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女上司 > 第836章勾兑感情

第836章勾兑感情

作者:海平面上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女上司最新章节!

    听到武队长的介绍,华子建和两人碰了一杯,说道:“武队长啊,你也应该努力一下,找个机会再上一层楼啊。”

    武队长很无奈的说:“唉,我错过了几次好机会啊,现在只有慢慢的等了。”

    王稼祥就说:“上次听说你还是有点机会的,怎么最后弄砸了?”

    武队长一提起这话心中就难受:“还不是庄峰,算了,算了,人家是领导,我们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华子建暗自高兴,武队长的情绪自己正好可以利用一下,因为那个市医院的小芬就很有可能和庄副市长关系密切,自己让武队长来帮忙调查这件事情,算是找对了人。

    华子建也就煽风点火的说了几句话,让武队长心中的不满更增强了许多,华子建感觉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该交代的事情也给武队长交代了,就不再提着话头,三人正儿八经的喝了起来。

    这三人都是好酒量,没一会,两瓶白酒就喝了个底朝天,武队长还要去要酒,华子建就挡住了,华子建今天喝的是比他们多一点,不过也还没有到量,只是他不希望最后都喝醉了,他说:“今天喝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在一起就是坐坐,交流一下感情,最后谁喝醉了也不好。”

    王稼祥今天来一直心里是有点奇怪的,对华子建这人他还是多少了解一点,按说他不会没事来和武队长喝酒的,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因为刚才他出去要菜没有听到华子建让武队长帮着查小芬的话,所以他现在也感到云山雾罩的。

    华子建说不喝了,王稼祥也就说不喝了,只有武队长一个人感到还没有喝到兴头上,嚷嚷着要继续喝。

    王稼祥就笑着说:“你要大家都喝醉啊,这万一有个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们到没什么,你就麻烦了。”

    武队长说:“我有什么麻烦的,上次地震的时候,我就是喝醉的,最后人家都跑出去了,就我一个人在楼上睡觉,不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吗?”

    王稼祥就嘻嘻的笑了,说:“你还不要提地震的事情,我记得上次地震,你们公安局还有一个笑话呢。”

    武队长想了想,摇下头说:“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笑话?”

    王稼祥问:“想听?”

    “想。”

    王稼祥就说:“人家讲啊,你们公安局有个漂亮的单身女警。因为怕一个人独居太危险,所以养了一只凶恶的狗防身,那次当这位美丽的女警正在洗澡时,突然发生了地震,女警匆匆披上浴巾冲出了大楼,可是没穿内裤又觉得很不好意思,於是女警就把大狗叫过来,让狗闻一闻她的下面,希望狗能依着她的味道,回房里叼一件内裤出来,这只狗的鼻子的确不错,只见它不畏楼房的摇晃,左去右回三十秒的样子,相当迅速地叼来女警挂在衣橱里,最粗最长的那根警棍。”

    “警棍?”华子建和武队长都有点不解的看着王稼祥,后来看到他暧昧的笑容,两人也就明白了,一起呵呵的大笑了起来。

    华子建摇着头说:“你们啊,一天怎么想得出来这样的段子来糟蹋别人。”

    王稼祥也是深有同感的说:“过去总是不大相信‘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句话,现在才发现,果真如此啊,网上很多段子和笑话,真是让感到人匪夷所思。”

    华子建也是连连的点头,看看菜也吃的差不多了,华子建就提议结束了。

    不说华子建等三人开车离开酒楼,却说在新屏市的王朝酒店里的一个豪华客房中,也有两个人此时正躺在床上,抱成一团,准备撒播种子呢!

    “宝贝,”全市长半眯着眼睛,躺在柔软的枕头上极为享受,他喘着粗气,鼻腔哼哼唧唧道:“你这小妖精,现在技术是越来越厉害了,真不愧是我的最爱。”

    说话时,全市长伸手抓向鸿泰地产公司的老板柯瑶诗的饱满处,一边揉,一边将她给拽了上来。

    全市长的嘴上不断地发泄出与平时道貌岸然的形象不符的污秽言语,尽情的摧残着身下女人的尊严。而柯瑶诗脸上反倒一脸媚态,对于侮辱欣然接受,红唇吞吐蠕动,用力的摇动身体,以便让全市长得到最大的满足。

    再让柯瑶诗这样弄下,全市长担心自己忍受不了剧烈的快感,早早的鸣鼓收兵了。

    今天的柯瑶诗打扮的格外妖娆,一头长发乌黑亮丽,圆圆的脸颊,尖尖的下颚,大而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梁精巧可爱,丰厚温润的嘴唇,漂亮而迷人,纤细的腰肢,紧俏的臀部,再加上修长的双腿,举手投足间玲珑线曲,充满了逗弄的气息。

    更令人惊咋的是她胸前傲人的山峰,虽然被上衣裹住,却动荡不安,像受惊的兔子,随时都有可能会跳出来。

    “瑶诗,让我来好好服侍服侍你吧!”全市长从床上跳了起来,抱着娇媚的柯瑶诗,兴冲冲的解开了她的睡衣,露出诱人的蕾/丝黑边。

    这可是全市长的最爱了,修长的美腿上,套上光滑柔顺的黑色丝袜,给天生的尤物柯瑶诗,更添几分妩媚,全市长坐在柯瑶诗双腿间,摩挲着柯瑶诗俏皮可爱的脚趾头,顺着光滑的肌肤,一路向上探索。

    柯瑶诗躺在床上,媚眼如丝,鼻腔里时不时的嗯啊一声,声音不大,宛若蚊蝇。却更能挑动男人心扉,白皙娇嫩的脸蛋,布满了绯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娇娇欲滴的红唇,在灯光的映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让人恨不得抱上来狂咬上一口。

    全市长的气息,吐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其中,有刺激,快感。

    柯瑶诗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一张大脸方方正正,外表也算是斯文。可是已年过五十岁,虽然保养不错,人参虎鞭各种大补药吃着,红光满面,但脑门已经开始了秃顶迹象。

    全市长再也忍受不住了,呼吸越加急促,像一只饿极了的狼,扑了上来,近乎粗暴地捧起她的头,嘴巴狠狠地盖了上去,开始急风暴雨般的亲吻。

    柯瑶诗紧闭着双眼,热切的迎了上来。她的舌头灵巧湿热,像是在春风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虽然没有繁华似锦的绚烂,但恰是那似开非开的诱惑,最令人销/魂。全市长的双唇好比贪婪的蜜蜂,含住两片水嫩的花瓣,久久不忍离开,柯瑶诗调皮地轻咬了一下全市长的舌尖,他便知趣地退了出来,沿着阿娜多姿的山峦,他开始快乐的跋涉。掠过光洁的脖颈、饮马秀丽的富士山、驰骋于平坦的平原、沉浸在温婉的草丛......

    暖意阵阵,雾气蒙蒙,有如徘徊于百万葵园通幽之地,四周鸟语花香,浑身舒坦无比。全市长略微发福的身躯,就此卖力的开始开垦起了荒地,如同老牛耕地哞哞嘶鸣,却远远不及老牛耐力。

    “嗯--”在一声低沉,冗长的声响中全市长疲软的趴在柯瑶诗丰腴的身躯上,喘着粗气。

    良久后,全市长抬起头来,捧着柯瑶诗红润的脸蛋,吧唧一口亲在她的红唇上:“你个小妖精,我是不行啦!老了啊老了。”

    战斗时,柯瑶诗的美美的叫声,宛如出谷的黄莺鸟,时起时落,让全市长心中好不满足。

    身为一个男人,拥有了权利,便开始需要女人,需要一个像柯瑶诗这样能够炫耀的女人,她便是全市长权利的玩物,能将这么漂亮的女人压在胯下,在她身上纵马驰骋,听着那勾人心扉的叫声,全市长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你才不老呢,刚才被你弄得差点飘起来!”柯瑶诗扭了扭小蛮腰,想要借着身体的摩挲,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

    她早已经习惯了全市长的雷声大,雨点小的动作了,但每一次在跟全市长做运动时,柯瑶诗总是表现的很娇媚,很满足。她很懂得这个男人,越是没有能力的男人,就越加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全市长那方面的能力,差不多也就这样,让柯瑶诗每次直痒痒,空着的一块熟地,却无人来问津啊!

    可是她必须绞尽脑汁讨好这个拥有权利的男人,讨好这个新屏市权利掌控者。

    “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出来…人家还要嘛!”柯瑶诗极具诱惑的声音说道。

    全市长轻轻拍了一下柯瑶诗柔嫩的翘臀,当下点了点头,“你个吃人的小妖精,快去吧!我等着你!”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柯瑶诗还是有点遗憾的,只是为了自己的事业着想,她不得不如此。

    静谧的房间里,身体奇痒难耐的柯瑶诗,被空虚,寂寞紧紧包围,不得不说,她是可悲的,身边就躺着一个男人,但她却觉得自己好不孤独,无奈,直到耳边传来全市长起伏不定的呼噜声响时,柯瑶诗这才抽出已经被压红的手臂,找来浴袍,披在身上往洗手间走去。