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842章紧要关头

第842章紧要关头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华子建和庄副市长分手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像每一次完成了一个工作一样,他坐在椅子上,把今天的典礼过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每一道程序,每一个细节都想了,因为华子建自己也知道,庄副市长的战刀已经举起了,而自己只能是被动的等待,他的刀没有落下,自己就无法破解。

    然而,万一庄副市长的这一刀太过凶狠,他会不会一刀就让自己丧失了反击和防御的能力呢?这种可能也是毋庸置疑的存在,可是作为华子建,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无法主动的对庄副市长发起反击,他只能等待,等待那一刀的真正到来。

    这样的等待时间并没有太长,就在两天之后的大清早,华子建就接到了一个通知,通知是全市长打来的电话,请他到飞燕湖的一个休闲山庄去,全市长说:“子建同志,我在山庄等你,赶快过来。”

    华子建有点奇怪,这大早上的跑那个地方去做什么:“市长你怎么跑那去了,你今天可是起来的很早啊。”

    “呵呵,我昨天就过来了,冀良青书记也在呢,什么都不要问,赶快过来,楼下有一辆车等你。”

    华子建就心存疑惑的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本来是想叫上秘书小赵的,但想到全市长连车都安排好了,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不希望自己带上别人的,华子建就给小赵叮嘱了几句,说自己要去办点事情,今天的工作先缓一缓。

    下楼之后,华子建果然就看到了全市长的小车在下面等着,华子建坐进了后排,全市长的专职司机回头看着华子建笑了笑,也没说话,就启动了小车。

    华子建坐在后面,还是有点搞不清全市长到底是什么事情找自己,现在花园广场的项目正在要紧关头,自己每天事情很多的,有什么什么不会在办公室谈啊,还跑这么远的。

    华子建一路想着,车跑了个把小时,就来到了飞燕湖附近,但小车没有到湖边的旅游酒店方向去,而是朝着一个偏僻的小路开去,路不好,都是沙石,土路,坎坷不平,歪歪扭扭的,不过窗外的景色倒是很不错的,这里游人很少,华子建也来过几次飞燕湖,但这条路还真没走过。

    这样又走了有个把小时,华子建就感到自己现在已经是在飞燕湖的另一面了,回头看看,那旅游宾馆大堂上方的彩旗和自己是隔水相望。

    华子建就突然的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这是要带自己到哪里去?为什么会选择这样荒凉的一个地方,莫非.........。

    华子建的心就砰砰的作响了,他问全市长的司机:“我们要去哪里?”

    司机很谨慎的回答:“嗯,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

    司机显然不愿意回到华子建太多的问题,他加大了一点油门,车就颠簸的更厉害了。

    车在弯曲的乡间道颠簸地走着,竟看不到一个村庄,也看不到人影。路两旁杂草丛生,时不时就刮着车身,越往里走,越觉得荒凉。

    不会是要参与高考的出题吧?据说那个时候出题的老师都要找个封闭的地方,以免考题外漏,不过想象也不对啊,还有几天高考就开始了,总不会现在才出题,那怎么跟的上?

    那么会不会是下一步高考号卷?但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一不管教育,二吗。这新屏市恐怕也是没有资格区号卷子吧?

    那是为什么呢?双规?

    华子建突然的想到了一个最让仕途中人都魂飞魄散的词,他字也是吓了一大跳,双规?规谁?

    规自己吗?为什么呢?

    华子建头脑中就一下子有点混乱起来,他紊乱的思索起来,自己到底有那些事情会惹上麻烦,他从洋河县,想到了柳林市,在从柳林市,想到了新屏市,不过想到最后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享受那番殊荣的,自己唯一有可能的就是生活上的一些问题,但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了,多少包二奶,三奶的干部都没事情,自己不过是偶尔的浪漫了一下,难道这也犯法不成,不会,绝不会的,除非谁告自己强尖什么的,但想想和自己有过接触的女人们,应该不会有人这样做的,自己和她们那可都是两情相悦啊。

    华子建正胡思乱想着,车就到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院子里了。

    这是一个很古朴的小院,里面有一幢两层的小楼,院子里花草树木倒是很繁茂,就见院子的门口有一个招牌,上面写着“农林研究所”的字样。

    华子建不大明白了,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单位,在这样一个地方,修建这样一个小楼呢?

    车一停下,华子建就看到了全市长和另外几个人从小楼的大厅走了出来,只见市长扳着一副很严肃的脸。

    华子建知道市长对手下总是要摆出这么一副神情,摆出一副很造作的官架子,然而,他是绝对没有在自己的面前摆过这样的架子的,他对自己一直都今天这般的造作。

    于是,华子建心中真的开始担心起来了。

    全市长身后还跟着三个人,一个是新屏市的纪检副书记,另两人却是陌生的,一老一少,老的有五十多岁,头发已花白,但一双眼睛却折躲着鹰般锐利的光,少者也就二十岁多一点,白白的娃娃脸充满稚气。

    全市长向华子建介绍那老者,说:“子建同志,这是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

    华子建木然的点点头,和这黄老头的眼光对峙了一下,两人眼中都是一种隐隐的冷凝。

    全市长又很随意的指了指那个年轻人,说:“这是省纪检委的小刘。”

    华子建收回了自己的眼光,看了一眼小刘,这小刘很淳朴的脸上就挂起了一点笑容,华子建也微微笑了一下。

    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就主动的伸出了手,带着几份幽默地说:“华市长啊,历来我们都是是不受欢迎人,但今天我们还是应该握个手吧。”

    华子建脸上的笑是僵硬,但还是勉力的开了句玩笑,说:“坏人不欢迎你们,我是好人,我欢迎、”

    这几个人,包括全市长都愣住了,华子建这个冷笑话让他们感到意外,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华子建还一点都不担心,还有心情说这样无聊的笑话。

    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就眯了一下眼,在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华子建,嗯,这就是乐世祥的那个女婿,据说此人很难对付,现在一见果真非比寻常,够胆略,够镇定的,不过可惜了,这次他的对手是自己,一个让很多干部都闻风丧胆克星。

    全市长还是摆着一副官架子十足的面孔说:“省纪检委的黄副书记有些事情要向你了解,希望你能合作一下。”

    华子建不咸不淡的说:“我一定配合。”

    全市长伸出手和黄副书记握了握,说:“我就回避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给我电话。”

    黄副书记说:“嗯,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有什么事情我会和你联系的。你忙你的吧!”

    全市长这时候才把表情松弛了一下,看了看华子建,说:“实事求是,希望你没事。”

    华子建点下头,说:“放心,我本来就没事。”

    黄副书记过来,笑了笑,拍了拍华子建的肩说:“没事就好啊,我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

    华子建说:“肯定是,不过这地方不错,山清水秀,与世隔绝,是能够唤起回忆的好地方。”

    黄副书记也一笑,说:“这过去是新屏市的一个保密单位,现在这里让省级纪委借用,我来过好多次。”

    “呵呵,可惜过去没有见到黄书记啊,不过还是不见为好。”

    “是啊,是啊,不过有时候由不得你不见啊,进去吧,外面挺热的。”

    华子建就和黄副书记一起,走进了小楼,下面是个厅,还有好多间房子,不过看样子没有住多少人,楼上也是一排的房间,这里华子建就看到了三五个人,他们对华子建都是冷冷的样子,没有和华子建打招呼,华子建也不在意,就和黄副书记走进了靠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地方还算宽敞,床上用品都很整洁干净,阳光从窗门走进来,照得屋里一片光亮。如果是在城里,那阳光会显得烤热,但由于山间静凉的风,那阳光却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黄副书记就看了身边的小刘一眼,这小刘就对华子建说:“请华市长交出你的手机。”

    华子建很配合地把手机关掉,交了出来。

    小刘接过手机后,说:“请把你身上的其他物件都拿出来。”

    小刘手里就多了一个厚实的,透明塑料袋子。

    华子建这才意识到事情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如果只是一般的调查,关上手机却是正常的,但是,还要把其他的物件都交出来,问题就复杂了,似乎他们要与他打持久战了,似乎他们担心他身上带的物件对人身会有损害,或许伤害自己,或者狗急跳墙伤害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