,两国的总统、首相走马灯似的频繁变换。

    经过多年的战略合作,两国在国家安全、军事协约和战略能源等诸多方面上,已经相互高度渗透和依赖,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这样一种犬牙交错的政治经济利益共同体。官场亦如是,政治和经济必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身边的无数例证和几年摸爬滚打的亲身经历告诉秋紫云:没有靠山的干部是没有前途的干部,也是没有希望的干部。但现在秋紫云不得不因为华子建的请求,而面临一次人生重大的选择了。

    秋紫云就慢慢的端起了茶水,一点点的呡着,华子建也在一阵的疑惑之后,感受到了秋紫云的凝重,她们谁都不说话,就这样相互面对,默默无语,慢慢的,他们的想法和思路也逐渐融合在了一起,这一点都不奇怪,华子建早在很多年前,就学会了秋紫云的思考问题的方式,而秋紫云也习惯了华子建的思维走向。

    他们就想到了同一个问题,是不是接受省委王书记投来的这个橄榄枝。

    这个问题其实对华子建是影响不太重要的,因为他现在毕竟还是地位低下,但对秋紫云就非同小可了,她的决定肯定会让北江市整个权利出现倾斜,因为她是省常wei,她具有绝对的重量。

    华子建现在也不敢多说话,他静静的看着秋紫云,不管秋紫云提出什么样的决定,华子建都不会责怪她的,自己的事情不能让别人来承担如此沉重的压力,这事情对秋紫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场巨大的赌博,最后的代价就是秋紫云和自己未来几十年的政治生命。

    包间外面的风在轻轻的吹打着窗棂,秋紫云和华子建捧着浓浓的热茶,安静的坐着,后来秋紫云应该是感到了压抑和窒息,她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前,一下就打开了窗户,带着寒意的冷风呼的一声灌进了包间,让本来暖意扬扬的房间空气骤降。

    华子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秋紫云就那样站在窗前,华子建看不到秋紫云脸上的表情,但他从早就熟悉的秋紫云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凝重,寒冷,显然,秋紫云要做出重大的决策。

    时间慢慢的流失,包间已经和外面一样的寒冷了,秋紫云缓缓的关上了窗户,转过了身来,坐在了华子建的对面,轻声的说:“行吧,会上我先提出来。”

    华子建就没有在说了什么了,他看着秋紫云,眼中多了无限的感激,自己和秋紫云的命运就在这一天,又将紧紧的连在一起了.......。

    秋紫云也看着华子建,看到了他眼中的朦胧,她抬起了手,慢慢的伸过来,隔着茶几就摸在了华子建的头上,说:“傻瓜,这又什么好激动的,倒想是我给你了什么恩惠一样,其实啊,子建,我是被你的良心,公心打动了,唉,你啊你,不管做什么事情,怎么一点都不为自己想想。”

    华子建没有动,任凭秋紫云在自己头上,肩上的抚,说:“正因为很多人为自己想的太多了,所以我要改变一下,这算不算是特立独行?”

    秋紫云收回了放在华子建肩头的手,说:“是啊,但我们以后的路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们只求多做点工作吧。”

    华子建点点头,他也是一样的体会到了这点.........。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返回新屏市,一路无话,赶到新屏市的时候刚好是中午上班的时候,华子建就直接到了办公室里,秘书小赵把最近一两天的工作给华子建做了一个总结汇报,华子建的运气不错,这两天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事情。

    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华子建便开始忙了,大事没有,但小事还是有一些的,他恶补了一个下午,把堆积了两天的零零碎碎的事情都做了一个了断。

    这样等他忙完,就到了快下班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