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843章较量

第843章较量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黄副书记说:“这只有你才知道。”

    小刘再次说:“请你配合一下。”

    华子建还是不相信地问:“所有的东西都要交出来吗?”

    小刘说:“所有的东西。”

    华子建苦笑一下,便把口袋都掏空了,把锁匙、钱包等东西都放在了塑料袋子里。

    小刘很认真地清点后,写了一个收据让华子建核实,并签了名,然后,把所有的东西连同收据都放进他的提包里。这期间,纪检委的黄副书记一直不说话,鹰一般的眼光紧盯着华子建的脸,仿佛要透过他的脸看到他内心深处。华子建一面掏着东西,一面迷惑地看着黄副书记,但他在他脸上能看到什么呢?只是看到一个执法者看罪犯的严厉和揣测罪犯的心理变化。

    华子建笑了笑,他知道,他不可能在黄副书记那里看到什么,自己越是这样地想要在他那里看到什么,反而会让他认为自己做贼心虚,华子建走到茶具前,很悠闲地泡茶冲茶。

    然而,华子建并不知道,他的这一连串的动作,恰恰让黄副书记感觉到他在掩饰自己,他在借泡茶冲茶掩饰自己。

    华子建对黄副书记说:“喝杯茶吧!”

    黄副书记笑笑说:“你好像很轻松,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华子建淡然的说:“我自问自己本来就什么没有事!也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要调查我,你们不会感觉到这是一个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吗?”

    黄副书记就很自负的笑了,说:“你认为,仅仅是调查吗?难道你真的看不懂?这应该不是你华子建的性格吧?”

    华子建说:“你既然已经了解过我的性格,那就不应该这样做,真的,我也忙,你也忙,何必为无关要紧的事情来浪费彼此的宝贵时间?”

    黄副书记摇下头,说:“我们谁也没有浪费什么,因为作为我们,是想挽救你,而作为呢,这或许是你的一个机会,你要知道,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

    华子建笑着给他杯里斟满茶,说:“你很自信,认定我是有罪了!”

    “我干这行已经三十年了。”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同志了。但这能说明什么呢?能说明我有问题,能说明你不会搞错?”

    黄副书记看着华子建的眼睛,说:“在我面前的每一个人,刚开始都会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清白,嗯,几乎是每一个人吧,就算有的本来已经吓的半死的人,也是会这样说的,但是,到了后来,情况就不一样了,不得不承认,你表现的很镇定,但这有什么用处?没有用的,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要等到后来呢?为什么不会一开始就说清楚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华子建摇摇头,说:“我还真没研究过犯罪心理学。”

    黄副书记说:“道理很简单,你们每一个人开始的时候都存有侥幸,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等到自己也知道自己蒙混不过去了,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希望组织上给予原谅,给予宽大。知道我为什么要说我干这行干了三十年吗?就是要告诉你,我接手的案子没有一次不成功的。这里并没有运气的成份,而是凭我的经验。我在介入前,很认真地分析了你的情况,没有十分把握,我是不会接手这个案件的,是不会介入的。”

    华子建很平静的说:“书记,你用错了了一个词,不是‘你们’,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我和他们是有区别的,对不对?”

    华子建也明白黄副书记的话,他要他打消侥幸的心理,要他如实地交代罪行。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如果,黄副书记说的是真的,真的看了他的卷宗,了解他的案情后,认为他肯定有事的话,那他到底看到的是什么呢?

    如果他只是凭空胡说一气,组织上也不允许他这么做。也就是说,组织也认为他应该这么对华子建进行调查。这是华子建觉得最想不通的。组织上也认为他是问题的,还不只是有问题那么简单,而是认定要采取必要的措施!

    这么想,华子建反倒觉得有些心虚起来。

    一个人,有时候自己知道自己什么事也没有做,但是,遇到大家都不相信你,组织上也怀疑你的时候,再自信的人也会平白无故地生发出一种心虚!。

    华子建的心虚折射到了他的脸上,即使只是一掠而过,还让黄副书记窥探得一清二楚。他笑了笑,对攻破华子建的心理防线,他觉得更有信心了。

    作为黄副书记,他在纪检部门工作了三十年,查获了无数件违法乱纪的案件,是全省有名的办案能手,在这三十年里,也查清了许多冤案错案。不过,黄副书记接手华子建的卷宗时,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件简单的案例,有可能会牵扯出一些人。

    黄副书记对他的直觉是很自信的。他认为,他的直觉不是凭空得来的。是他的三十年经验的累积,是他在这行经过的风风雨雨的结晶。他很认真地分析了华子建这个人,从他的成长、他的经历、他的人际关系等,他得出的结论是,他太幸运了,他总在一些要害部门工作,手里总掌握一定的权利,华子建在官场混得也似乎很顺,三十多岁就当了市长。

    当然了,黄副书记自己也承认,他也是做了许多事的,有许多所谓的政绩,但是,为官之道谁都知道,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后台,没有背景,走到这一步是不可能的,而他的后台,他的背景那应该就是乐世祥了,可是除了乐世祥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一些人吗?

    黄副书记越分析越兴奋,越分析越觉得这是一只大老鼠,说不定这次在华子建的身上,还能扯出几个大人物来。但黄副书记没有在此刻和华子建说的太多,他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站起来,拍了拍华子建肩头,说:“你先好好的想想吧,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加坦诚的好好谈谈。”

    华子建点下头,说:“行吧,我等你。”

    黄副书记就站了起来,他把要说的话都说了,他知道应该打住了,他懂得这时候的华子建最怕的就是寂寞,如果,你和他没完没了地谈到什么时候,他都会跟你谈。

    黄副书记想吗,自己要让他寂寞,让他有更多时间去想他的事。想他做过的事,让他在这种回想中惧怕,一点点的瓦解自己的顽抗,直至崩溃。

    他说:“我们可能要有一段时间见不着面了。不过,小刘会和你在一起,你如果有什么事要找我,跟小刘说一声,我就会赶回来,你应该知道我要去干什么?我当然是去寻找你留下的蛛丝马迹。”

    华子建问:“家里人会知道我的情况吗?你们会通知他们吗?”

    “这个看情况吧,如果你自己交代的很好,我们不会去主动找她的,那样你妻子问起来,我们也不会说的这么详细,我们会对你妻子说你在配合我们工作,你要知道,这取决于你的态度”

    “我当然会配合你们纪检工作,这不明摆着吗?”

    “不过华子建啊,要是你很清白,你又怕她们担心什么呢?”说完,黄副书记就离开了房间,他在走到了一楼的时候,从一楼的房间就出来了几个人,黄副书记说:“你们严加注意,不要出什么问题。”

    几个人都很郑重其事的点头答应了,黄副书记想了想,又说:“老王,我想你再和他好好谈谈吧,暗示一下他,这是新省委书记点名督办的案件,让他不要想着侥幸,没有人能帮他”。

    那个叫老王的就说:“行,我一会就过去。”

    “嗯,记得不要谈太长时间,目的达到就可以了,我们要给他时间考虑和担心,我到市里去。”

    那个叫老王的中年人就问:“我知道了,书记你一个人去市里吗?”

    黄副书记说:“那面小张他们都在呢,华子建刚出来,他办公室和住的宾馆房间就已经暂时封闭了,我过去看看有没有材料上说的那些东西。”

    “奥,那好,你放心吧。”

    这个叫老王的人就来到了华子建的房间,小刘一见,很恭敬的叫了一声:“王处长来了。”

    这个老王就点点头,坐在了华子建的对面,看着华子建,说:“你就是华子建同志啊,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的,不过我在新屏市恐怕比你住的时间都长,我在这快2年了。”

    华子建有点惊讶的问:“你一直住在这里?”

    “是啊,一直都在,我在这里办了好几个案子了,不过新屏市的到还是第一个。”

    华子建叹口气说:“可惜了,你的第一个新屏市的案子恐怕要办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